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零碎
2009/02/04 20:29:12瀏覽498|回應1|推薦20

把不朽的靈魂  裝進  隨時會腐朽的軀殼裡,是生命。

生生死死,輾轉流程

我不懂,為什麼

還沒拋棄的軀殼,就守著看的見的悲喜煩憂。已捨離的有形枷鎖,管不到的領域,任人猜疑。

討厭悲調,卸不下負荷慣了的思緒。輕鬆,常常渴望,常常瞬間消失遁跡,只得一個像呆瓜一樣的哂貌。

  

常在門外徘徊,終究進得門內。

這不是一場夢,懇求時光,你別走。。

腦子裡迴盪著這首歌,音樂響在耳際,起化學效應在心田。

平軫伏貼的額,舒暢俯臥著的身軀,在惡夢的邊緣游蕩下,失去了色彩的平衡。

  

不喜歡灰色的悲情,明亮卻又如此地充斥著虛幻的不真實。

花花世界。有人渾渾噩噩,有人戰戰兢兢,有人任勞任怨,有人憤世嫉俗。

有人不知生不知死,有人偏執狂傲。。。矇著眼,把心的天線收回。

那隻無形而曲指的手,關節微曲,扣在我的腦袋上。如戰鼓的咚咚,轟然一擊:愚蠢!

只因為我不需要為失業的恐慌和無助而煩惱嗎?

 

把自恃不同的靈魂 裝在 令自己嫌惡不已的軀殼裡,是命運?

裝的進,安不住。

常在門外徘徊,終究進得門內。

這不是一場夢,懇求時光,你別走

但願它不是 一個結束的開始

緊握住這一刻,譜成了永恆的歌。。。。

我該再次看看他的臉,他的臉譜清晰如現

( 心情隨筆心靈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essamine&aid=2616834

 回應文章

稻柏臨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臉也只是虛幻
2009/03/03 17:34
生命都是虛幻,何況是臉,是名字,是這一生的點點滴滴。
讀過一位禪師在觀賞瀑布時做了一個很有趣的比喻:每一條生命就像是河裡的水,原本沒有你我之分的。

之前,可能是高山雪水,可能是雨水,可能是地下水,進入河中,就合為一體。

等到開始碰上瀑布,水開始分家了,成了一片一片的小水柱,之後成為一滴滴的小水滴,有些還成了更小只能感觸而碰不到的水氣。

最後,大部分的水滴又聚集到瀑布下的潭水中,形成一體,繼續往大海流去。

這一生,就像是在瀑布的水般,只有那時才有彼此。對人生如此看待,就能好好的去享受這幾十公尺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