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我是乞丐的「義子」
2021/02/22 15:18:43瀏覽556|回應1|推薦19
我是乞丐的「義子」

一個左腳掛斷碎布條的褲,右腳長破洞洞褲,頭髮散落額頭上,身上穿著許多塊補丁破衫,手捧著半塊破碗,來我們大厝說吉利好話,乞食。有人會給他一塊小年糕,他就彎下身猛點頭,說感謝的話。
媽拉我,到他面前,說「跪下,」媽手壓我肩膀,跪了,「叫依家!」(福州話:爸爸)。
「依家?」我歪頭向上,我眼神裡意思:他是老乞丐啊!爸不是在台灣嗎?
「磕頭!」媽說著,不理我,手壓低我的頭,磕頭,再磕頭,三磕頭。
乞丐爸我扶起來,告訴我:「你會跟我一樣苦命人...」。
媽媽喜滋滋給他幾片銅幣,謝謝他說「吉利話」。
後來有小朋友告訴我:「苦命子才好養,才不會夭亡...!」
我能活九十歲,原來是托乞丐乾爹的褔啊?!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tingjing&aid=156070814

 回應文章

紅袂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2/23 09:16

口圭!原來阿叔有這麼一位好命又好運的乾爹,難怪您現在命好福好又松壽如青。

我小時候若娘親也幫我認這麼一位有福氣的乾爹,可能現在也是吃香喝辣的好光景。

 

或許,我還可以多認幾位這樣的乾爹,這樣不就是福氣享不完、壽比彭祖長了。

哇哈哈哈。

 

元宵節未過,春節還在。特此向阿叔阿嬸拜個晚年

 

恭祝倆老:年年壽年南山高、日日吉祥福氣照!

他說沒有女朋友(ctingjing) 於 2021-02-23 19:25 回覆:

紅袂晚安:
寫得好趣味,羨慕做乞呷子。幾幾歲是娘活下去的指望。
哪年代跌在台北市,兩岸因日本侵華失聯,我16歲才來台,
才知道爹是查捕仔,民國36年大家都窮苦,後半輩子托紅袂
福,才有飯有菜吃,心滿意足,當然三男一女是我安生"海洋浮木"。
抱緊浮木歡度晚年這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