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RSS Feed Link 部落格聯播

文章數:90
「暴、爆、瀑、曝、犦」的音義--「爆」的形、音、義
知識學習語言 2020/05/14 09:01:18

    「暴、爆、瀑、曝、犦」的音義(三)

四、「爆」的形、音、義 

1. 《說文解字》裡的「爆」:

  《說文解字.火部》「爆:灼也,从火暴聲。」

  《說文解字大徐本》「爆:灼也,从火暴聲。蒲木切。臣鉉等曰:今俗音豹,火裂也。」

  《說文解字段注本》「爆:灼也,謂火飛所灸也。从火*聲。蒲木切。三部。《廣韻》北敎切。火裂也。」

    因為《說文解字》裡面有些字電子檔無法呈現,暫時都作「*」;而我們要探究的「暴」字篆文又有「曓」與「*」的不同,到楷書裡卻混淆都作「暴」,非找出篆文的寫法不可,所以附上圖檔「《說文解字》:『爆、灼、炙、炮』書影」以供參閱。

    首先我們先看「爆」的字義。《說文解字》說:「爆:灼也。」「灼:炙也。」「炙:炮肉也。从肉在火上。」「炮:毛炙肉也。从火,包聲。」

    這就是我讀《說文解字》的笨方法:「一璺(問)到底」--用《說文》的解釋解讀《說文》,我相信許叔重(名慎30-124A.D.)不會騙我;雖然「爆:灼也。」看不懂,我找「灼」的解釋,「灼:炙也。」也不懂沒關係,找「炙」的解釋,「炙:炮肉也。从肉在火上」,這個「肉在火上」稍微可以懂了,但是現在的語詞沒有「炮肉」,而「炮」又是「歧音異義」字,有「ㄆㄠˊpáo、ㄆㄠˋpào、ㄅㄠbāo」三音;只好再查《說文解字》;「炮:毛炙肉也。从火,包聲。」查到這裡終於可以確定:「炮肉」讀作「ㄆㄠˊㄖㄡˋpáoròu」,那麼「肉在火上」也可以確定就是「把肉放在火上烤」;「炮」的本義「毛炙肉」就是「連皮帶毛放進火堆中燒烤(炮ㄆㄠˊpáo)」這個「炮」的用法在我的母語(閩南語)今讀ㄅㄨˇbǔ,小時候有「炮土豆(帶殼的落花生)」、「炮番薯」、「炮番麥(玉蜀黍)」的經驗,不知道格友們有沒有這樣的記憶?《廣韻》「炮:合毛炙物也,一曰裹物燒」,與「庖、匏、爮」同音作「簿交切」。至於「將軍炮」的「炮」原作「砲、礟」,《玉篇》「砲:匹卯切,石也,又音雹。」「礟:匹皃切,礟石」;《廣韻.去聲.三十六效.匹皃切》「礟:礟石,軍戰石也」;《新唐書.卷八四(列傳第九).李密》在記載李密(582-619A.D.)建號魏公時有:「以(翟)讓為司徒,邴元真左長史,房彥藻右長史,楊德方左司馬,鄭德韜右司馬,單雄信左武候大將軍,徐世勣右武候大將軍。祖君彥記室。……命護軍將軍田茂廣造雲旝三百具,以機發石,為攻城械,號『將軍砲』。進逼東都,燒上春門。」那麼「雲旝」是什麼?「旝」音ㄎㄨㄞˋkuài,《說文解字大徐本》「旝:建大木,置石其上,發以機,以追敵也。」可見「雲旝」是在很高大的木架上裝了拋石機發石攻城、傷敵的作戰工具。因為「將軍砲」只用「機簧」發射石塊,當時還沒有火藥,所以是「將軍砲」不是「將軍炮」;說遠了,我們回到「爆」字。

    根據許慎在《說文解字》的解釋:爆就是灼,灼就是炙,炙就是炮肉,炮就是毛炙肉。「爆、灼、炙、炮」都與「以火熟食」有關,所以許叔重在《說文解字》裡取以「遞訓」--遞相訓解;但是「爆、灼、炙、炮」之間也互有區別:「炮」是「毛炙肉」--把肉連皮帶毛放進火堆燒烤;「炙」是「炮肉」--肉塊放在火上燒烤,「炮肉」如同現今的「烤肉」;「灼」是「燒炙」--以工具燒炙食物,所从的「枓勺(ㄓㄨˇㄕㄠˊzhǔsháo)」已從「舀取的之器具」引申作「炊具」;「爆」是「燒灼」--以高溫大火快速燒灼食物,其特點在「火大快熟」。

