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RSS Feed Link 部落格聯播

文章數:82
「子」字的音義(二)
知識學習語言 2020/01/13 09:14:19

「子」字的音義(二)

三、「小子」的音義。

    「小子」一詞在《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收了「ㄒ〡ㄠˇㄗˇxiǎo zǐ」、「ㄒ〡ㄠˇ˙ㄗxiǎo zi」兩種讀音,每種讀音下列舉三種詞義:

㊀ㄒ〡ㄠˇㄗˇxiǎozǐ

  ➊對年幼者的稱呼。《書經.酒誥》:「文王誥教小子,有正有事無彝酒。」《論語.公冶長》:「子在陳曰:『歸與!歸與!吾黨之小子狂簡,斐然成章,不知所以裁之。』」

  ➋自稱的謙詞。《書經.顧命》:「眇眇予末小子,其能而亂四方,以敬忌天威。」《三國演義》第五七回:「先生大才,小子失敬。吾當於兄長處極力舉薦。」

  ➌職官名。掌管祭祀時的相關事宜。《周禮.夏官.小子》:「小子,掌祭祀羞羊肆羊殽肉豆,而掌珥于社稷,祈于五祀。」

㊁ㄒ〡ㄠˇ˙ㄗ xiǎozi

  ➊男孩子。《紅樓夢》第四九回:「偏他只愛打扮成個小子的樣兒,原比他打扮女兒更俏麗了些。」

  ➋僮僕、奴僕。如:「雇一個使喚的小子。」《儒林外史》第四二回:「到初八早上,把這兩頂舊頭巾叫兩個小子帶在頭上,抱著籃子到貢院前伺候。」

  ➌對人輕慢或戲謔的稱呼。南朝宋.劉義慶《世說新語.方正》:「王爽與司馬太傅飲酒。太傅醉,呼王為『小子』。王曰:『亡祖長史,與簡文皇帝為布衣之交。亡姑、亡姊,伉儷二宮。何小子之有?』」《三國演義》第三三回:「袁譚小子,反覆無常,吾難准信。」

    至於《漢語大詞典》收義比較廣,分義比較細,共有13種詞義:

1.平民百姓。

2.稱宗親中男性同輩年輕者及下輩。今用以昵稱男性同輩之年輕者或晚輩。

3.學生;晚輩。

4.用為老師對學生的稱呼。

5.舊時自稱謙詞。

6.男小孩。

7.指男性青少年,猶言小伙子。

8.兒子;小兒子。

9.男僕中之年輕者。

10.猶言小人,特指無德的人。

11.亦作「小仔」。表示輕蔑的稱呼。

12.周官名,掌祭祀。

13.少許,一點兒。

    就字義而言,「小」是「物之微也」,「子」是「幼兒」;構詞結構是以「小」形容「子」,基本詞義就是「小的幼兒」,語詞核心是「子」。由「小的幼兒」引申作「男孩子」、「對年幼者的稱呼」、「兒子」、「小兒子」、「男小孩」,再引申才出「對年幼者的稱呼」、「稱宗親中男性同輩年輕者及下輩」、「自稱的謙詞」、「平民百姓」、「學生」、「男僕中之年輕者」等義;在文言時代,無論是經籍典冊或古詩古文裡,「小子」的語詞核心「子」都讀本音上聲「ㄗˇzǐ」;在白話口語裡,「子」字的音長逐漸縮短「輕化」,才出現變成輕聲短調的「˙ㄗzi」,本來是語詞核心的「子」也被視同詞綴了。《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所收輕聲「˙ㄗzi」三義之中,第一義所引例句出自《紅樓夢》、第二義所引例句出自《儒林外史》確實已變讀輕聲;第三義所引例句出自《世說新語.方正》及《三國演義》,有待進一步研究;《漢語大詞典》雖有表示輕蔑的稱呼之義,卻未標示讀法,可能把輕聲、非輕聲兩音混在同一個詞條,其下《世說》及《三國》兩例句,讀音在可輕、非輕之間,又舉「《孽海花》第二一回」、「茅盾《雜感二題‧丑角》」之白話例句,讀作輕聲是可以肯定的了。

