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試閱】《冥婚交友中心》01 我的幽靈女友(們)
2012/02/20 17:56:07瀏覽1945|回應0|推薦1

  行天宮算命街。
  今天烈日高照,連風都快被蒸散,接近七月的時節,氣溫理所當然的酷熱異常。
  位於地下的算命街,卻如同沙漠綠洲一般,不僅陰涼而且還有冷氣空調,這更導致人潮擁擠,在例假日時往往是摩肩接踵的,好不熱鬧!
  但小小的空間卻會如此熱鬧,並不是沒有道理的,除了單純的避暑人潮與觀光參觀的遊客以外,主要還是人們對於未知的事物充滿著疑惑。
  有時候事業不順,就把原因推給了命,那個禿著頭穿著筆挺西裝的大叔正在易經算命的攤子前。
  有時候感情不好,就把原因推給了命,那個穿著學生制服的女孩正在星座塔羅的攤子前。
  有時候子孫不孝,就把原因推給了命,那個提著菜籃的婆婆正在姓名學的攤子前。
  每個人都需要為自己的失敗找一個藉口。
  事業不順,原來是流年時運出了問題啊。
  感情不好,原來是星座運勢出了差錯啊。
  子孫不孝,原來是姓名筆劃取了不好啊。
  人們有了藉口之後,便會心滿意足乖乖的掏出鈔票,接著各種類型的命理師也會心滿意足的收下報酬,這樣的交易可以說是各取所需,皆大歡喜。

  一個少年,靠在牆上東看西看的,像是在尋找什麼,眼光正在攤位間游移。
  視線所及皆是滿滿的人潮,每間攤位都有顧客光顧,還有不少人在等著排隊。
  那間電視節目推薦的塔羅牌算命,生意更是爆滿,排隊的人都排到了樓梯口,溢出了地下街出口之外。
  少年顯然被眼前的人群給嚇到了,第一次來算命的他只好摘下耳朵上的耳機,拿出放在胸前口袋的純白IPod nano,關掉那帶有濃厚歌德搖滾的伊凡賽斯。
  腳步繼續往前走。
  眼界所及,通通都是人,這讓少年略有一些不知所措。
  但心裡的不安一直驅使他繼續往前……
  此時少年的眼睛頓時一亮,眼前有一間算命攤,招牌上面用小篆書寫著大大的兩字「摸骨」,裡頭薰香裊裊,牆上掛著許多不知名的古物,靠牆的木櫃上還供奉著一塊牌位,牌位前置放著一個古銅香爐,上頭插著一支清香。
  重點是,位子上是空無一人,算命攤裡只有兩個人……
  一位看似盲眼的老婆婆,她那銀白色的頭髮捲在頭頂,臉型四方,右邊嘴角有一顆濃黑大痣,身上穿著傳統服飾,上面繡著各式圖騰,最顯眼的卻是一隻白鳥。
  另一人則是一名高中少女,她身上的淡黃色襯衫和黑色的百褶裙,正是名校「景美女中」的制服,一頭俐落的短髮剛好遮住了耳朵,但左額的一片劉海蓋住了左眼。
  她坐在老婆婆背後最角落的塑膠椅上,大辣辣的蹺著二郎腿,那短到不行的裙襬剛好勉強擋住春光,左手拿著一本印著精美封面的小說,右手翻著書頁,她看得異常入神,書名依稀可見是「邪妄總裁俏秘書」。
  少年只看了攤子內的兩人幾眼,就趕緊坐了下來,以免這個位子被人覬覦。
  「小子,你叫什麼名字?」
  生意剛剛上門,緊閉雙眼的老婆婆,卻先開口問話了,那有點嘶啞的聲音更顯出神秘。
  少年心裡暗暗佩服,自己都尚未開口,對方就已經知道他的性別和年紀,這個老太婆確實不簡單……
