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紅塵劫-神劫第二部(二)拜師殺師
2018/05/24 21:30:42瀏覽804|回應18|推薦0

  為愛沉寂千年的朱宸,再見紫英,會惹出何種風波?慕玄能順利的趕在朱宸之前找到紫英,渡她回天庭嗎?

   天界太清境。


  少司命匆匆趕來道:「神君,小神測算出公主的所在了。」


  慕玄急問:「在那裡?」


  少司命正要回答,韶宮使眼色要少司命住口,接口道:「難不成你想這麼就下界?」


  「可是紫英她……」


  韶宮不待慕玄說下去,搶先道:「你的心情我們都明白,我們也在全力助你。沒看到司命們為了你,拼了老命在幫我們。你這麼下界,害了自己不說,想讓他們也要受你的株連嗎?」


  慕玄看了看少司命又看了凡界一眼,頽然不語。


  少司命心中不忍,道:「其實有一個法子可以讓南華神君下界去不被發現。」


  韶宮道:「還不快說!」


  「今天是五德將軍和二郎神守南天門,只要韶宮神君一句話,他們可以當做沒看見。」


  慕玄如死灰的眼神瞬間復活,目光灼灼的看著韶宮。


  韶宮輕搖折扇道:「這個還不容易嗎?但太子暾近來有意無意的留意慕玄的動向,只要慕玄有異動,這小子還不找機會參他一本。哼!」


  少司命道:「太子是否記恨公主寧可跳下恨天崖也不嫁他的事?這樣就難辦了呀!」


  「這筆帳以後再慢慢和那小子算。現在慕玄要如何不動聲色的下界去找紫英才是要緊。」


  慕玄道:「這是我個人的事,你們不必再為我費心。」


  「你給我住口。什麼你個人的事?我可是紫英的二叔,這件事你得聽我的,沒得商量。」韶宮想了想又道:「有了,借體還魂。慕玄不必下界,靈魂出竅找個人依附,不就神不知鬼不覺了嗎?現下有什麼好的人選?」


  少司命道:「這要問大司命,凡人的運程也歸他管。」


  慕玄道:「紫英在那裡?」


  韶宮對少司命道:「說吧!」


  「公主現在在羅占國的宮廷教坊裡,是一名樂師。」少司命道。


  「樂師?」慕玄道:「她在朝中供職?」


  少司命道:「是的。公主不僅是一名樂師,還有神彈的美譽。各國來會的樂師都希望和她對上一曲,可惜無人能比得過她。」


  韶宮道:「那就更好辦了。慕玄別的不說,道劍琴三絕,這琴藝在天上也無人能出其右。你下界去以樂會佳人,不是更好嗎?」


  慕玄想起百日論道時的琴笛合奏,嘴角不禁露出久違的微笑,道:「紫英也是箇中能手,可惜無人知曉。」


  韶宮傲然道:「那當然。我家紫英可是音律大家,她不僅笛子吹得好,琴彈得更好。慕玄你下去和她合奏一曲,說不定能讓她早早醒悟,歸回天庭。」


  「對了,慕玄,既然紫英在宮廷的教坊裡,一般人是不能隨意見到,得找個進入教坊暢行無阻的人上身才行。」韶宮提醒慕玄道。


  少司命道:「我先回去問問大司命有什麼合適的人選。」


  慕玄和韶宮同時說道:「我和你一起去。」


  三人也不耽擱,騰雲直奔三台六星找大司命。


  「神君,小神正要去找你們。」大司命道。


  韶宮一上來就說:「前面的事省略。先說說有什麼人選可以自由進入羅占國的宮廷教坊。」


  大司命翻開仙籙,道:「目前有個人選是羅占國的皇子,剛死不久。但是…但是……」


  「吞吞吐吐的做什麼?快說呀!」韶宮道


  「此人雖是皇子的身份,年紀不過二十三四,卻縱欲過度,馬上風死了。而且平日裡,壞事做得不少,真要說還真是不堪入目。這種人怎麼適合南華神君?!」大司命指著仙籙的記載,小到偷看女人洗澡,大到姦淫搶騙等,林林總總諸多惡行,總的來說根本就是色鬼轉世,看得韶宮直搖頭。


