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異常乾旱隨寫
2021/04/29 13:45:41瀏覽542|回應1|推薦18

一、

成分最為濃密的巧克力醬、質量密集如滴水不漏的星球,

這廂也顯得稀薄:如前心貼後背,

宛若青康藏高原深處的荒涼貧瘠,或者接近:

外太空及大氣層邊疆的氧氣,渾然未存般地厚雲,

主耶和華創造並讓它掌管晝間,同時應許讓屬神百姓們在白天、

淨光且有飲食的高處上,

也不受其荼毒和戕害,彷彿無視於紫外線逐年、

如今也許逐日擴張,任誰也沒法攔阻絲毫,

太陽投擲標槍、飛彈般地燒灼射線,

讓不知多少濕氣,未及化為滋潤地表、萬物的雨水,

興許沒有半途夭折、攔腰截斷之類的愴然,

是連孕育胎中都蕩然失喪,頹然含恨地還原氣態;

島嶼西半部蒙父神施恩,儘管水情仍未脫離險境;

口渴肇因於蔑視主耶和華的話語、律法。

戰備訓練本就視同實際作戰,絕對有一定程度風險,

難免有各種人為疏失、天氣等緣故,

造成兵員、裝備的折損或喪失;

翱翔穹蒼與俯視疆土之際,霎時空間迷離而彼此撞擊,

民眾再次譁然和悲傷;執政者毫無意外、

甚至「滿足」輿論的再度卸責,諉過前朝及前任;

國人的生命財產,國家的安危續存,社稷的公平正義,

諸如此類似乎從來沒有被在乎過;

一幫憑藉策劃、挑戰公權力的街頭流血暴動;

不顧他人的癱瘓道路和交通;透過斷章取義、

賣弄文字遊戲的魅惑大眾;狡詐如蛇的趕走政敵,

自己深入校園跟媒體的培養私有勢力;

首次經由鷸蚌相爭、漁翁得利的僥倖得政之後,

吃相難看的程度、公器私用到人神共憤;

舉凡言論必定牽扯「台灣」以及「民主」,

但黨羽跟鷹犬所為,何曾真正在乎這座島?

與對岸那批帶頭搞兩個中國、

如同撒但(本就是「古龍」的僕役!)般撒謊、偷竊與殺害,

動輒說「人民」或者指控「傷害中國人民情感」,

但卻是有史以來,殺戮並荼毒中國人民最多,

引進在基督教文明建立的歐洲,(哪怕根本虛有其表、名不符實)

沒有市場而只得往東發展,最終顛覆俄羅斯帝國、從以前到現在,

流了多少無辜鮮血的「龍(撒但別名之一)的傳人」;

作賊、喊抓賊的引進外國(蘇聯)勢力,

抗戰國難裡伺機壯大、戰後百廢待舉卻趁人之危,

建立起不將百姓當一回事的暴政;根本魚肉並高壓百姓的中國共產黨、民進黨,

一丘之貉宛若史達林、希特勒相互指責對方!

 

二、

部份行人與單車騎士紛紛駐足,隨手拿起智慧型手機,

補捉難得見到的近距離月光、日頭殘仍舊停留在已然現身,

忠實地執行主耶和華創造它的時候,所賦予管理夜間的使命,

如同鏡面般反映著,將黑暗驅逐於無形、圍剿到深處方歇,

讓晝間稍稍呈現:新耶路撒冷於主耶穌再來,完成針對每個人、

以及背叛阿爸父神,從起初就是抵擋上帝,是說謊者之父,

也是崇拜龍、蛇、蟲類等物的起頭者,是殺人的、妄圖將高舉自己,

想要與全能之神同等,配備鼓笛等樂器,受造時何等輝煌亮麗,

最後註定要在上鋪是蟲、下蓋是蛆、烈焰(絕非可以靠近取暖的那種)

永不熄滅的火湖裡,與附和的其餘邪靈,永遠受痛苦的撒但;

乃至於陰巢和死亡的審判、處決後;親自成為屬神兒女們的榮光,

讓黑夜不再存續,日頭不再下落、月亮不再退縮、萬軍之神的百姓們,

悲哀及受苦的日子,也永遠畫下休止符的宣告結束,神羔羊要永遠、

如同安定在天、亙古沒有改變可能的道,照耀新天新地與聖徒們。

微微吐露淡紅,陪伴地球身旁,被懷疑非天然形成,(這是偽命題)

然而無論抱持何種說法,主耶和華或聖子耶穌,就是唯一答案,

如此單純易懂,絕非彎彎繞繞、彷彿深奧、有學問及思想,

其實捨近求遠,更是那條古龍或大蛇,讓被趕出伊甸園,經歷大洪水,

揚言聚眾建造巴別塔,讓自己名號與三一神並列,當然被四散的人類,

仍受蠱惑和欺瞞;依據受造時被賦予的思緒,重新尋回當初敬拜的神,

受限於智慧型手機的鏡頭、解析度,實在無法與單眼相機相抗衡,勉強獲取幾張,

(有次發生故障,拿去店家求救;結果值班員工表示該手機,屬於「很低階」),

在漸趨黑暗而模糊,住宅跟街燈發出的各色光亮,沒有讓拍攝獲得幫助,

反倒使得主體:如同主耶和華大而可畏的日子,就要來到以先,

叫全地和萬民清晰可見,彷彿染了鮮血、腥味似乎衝擊腦波般地紅月亮,

更為吃力、必須奮力阻擋雙手震動(真的一點點都不行)的捕捉焦點,

才終於得到幾張還算勉強接受,紀錄阿爸父神伸出右手,引領那霎時間的憾然。

甚願主耶穌依照:只有永在之父知道的日期、時間,駕著雲、騎白馬、率領眾天軍,

連同已經先在基督裡睡著、被大天使吹響的號角所喚醒,歷代眾聖徒;