《說文解字》大徐本說:「臣鉉等曰:今俗音豹,火裂也」,意思是說「爆是以火烤到爆裂」;這個字義見於班固(32-92A.D)的《白虎通義‧蓍龜》,原文是:「卜:赴也;爆見兆。」這裡的「赴」就是「訃」,本意是「走告」,引申作「告知」。整句的意思是:卜就是求神靈告知吉凶,從火裂的紋路看出吉凶。「爆」就是「火裂――以火烤到爆裂」。

  許慎解釋「爆:灼也。」以現代的烹調技藝而言是「爆炒」,是「大火快速翻炒」;但是徐鉉解釋「爆:火裂也。」與班固《白虎通義‧蓍龜》裡的「爆」解釋一樣,卻與許慎「爆:灼也」的解釋不完全相同:一個是烈火煮熟食物,一個是以火燒裂龜甲或獸骨;其實可以引起「火裂:以火燒灼而爆裂」的硬物有不少,選用龜甲或獸骨來占卜應該有特殊原因。「爆:灼也(燒灼)」是開始,是本義,「爆:火裂也(爆裂)」是「燒灼產生的現象,是引申義。「从火暴聲」說明「爆」是形聲字,而形聲字往往兼具會意,「爆:灼也」、「爆:火裂也」的「爆」所从的「暴聲」的是「日」部的「暴」不是「夲」部的「暴」,應該音「蒲木切(今讀ㄆㄨˋpù)」不是「薄報切(今讀ㄅㄠˋbào)」;這是隸書、楷書興起以前的「爆」:而「火裂:以火燒灼而爆裂」的引申義到現在仍是很常用的字義--因火或受熱猛然炸裂或迸出;不過已經讀作「ㄅㄠˋbào」了,這是

唐朝(七、八世紀)隸、楷盛行以後,「日」部的「*」與「夲」部的「曓」混淆通用所造成的。

    大徐本《說文解字》說:「爆:灼也,从火暴聲。蒲木切。臣鉉等曰:今俗音豹,火裂也。」段注本《說文解字》也說:「爆:灼也,謂火飛所灸也。从火*聲。蒲木切。三部。《廣韻》北敎切。火裂也。」究竟「爆」字之下徐鉉(917-992A.D.)與段玉裁(1735-1815 A.D.)所標注的「蒲木切」從哪裡抄來的?這是徐鍇(920-974A.D.)據唐孫愐(天寶年間陳州司馬,籍貫、生平皆不詳)的《唐韻》(成書在唐玄宗開元天寶間)所作《說文解字篆韻譜》所迻錄的切語,所記錄的應該是唐代以前的字音;徐鉉說「今俗音豹」的俗音應該是宋代通俗的字音,段玉裁引《廣韻》北敎切(今讀ㄅㄠˋbào)也是宋代的字音;根據這些資料我們可以大膽的說:在唐代以前「日」部的「*」與「夲」部的「曓」未混淆作「暴」字,爆字「从火*聲」音「蒲木切(今讀ㄆㄨˋpù)」,唐宋「*、曓」混作「暴」以後,爆字「从火暴聲」才出現「音豹,北敎切(今讀ㄅㄠˋbào)」的讀法。

 不過雖然「爆」字從讀作「蒲木切(今讀ㄆㄨˋpù)」變成讀作「北敎切(今讀ㄅㄠˋbào)」不是在某一次會議中決議的,不是某一天一紙命令公告的,但是從大徐本《說文解字》可以確認:十世紀徐鉉等人校訂《說文解字》的時代,「爆」字已經音「北敎切(今讀ㄅㄠˋbào)」;至於愐編《唐韻》所標注的切語「蒲木切」是唐初(八世紀)的字音,還是他勦襲隋朝仁壽元年(601A.D.)陸法言、劉臻、蕭該、顏之推等八人所編《切韻》的切語,必須從唐人詩詞裡「爆」字的押韻來推論。最少韓愈(768-824A.D.)在〈答柳柳州食蝦蟆〉詩裡,「爆」與「貌、校、皰、淖、鬧、敎、效」協韻,可以說明韓愈已把「爆」字讀作「北敎切」了;詳見「《全唐詩》的『爆』字」。