  大司命又翻了一頁仙籙道:「這個人是個尚書,只是年紀太老了,過兩天就死了,也不適合南華神君。」


  韶宮道:「唉!明明知道紫英的下落,卻沒有合適的人選,真是太不湊巧了。慕玄?!」轉頭一看,站在身後的慕玄不見了。


  「慕玄!慕玄?人呢?」韶宮有種不好的預感,三人面面相覻。


  「他該不會……」


  三人同時凝神在下界找尋,果然靈光降在九皇子府。


  「壞了!慕玄該不會一聽到皇子的身份就下去了吧?」韶宮道。


  兩位司命你眼望我眼,吶吶道:「這…這……不是小神的錯啊?!」


  「姦淫搶騙?」韶宮道。


  大司命苦著臉點頭。


  「死於馬上風?」韶宮又道。


  大司命抓著頭髮,道:「這可怎麼辦?」


  「那還楞在那裡做什麼?快把他抓回來啊!」韶宮急急道。


  少司命哭喪臉說道:「不行啊!南華神君已經附了九皇子的身,除非是南華神君自願離開,誰也無法讓他回來。」


  大司命道:「那快告訴他九皇子的事啊?!」


  韶宮和少司命一起道:「你去說!」


  「這…這……小神不敢。」


  韶宮的眼神瞄向少司命,少司命的頭像撥浪鼓似的拼命搖著說:「小神不成的。」


  「難不成要我去說?!」韶宮道。


  兩位司命低下頭,目光不約而同的望向韶宮。


  韶宮劍眉糾結,好一會兒,終於下定決心說:「好!」拳頭揑得吱吱作響。


  「那就誰也別說。」


  「蛤────」




☆☆☆☆☆☆☆☆☆☆☆☆☆☆☆☆☆☆☆☆

  魔界某處,一頭酒紅亂髮的魔者,身後壘著多到不可勝數的墳壟。他眉宇間凝著濃得化不開的愁鬱,極有個性又俊朗的臉龐比之一般的魔,不知好看多少倍。似睜似閉的眼看來似在沉思又似在養神,一旦靠近周遭立起飆風,功力不足的魔,馬上成為他身後墳壟中的一塚。


  今天吹來不同的風,酒紅亂髮的魔者睜開眼睛,運出三尺長刃,對著風來處使勁一劈,風中的魔者終於現形。


  「唷唷唷,很凶嘛!」風魔步逍遙的葬心劍已出鞘。


  「功力上乘,我可以拜你為師。」


  「不必說得這麼勉強。我可不想去你身後找那群死鬼做伴。小子,魔界有魔界的規矩,拜師殺師不是個好習慣。」


  酒紅頭髮魔者轉頭看了那些墳壟一眼,鄙夷的說道:「我只是清除魔界的渣滓,他們根本不配當我的師父。」


  「嘩嘩嘩,竟然比我還狂?!留下名來!」步逍遙笑著說道。


  「朱宸紫虛拜見吾師。」收起長刃便要拜下,風魔如風一劍破空刺來,道:「別別別,我受不起。」劍尖不露聲息,眨眼間點向朱宸的眉心。


  「說吧!你要怎樣才肯收我為徒?」朱宸不閃不躲,任風魔劍指要害。


  步逍遙道:「先告訴我你為何要來魔界拜師?或許,你會見到比我更上乘利害的魔。」


  「為了一個女人。」朱宸坦白的說道。


  「又是女人。」步逍遙搖頭嘆息道:「我認識的兩個人,他們都為了女人而成魔,而且是魔中之魔。他們在魔界已成傳說,如果你能找得到其中的一個,或許能完成你的夢想。」


  「誰?」朱宸急問道。


  「消息不會白給你的。這也是魔界的規矩。」步逍遙還劍入鞘,笑吟吟的說道。


  「你要什麼?」


  「有人要我宰了你,你說呢?」風魔的表情輕鬆得像是要去喝酒似的。


  朱宸唸動咒語,長刃變成劍形,道:「那你還等什麼?你殺了我,一切作廢。殺不了,做我的師父。」


  「天外魔帝的血裔真是不同凡響啊!」


  風輕輕的拂來,感受不到任何殺氣。待得反應過來,濃重的劍意沖面而來,朱宸紫虛頭一次遇到這種對手,又驚又喜,十二萬分的留神,眼前劍光閃,他的手已來不及格擋,但身形陡變,致命的一劍自頰邊劃過,俊臉上的血呈一字型噴出。風從腦後襲來,朱宸心知肩胛已是風魔下一個攻擊的目標,他的身子做出了讓人幾乎想不到的轉折角度,硬是從劍鋒下掠過。