以及萬主之主復臨,替屬神兒女、百姓們復仇跟爭戰,伸他們留血的冤;

殺戮並踐踏所有敵基督勢力、聽聞神羔羊並祂僕人們,所傳講的悔改、赦罪福音,

並且親歷諸多擊打自然、消滅民生飲食、攻略環境和人類自身得各種神蹟,

但依舊死不悔改,仍舊執意地行出拜偶像、行邪術、交鬼,甚至咒詛全能主上帝;

以及沉迷種種淫亂、(性、身體、性別界線、婚姻家庭、人際)說謊、殺人,

加諸貪婪與偷竊、搶奪等諸如此類,上帝明白宣示是必定要審判、懲處的罪惡;

基督再度降臨世間,帶來新耶路撒冷,並迎娶裝扮整齊、晝夜警醒等候新郎,

依靠聖靈大能及安慰,極力持守這身白袍聖潔、忍耐到底的得勝新婦時;

能見到這世界仍有信德;願藉由聖靈重生的基督徒們,

名字都留在高陽的生命冊上,直到主耶穌基督執行最後審判之刻。

三、

稍稍露出些許端倪,幽冥得彷彿連黑洞也給吞噬,

何止伸手似乎可以觸摸的墨黑之中,

透析點滴希望的星星之火,竟是疏而不漏的穹蒼布幕裡,

寥寥無幾、脫逃成功的倖存者;

水庫當真底朝天,像給無形但龐然的口舌,

徹底搜刮殆盡、骨髓以及塞牙縫等零星也無存,

深藏湖底的早年陳跡,由於異常乾旱,

再度重回世人眼睛並喚起記憶,苦澀至極的淚眼婆娑。

澳洲東部宛若四年前的十月底,遭逢連續五十小時、

多少冰川消融後的反撲,那豪雨轟炸,

居民頹喪且空洞地,坐在被土石流坍方掩埋,

原狀蕩然無存的家園與聯外道路旁,抿嘴、

盼望能聯繫得上的山貓,可以紓困的任何機具,

全被其他地區災情給困住,早些到來的池上。

曝曬得勉強:記得自己姓啥名誰;

熱浪下蹣跚如幼蟲;季風猛然翻臉,拍打得渾身哆嗦;

陰暗卻又明亮,灰與白的雲彩隨興鋪陳,像傾灑顏料於畫布;

偶有幾滴彷彿哪戶開啟空調,

室外機略為失調的揮汗如雨,隨強勁似撞擊或毆打的陣風,

拋擲遐想甘霖的冷凝水珠;

某處即興地持弓弄弦一樣,

高亢得直攀雲霄深處,仍舊扎實若濃郁得恰到好處、腦內啡傾洩,

空氣裡孤芳而矜持著,黯然尊嚴般地渾厚琴音,

演繹不僅河水、任何濕氣都給剝離,

對主耶和華剛硬、卻硬是篤定堅強;

不值惋惜和同情的自取其辱、公開前倒是唾面自乾;

飽受「人定勝天」或者「眾志成城」背後的狂妄及驕傲,

其實仍有父神給予憐憫、盼望悔改;

似乎斂起鋒芒並銳角的早春冰涼,挽著東風的手臂,

雲遊閒逛這座水情日漸加劇的島嶼,

脫水並乾燥若木乃伊般,四處橫陳與蜷曲,

靜默裡聒噪地,訴說曾經、那輝煌和綽約;

驚豔腑從天空垂降,烙印刻痕於地表,

像歐普藝術(OP Art)藉由望眼欲穿的路面當舞台,

宛若夜半鐘聲,如疾風掌摑樹葉般,

讓腦海心旌動搖時,苦苦尋求而終於瞥見那位良人,

猛然地察覺南柯的虛空,雨水如沙漠深處的溼氣,

如囹圄餓莩面前,煽動食物香氣。

難以釐清究竟是:東風在為誰一掬清淚;

還是稀有動物的水份,躲藏在早春善變氣溫背後;

沉痾已深、回天乏術,隱蔽於掩耳盜鈴的自欺裡沉浮;

萬物嘆息等候,基督再臨的救贖。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the flying kite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4/29 20:52

感謝主,這些天有下一些雨了!

您那邊也有下雨吧?

Oskar--耶和華是我牧者(oskarterenov1976) 於 2021-04-30 21:27 回覆:
感謝主耶穌垂憐,我所住的地方有下雨;台灣省其他地方,如北部、以及旱災情況相當嚴重的南投日月潭;以及台南、高雄等地區,都有傳出明顯降雨的消息,雖然要脫離缺水、水庫見底,還有一段相當長的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