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印度的粉藍城市 : Jodhpur (久德蒲爾) 《 謝謝電小二推薦 》
2013/11/03 05:37:44瀏覽1710|回應0|推薦63

 《 娜娜印度37天流浪遷徙圖 》

 


Day 14 in india@ Jodhpur ( 久德蒲爾 )

午夜11點,一個人搭上了從齋沙默爾前往久德浦爾的夜間火車。

這一趟六個小時的遷徙對我來說,像是小點心一樣,不起眼的穿梭在我的流浪裏。

火車上,一個車廂有六張床,其他五張床鋪都是韓國人。

短暫性的禮貌問候後,我們開心的分享彼此已經完成的征戰成果。

其中一位教藝術史的女老師詳細研讀著我的計畫圖表,然後,張大了嘴,不可思議的口吻問我: 妳這樣的安排,一個月? 就一個月? 那時間真的夠用嗎?

 

我笑笑的說: 那只是一個未竟的夢,草圖般的計畫而已。

而我的遷徙草圖裡從來就沒有終點,只有一閃而過的起點,飛機降落的起點。

 

然後,我們就各自將行李放妥,把握僅剩的六個小時,在臥鋪上躺平休息。

清晨五點,火車轟隆隆的聲響依然沒有停歇過,我從淺眠中醒來。

 

吃力的將十公斤左右的大背包上肩時,那位教藝術史的女孩就在這時候,拉提了

我背包肩帶一把,我轉身看見了她淺淺的微笑,我想她一定看見了我心裏頭濃濃

的謝意。

不用隻字片語,因為那樣的感動只有流浪異鄉的人們懂,而且會記得彼此很久很久。

 

抵達久德浦爾,是時間上的凌晨,也是我眼底的恐慌。

黑暗中,和嘟嘟車司機不再討價還價,因為此時我連分辨方向的能力都沒有。

↓ 凌晨五點,久德蒲爾火車站裡,裏裏外外等下班車的印度人,或坐,或躺。都是隨興。

就這樣吃力的跨上了嘟嘟車,在昏暗裏考驗著彼此的信任。

我指著手上早已物色好的民宿清單,告訴嘟嘟車司機我的第一個目的地。

搖晃中,跳躍著的是白天紛擾的街道,街道裏不不可思議的安靜。

在某一個上坡中的街角,嘟嘟車司機停了下來,他伸手示意要我下車。

我困惑著問 :那我的民宿呢?

他無法用完整的英語和我溝通,我只能從他一連串的印度語和比手畫腳的模樣猜測。

前方的路,被四五頭神牛檔去了去處,無法再前進,所以司機要我下車自己步行。

步行? 更正確的說法,應該是爬坡,而且是爬很陡很陡的坡路。

一身狼狽的我,吸不到足夠氧氣的我,黑暗中膽小的我,就這樣賣力又孤單的往上爬。

三四隻野狗朝我狂吠,我嚇的抱緊厚甸甸的背包轉身,用盡最後一絲氣力往後跑。

不前進? 那我的行程如何往下啊?

兩頭帶著亮晃晃的牛角的神牛,彷彿也嗅到我的懦弱與無力,竟朝我狂奔了過來。 

↓ 在印度,牛是神聖的。隨處的馬路或巷弄間都是這模樣 !

 

黑暗,使人的恐懼感更加濃郁了。 即便,我不斷的催眠自己要堅強,卻,都成了假象。

我真的驚叫了。在黑暗中,髒亂的街道裏,我歇斯底里的狂叫了起來。

一位早起的中年印度人走了過來,朝那幾頭神牛使勁的揮了揮。

轉了身,在對街上那幾隻帶著兇狠眼神的野狗丟擲了些石塊。

我只能杵在一旁,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這位印度中年人無疑是我此刻的神,老天派遣來救贖我的哈雷露亞啊~

我指給他看我手中心的紙,寫著我將在這粉藍城市入住的民宿: Hill View 。

我用英文詳細解釋著,那是我預約好的民宿,也不管他聽不聽得懂。

他又看了我一眼,冷冷的,沒有表情,用英文回了句:很近,跟著吧。

我慶幸著自己總能在無計可施,無路可走時遇上了貴人。

跟在他身後,我像個乖巧的小女孩,一步也不敢放慢腳步。

約莫十分鐘以後,跟隨的步伐停駐在一家頗為氣派的建築物前。

我喘著氣,抬頭看看了看招牌,經驗法則告訴我,這是一家挺高檔的飯店。

我臉上的笑容就這樣瞬間凝結了。

剛剛才對他建立的信任與感恩,瞬間,也都在此刻,徹底的瓦解了。

原來,他只是一位掮客。想帶我去入住高檔的旅店,收取回扣。

我告訴自己,夠了,真是夠了。這是什麼鬼地方啊 ?

