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石述思:中國工人為何頻遭美國媒體表揚?
2010/10/29 15:52:22瀏覽1260|回應0|推薦2

中國工人是一個被習慣性遺忘的群體。

    除非他們不斷跳樓、開胸驗肺、爬塔吊討薪,創造僅次於拆遷自焚的惡性事件,這個默默推動中國乃至世界經濟復蘇的2億大軍,中國工業化過程承受陣痛最多的一個龐大群體,是無法凝聚人們關注目光的。

   曾經有一位獲得過國家科技創新二等獎的優秀技工在兩會接受採訪時,真誠告白:我打死也不會再讓兒子當工人。

   他們從老大哥地位淪喪至被冷落歧視的弱勢群體的背後,是中國經濟的快速增長和國家實力的突飛猛進。

   但他們畢竟靠超負荷的辛勤勞作在降低著全球消費者的生活成本——以WTO的名義,以廉價勞動的名義,並終於感動世界——儘管CCTV感動中國的舞臺始終無法擠出一個早該屬於他們的位置。

    2009年“中國工人”作為唯一一個群體入選《時代》的年度人物後,美國道鐘斯公司旗下知名財經雜誌《財智》1026選出了2010年“全球最具影響力人物”榜單,中國工人”再次作為一個群體榜上有名。

   當遲來的愛再度從大洋彼岸襲來,我們這個社會關於胡潤富豪榜的熱議仍散發著充滿功利的余溫。

   《財智》稱,數以億計的中國工人是世界經濟最強大的力量之一。今年許多中國工人得到了他們期待的東西:更高的工資和更好的工作環境。這一簡單事實可能導致美國以及歐洲的“中國製造”價格的廣泛上漲,但工資提高將進一步擴大中國國內消費,並帶動進口。與此同時,勞動力成本的提高使很多公司不得不去越南、柬埔寨等國尋找廉價勞動力,這樣一來反而能促進中國工人把更多精力放在產品升級上。

   這些文字的政策水準不亞於主流黨報,估計引起愛國企業家並購熱忱的可能劇增。

   但伴隨著中國市場投資泡沫的集聚,通脹壓力的加大,實體經濟復蘇的技術創新、制度創新基礎薄弱,結合全民加薪計畫的難產以及國家福利制度缺失的背景,國際友人對中國工人未來的美好期許顯得過於樂觀。

   的確,今年以來,在決策者的關心下,以最低工資標準的提升為主要標誌,其收入有了一定上揚,但如果結合2009年中國外向型企業經營困難引發的失業潮、減薪潮和社保欠繳黑洞,這次提升更像一次補償。據統計,我國居民勞動報酬占GDP的比重,在1983年達到56.5%的峰值後,就持續下降,2005年已經下降到36.7%22年間下降了近20個百分點。據前兩年的不完全統計,因收入分配和保險福利問題引發的勞動糾紛占勞動糾紛的65%以上。

   結合今年上半年震驚的富士康連續跳樓事件爆發,中國工人的勞動保障、尊嚴維護成為全社會關注的焦點。顯然,《財智》充滿革命樂觀主義的評判,疑似以當代美國勞工現狀做主要參照系,而缺乏到中國工業一線的現實考察。

  很有價值的內容還是有的。比如在行業一類中,與“中國工人”一起上榜的還有通用汽車CEO丹尼爾•埃克森、蘋果總裁史蒂芬•約伯斯、BP CEO 鮑勃•達德利等眾多商業界高管。

   這是全球工業處於最上端的巨人和最下端的窮人一次神奇相逢。

   前者代表著利潤附加值豐厚的品牌、技術、管理,後者代表著利潤附加值低廉的辛苦甚至血汗。以蘋果的IPOD為例,幾乎均為中國製造,但美國人不生產卻靠創新分得55%的蛋糕,中國工人分享了不到5%的薪水。這兩者之間,橫亙著日本——他們靠應用技術創新拿走其餘了40%

   這才是美國人頻頻愛上中國工人的最真實理由。也是對我們重回實業要靠創新而不是靠山寨造假完成產業升級的深刻提醒。

   我希望有一天,美國媒體能像妖魔化中國一樣,將中國工人無情地評為最可怕的對手——他們不僅創造著全球最先進的工業品,拿著全球最高的收入,享受著最完善的福利待遇,還沐浴著全球最完善法治的護佑。

   那一天,叫大國崛起日。

( 時事評論社會萬象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ifengblog&aid=4546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