 

2.早期韻書裡的「爆」:

    與「暴」一樣,「爆」字分別出現在《龍龕手鑑》、《廣韻》、《玉篇》、《集韻》裡,韻書裡有許多電子檔無法輸入的漢字,暫時都作「※」;只好貼出「《龍龕手鑑》、《廣韻》、《玉篇》、《集韻》中的『爆』字書影」,以供有興趣研究的朋友參閱。《龍龕手鑑》及《玉篇》書影取自「《欽定四庫全書》本」,《廣韻》書影取自「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研究所藏康熙四十三年序張氏澤存堂刊本」,《集韻》書影取自「上海圖書館藏述古堂影宋鈔本」。

     我們順著《龍龕手鑑》、《廣韻》、《玉篇》、《集韻》的順序,逐條說明。

①《龍龕手鑑.火部》「※※二俗※※爆※四正;布教、布角、步角、普駮四反;皆火裂聲也、灹也、落也、灼也。六」。

「※※二俗※※爆※四正」是說明字形,意思是說:爆的正字有「※※爆※」四種寫法,「※※」是俗字。

「布教、布角、步角、普駮四反」是說明字音,四個切語沒有字義的區別,前三個可能是又讀或方言的不同,第四個「普駮反」接近於《唐韻》,可能是保存古音。「教」在《廣韻》「去聲.三十六效」,「角、駮」都在《廣韻》「入聲.四覺」;「布」為「幫母清音」,「步」為「並母濁音」,「普」為「滂母次清」。「布教反」相當於《廣韻》「北敎切」,今讀ㄅㄠˋbào;「布角反」相當於《廣韻》「北角切」,今讀有可能是「ㄅㄛbō」、「ㄅㄛˊbó」、「ㄅㄛˇbǒ」、「ㄅㄛˋbò」、「ㄅㄠbāo」、「ㄅㄠˊbáo」、「ㄅㄠˇbǎo」、「ㄅㄠˋbào」八種音讀之一;「步角反」相當於《廣韻》「蒲角切」,今讀有可能是「ㄅㄛˊbó」、「ㄅㄛˋbò」、「ㄅㄠˊbáo」「ㄅㄠˋbào」四種音讀之一;「普駮反」相當於《廣韻》「匹角切」,今讀有可能是「ㄆㄛpō」、「ㄆㄛˊpó」、「ㄆㄛˇpǒ」、「ㄆㄛˋpò」、「ㄆㄨpū」、「ㄆㄨˊpú」、「ㄆㄨˇpǔ」、「ㄆㄨˋpù」八種音讀之一。但是《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異體字字典》、《漢語大字典》、《漢語大詞典》「爆」都只收「ㄅㄠˋbào」、「ㄅㄛˊbó」兩音;相當於《龍龕手鑑》的「布教反」、「布角反」、「步角反」三切語,至於「普駮反」雖今讀不存,卻與《唐韻》「蒲木切(今讀ㄆㄨˋpù)」接近,也許是當時的古音。

「皆火裂聲也、灹也、落也、灼也。六」是說明字義及字形數;

「爆:火裂聲」可能由徐鉉等注「火裂」而來,既未見「蓍龜」烤炙「爆見兆」,又耳聞火燒猛烈每出「爆」聲,所以增加「聲」字,實際上「火裂」與「火裂聲」並不相同。

「爆:灹」之「灹」音ㄓㄚˋzhà,《說文解字》不錄,始見於《龍龕手鑑.火部》「灹:陟嫁反,火聲也」,元刊本《玉篇.火部》「灹:竹亞切,火焱也」,焱與焰音同義近;就字義訓解原則應取《龍龕手鑑》「火聲」,則與第一義「火裂聲」相同。