  風忽強忽弱,殺意越來越重。風迴劍舞,風在那裡,風魔的劍就在那裡。他可以從任何角度來攻,對手永遠也猜不出風魔會從那裡出手。


  朱宸對風魔更感興趣,他完全忘記一旦被風魔刺中,自己就要交代在這裡,永遠也見不到紫英。


  風魔的葬心劍幾次指向朱宸的心臟,卻又放過,他有點捨不得這個小魔。年紀雖小,卻很合他的脾胃,尤其這個小魔和另一個魔很像,不,就是同類。風魔步逍遙見玩得差不多了,躍出戰圈,笑道:「你倒是不怕死。」


  朱宸紫虛根本不在意生死,他要的只是超越仁德太子,把紫英重新追回來。


  「你不是要殺我?為什麼要放過我?」


  風魔步逍遙搖頭晃腦,得意的說道:「殺不殺你要看老子的心情。現在老子心情好,不想殺人。你手上的兵器是個異寶,可以隨你的心意變成你想要兵器的類型,這可是個好東西啊!」


  朱宸看了眼手上的魔閻,道:「你想要它?」


  「非也,非也。老子也不想要你的兵器,雖然我們不是同源,今天老子劍耍得開心,特別想說話。來來來,先陪老子喝兩杯酒,咱們好好聊聊。」


  「喝酒?」朱宸看不出那裡有酒可以喝。


  步逍遙已經攬著朱宸的肩膀道:「魔界那有什麼好酒可喝?當然是去凡界,還有美女作陪。」


  朱宸哈哈大笑,這廝的確有趣,兩手一擺道:「我可沒有銀子付帳。」


  步逍遙瞪著眼睛,正色道:「我們魔類喝酒幾時付過錢了?」


  朱宸啞然失笑的看著步逍遙。


  「讓我們摸著酒杯底,摟著美人的小蠻腰,好好聊聊。」步逍遙拉著朱宸,風也似的出了魔界。




☆☆☆☆☆☆☆☆☆☆☆☆☆☆☆☆☆☆☆☆☆☆

  九皇子離殊死而復活,整座王府頓時亂成一鍋粥。棺材外方圓十尺內根本沒人敢靠近。這也難怪,死了三天的人,忽然又從棺材裡起來,不把人嚇死就不錯了,誰敢靠過去。


  來福躲在門外,閉著眼睛喊道:「文管家,要不要叫太虛道長來?這…這…是屍變呀!」


  太虛道長是九皇子府內供養的道士,據說法力高超,長年都在閉關修練。他的徒弟們專門為離殊煉製壯陽的春藥,離殊死後,這些道士打著為離殊消災的名號,繼續在王府裡騙吃騙喝。


  文三這才回過魂來道:「還不快去!」自己連滾帶爬的爬到門外。


  慕玄的情況也不是太好。九皇子離殊的身體雖然年輕,早被他無度的縱欲給淘得空空如也。慕玄運起玄功,衝開許多阻塞在體內的血淤。由於淤血沉積太多,這個軀殼,還需要調理一番。他勉力從棺中站起來,看到九皇子妃昏倒在地,想起自己借體還魂嚇壞了她,有些過意不去,便拖著沉重而緩慢的腳步走過去。


  「妳不要緊吧?」慕玄撐起九皇子妃的身體,把了把她的脈,還好只是驚嚇過度,沒有其他的問題。


  放眼看去,身邊沒有任何人,所有的家丁侍女護院等全都躲在門外,沒人敢出來。


  慕玄招著門外的文三,道:「你過來。把這位娘子扶回房裡休息。」語罷,喘咳不已,他知道現在再不行功運氣化除身上堵塞的淤血,自己很快就會魂返仙界。


  文三在門外躊躇不前,又怕離殊傷了九皇子妃,心中暗罵來福,去了半天還沒有把太虛道長請來。


  慕玄見文三不敢進來,只好抱起九皇子妃到門外,道:「她的房間在那裡?」


  「哇啊!」文三嚇得全身直哆嗦,指著東邊的廂房。


  慕玄把九皇子妃送進東廂房內,又回到停靈的正廳。一掌推開重逾百斤的棺材,端坐在門板上,閉目行功運氣,療治這副皮囊。他從外呼吸漸轉為內呼吸,真氣迅速運行了三十六周天。