  「黃金田,黃金的黃、黃金的金、田地的田。」
  「嗯,真是大富大貴的名字。」
  「謝謝,叫我金田就可以了。」
  自己的名字難得會被人稱讚,黃金田有點不好意思,抓了抓頭,露出靦腆的笑臉。
  少年這個俗到極限的名字,從小到大不知道被多少同學拿去取笑,什麼「狗屎田」、「舔黃金」、「大便人」、「化糞池」之類,簡直莫名其妙的外號,所以他喜歡別人叫他「金田」,最起碼讓人聯想到一個綁著馬尾的高智商少年偵探。
  而「黃金田」這三個字讓少年非常困擾,他甚至痛恨父親給自己取這種名字……
  算一算,自己也有將近六年,不曾回過在台南的家了。
  「有什麼問題,需要我幫忙嗎?」
  神奇的盲眼婆婆,竟然動作熟練的為桌上的薰香器添上點精油。
  「是……是這樣子,我最近實在是……實在是太衰了,衰到有點……有點邪門……」
  黃金田回想起這三天來發生的事情,說起話來還有點結結巴巴,剛剛他給行天宮的師父看過,師父看了看、說一切都沒有問題,印堂也沒發黑,氣色也不錯,會遇到那些事情只能說是單純運氣不好罷了。
  但是黃金田不信,硬是死纏著師父,師父被纏的無可奈何,便請黃金田報上基本資料向恩主公擲筊請示,幫他求取平安符。
  在獲得恩主公聖筊後,師父親自持筆點上丹紅為黃金田寫下平安符,上面還應黃金田要求寫上了信徒黃金田,再到主爐前過火後才送給了他。
  不過,平安符也只是讓他稍稍安心而已,步出了行天宮看見算命街後,為求雙重保障,所以他才決定要再來算命街看看。
  「所以,請妳幫我看看,我的……我的人生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
  不用老婆婆多說,黃金田已經挽起了袖子將右手放在桌上。
  「那我幫你看看。」
  老婆婆的一雙手,在桌面上尋找了不到兩秒,隨即摸上黃金田的手掌,一節一節的感觸他的骨骼,又慢慢的向上探索,由手臂到肩膀、後頸、肩胛骨、脊椎、尾椎,然後回到後腦杓,最後摸遍頭骨,雙手停在五官的輪廓上,老婆婆此時已經是站到了黃金田背後。
  不到五分鐘,老婆婆便宣告大功告成,又回到座位上開始呼吸吐納,整理思緒。
  「每個人的骨骼是與天俱來的,每塊骨頭都會表示不同時段的機運,頭頂的頭蓋骨,代表雙親的遺傳和早期的氣運,後腦的後枕骨代表祖先的遺傳和中年的氣運,而靠近頸部的後頸骨,就可以推斷人生末段的氣運,至於耳朵後方的骨頭,能看出身體的健康……」
  老婆婆相當認真的向今天的唯一一個客戶解釋。
  「摸骨之術,博大精深,起源自唐朝開始至今,已有千年以上的智慧,當然不是我三言兩語就能讓你明白,總括來說,黃金田……你的骨命是罕見的好,是天生的……」
  「練武奇才?」
  老婆婆沒有被突如其來的搞笑話語打斷,依舊沉穩的把自己的話說完。
  「不是,是天生的鴻圖大展之格!」
  「那麼屌?」黃金田興奮的鼻孔噴氣,開始想像自己往後幾十年會過得有多爽。
  「而且,桃花運旺盛,夾帶多妻命格……」
  「不會吧!」黃金田開始想起,上個月第一次和朋友去酒店見世面的情形。
  「但是……」
  沒錯!還有個「但是」,名作家九把刀說過,人生最厲害就是這個BUT!