「爆:落也」未詳,可能是佛經裡的用法,我對佛學經藏不熟,還請孰悉佛經的朋友指教。

至於「爆:灼也」即《說文解字》許慎的解釋,就不再說明了。

 

②《廣韻》:〈去聲.三十六效.北敎切〉「爆:火裂,又音駮。」

「去聲.三十六效.北敎切」是說明字音,「北敎切」今讀ㄅㄠˋbào。「北敎切」的首字就是大徐本《說文解字》裡徐鉉所說的「豹」,是「幫母效攝開口呼二等韻去聲效韻」;而「去聲.三十七号.薄報切」的「暴:侵暴…薄報切」是「並母效攝開口呼一等韻去聲号韻」,在《廣韻》時代(十一世紀)「北敎切」的「爆」與「薄報切」的「暴」只有:「清濁」及「韻等」略異,「薄報切」是「北敎切」的「一音之轉」;可是在現代北京音系裡「爆」與「暴」變成同音了。

「爆:火裂」是說明字義,「火裂」的字義與徐鉉等在《說文解字》大徐本注:「今俗音豹,火裂也」相同。 

「爆:又音駮」是說明字音又讀,《廣韻》「駮」收在入聲.四覺.北角切。

 

③《廣韻》:〈入聲.四覺.北角切〉「爆:火烈,又北敎切。」

「入聲.四覺.北角切」是說明字音,「北角切」今讀有可能是「ㄅㄛbō」、「ㄅㄛˊbó」、「ㄅㄛˇbǒ」、「ㄅㄛˋbò」、「ㄅㄠbāo」、「ㄅㄠˊbáo」、「ㄅㄠˇbǎo」、「ㄅㄠˋbào」八種音讀之一,但是在「北角切」下《廣韻》收錄十四字,其中「剝、嚗、趵」等字今讀「ㄅㄛbō」,另有「駮、駁、肑、鸔、髉」等字今讀「ㄅㄛˊbó」;《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異體字字典》、《漢語大字典》、《漢語大詞典》「爆」字都未收「火烈」之義,今讀無從考訂。

「爆:火烈」是說明字義,不知是不是與徐鉉等《說文解字注》、《龍龕手鑑》之「火裂」相同;若為「火勢猛烈」之義,因為古人無「爆」作「火勢猛烈」的用法,而《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異體字字典》、《漢語大字典》、《漢語大詞典》裡「爆」字都未收「火烈」之義,所以其義不明;可能是只通用唐宋時期的特殊字義。

「爆:又北敎切」是說明字音又讀,「北敎切」今讀ㄅㄠˋbào;說明已見於〈去聲.三十六效〉,不再重複。

 

④《廣韻》:〈入聲.十九鐸.補各切〉「爆:迫於火也。」

「入聲.十九鐸.補各切」是標明字音,「補」是「清聲母」的「幫」母,「各」是「入聲宕攝開口一等韻」,所以今讀有可能是「ㄅㄛbō」、「ㄅㄛˊbó」、「ㄅㄛˇbǒ」、「ㄅㄛˋbò」、「ㄅㄠbāo」、「ㄅㄠˊbáo」、「ㄅㄠˇbāo」、「ㄅㄠˋbào」八種音讀之一;《廣韻》「補各切」下有二十字,「博、髆、搏、鎛、簙、猼、欂」今讀都作「ㄅㄛˊbó」;《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漢語大字典》、《漢語大詞典》「爆」字雖有「ㄅㄛˊbó」音,但是《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下收「用火烤乾、爆爍」兩義,

《漢語大字典》、《漢語大詞典》下收「爆爍」一詞,都不是迫近於火的意思。

    我們可以大膽的說:《廣韻.入聲.十九鐸.補各切》:「爆:迫於火也」是唐宋時的音義,在唐代以前「爆」無此音義,現代「爆」字也沒有這一音義。

 