  太虛道長手持桃木劍慢吞吞的率領著眾徒來到正廳,果然看到死而復生的離殊端身正坐,閉目養神。太虛根本不是什麼道法高超的修道士,只是個滿嘴跑火車的騙徒。他在門徒的簇擁下,一步一步的靠近離殊,見他沒有呼吸,心道:應該是迴光返照。


  挺胸長喝一聲,「大膽妖孽,還不快快束手就擒?!」桃木劍往離殊的氣海穴一刺,怪事發生了,原本站在正廳中央的太虛,一劍刺出後,連離殊的身子都沒沾到,直飛出殿外,半天爬不起來。


  太虛好不容易爬起來,陰陽眼驟開,只見離殊周身環繞著先天罡氣,他曾聽自己的祖師爺說過先天罡氣乃是修道成仙者才有的護身真氣,修練極為不易,若是沒有三十六小周天以及七十二大周天打穿三關九竅,練氣化神,是無法產生罡氣。古典有云:三關九竅最難穿,自古佛仙不敢傳。


  太虛再定睛一看時,方才薄薄的罡氣,已經擴大到整個正廳都是。他雖然學藝不精,天生有陰陽眼,藉此看到一般人看不到的異象。玉液還丹術他也是首次見到,而且九皇子的三關九竅已經打開,龐大的仙氣自泥丸宮不住的灌頂而入。驚疑不定之際,眾徒圍過來,道:「師父,這…這是?」