  飄飄然才到一半的黃金田,趕緊回過神來,急忙問道:「但是什麼?」
  只見老婆婆穩如泰山,不慌不忙的說:「命格過重,物極必反,大凶剋運,便會剋周遭的人,遇見你的人算是統統倒了大楣……」
  黃金田聽完之後,全身癱軟在椅子,只感覺天昏地暗,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從三天前的早上,離開宿舍騎機車出門開始,一整串的惡運便不停襲來,就像急性腸胃炎一樣直讓人瀉到虛脫、瀉到膽顫心驚。
  先是煞車線莫名其妙斷掉,害他撞倒了一個上班族,賠了三萬多。
  然後機車壞了,只好改搭公車,在大馬路上公車司機竟然心臟病發,好險司機英勇,吊住一口氣,將車緩緩停在路旁後才猝死。
  一連串的意外巧合,已經令人開始感到有點毛毛的了,也害得黃金田的腦海裡頭不斷湧現各種不妙的念頭。
  直到今天早上搭捷運出門,忠孝復興站居然有人跳下月台自殺,害得整條捷運線停駛,而更可怕的是,自殺的不止一人,還是兩個毫不認識的人,不約而同的一起自殺成功。
  最慘的是,壓過這兩條人命的列車……黃金田恰巧在上頭。
  「靠!」黃金田沒思考多久,跳了起來握住老婆婆的手,大喊:「大師務必救我!」
  「小子,我們有緣,我自然會救你。」老婆婆終於露出一抹微笑。
  「謝謝大師!謝謝大師!那該怎麼救?」
  「嗯……這要從根本救起呀……」
  「別賣關子了,人命關天啊!」
  「別急,別急,其實不難,方法絕對有,只是我怕你先入為主的反對罷了。」
  「都死人了,我哪有可能反對?大師快說!」
  「看你如此誠懇,那我就直說了。你運勢太強,命格太重,所以……所以只要找人替你分擔部分即可。」
  「這是什麼意思?」黃金田卻是一臉茫然,聽得是一頭霧水。
  老婆婆有點不耐煩的解釋:「就是找個伴侶,分攤掉你的運勢,自然就不會過重了。」
  「我有女朋友了啊。」
  「女朋友沒用,所謂的人生伴侶,當然是指拜過天地,有行過迎娶儀式的才算。」
  「這個……我,我不是……我有,我已經……」黃金田又開始結巴了起來。
  老婆婆皺起眉問:「又怎麼啦?」
  「伴侶,這個……我,不是,但是我……。」
  「你到底想說什麼?」老婆婆嘆了口氣。
  黃金田想了想也沒辦法了,嘆了口氣,很是無奈的說:「在台南老家,我七歲就結婚了……」
  「……童養媳?」老婆婆張大了嘴,很是感到不可思議的喊了出來:「這都什麼年代了,你家的國民黨是還在大陸嗎?你家的總統該不會是蔣中正吧?」
  被狠狠奚落了一頓,黃金田更是感到難為情:「我也……我也不知道啊,還不是我父母亂決定的……」
  老婆婆乾咳了幾聲,重新整理了一下,又回復到那副高深莫測的表情,說:「可惜,還是不夠。」
  「這樣還不夠?」
  「咳,當然不夠,夠的話,你還會碰到那些事情嗎?要怪,只能怪你自己運勢太強。」
  老婆婆又咳了幾聲,強忍著什麼。
  黃金田第一次覺得,自己運氣太好實在是很哀,只能兩眼呆滯,不知該如何是好。
  「小子,別忘了我剛剛說過,你有多妻命吶……」
  老婆婆原本緊閉的眼皮微張,閃過一瞬間的精光。
  「所以……」黃金田睜大了眼睛問道。
  老婆婆朝他點點頭,一副孺子可教的模樣。
  「所以……我應該像YY小說的主角一樣,到處展現我的超強運勢,王霸之氣狂震,收他媽的幾十個後宮,對不對?」
  深深的吐出一口濁氣,老婆婆忍不住開始思考,台灣的教育到底是出了什麼問題?
  實在是懶得再多說一句,老婆婆從桌底的櫃子裡拿出一本厚厚的冊子丟在桌上。
  「這是什麼?」黃金田好奇的打開了冊子,看見裡面大約有十五歲到三十歲不等,上百位女子的照片,甚至還寫著身高、體重、三圍、星座、興趣、學歷等等的資料……
  黃金田這時已經無法再轉移視線,便只好頭也不抬的再問一次:「這本到底是什麼?」
  「拯救你的方法。」
  「這代表……,我可以在裡面選出幾位,然後雙方交往看看,是不是?」
  黃金田興奮的摩拳擦掌,那美好的時光仿佛又回來了。
  「沒錯!」
  「真的有那麼爽的事?」
  「喔,忘了告訴你,還有會費唷,我們是交友中心……」
  黃金田一聽,連忙從書中的顏如玉中探出頭,有點警戒的看著老婆婆說:「多少?」
  「八千八。」
  「八千八!」黃金田馬上合起冊子,很是不滿道:「那算了!」
  「是本中心給你八千八,這是年費制,所以每年都有……」