⑤《玉篇.火部》「爆:步角、布角二切,爆落也,灼也,熱也,又北教切。」

「爆:步角、布角二切…又北教切」是說明字音,「角」在《廣韻》「入聲.四覺」,「教」在《廣韻》「去聲.三十六效」;「步」為「並母濁音」,「布、北」為「幫母清音」,「步」為「並母濁母」。「步角切」今讀「ㄅㄛbō」或「ㄅㄛˊbó」,「布角切」今讀有可能是「ㄅㄛbō」、「ㄅㄛˊbó」、「ㄅㄛˇbǒ」、「ㄅㄛˋbò」、「ㄅㄠbāo」、「ㄅㄠˊbáo」、「ㄅㄠˇbāo」、「ㄅㄠˋbào」八種音讀之一,「北教切」今讀ㄅㄠˋbào。因為《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漢語大字典》、《漢語大詞典》「爆」字有「ㄅㄠˋbào」、「ㄅㄛˊbó」兩音,所以《玉篇》「步角切」今讀「ㄅㄛˊbó」,「北教切」今讀「ㄅㄠˋbào」,「布角切」今讀可能是「ㄅㄛˊbó」或「ㄅㄠˋbào」。《玉篇》是我國古代第一部楷書字典,按部首編排,每字下先注反切再說字義,頗具訓詁價值;但是多音字卻有些困擾:例如「爆」字有「步角、布角」二切,又有「北教切」,今本《大廣益會玉篇》未作說明,我們只好從別的資料推論。

    因為「北教切(今讀ㄅㄠˋbào)」是徐鉉《說文解字》裡說的俗音「豹」,也是《廣韻.去聲.三十六效》的「北教切」,所以可能是宋真宗大中祥符六年(1013A.D.)陳彭年、丘雍等修訂時所增收的字音,而「步角、布角二切」可能是顧野王《玉篇》原有的字音。 

    再以今音逆推,《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漢語大字典》、《漢語大詞典》「爆爍」的「爆」音「ㄅㄛˊbó」其餘諸義音「ㄅㄠˋbào」;則「步角切」用於「爆落也」,「布角切」用於「灼也,熱也」二義。

「爆:爆落也,灼也,熱也」是說明字義;「爆」字有「爆落也」、「灼也」、「熱也」三義。

「爆:爆落也」的「爆落」是雙音節疊韻複詞,《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異體字字典》、《漢語大字典》、《漢語大詞典》裡都錄有「爆爍」。

    〈桑柔〉據說是芮良夫所作。芮良夫生卒年月不詳,只知道他是西周時人,為芮國的國君,周厲王(890-828B.C.)的大臣。周厲王聽信並重用榮夷公,實行專利制度,芮良夫強烈諫阻,事見《史記・周本紀》及《逸周書・芮良夫解》;〈桑柔〉就是諫阻專利制度不果之後所作的詩篇。詩篇開頭說:「菀彼桑柔,其下侯旬,捋采其劉,瘼此下民。」意思是說:在茂密柔嫩的青翠桑樹下,樹蔭遍佈是陰涼的好地方。采盡桑葉只剩稀疏的禿枝,無處乘涼使得百姓遭受莫大的災難。

    這段詩之下〈毛傳〉說:「劉,爆爍而希也」。意思是說:「捋采其劉」的「劉」就是「爆爍而希」,就是「采盡桑葉只剩禿枝」。

    這段詩之下〈鄭箋〉說:「及已捋采之,則葉爆爍而疏。」意思是說:把桑葉完全採光以後,桑葉剝落了,枝葉顯得稀疏不均了。

    為什麼「劉」是「爆爍而希」呢?

    《說文解字注》「劉:殺也。从金、刀,丣聲」。「劉」的本義是「殺」、「肅殺」,從「肅殺」可以引申出「采盡桑葉」之義。

    但是「劉」既是「肅殺」,又怎麼成為「爆爍」呢?「爆爍」到《玉篇》又怎麼變成「爆落」?其中的變化不全是字義引申,已經涉及語言的變化。從芮良夫(山西省芮城縣人)寫詩〈桑柔〉(828B.C.以前)到毛公(毛亨?258—181B.C.今河北省邯鄲市人)作〈毛傳〉相去六百年,那麼「劉」與「爆爍」之間可能是不同地方的方言或是不同時代的語詞。而詩句中音節緊密急切、每句四言,到了解詩的語言舒緩、不限字數,這種「語言情境」的不同,也可能使單音節的「劉」透過語詞的「增音(epenthesis)作用」變成雙音節的「爆爍」。