  「大家別妄動!」太虛道。


  文三道:「這…這是怎麼了?」


  「情況很複雜。」太虛道:「總之,現在千萬不要去打擾皇爺。他應該不是屍變,很有可能是死後重生。」


  文三煩惱道:「皇爺死得不尋常,現在又離奇的活回來了。我…我要怎麼向皇上稟報啊?!」


  太虛道:「這是奇蹟,也是喜事,皇上只會開心不會生氣的。」


  文三心中默禱:皇爺啊,您死都死了,為何又回來?唉!九王府沒您只會更好,您就放心的去吧,別再回來了。


  三皇子離峰一早換了件新袍子,心中想著要如何去挑逗九皇子妃,車馬才剛轉進九王府的巷口,王府內的人像逃難似的拼命往外直跑,嘴裡不住嚷嚷道:「屍變啦!」


  離峰坐在馬車上,撥開車簾問駕車的僕役,道:「發生什麼事?這群人喳喳呼呼的叫嚷什麼?!」


  「老奴去看看。」


  過沒兩下,駕車的僕役飛快的跑來道:「不好了,九皇爺他活了。」


  「什麼?」離峰驚道。


  「老奴一進府門,太虛道長率領眾徒守在正廳,不許任何人去打擾九皇爺,說他今晨忽然活回來了,現在正在療養。」


  「這…不可能!」離峰道:「前天我來,他明明死了,死得不能再死。黃御醫也說離殊已經死了,怎麼可能又活回來?」


  「老奴本也不信。老奴到正廳前看到文三管家,他領我去看的,是真的。九皇爺在廳中坐著,那樣子簡直就像仙人在打坐。」


  離峰聽了可樂了。人都死了三天,還能活回來,這種千古奇聞,不親眼看看怎麼行?他馬上下了馬車,擠在人群中,進了九王府。


  「三皇爺,您可來了!」文三見到離峰像見了親人般,「九皇爺他……他……唉!」


  「我聽下面的人說老九他死而復活,是真的嗎?」


  文三指著正廳,無奈的點頭。


  離峰快步趕到正廳前,太虛道長道:「三皇爺請留步。」


  「太虛道長有什麼指教?」三皇爺離峰和太虛也算舊識,太虛正是經由離峰介紹,才來到九王府。


  太虛道長拉著離峰,道:「九皇爺因禍得福,打通了三關九竅,現在正在療癒自身隱疾,再幾天就能完全復原了。」


  離峰差點沒昏倒,死於馬上風還能因禍得福,得到多少人夢寐以求的打通任督二脈,這種「好運」他也想要。


  他馬上拉了太虛道長到一旁問道:「你們平時煉給他吃的還春丹是什麼藥材?照樣給我煉製一份。」


  太虛道長道:「三皇爺,九皇爺和您吃的一般無二。這種事情要機緣巧合,有意就不一定會成,說不定還有性命之憂,凶險得很,我勸三皇爺不要輕易嚐試。」


  「切!」離峰道;「這老九不知交了什麼狗屎運?算了,我去看看他。」


  太虛忙把離峰拉住,「三皇爺千萬不可,九皇爺現在真氣護體,您若太靠近,會受傷的呀!」


  離峰不屑的說道:「死而復活就算了,還什麼真氣護體,別笑死人了。」推開太虛,往正廳的階梯跨上,前方明明空無一物,卻像有股無形的力量阻著,讓他怎麼都跨不上那階梯。


  太虛道長道:「三皇爺,我沒騙您吧?!」


  離峰不信邪,挺起身子用力往內衝進去,還沒上階梯,身體已被彈出數尺,摔了個四仰八叉的王八翻身。


  文三管家趕緊扶起離峰,「三皇爺,您不要緊吧?」


  離峰越想越不甘心,罵道:「文三,這種事怎麼不快報予太子知情?」


  文三苦著臉道:「小人也不知該怎麼說呀?」


  「來人!」離峰叫道:「速去東宮稟告太子,說九皇子……呃……說九皇子出事了,要太子殿下速來九王府。」


  於是九皇子死而復生的事一傳十、十傳百的傳開了,連皇帝都親臨九王府,太子和三皇子等對此事總覺得有種難以言喻的異樣感覺,又不好說什麼,只得作罷,靜觀其變。三天後,慕玄終於修復了九皇子的軀體,回到房中休養,他雖然想馬上去找紫英,無奈這副身體實在是太不中用,只好先修養生息,徐緩圖之。

  上一回風流九皇爺:http://blog.udn.com/gausapphire/109325474  

  下回回目:曲有誤

  紅塵劫—神劫各回連結懶人包:http://blog.udn.com/gausapphire/110656381


( 創作連載小說 )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gausapphire&aid=109325500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ruby 靜心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6/12 21:13

慕玄附身於九皇子 日後言行都不一般 勢必會有不小的衝擊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6-13 08:54 回覆:

靜心早啊。

下一回馬上就可以見到了,但慕玄不能解釋自己不是個色胚,有夠為難的啊。


玉米蘋果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5/30 14:59

   美麗的才女,我又來了 ~。啾

   就是 那枚 屢敗屢戰的 阿Q 啦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5-30 20:54 回覆:

玉米蘋果晚安。

你又是戰了什麼?阿Q 精神是人人需要的,尤其是現在更重要。


大同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5/30 11:41

雪霏兒午安,

你說的怪獸家長,我雖然沒碰過,但是有一點感覺啦,因為我哥和我弟都在當教師,大約聽過一些。也有許多國中同學在當老師,有聽他們說過。

而我自己在台北市,以前上班時,路過某些學校,家長為了送自己小孩上學,寧可車子擋住道路,影響別人通行(我們也趕上班),只見台北市大馬路上,很多輛公車都被1~2輛私人車子擋住過不去,交通堵塞,所以... 我曉得那些「酷斯拉」家長。

雖然天氣熱,但是有樹木花草,就是會不一樣,比如說,我有時會跑去(昨天新聞說:後年要打烊的仁愛路園環旁)誠品書店,然後故意在敦化南北路的中間分隔島閒逛,敦化南北路的分隔島特別寬,中間種樟樹,天氣熱,反而有香味,和一般道路都是柏油味,感覺差太多了。

所以,我猜想中興新邨有樹木花草,應該是會不太一樣才對。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5-30 20:53 回覆:
大同晚安。
現在的老師真的太不像話,家長也是過於沒有擔當和責任,把自己的孩子當皮球似的踢來踢去,一有問題就找老師興師問罪。
昨晚聽到瑜伽的學生在說現在國小老師不教學,連數學都要孩子回去預習,把習題寫一寫就算教了。寒暑假作業也不改,直接在聯絡簿上寫叫安親班老師改。
我沒有孩子,但光聽都覺得想揍人了,這些師長到底是在做什麼?他們怎麼能教出人才來,這個結果也是怪獸家長搞出來的。因果報應不爽啊。


