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從國際政治的觀點看敘利亞危局 1-爭端的遠因
2012/08/20 01:03:16瀏覽532|回應0|推薦1

現在可以很清楚的看出國際上在敘利亞危機中鬥爭角力的兩大陣營,一方是力圖把阿賽德拉下馬的美、英、法、土耳其、沙烏地阿拉伯、波斯灣阿拉伯國家跟約旦,另一方則是希望能夠力保敘利亞這塊骨牌不倒的俄、中與伊朗。

 

同時與伊朗和敘利亞接壤的伊拉克態度比較尷尬,一方面與伊朗關係深厚的伊拉克什葉派執政者,肯定是希望與什葉派同盟的阿拉維派的阿賽德政權能夠撐過去,但另一方面,目前軍力薄弱的伊拉克政府,又決計不會與提供它保護的美國翻臉,否則它能否執政下去都是一個問題。目前美國已經施壓要伊拉克關閉伊朗經伊拉克領空到敘利亞的空中走廊,巴格達如何抉擇將反應美國與伊朗在伊拉克的勢力消長。

 

敘利亞的另一個鄰國-黎巴嫩的立場很分歧,如同這個國家的社會很分裂一樣。親西方的遜尼派跟基督教馬龍派 (Maronite Christian)肯定是希望阿賽德倒台的,他們的武裝力量應該有暗助敘利亞反抗軍武器,甚至提供人力支援。反之,對什葉派的真主黨 (Hezbollah) 而言,若阿賽德完蛋了,不但他們的兩大靠山 (伊朗與敘利亞) 倒了一個,而且一旦沒有了敘利亞做為中間人,真主黨的幕後大老闆-伊朗將很難再對他們提供持續有力的援助,所以對真主黨來講,當前敘利亞阿賽德政權的危機,將近乎等於他們生死存亡的考驗。

 

同樣的,敘利亞對於伊朗而言,亦是唇亡齒寒的關係。由阿拉維派掌權的敘利亞一旦易幟,改由遜尼派阿拉伯國家、土耳其和美國所共同支持的敘利亞反抗勢力奪得了政權,則伊朗長期贊助的黎巴嫩真主黨,也將成為自身難保的甕中之鱉,頓時失去了作用。如果敘利亞危機的結果是阿賽德政權倒了、真主黨成為一頭困獸的話,則伊朗的 “什葉新月” 美夢就要破滅了(所謂的“什葉新月”是指自從2003年美軍出兵伊拉克,致使遜尼派的胡森政權垮台之後,形成了一條伊朗-伊拉克-敘利亞-黎巴嫩,在兩河流域如同新月形般,由什葉派所主政或控制的區域,並某種程度極大鼓舞了在科威特、沙烏地阿拉伯東部以及其他波斯灣阿拉伯國家居住的什葉派民眾)。同時,如果德黑蘭坐視大馬士革覆滅,而拿不出一套解救的辦法的話,則夾在華盛頓和德黑蘭之間的巴格達,因該做出何種戰略選擇,不就很清楚了嗎? 完全可以說,作為伊朗在阿拉伯世界長期盟友的敘利亞一旦完蛋,則德黑蘭這幾年因美國新保守派在伊拉克犯下戰略冒進的錯誤,而得到的一切戰略利益,都將要連本帶利的吐還出來。更有甚者,就算伊朗願意放棄它這幾年在“什葉新月”所獲得的一切利益,美國仍然不會放過它,很明顯的,敘利亞易幟之後,伊朗必將成為美國下一個運用裡應外合的手段,將之拿下的首要目標。

 

自從美軍在2003年以秋風掃落葉之勢,打倒伊拉克的胡森政權以來,伊朗所長期支持的什葉團體乘勢而起,憑藉著什葉派在伊拉克占人口多數的優勢地位,借由局事的演變,打破美國長期治理伊拉克的構想,在美國所扶持的親美勢力仍不孚民望的情況下,迫使華盛頓同意提前舉行伊拉克全國大選,經由選舉而合法取得政權,情勢由此演變為 “美國大兵做餅,伊朗什葉派吃餅”的局面。什葉派數百年來首次在伊拉克的兩河流域坐大,相當程度鼓舞了在其他阿拉伯國家的什葉派民眾,並也因此極大程度的刺激了在阿拉伯世界以沙烏地皇室為首的遜尼派君主們。沙烏地阿拉伯為此不惜得罪美國,也要暗中支持伊拉克的遜尼派反美武裝,以對抗什葉派的力量,可以見得,阿拉伯世界的遜尼派當政者們是如何痛恨什葉派在伊拉克的得勢,敘利亞危機的遠因也由此種下…(未完待續)

 

( 時事評論國際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shisuci2011&aid=6735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