    雙音節的「爆爍(音ㄅㄛˊㄕㄨㄛˋbóshuò)」是疊韻複詞,疊韻複詞有轉音而異形的特性,所以唐人陸德明(556-627A.D.)《經典釋文》說:「爍,本又作樂,或作落,同」,意思是說:〈毛傳〉〈鄭箋〉的「爆爍」,也有寫作「爆樂、爆落」的;可見《玉篇》的「爆落」就是〈毛傳〉〈鄭箋〉的「爆爍」,也就是《詩經.大雅.桑柔》「捋采其劉」的「劉」,以現代的語詞說就是「剝落」。

《玉篇》「爆」的第二義「爆:灼也」是《說文解字》所錄的本義。引《說文》的字義是顧野王編撰的通例。

第三義「爆:熱也」既未見於唐代以前的經傳著疏,現代「爆」字也沒有這一字義,有可能是「爇也」(見《集韻》),也可能是當時的字義。

至於字形(請參閱所附的韻書書影),同於《龍龕手鑑》的第二個正字,與現代寫法不一樣,與《廣韻》也不同;因為增加收字編成《大廣益會玉篇》的成員是奉詔編訂《廣韻》的原班人馬,《玉篇》中「爆」字寫法既與《廣韻》不同,則這個寫法可能是南北朝時代(六世紀)顧野王原本《玉篇》的寫法,最少也是唐上元元年(760A.D.)孫强增字之版本的寫法。

 

⑥《集韻》:〈入聲.四覺.北角切〉「爆※:爇也,一曰火聲;或从*。」

「入聲.四覺.北角切」是說明字音,「角」在《廣韻》「入聲.四覺」,「北」為「幫母清音」,「北角切」今讀有可能是「ㄅㄛbō」、「ㄅㄛˊbó」、「ㄅㄛˇbǒ」、「ㄅㄛˋbò」、「ㄅㄠbāo」、「ㄅㄠˊbáo」、「ㄅㄠˇbāo」、「ㄅㄠˋbào」八種音讀之一,《集韻》「北角切」收三十字,其中「剝、嚗」等字今讀「ㄅㄛbō」,另有「駮、嚗」等字今讀「ㄅㄛˊbó」。

「爆※:爇也,一曰火聲」是說明字義,《說文解字》「爇:燒也」,「爇」是燃燒之義,這是由本義「爆:灼也」的「火大快熟」引申出「大火燃燒」的引申義。而「大火燃燒」必有聲音,所以又引申出「大火燃燒的聲音」。「爆」即「燃燒」的字義今雖不用,但是它不只見於韻書,也見於詩文:例如宋祁〈送鄭天休〉「爆桐度曲離筵慘」及范成大〈苦雨詩之四〉「濕薪未爆先煙」等;詳見「唐宋人詩詞裡的『爆』字」。

「爆※:或从*。」是說明字形,意思是說:「爆」是正字,也可以寫作「火」部从

「日出大言」得聲;不過這個寫法既不是「日」部的「暴」也不是「夲」部的「曓」,可見唐宋時代不只「暴、曓」音義混淆,由「暴」或「曓」構成「衍生字」的形體也錯亂了,甚至出現既非「日出大米」也不是「日出大夲」的奇怪字形。

 

⑦《集韻》:〈入聲.四覺.匹角切〉「爆※:爇也;或从*。」

「入聲.四覺.匹角切」是說明字音,「角」在《廣韻》「入聲.四覺」,「匹」為「滂 母次清」,「匹角切」今讀有可能是「ㄆㄛpō」、「ㄆㄛˊpó」、「ㄆㄛˇpǒ」、「ㄆㄛˋpò」、「ㄆㄨpū」、「ㄆㄨˊpú」、「ㄆㄨˇpǔ」、「ㄆㄨˋpù」八種音讀之一,《集韻》「匹角切」收三十二字,其中「扑、撲、攴」等字今讀「ㄆㄨpū」,「璞、樸、墣、圤、瞨」等字今讀「ㄆㄨˊˊpú」,「烞ˋ、釙、謈」等字今讀「ㄆㄛˋpò」,「朴」則有「ㄆㄛˋpò」、「ㄆㄨˊpú」兩音。