雲大少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5/28 23:38

天氣很熱~來看海消暑一下~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5-29 10:05 回覆:

謝謝雲少送來清涼的海景,真是又悶又熱,都快熱死了。


大同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5/28 21:15

雪霏兒晚安,

你住的地方離中興新邨很近,說的都不會錯,應該也是蠻熱。
其實會想去那邊,主要是因為那邊漂亮。我很少去那邊,好幾年前,南投團管區有通知我去參加「失業輔導」的講習,從台中市過去,路過中興新邨,看起來就是你說的那樣,是個花園。
但那個講習對我沒幫助,因為我是要應徵網路工程師。

還有一次經過那邊,大約20多年前了,剛退伍一年多,還不到30歲,我老爸叫我去考「代課教師(國小的)」,結果台北的老闆故意刁難,害我無法前一天到南投看考場(及住宿),而是從台北搭凌晨 2點30的夜車(所以沒睡),到台中之後,雖然才 6點,但是車次卻很少,而 6點30分來一班車,寫著直達車(直達南投),竟然每站都停,剛好 8點正才到南投市,再滿頭大汗的跑到考場,已經過了緩衝時間,所以不能考...

回程當然就有心情慢慢欣賞風景了。
雖然當時跟老爸不好交待(老闆的問題),但是現在回想起來,也沒差。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5-29 09:05 回覆:
大同早安。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還好你沒有來當國小老師,不然怪獸家長比壞心老闆更壞心。
中興新村自從凍廢省後就變得老舊冷清,再也不復當年。雖然如此,我還是喜歡這裡,不捨得離開。
有一次有個專門在研究中興新村的學者,在中興高中演講,我去聽了才曉得,原來中興新村的來由以及設計是多麼的先進,再也沒有一個建案,比得上這裡。
等冬天,大同若有興趣可以來中興玩,小心迷路喔,我們的巷道有經過設計,很多人來,都會迷路。他們說不管來幾次都覺得房舍長得都一樣。哈哈哈~~


馮紀游陸游:緣與輪迴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5/28 17:28
Hi, 李先生,你好!哈哈哈,歡迎 Sapphire 加入我們的「臉盲特種兵團」!妳仍認得見過三個月的人,比老小子「見面十年不相識」的狀況好多了,「值得」恭喜一番!可以看一下另一篇(有我老媽的「李先生」故事)來堅定「勿自責」的信念。老媽賜的禮物:臉盲 http://blog.udn.com/jfeng13x/92470514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5-29 08:25 回覆:

陸桑,早安。

您不提,我還不知道有這種症頭,還自以為是自己有問題說。我記不得他人的長相,即使見了,隔沒多久又忘得一乾二淨。以前幫朋友代作文課,才上一次,就把同學的名字記下來了,那班有四十人。很多人都訝異,我怎能叫出所有學生的名字,但我只記得名字,人和名字是對不上的。因此我的口頭禪就是:那個那個誰?好面熟,在那見過......


紅袂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5/28 11:07

原本我還期望慕玄是為穩重君子,結果一聽到紫英的下落便失去理智,

他與朱宸為了女人,都像得了失心瘋般失去理智。

 

奇怪?現實中我怎麼都沒遇上這種為愛瘋狂的人?只從社會新聞中看到為愛砍人分屍的新聞。這種愛,就是失心瘋的現象。

 

「風在那裡,風魔的劍就在那裡。」架恐怖,這跟生化武器一樣嚇人。

 

下回回目《曲有誤》。所以會有周郎顧的情節囉?我倒事有個疑想…慕玄借屍還魂後,想遇的不單紫英而已,最直接面對的女人就是九皇妃。看來,這對假夫妻有內戲可看。怕的是九皇妃最後也情不自禁的愛上這位假丈夫了。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5-28 15:34 回覆:

紅袂姑娘午安。

慕玄是心急不是得了失心瘋。將心比心,若是心愛的人出了事,恐怕也是心急如焚。呵呵呵~~~

現在的人愛得很偏執,沒有一點空間,不是愛就是恨,一點猜忌就招來殺身之禍。我記得中興新村的第一起命案,就是因為女方不接受男方的感情,在回家的路上被跟蹤,談判不遂就狂砍對方十幾刀。放手也是一種學習啊!