轉身離去前,我只留下一聲冷漠的謝謝,再多,我真的也給不起了。

冷靜過後,才恍然大悟想起民宿的名字Hill View,那不就是山坡景觀的意思嗎?

一個瘦弱的印度男孩黑壓壓的現身在昏黃的街角,注意到了無助的我。

我也瞧著他就在他盯著我的同時,我們四隻眼睛就這樣詭異的對望著,誰也不打算擊破沉默。

他用竹竿似的瘦弱手臂指向坡路的盡頭,我猜,那是指給我看的。

此時,環繞的四周,除了野狗和神牛,就剩數不完的蒼蠅了。

他總不會指給昨夜殘餘的月色看吧。

所以,那也就是說他想幫我囉,我只能這樣猜想著。

終於 ............

坡道的盡頭,民宿的陽台,這粉藍城市的感動。

一切的一切,都值得了。

↓ 歷經一番波折,終於抵達我在粉藍城市的 G.H ( guest house ), Hill View

 ↓ check-in 之後,稍作梳洗,就到G.H 的頂樓餐廳用早餐。同時,寫下這一夜的心情。

↓ 從頂樓餐廳遠望出去,一片迷人的粉藍建築。難以言喻的浪漫,悄悄的竄出.... 

Jodhpur ( 久德蒲爾 ) 又稱為粉藍城市:

距離拉賈斯坦邦的首都齋蒲爾(粉紅城市)約莫300 公里。這裡,也是印度沙漠區的入口城市。居高臨下,俯瞰這舊城區,所有的建築物統一都是藍色的,也就被成為藍色城市了。

 

↓ 天臺上的用餐區旁,我好奇地盯著民宿主人們,正專心的玩著印度式撞球 ( 說它是撞棋,或許更貼切呢 ! 因為,互撞的都是一個個圓形盤撞的棋子)

Day 16 in india@ Jodhpur

從民宿 hill view 出發,沿路爬坡約二十分鐘,就可以抵達梅蘭加爾堡。 

↓ 從我住的G.H 往久德蒲爾最有名的梅蘭加爾堡,算是很方便,也最順路的。

爬坡的一路上,通常只有影子陪著你。如果你曾經愛上孤單,你就會懂這種幸福。

無雲的天際仍舊持續近43度的高溫,呈現出不同深淺的天空藍,卻是一樣的迷人。

我很喜歡仰望岩堡的感覺,感受著宮崎駿創作天空之城時的心情。

↓ 我在層疊的岩堡中,尋找光影的幸福。

梅蘭加爾堡(Meherangarh Fort) :

目前,這裡依舊是王公所擁有的城堡。

但對外開放,讓遊客參觀。這裡面,簡直像一座博物館。

↓ 城堡的壁面上,有些磚紅的手印浮雕,叫鐵門( lotha pol )。

鐵門是王公進行火葬時,跳入火中一起殉葬的妻妾們。

想來既可笑又可悲。在歷史的洪荒裡,哪裡沒有愛情? 又哪裡沒有委屈?

走向城堡的另一端,就在淚滴狀的迴旋梯中,我開始耳鳴,暈眩。

↓ 淚滴狀的迴旋梯,這造型挺別緻的。

我只能安靜的適應著高緯度的時空置換,因為別無他法。

 ↓ 梅蘭加爾堡博物館裡,所展示的都是當時王公貴族的尊貴日用品。

↓ 所有當年的飾品,都是以精緻雕刻的白色象牙盒來收藏。

↓ 這可是王公貴族專用的,用純黃金所打造的馬車。

 ↓ 氧氣稀薄。
   索性,倚靠在城堡的窗格邊。是休憩,也是感受這裡的氛圍與思考自己的鏈結。

↓ 從城堡往舊城區望,一片藍。並非海洋的藍,而是專屬於久德蒲爾這座城市的粉藍。

 

以梅蘭加爾堡為中心,東西方各自延伸了烏麥巴哈旺宮殿和賈斯旺薩達陵墓。

這裡很少能遇見異國臉孔,參觀的人大多是深淺不一黑褐色印度臉孔。

我那有點淺的黃色皮膚總是顯的突兀。

當熱心的印度人們主動要幫我照相,我只能笑笑,適應著也猜測著那樣的善意裡頭有沒有其他的意圖。

印度的食物多彩,印度的莎麗(女生傳統服裝)也多彩。

連巷弄間的調酒也多彩?