「爆※:爇也」是說明字義,「爇也」就是燃燒之義,詳見前「北角切」。

「爆※:或从*」是說明字形,聲符「暴」可以寫作「日出大言」,詳見前「北角切」。

 

⑧《集韻》:〈入聲.四覺.弼角切〉「爆※:爇也;或从*。」

「入聲.四覺.弼角切」是說明字音,「角」在《廣韻》「入聲.四覺」,「弼」為「並 母濁音」,「弼角切」今讀有可能是「ㄅㄛˊbó」、「ㄅㄛˋbò」、「ㄅㄠˊbáo」「ㄅㄠˋbào」四種音讀之一,《集韻》「弼角切」收四十五字,其中「彴仢、骲、懪、瓝」等字今讀「ㄅㄛˊbó」,「薜」字今讀「ㄅㄛˋbò」,「雹、窇」等字今讀「ㄅㄠˊbáo」,「犦、鉋、瀑」等字今讀「ㄅㄠˋbào」。

「爆※:爇也」是說明字義,「爇也」即燃燒,詳見前「北角切」。

「爆※:或从*」是說明字形,所从「暴」可作「日出大言」,詳見前「北角切」。

 

⑨《集韻》:〈入聲.十九鐸.伯各切〉「爆煿:火乾也,一曰熱也;或作煿。」

「入聲.十九鐸.伯各切」是說明字音,「各」在《廣韻》「入聲.十九鐸」,「伯」為「幫母清音」,「伯各切」相當於《廣韻》「補各切」,今讀有可能是「ㄅㄛbō」、「ㄅㄛˊbó」、「ㄅㄛˇbǒ」、「ㄅㄛˋbò」、「ㄅㄠbāo」、「ㄅㄠˊbáo」、「ㄅㄠˇbā o」、「ㄅㄠˋbào」八種音讀之一;《集韻》「伯各切」下有四十四字,其中「博、簙、髆、餺、襮、搏、薄、鎛、鑮、牔、猼」等字今讀「ㄅㄛˊbó」,「薄」字語音今讀「ㄅㄠˊbáo」,「犦」字今讀「ㄅㄠˋbào」,「薄」在複音詞「薄荷」今讀「ㄅㄛˋbò」,而「狛、胉」兩字今讀卻作「ㄆㄛˋpò」。

「爆煿:火乾也,一曰熱也」是說明字義,字義有二:「火乾」是以火乾物,「从日出※米」的「㬥:晞也」到了《龍龕手鑑》就有「日乾也」--放在太陽下曬乾,《廣韻.入聲.一屋》、《玉篇.日部》、《集韻.入聲.一屋》也都收「日乾」之義;以日光乾物為「日乾」,以日光乾物就是「火乾」。

「爆:一曰熱也」是的「熱」可能是承襲《玉篇》的「熱也」;因為「爆」字的今義已經沒有「熱」或「燃燒」,所以「爆:一曰熱也」的究竟是什麼意思已經無從知悉了。

《集韻》裡「爆」字有「北角切」、「匹角切」、「弼角切」、「伯各切」四音,「爇」、「日乾」、「熱也」三義;「北角切」、「匹角切」、「弼角切」三音都是〈入聲.四覺〉的唇音字,可能是同義又讀的關係;「伯各切」字義不同,與前三音是歧音異義的關係。   

 

最新創作
「暴、爆、瀑、曝、犦」的音義--「爆」的形、音、義
2020/05/14 09:01:18 |瀏覽 217 回應 1 推薦 49 引用 0
「暴、爆、瀑、曝、犦」的音義(二)
2020/03/21 21:04:13 |瀏覽 560 回應 2 推薦 89 引用 0
「暴、爆、瀑、曝、犦」的音義(一)
2020/03/08 09:12:28 |瀏覽 481 回應 1 推薦 72 引用 0
「子」字的音義(六)
2020/02/23 16:58:40 |瀏覽 401 回應 1 推薦 68 引用 0
「子」字的音義(五)
2020/02/18 12:47:41 |瀏覽 318 回應 0 推薦 62 引用 0

最新影像 457
助詞「啊」連音變化圖
ㄦ化韻變韻圖
蘭嶼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