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蔣介石是殺人魔民族救星複合體?蔣介石在台是殺人魔,在中國更是!蔣抗日靠美國、台獨說古寧頭靠根本博
2021/11/26 00:23:18瀏覽1194|回應0|推薦3

蔣介石歷史評價大變:文化部長李永得在中正紀念堂「蔣中正總統與台灣特展」說蔣介石殺人魔與民族救星兼而有之,但蔣在台灣白色恐怖二二八外,在中國據統計殺千萬人、對日勝利是靠美國丟原子彈、古寧頭大捷靠根本博!而所謂的土地改革耕者有其田,除了地主不爽佃農也不滿,還有蔣介石政權在台灣施行的國民教育不過是遂行其大中國思想的殖民教育,若蔣介石沒來台灣,盟軍就會接收台灣了,所謂蔣介石防止台灣被赤化部過是國民黨的洗腦教育…。

凡此種種,蔣介石是百分之百的大惡人,民進黨文化部長李永得還在中正紀念堂搞「蔣中正總統與台灣特展」,根本愧對轉型正義,是台灣與中國歷史的悲哀。

以現在流行的台灣史觀與台獨常提的主張,蔣介石在台灣是萬惡不赦的殺人魔。根據中國十四億人的史觀,蔣介石在中國是萬惡的魔頭,例如當年蔣宋孔陳貪汙腐敗,雖然表面上蔣介石與國民黨領導抗日,正面軍是國民黨軍,但真正打硬仗的卻是共產黨,所謂的飛虎隊共產黨根本不太紀念,只有國民黨喜歡談。

對台灣人來說,蔣介石在太平洋戰爭期間就是敵人,廣大台灣人要志願從軍跟著日本屠殺亞洲,現在民進黨對台灣人的教育也把中國抗日戰爭當成外國史在教育,就像許陳品在【台灣教科書之亂】抗戰史縮水 檢討「盟軍空襲的戰爭責任」指出,泰宇版教科書完全省略九一八事變、一二八事變、滿洲國成立、「華北自治運動」、汪精衛政權、731部隊與「細菌戰」、台兒莊大捷、武漢會戰、崑崙關戰役、徵緬遠征軍,只談1937年盧溝橋事件,「西安事變」放在後面章節《東亞共產政權的發展與影響》才講,至於共軍對日作戰部分,當然不可能提。

很多人對這種課綱極度不滿,但台灣人本來就把中國當「敵國」,在太平洋戰爭期間台灣人本來也就是跟隨日本侵略中國的共犯!蔣介石蔣經國被時任總統的李登輝當成「外來政權」,陳水扁也在總統任內說「台灣就是台灣,到底中華民國是啥米碗糕?」,蔡英文曾說中華民國是流亡政府,蔡英文更於總統任內因鄭弘儀請求在「當年日台戰士皆為同袍,生死與共,榮辱同擔」的台灣之塔上署名,換句話說:

現在台灣教科書沒有弘揚大東亞共榮圈的「正當性」,已經是台灣人及台獨千忍萬忍的結果了!

現在台灣人史觀就是把當年中華民國當成死敵,要強調盟軍轟炸台灣卻不教育台灣是日本轟炸屠殺中國的基地,不談日本把臺灣當成殘害虐待盟軍戰俘的戰俘營,又不談盟軍戰俘在臺灣死亡率最高,更不談令人聞之喪膽殘暴至及的福爾摩沙守衛,這種種就是完全美化臺灣人「日台戰士皆為同袍」的大東亞戰爭!

這樣的歷史觀,就是回復到日本殖民時期,臺灣人視中國人為死敵的過去。

蔣介石到了台灣之後,雖然他與國民黨自認是中國「正統」,但卻無視中國人早已厭棄這個腐敗到極點的政權,還以為只要蔣介石登高一呼反攻大陸,全中國人都會「撥亂反正」,但事實是到蔣介石死之前與之後,蔣的妄想終未成真。

另一方面,文化部長李永得竟說蔣介石是殺人魔民族救星兼而有之,台灣人與十幾億中國人認為蔣介石是殺人魔是一回事,誰會認為蔣介石是「民族救星」?

就老一輩的台灣人來說,李登輝說他二十二歲以前是日本人鄭弘儀幾年前說他父親當過日本兵,抗日部隊是與他父親為敵,政府要紀念抗戰勝利,「你覺得我爸爸心情怎樣?」!還有當時台灣人要跟著日本人「總玉碎」去與中國人戰鬥至死方休,蔣介石當然不可能是日本殖民時期台灣人的「民族救星」!

之後,台獨主張蔣介石是受了麥克阿瑟盟軍一號令非法竊佔台灣,民進黨如徐佳青又認為蔣介石時代的金門戰役古寧頭大捷是國民黨跟共產黨的戰鬥,所謂「反共保台」根本是蔣介石把台灣「拖下水」,後來因為韓戰與冷戰格局,美國人絕不會放棄台灣。

蔣介石當然不可能是1949年後台灣人的「民族救星」!

即使是蔣介石的「反共」,曾自命東廠的促轉會也大舉平反共諜、共產黨,被中國共產黨列為烈士的吳石是「不當審判」!立法院更以「立法撤銷判決」的方式,讓不法判決不再存在,包括曾加入中共,並武裝反抗中華民國政府的農民領袖簡吉等人。台灣促轉會2018年10月第一波撤銷有罪判決者中,至少有208人名列北京西山烈士牆;12月第二波撤銷者中,至少有201人名列牆上。合計前兩波台灣官方撤銷有罪判決者,有409人是中共列名在冊的共諜。

圖片說明:吳石判決書,引自促轉會。

這也就是說,即使是現在反共的台灣人,轉型正義也不能認同蔣介石,蔣介石絕不可能是台灣人的「民族救星」!