我那悶著?

印度不是禁酒嗎? 所有使人上癮,使人墮落的玩意在印度都是不許自由買賣的。

想起了總在問路之後,會被說的一口好英文的年輕人索討一根煙。

那已經是他們面對外國遊客的習慣了,因為印度的煙酒買賣並不尋常。

靠近一看,這繽紛五彩的瓶瓶罐罐原來是增加冰棒的視覺美感的。

↓ 原來,巷弄間,小販所販賣的是五彩繽紛的特調冰棒。

 ↓ 我也同這群孩子一樣,買了一根,要價7rs (NT 4.2)。

   冰棒的口感除了甜,還是甜,膩的像是咀嚼裸糖的甜。

 

↓ 遵循 L.P ( Lonely Planet ) 的餐飲指引。沿路,問了幾位可以用英文溝通的印度人,
  終於找到位於鐘塔旁這家聞名全世界背包客的煎奶油蛋吐司。

 

↓ 我也點了一份。香濃的奶油,熱呼呼的煎蛋吐司。在印度享用這樣的食物,真是別有一番
   滋味。老闆和我閒聊了起來,他說得一口好英文,並且拿出一本厚厚的冊子。裡面有來  自全世界旅客想用過他的 omelet 所留下來的感受。我,依著老闆的熱情,也留下了我味蕾所感受的,化為文字,永留在幾千里外的這座粉藍城市。

 

↓ 除了有名的煎蛋吐司,入境隨俗,我也享用了巷弄間人潮聚集的地道印度美食。

 

 

↓ 印度奶茶(拉茶) 在印度每一個城市,無所不在。印度人告訴我,他們每天總要來個幾杯拉茶,生活才會習慣呢 ! 否則,總覺得缺了某些什麼......

下午,一個人搭成專屬的嘟嘟車,是我旅程中最奢華的享受了。

馬車,駱駝車,人力車也都嘗試過,這些當然都不如嘟嘟車來的舒適。

 

市集裡總會有賣鎖的攤販,慢慢的,我也適應了這塊無鎖不用的異鄉土地。

印度的傳統音樂很迷人,隨處都有西塔琴,塔布拉鼓和一些我叫不出名稱的街頭演奏。

人們總愛說著 : 印度音樂的美好,即使人們用一輩子的時間來學習都是不够的。

我很喜歡這樣狂妄的說法,神秘中帶著迷人的印度色調。 

   

 

↓ 從梅蘭加爾堡遠眺,由遠至近,由淺至深。都是藍,這座城市特有的粉藍。

 ↓ 印度孩子們,總愛主動的跑進我這異鄉人的鏡頭裡。讓我記錄下這些毫無掩飾的笑容。

 

 ↓ 巷弄間,看見一位印度婦人用著自己的手當牙刷。
   我怔了好一會,簡單,何嘗不也是一種幸福呢 !

 ↓ Paradise ( 天堂 ) 這個字眼,對我來說,一直有種說不出的魔力。

↓ 原來,這裡的天堂販賣的是五彩繽紛的門鎖。( 我心想著,那? 可有通往天堂嗎? )

 

在久德浦爾,我遇見的何止是傳說中的粉藍城市。

宮崎駿筆下的天空之城,就活脫脫的就現身在粉藍城市的梅蘭加爾堡。

 

從天空之城的岩堡望向久德浦爾的古城區,綻放出了一片連接天際的粉藍。

告別粉藍城市以後,迎接我的將是此生中唯一的大漠。

想像岩堡粉碎後的黃沙滾滾,那模樣彷彿要鋪陳為我的下一個驛站。

我等候著。

等候著黃沙滾滾的沙漠即將與我相會........ 

 

 

 

 

 

 

 

 

 

 

 

 

 


 

 

 

 

 

小記:

↓ 這兩位耍寶爺爺,就現身在梅蘭加爾堡裡,會主動對非印度人的遊客說聲 :「Namaste」( 印度語中的問候 )。然後,伸出手來向遊客索取 100 盧比。( 約NT60)

 ↓ 在粉藍城市的四天裡面,我總會向鐘塔旁的這位婆婆買小番茄。到了第三天,她竟主動
    遞了一把蔥給我。我微笑著,搖搖手,表示謝謝。
    心卻想著: 難不成要我回民宿,自己炒一盤番茄蔥花蛋來吃嗎 ^_^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istanbul&aid=9309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