  1.《書》與《詩》裡「小子」的音義

    「小子」一詞早在《尚書》與《詩經》就已出現,就我所看過的資料而言最早出現在《書‧湯誓》。

《書‧湯誓》是1666B.C.商湯(?1670—1587B.C.)討伐夏桀之際的誓師之詞,是由史官記錄下來的。我國向來重視歷史,因為要「鑑往知來、以史為鑑」必須有歷史的記載,所以我國自古設有「史官」專門記載國家大事。《呂氏春秋·先識篇》說:「夏太史令終古,出其圖法,執而泣之。夏桀迷惑,暴亂愈甚,太史令終古乃出奔如商。」意思是說:見桀迷糊昏亂,夏朝太史令終古,哭泣著拿出自己保管的圖書與法典給桀看;不料夏桀執迷不悟、更加暴虐昏亂,最後太史令終古就逃亡到商去了。從這一段記載我們知道,我國自夏朝就已經有名為「太史令」的史官;雖然歷代、各國的史官名稱不一定相同,但是都負責記載國家大事並保管典籍;《尚書》就是這些史官記載下來的資料。可惜的是:現在十三經的《尚書》是東晉元帝時(318-323B.C.)豫章郡守梅賾所獻的《偽古文尚書》,我們還需要有更多的地下史料來還原《尚書》的本來面目;例如清華大學所收藏的2500枚戰國竹簡(簡稱清華簡)就有一些《尚書》的資料,儘管這批竹簡曾流落海外,只要詳加鑑定研判,應該很有參考價值;至於各地新出土的竹簡、帛書,根據其出土紀錄,再加上鑑定研判,當然也是有價值的資料;只要真實的資料更多,我們就能夠更正確的解讀《尚書》。底下我們先研究《尚書》的〈湯誓〉、〈金滕〉、〈康誥〉、〈顧命〉四篇的「小子」;然後再延伸到同時代的《詩經》。

司馬遷(?145-86B.C.)在《史記‧殷本紀》裡載錄了商湯的誓師之詞,我把它當作《書‧湯誓》的「史記版」。史記版〈湯誓〉的全文是這樣的:「湯曰:『格女眾庶,來,女悉聽朕言。匪台小子敢行舉亂,有夏多罪,予維聞女眾言,夏氏有罪。予畏上帝,不敢不正。今夏多罪,天命殛之。今女有眾,女曰:「我君不恤我眾,捨我嗇事而割政」。女其曰:「有罪,其柰何」?夏王率止眾力,率奪夏國。眾有率怠不和,曰:「是日何時喪?予與女皆亡!」夏德若茲,今朕必往。爾尚及予一人致天之罰,予其大理女。女毋不信,朕不食言。女不從誓言,予則帑僇女,無有攸赦。』以告令師,作湯誓。」意思是說:商湯說:「各位將士們:到這兒來吧!你們都仔細聽聽我說的話:不是我這個小子敢於興兵作亂,而是那個夏桀犯了很多的罪行啊!你們說的一些抱怨的話我都聽到了,可是夏桀有罪,我畏懼上天,不敢不去征伐他。如今夏桀犯下了那麼多的罪行,是上天命令我去懲罰他的。現在你們眾人說:『我們的國君不體恤我們,拋開我們的農事不管,卻要去征伐打仗。』你們或許還會問:『夏桀有罪,他的罪行究竟怎麼樣(還要耽誤我們的農事)?』夏桀君臣大徵徭役,耗盡了夏國的民力;又重加剝削,奪光了夏國的資財;夏國的民眾都在怠工,不與他合作;他們甚至說:『這個太陽什麼時候消滅,我寧願和你一起滅亡!』夏王的德行已經到了這種地步,現在我一定要去討伐他!希望你們和我一起來執行上天降下的懲罰,我會重重地獎賞你們;你們不要懷疑,我絕不會食言而肥的。如果你們違抗我的誓言,我就要懲罰你們,概不寬赦!」商湯告訴軍隊將士的這些話,就是寫下來的〈湯誓〉。

