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乖蹇 49
2014/11/17 21:14:40瀏覽752|回應0|推薦14
妻子和我之間最大的罅隙固在於我的未能有效地掙錢養家,我們婚姻裡經常的爭端一直都在於我為家庭掙錢太少不足於養家,畐得她得內外兼顧出外救職作一個家的生產主力。作為妻子與母親她尤其啣恨的是我心態上不能將全付心力投入掙錢與養家上面,尤其我在做事與經商一再失意的打擊下最後竟安之若素,甚至變本加厲落得只顧自己畫畫而不再把維護家庭與生產養家當作自己該付的責任。


早年自己尚在盡一切努力經商時的爭端則是對擁有並且扶養子女成了兩人衝突不斷爭執的導火線。我不能抹殺子女到來不是做丈夫我的意願,雖然我我結受這是兩人間的共同且各自擁有權利,既然是夫妻不能不接受而且尊重對方的選擇。可在爭吵激烈時,我就會忍不住報怨我可自始就完全排斥生育,而既成事實後我並未曾怪罪她,可是是她堅持要有子女,那麼再將前的困頓及一切不如意意全都怪罪於我,也有失公允。我心底始終以走到目前狀況,逼得我放棄一心要走的人生方向是我的憾事,但是只要提到這點,她就瘋狂的攻訏我,我浪費多少年在繪事上面,我少了時間與機會嗎?從來不曾,而是我根本沒有那個能力天份以致無論怎樣把時間及精力耗費在這上面也完全沒有成功的可能,她譏笑我走到這地歩竟然把自己的失敗拿來怪罪家人,說我是喪心病狂。


我這樣無行真該去死。可是我並不是如她所說的那種情形,我不能接受這種歸納,我曾比什麼都用心用力地經營生意,維護家庭。我老臉皮厚地要指證指控的不全然屬實,試圖把她對我一針見血的攻訏解釋作說是「貧賤夫妻百事哀」,要這樣陳述並不全然 轉移她的指責,是而是把自己的委屈作一委婉的吐露。我日以夜的勤勞工作。一心為發財讓我一豕人脫困,然也是要讓目己賺到錢脫身去追求我的志業,但是天不從人願,我不是做生意的料,不機靈厲害,處處著了競爭對手及客戶的道,血本無歸退場。然後四處找事打工,這都是我及家人沈重辛若的過往。


過去的已矣!這些年來成了我避而不談的一段生命之過往,我把一切辛勤與失敗都啞口不再提,我慚愧不再提是一回事,可實事求是的妻子卻一憶記此沈痛就忍不住要數落我。這情形無論我多包容也無法接受她無盡的攻訏與控訴。失敗與無能當然是自己的錯,避而不談是我維護尊嚴與做為父親不可言說的痛,對自己言我這樣做不能說不對。可是一家四口緊目處之下我可以沒有抱怨,可卻無法不承受雖時引發的疲勞轟炸之指控。我不是沒脾性,我之能体諒她,一方面是在困頓的情形下,她不滿歸不滿,怨恨歸怨恨,卻猶能突破困境,自己張羅一切維持四口之家於不墜。處此情況下,卻依舊放縱地讓我追逐自己的志業,對我言妻子最好的是她不認同可是卻坦然接受那就是我人生生的標的,由是此緣故,我對她她恨惡得以稀釋而且不得不感激她,她不留遺地的嚴苛指控,我無從狡辯。而且我之愧疚尤在於子女逐漸長成後,在經濟情況漸寬鬆下她更放手隨著我不事生產而去為興趣發展所謂自己志趣。


婚前,我以為青春美麗的她是為我的夸夸其詞所折服打動,信服我那不同於流俗的見解。即使婚最初她也順從我一切作為。「實際情形是從來沒有過。」,後來我向她微詢,她是這樣地直陳,雖然我並不如此認為,但我這樣去質問卻讓她更進一步證實地說明她認為我始終活在自以為是的憧憬中。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iyumo&aid=19058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