  老婆婆這又從桌面下的櫃子裡,拿出了一疊鈔票放在桌上。
  黃金田頓時眼睛一亮,手顫顫的拿起那八千八,一想到之前撞傷人讓自己的荷包損失慘重,這些錢還真是及時雨,這好運來得讓人直呼不敢置信。
  「真的有那麼爽的事……」
  「喔!忘了告訴你,冊子裡的女性,全都是往生者……」
  黃金田的臉部突然擴張到了極限,這才能裝下那雙睜大的雙眼和張大的嘴巴。
 「所以,歡迎光臨冥婚交友中心!」只見老婆婆狡猾的說道。
  黃金田拍桌起身,大罵:「靠,妳們根本就是詐騙集團。」
  「小子,冥婚是你的唯一解答,信不信都隨你,反正我們在台灣有幾萬名的會員,其實也不缺你一個……」
  老婆婆話剛說完,便將手掌一翻朝上。
  「幹嘛?」
  「不加入,那請你還錢……」
  「等等,等等……冥婚這麼荒謬的事情,總要讓我考慮一段時間吧……」
  黃金田想著,先將錢塞進口袋裡再說。
  老婆婆哈哈大笑道:「你有童養媳我都沒覺得荒謬了,還輪得到你評論我們冥婚如何?」
  「這,我……不是,我不是……反正!我要考慮一段時間啦!」
  黃金田也不知道該如何辯解,仔細想想,老婆婆說的也沒錯,七歲就結婚的人實在沒有資格說人家冥婚很荒謬。
  「在嘉義有一個男子,連撿到三次紅包,所以冥婚了三次,在韓國有一個女藝人自殺身亡,她的家人也為她辦了冥婚,這種為生者找到安慰,為死者找到寄託的喜事,請問又有哪裡荒謬了?」
  老婆婆也不願意再多說,從櫃子拿出一張會員申請表和一支筆丟在桌上。
  「你要考慮多久不關我的事情,這張表你填一填,錢你就可以拿走,本交友中心依消保法規定有七天鑑賞期,你真的不願意,就再來找我。」
  黃金田就這樣站在算命攤前整整五分鐘,腦中轉過千百個念頭,當真是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最後想到自己口袋裡的新台幣,實在沒有多餘的力氣再把它們拿出來了……便咬著牙根,猛然坐回椅子上,拿起筆來,乖乖的填好會員申請表。
  老婆婆一臉喜色,將黃金田填好的單子和身分證往桌面右方一推,後頭那個從頭到尾都無動於衷、不發一語的女高中生,這才起身合上小說,站在老婆婆右後方,彎下腰檢查、比對申請資料和身分證是否吻合。
  「月婆,資料沒有問題。」女高中生附耳低語。
  老婆婆這才滿意的說:「小子,你可以走了……」
  黃金田收好自己的身分證件,剛站起身便聽見月婆對著自己開口道:「明天,大安森林公園,露天舞台的第一排位子,你的第一個相親對象要在那裡見你,你下午兩點到,坐到兩點半就可以走了。」
  「明天,太快了吧?」
  「去不去隨便你,記得你有七天時間反悔……還有別忘了,跟隨在你身旁的厄運吶……」
  月婆那沙啞的語氣,以及揮之不去的厄運,都讓黃金田不自覺的抖了兩下。
  「哼!」
  黃金田什麼狠話也撂不出來,只好尾巴夾著轉身走人。

  眼看黃金田已經走遠,女高中生才開口問:「月婆,不怕他逃嗎?」
  「會員編號第十二既然已經歸檔,這冥冥之中自有注定,他能逃出這因果鐵律、這三千世界嗎?」
  女高中生點點頭表示了解,又忍不住再問:「那他是我們的第十二號會員,我們在台灣哪有幾萬會員啊?」
  月婆指了指那桌上的名冊,笑著說:「我又沒說是死人會員還是活人會員。」
  「原來如此。」
  滿足了好奇心,女高中生面無表情的退回牆角,坐回椅子,翹起二郎腿,打開小說,一切都和原本一模一樣,但不同的是她的心裡卻掀起了一點波瀾。
  「這個男人和其他會員所散發的感覺不同,他一定還有什麼秘密……」


冥婚交友中心01我的幽靈女友(們) 將於2012/3/13上市,更多精采試閱請至:http://www.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plugin/indextext.asp?free=100251328&page=101708970&folderid=100481562&bookid=100077337

請各位朋友們多多支持囉,謝謝!!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yfreshnet&aid=61350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