    東晉梅賾所獻的尚書就是十三經注疏本裡的《尚書》原文,拿來與「史記本」比較,讀起來更順暢、更明確;我們用書影的方式載錄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研究所所藏的汲古閣本尚書注疏〈湯誓〉以供有興趣研究的朋友作比較。

    在兩種版本裡,商湯都自稱「台小子」,根據《爾雅·釋詁》:「台,我也」,「台」是第一人稱的自稱,讀作「〡ˊyí」;「小子」為自稱的謙詞,自居「小」者以示謙虛,「子」為「幼兒」,「小子」的字音為「ㄒ〡ㄠˇ ㄗˇxiǎo zǐ」,

在國語(規範華語、普通話)裡雙上連讀變調以後讀作「ㄒ〡ㄠˊㄗˇxiáozǐ」。

    《書‧金滕》是周武王即位第二年患病,周公求告於太王、王季、文王,願以己身代受天譴的禱告詞及後來相關事件的紀錄。除了《尚書》以外,《史記‧魯周公世家》有這件事的記載,我稱為「史記」《書‧金滕》,難得的是清華大學所收藏的竹簡也有類似這事件的資料,稱 為清華簡〈周武王有疾周公所自以代王之志〉(見百度百科https://baike.baidu.com/ite m/金縢/22638658)。三個版本有些出入,例如:第一句《尚書》「既克商二年」,《史記》作「武王克殷二年」,清華簡則作「武王旣克殷三年」,時間有出入;不過三個版本都經歷過手抄本的時代,有誤抄而出現「二、三」之異,也不是不可能,這些真偽之辯我們置而不論;我們把重點放在「確認真有其事」,所要研究的是「小子」一詞。《尚書》出現兩次「小子」:第一次是在周公自代之時,禱告、占卜得吉兆以後,「公曰:『體!王其罔害。予小子新命于三王,惟永終是圖;茲攸俟,能念予一人。』」意思是說:周公說:「根據兆象,(武)王已不會有危險了。我最近向三位先王禱告的,只圖國運長遠;現在所期求的已實現,先王都能夠俯念我的誠心了」。「予小子」的「予」音「ㄩˊyú」是自稱的代名詞,「小子」是周公自稱的謙詞,「予小子」連讀變調讀作「ㄩˊㄒ〡ㄠˊㄗˇyúxiáozǐ」。第二次出現在成王明白事情真相以後,「王執書以泣,曰:『其勿穆卜!昔公勤勞王家,惟予沖人弗及知。今天動威以彰周公之德,惟朕小子其新逆,我國家禮亦宜之。』」意思是說:成王拿著冊書哭泣著說:「不必再敬求龜卜了!過去周公勤勞王室,我年紀小沒有能來不及了解他。現在上天動怒來表彰周公的功德,那麼我這小子應該親自去迎接他,按照我們國家的禮制也應該這樣做。」「惟朕小子」的「惟」是無義的發語詞,翻譯作「那麼」;「朕」是借用為自稱的代名詞,相當於「我」;漢蔡邕(133-192A.D.蔡文姬之父)《獨斷》卷上:「『朕』我也。古代尊卑共之,貴賤不嫌」,秦始皇二十六年起定為帝王自稱之詞;「小子」是成王的自謙之稱,連讀變調後讀作「ㄨㄟˊ ㄓㄣˋㄒ〡ㄠˊㄗˇ wéi zhènxiáozǐ」。「史記魯周公世家」裡只有成王的「惟朕小子其迎」,周公自代時的那一段記載沒有「小子」;清華簡〈周武王有疾周公所自以代王之志〉裡面則完全沒出現「小子」一詞。

   《書‧康誥》是周公封康叔後指示怎樣治理殷商遺民的方略。康叔名封,是武王與周公的同母弟,武王曾把畿內康國之地封給他,於是被稱為康叔封;周公東征時隨同平亂有功。平定三監之亂以後,1042B.C.徙封康叔封於商朝故墟朝歌(今河南淇縣)建立衞國,成為衛國第一任國君。康叔上任時,周公旦作〈康誥〉、〈酒誥〉、〈梓材〉三篇以為治國法則,慎重的告戒他必須明德寬刑、愛護百姓,徵詢殷商興亡之道於殷地賢豪長者以取得認同,並且必須戒酒,改革殷人嗜酒群飲的壞習俗。〈康誥〉裡「小子」一詞出現六次,都是周公對康叔的昵稱。