至於九皇子妃,我先小小的劇透一下,她是絕不可能愛上慕玄的。


大同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5/27 19:32
雪霏兒晚安,
真的是,像你講的,不要沒事挖坑給自己跳。幫朋友的忙,翻是「翻過去」了,除了一些收尾工作還花點時間之外,又多了一些後遺症。
就是,原本只是專心當個「網路工程師」就好,先不管其他的部分。可是這幾年「雲端」這個名詞被捧的高高在上(當然是商人炒作,當作賣機器或賣軟體的噱頭),所以我也有在注意,尤其是其中一個叫做「虛擬機器」的功能。
簡單講就是,實體電腦功能強大,可能有50% ~ 75%空著沒有用到,所以一台電腦可以切成好幾台電腦,分開做不同的事情。(這當然是公司行號比較有用,但私人也用得到)
結果,這幾星期幫朋友,發現新版的網路工程把虛擬、雲端都加進來。這下子可好了,我又想去圖書館看更多書籍了,有點昏倒。
頭暈目眩
之前你提到中興新村是個很漂亮的地方,之前有一次路過中興新村,的確很棒,忽然想到,改天真的可以去走走逛逛。(好主意,有空就上網查查資料,趁著夏天天氣熱,去那邊應該很好才對)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5-28 07:52 回覆:

大同早安。

中興新村也是一樣熱,唯一好處是走在路上有樹木遮蔭,不會太熱。

另外,中興圖書館也是不錯的去處,書雖然不多,但去看看書報也還可以。最近中興有很多活動,頂著大太陽,簡直叫人發瘋,我除了清早五六點出門買菜,大部份時間都會待在家裡,因為實在太熱了,連出門的力氣都沒有了。


何希奇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5/27 01:48
真是太精采了!好戲連連,雪霏兒的功力越來越強,比魔界的步逍遙還厲害呢!👍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5-27 17:27 回覆:

謝謝何希奇來訪。

看完妳的花嫁列車介紹很是心動啊。若是有機會能過去,一定要去體驗看看。

我在youtube上,看到有日本來台灣的留學生提出一個有趣的問題,就是日本人喜歡吃冷掉的便當,而台灣人都會把便當熱了再說,他覺得很不可思議,就訪問了台灣以及日本的路人,後來,在訪問途中,許多日本人提到因為加熱不方便,所以便當都是吃冷的,後來也覺得冷便當味道很好,其實是家裡的媽媽很用心,便當菜冷熱都弄得好吃。反觀台灣,學校和辦公室都有幫便當加熱的設備,讓日本人很羨慕。

在看妳日本行時,看到便當相片,吃冷的便當也覺得理所當然,沒去思考這樣的差異。真是有趣,期待妳再分享些有趣的旅遊體驗。


大同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5/26 11:06

雪霏兒安好,
夏天到了,熱也沒辦法,只能往處想囉,衣服一下子就曬乾了。
小說裡的離殊是「馬上風」死了,慕玄則是聽到紫英就「馬上風」(像風一樣的急著去找人),還有個朱宸對紫英也是馬上瘋(一見就瘋狂愛上),但是現在變成「瘋魔(or 魔瘋)」,接著看風神(風靡京城的神仙)和瘋魔(愛紫英卻用錯方式,走火入魔,魔上加魔)對決的好戲 !
這讓我想到「魔鬼終結者 2」,壞機器人變身為正義使者、人民褓姆(警察);好機器人卻變身流氓(話不多,動作粗魯)。看似好人的,卻是壞蛋;看似流氓,卻是好人 !
所以看小說,如同看戲,戲裡的人生、戲外的人生。有意思。

現實生活,什麼沒有,帳單特別多,一不小心又忘了繳,只好下午再出門跑一趟。烏雲飄過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5-26 13:49 回覆:

大同,

你說到帳單,我也感同身受,月底還不到,我要付的帳單多得不可勝數,真是傷透人的腦筋。

下個月又要繳燃料稅還是牌照稅,真是每個月都在付錢。

今天去繳費時,看到超商前有一隻小狗,牠真會挑地方,熱的話就去睡在超商內,還好我們這裡的店員還算和善,不會趕狗,其他店的店員,連小狗在門口,他都要去趕。

馬上風的形容,我真的笑了。風魔在日後,也是個妙人兒,他是個很天然的魔,全憑自己喜好做事,最愛打賭,賭運奇差,幾乎是逢賭必輸。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