    第一次出現的前後文是:「孟侯:朕其弟,小子封。惟乃丕顯考文王。」這是周公把康叔介紹給諸侯之長的話,意思是說:各位諸侯的領袖,這個是我的弟弟,這小伙子叫作封,那個偉大光明的文王就是他的父親。「小子」即「小伙子」,意指年輕男子,含有親昵的意味,字音是「ㄒ〡ㄠˇ ㄗˇxiǎo zǐ」,雙上連讀以後變調讀作「ㄒ〡ㄠˊㄗˇxiáozǐ」。
    第二次出現的前後文是「肆汝小子封在茲東土。」這一句出現在第一段的末尾,意思是說:因此你這小伙子才能夠封在這塊東方的土地上。「肆」就是「故、因此」,「茲」是代詞「此、這」之義,「汝」就是「你」,「封」是動詞,不是康叔的名字。「小子」變調讀作「ㄒ〡ㄠˊㄗˇxiáozǐ」。

    第三次出現的前後文是「嗚呼!小子封,恫瘝乃身,敬哉」,意思是說:哎呀!封啊小伙子:治理國家是要苦身勞形的,你要謹慎啊!本段之下〈偽孔傳〉說:「恫,痛;瘝,病。」,「小子封」是當面呼告之詞,這個「封」是康叔之名,「小子」變調後讀作「ㄒ〡ㄠˊㄗˇxiáozǐ」。

    第四次出現的前後文是「已!汝惟小子,乃服惟弘王應保殷民,亦惟助王宅天命,作新民」,意思是說:哎呀!你這個小伙子,你的職責就是寬大對待我所接受所要保護的殷民,也是輔助我來確定天命,改革殷民舊俗,激勵他們提升、自新。」「已」用在句首作為語氣詞,〈偽孔傳〉在本節的注解說:「已乎!汝惟小子,乃當服行德政,惟弘大王道,上以應天,下以安我所受殷之民眾」,而〈大誥〉的「已!予惟小子」下〈偽孔傳〉則詳細的說「已,發端歎辭也」,所以我把他跟「嗚呼」樣譯作「哎呀」。「汝惟小子」的「惟」是幫助語氣的助詞,「汝」是「你」,「小子」是「小伙子」所以我把他譯作「你這個小伙子」,四字連起來變調後讀作「ㄖㄨˇ ㄨㄟˊㄒ〡ㄠˊㄗˇ rǔ wéixiáozǐ」。

    第五次出現的前後文是「已!汝惟小子,未其有若汝封之心。朕心朕德,惟乃知」,意思是說:哎呀!你這個小伙子,可不要再任性的像以前在你的康國封地一樣;我的心意,我的作法,希望你能夠理解。「未」猶,就是「不要」的意思;「有若汝封」的「汝」仍舊是「你」,指康叔;康叔原有封地是周畿內的康國。「汝惟小子」變調後讀作「ㄖㄨˇ ㄨㄟˊㄒ〡ㄠˊㄗˇ rǔ wéixiáozǐ」。

    第六次出現的前後文是「嗚呼!肆汝小子封。惟命不於常,汝念哉!無我殄享,明乃服命,高乃聽,用康乂民」,意思是說:哎呀!勤奮努力吧!姬封你這小伙子,你要記住啊!天命要幫助哪一家不是永恆不變的,不要拋棄我的忠告,你要明確的負起你的職責和使命,重視你的名聲,好好的出力效命去安治老百姓。這段「肆汝小子封」的「封」是康叔之名,與第一段末「肆汝小子,封在茲東土」的「封」不同;「小子」變調讀作「ㄒ〡ㄠˊㄗˇxiáozǐ」。

    以上〈康誥〉六處「小子」都是周公對康叔的昵稱。

    《書‧顧命》是周成王死前把康王(名姬釗)託付給召公﹑畢公的臨終之命。篇名也見於《今文尚書》。在〈顧命〉篇最後康王接受冊書即位時說:「眇眇予末小子,其能而亂四方,以敬忌天威?」意思是說:我這個微末的小子,哪裡有能力協和治理天下以敬畏天威啊?「眇眇予末小子」六字裡的核心語詞是「予」,跟〈湯誓〉「予與女皆亡」的「予」一樣,是「余」的假借,作第一人稱的自稱,音「ㄩˊyú」。「眇眇」是修飾「予」的形容詞,《偽孔傳》在「眇眇」下說:「眇眇,微也」,「眇眇予」就是「微渺的我」。《說文解字》「木上曰末」,所以「末」就是「末尾」,是不重要的、沒有量的,這裡用作自謙之詞;「小子」是以小自居表示謙虛,「子」是幼兒。「小子」雙上變調讀作「ㄒ〡ㄠˊㄗˇxiáozǐ」。


    《詩》裡的「小子」只討論出現在〈閔予小子〉、〈訪落〉、《敬之》、〈思齊〉四篇者。

    《詩‧閔予小子》是周成王祭祀宗廟時的樂章,編在「周頌‧閔予小子之什」的第一首,原詩作:「閔予小子,遭家不造,嬛嬛在疚。於乎皇考,永世克孝。念茲皇祖,陟降庭止。維予小子,夙夜敬止。於乎皇王,繼序思不忘。」意思是說:我這可憐的小孩子啊!不幸這麼小就遭遇喪父的悲痛,孤獨無依的陷於憂傷之中。我那英明的先父武王啊!他一輩子都做到了盡孝於祖宗。我那偉大的先祖文王啊!他創下豐功偉業使得國運昌隆。以我這個小孩子啊!哪能不從早到晚的努力下苦功!我在先王靈前發誓了啊!把繼承先王志業的宏願銘記在心胸。據《毛詩序》與《鄭箋》所說:這是1113B.C.周成王除喪即位朝拜宗廟所唱的詩歌;那麼詩裡的「閔予小子」、「維予小子」的「閔」同「憫」,是可憐的意思,「維」是句首語助詞,我把它翻譯作「以」,「予小子」是成王的自稱,「予」是「我」,讀作「ㄩˊyú」,「小子」是「小孩子」,雖有自謙之意,也是實際情況;「閔予小子」變音後讀作「ㄇ〡ㄣˇㄩˊㄒ〡ㄠˊㄗˇmǐnyúxiáozǐ」。「維予小子」變音後讀作「ㄨㄟˊㄩˊㄒ〡ㄠˊㄗˇwéiyúxiáozǐ」。

    《詩‧訪落》是成王即位之初會群臣謀於宗廟的祭祀樂章,向群臣昭示自己將努力學習光大先王志業的決心。編在「周頌‧閔予小子之什」的第二首,原詩作:「訪予落止,率時昭考。於乎悠哉,朕未有艾。將予就之,繼猶判渙。維予小子,未堪家多難。紹庭上下,陟降厥家。休矣皇考,以保明其身。」意思是說:我剛剛即位就召見群臣商議國家大事,一切方針與策略都遵循先王。先王定的方針與政策是那麼精深博大,閱歷淺薄的我必須學習模仿。很感謝各位能夠竭力盡心的輔佐相助,我還是恐怕會有閃失而欠當。以我缺乏經驗的小孩子登上王位,面對艱難險阻也會堅強硬。我也一定會繼承先王所定的方針策略,任用賢良罷黜奸佞整肅朝綱。 我那英明偉大的父王啊!祈求你能保佑我一切順遂,保佑大家身體安康。「維予小子」的「維」是句首語助詞,「予小子」是成王的自稱,變音後讀作「ㄩˊㄒ〡ㄠˊㄗˇyúxiáozǐ」。

《詩‧敬之》是成王即位以後與群臣謀於宗廟的祭祀樂章,向群臣昭示必須用心匡助並宣告自己一定嚴格自律的決心。編在「周頌‧閔予小子之什」的第三首,原詩作:「敬之敬之,天維顯思,命不易哉。無曰高高在上,陟降厥士,日監在茲。維予小子,不聰敬止。日就月將,學有緝熙于光明。佛時仔肩,示我顯德行。」意思是說:要小心哪!要注意呀!蒼天的觀察很是明白,天命更不是一成不變的呀!不要以為蒼天高高在上,它能夠降罰貶抑,每天都在監視大家呀!以我這小孩子登上王座,既然不夠聰明就要更用功學習呀!只要我努力的日有所成月有所進,日積月累就可以提高能力呀!任重道遠是我所樂於承擔的,光明的美德到時候必能顯現無遺呀!「維予小子」也跟〈閔予小子〉、〈敬之〉兩篇一樣是成王的自稱,變音後讀作「ㄨㄟˊㄩˊㄒ〡ㄠˊㄗˇwéiyúxiáozǐ」。

《詩·大雅·思齊》主旨在頌揚周文王的品德和功績,可能作於西周時期。原詩五章,前兩章每章六句,用以讚美文王祖母太姜、文王生母太任和文王妻子太姒;俗話說:成功男人背後一定有個偉大的女人,周文王的背後卻有「周室三母」,其成為聖人非偶然。後四章每章四句,第三章讚美文王以身作則的修身齊家;第四章讚美文王好善修德,所以外無西戎之患、內無病災之憂,致天下於太平;第五章讚美文王勤於培養人才。「小子」出現在第五章,詩句作:「肆成人有德,小子有造。古之人無斁,譽髦斯士。」意思是說:如今成年人有德行,小孩子有人栽培造就。都是古時候文王勤於培育人才,這些士子都是有好名聲的俊秀之士。「小子有造」的「小子」就是「小孩子、兒童」,「造」就是「造就,培育」,四字變調後讀作「ㄒ〡ㄠˊㄗˊ〡ㄡˇㄗㄠˋxiáozíyǒuzào」。


    在《書》與《詩》裡,無論是君王自稱的「小子」、對宗親年輕者昵稱的「小子」或是「小孩子、兒童」之義的「小子」,字音都是「ㄒ〡ㄠˇ ㄗˇxiǎo zǐ」,雙上連讀變調以後都讀作「ㄒ〡ㄠˊㄗˇ xiáozǐ」。


《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在詞條「閔予小子」下釋義作:「《詩經.周頌》的篇名。共一章。根據〈詩序〉:『閔予小子,嗣王朝於廟也。』首章三句為:『閔予小子,遭家不造,嬛嬛在疚。』」,注音作:「ㄇ〡ㄣˇ ㄩˇ ㄒ〡ㄠˇ ˙ㄗmǐn yǔ xiǎo zi」。

按:《詩經.周頌》的〈閔予小子之什〉第一首〈閔予小子〉只有一章,共十一句,前三句確實是「閔予小子,遭家不造,嬛嬛在疚。」但是「首章三句」的意思是「首章」的「三句」還是「章首」的「三句」不夠明確。

注音方面:「小子」就字義、詞義而論都音「ㄒ〡ㄠˇㄗˇ xiǎozǐ」,就古老的《詩經》還沒有「語流音變」不可能讀作「ㄒ〡ㄠˇ ˙ㄗxiǎozi」。

 建議「閔予小子」改讀:「ㄇ〡ㄣˇ ㄩˇ ㄒ〡ㄠˇㄗˇmǐn yǔ xiǎo zǐ」。釋義「首章三句」改作「章首三句」或「前三句」。

 

最新創作
「子」字的音義(二)
2020/01/13 09:14:19 |瀏覽 330 回應 1 推薦 72 引用 0
「子」字的音義(一)
2020/01/01 09:56:04 |瀏覽 366 回應 0 推薦 77 引用 0
「分」字的音義
2019/12/23 10:42:41 |瀏覽 311 回應 1 推薦 58 引用 0
「芷」字的音義(五)
2019/12/12 19:11:37 |瀏覽 411 回應 2 推薦 60 引用 0
「芷」字的音義(四)
2019/12/04 15:39:31 |瀏覽 405 回應 0 推薦 61 引用 0

最新影像 446
助詞「啊」連音變化圖
ㄦ化韻變韻圖
蘭嶼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