若說到中國大陸,現在十幾億中國人根本不認為是蔣介石領導抗日,是張學良楊虎城用西安事變打醒了愚昧的蔣介石,2020年9月3日,習近平在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5周年座談會上的講話說「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是中國共產黨發揮中流砥柱作用的偉大勝利。中國共產黨自成立之日起就把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作為自己的歷史使命,捍衛民族獨立最堅定,維護民族利益最堅決,反抗外來侵略最勇敢。在抗日戰爭時期,在民族危亡的歷史關頭,中國共產黨以卓越的政治領導力和正確的戰略策略,指引了中國抗戰的前進方向,堅定不移推動全民族堅持抗戰、團結、進步,反對妥協、分裂、倒退。中國共產黨高舉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旗幟,堅決維護、鞏固、發展統一戰線,堅持獨立自主、團結抗戰,維護了團結抗戰大局。中國共產黨人勇敢戰斗在抗日戰爭最前線,支撐起中華民族救亡圖存的希望,成為全民族抗戰的中流砥柱!」

據此,十四億中國人根本就認為共產黨才是「民族救星」,蔣介石才不是!



This century’s bloodiest dictators

在中國對日抗戰陣亡的將士中,習近平首先提到的是共產黨員楊靖宇,國民黨的國民政府佟麟閣將軍排到第五位之後,在十幾億中國人心中,抗戰主力就是共產黨,蔣介石不是!

或許有一些老派受過蔣介石殖民教育食古不化的人,就像文化部長李永得才會說蔣介石的評價包含「民族救星」,但現在台灣的教科書不但強調盟軍轟炸台灣,也強調「花園口決堤」是傷害人民的作為,許陳品說:

“翰林版稱:「國軍為防止日軍南下武漢,在河南花園口將黃河決提,以造成氾濫區,阻敵前進,人民因此受災」。龍騰版說:「國民政府為阻止日軍沿黃河西進而自行炸燬堤防,史稱『花園口決堤』,不僅造成黃河下游近百萬人死於決提後的洪水氾濫,也引發數百萬人的逃亡潮」。泰宇版則是用單獨段落、百餘字,對此着墨最多:「戰爭所造成的傷害不一定由侵略國造成,有時抵抗國為追求最後的勝利,往往會採取一些戰略手段以達目的。當時中國為阻滯日軍從北方南下武漢地區,在民國27年(1938年)6月下令炸燬黃河花園口堤防,因堤防決口造成近90萬人民的死亡,同時也造成人民經濟財產的龐大損失」。”

現在與未來台灣人從小受到這類教育後,根本不會認為蔣介石是中國人的「民族救星」,受共產黨教育的中國人更不會!

文化部長李永得的前任鄭麗君說蔣介石就像希特勒「歐洲會對希特勒歌功頌德嗎」,李永得說蔣介石評價竟還包含「民族救星」?是世代差異還是被蔣介石殖民教育洗腦太嚴重?

在可見的將來,所有新一代受教育的人都不會認為蔣介石是任何民族的「民族救星」,我11年前就說「蔣介石的歷史地位還沒到谷底呢」,現在台灣人自己的教育都批評蔣介石在中日戰爭的作為、還有共產黨對蔣介石的否定,蔣介石的歷史評價在未來必然會直達十八層地獄。

那,文化部長李永得說蔣介石「民族救星」,是要洗腦誰啊?

最後補充一點,蔡英文因為台灣遠東集團違反環保、勞動法令就痛罵共產黨「北京當局的做法只會讓兩岸越走越遠」,台商企業在中國破壞環保壓迫勞工就被台灣人認為會「讓兩岸越走越遠」,可見兩岸價值觀天差地別!

何況,民進黨完全執政以來讓台灣教育完全扭轉過去國民黨時代的「抗日史觀」,中國人那邊是抗日史觀,台灣人這邊由蔡英文領銜署名「當年日台戰士皆為同袍,生死與共,榮辱同擔」的台灣之塔碑文,兩岸本來就沒有「越走越遠」的問題,而是自古以來就是死敵啊!

Blackjack 2021/11/25

蔣中正特展 治台功過史料並陳

2021-11-23 02:44 聯合報 / 記者陳宛茜/台北報導

文化部長李永得(右)昨在策展人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董事長薛化元(左)導覽下,參觀「蔣中正總統與台灣特展」。記者胡經周/攝影

「蔣中正總統與台灣特展」昨於中正紀念堂舉行開幕典禮。文化部長李永得說,此展籌備近九個月,是轉型正義中重要部分,也是首次在中正紀念堂多元展現蔣中正治理台灣期間的功與過,期待觀眾透過審視史料重新思考蔣的定位。該展既展出蔣中正批示「槍決」的文件複本,也展出推動三七五減租等建設台灣的史料。

策展人薛化元說,希望透過檔案史料讓民眾理解當時的歷史時空。如蔣中正在制憲大會提出不應一黨獨大,但對二二八事件對人權的侵犯卻沒做出懲處。他說,這是大家共同經歷的歷史,可以多元理解卻必須尊重,「不要把個人的記憶變成全民的記憶,這是獨裁國家才會發生的事。」

國史館館長陳儀深說,該展是一個開始,讓偏藍和偏綠學者一起坐下討論。他認為,蔣中正侵犯人權有應該承擔的罪責,但對反共和保台有功。促轉會代理主委葉虹靈說,促轉會透過與司法院的合作,進行蔣中正當年介入大法官會議等調查研究,希望在這些研究的基礎上,推動社會討論與中正紀念堂轉型。

根據促轉會統計,在台灣轉型正義資料庫中有終審判決資料的八三一七筆案件中,因蔣中正核定介入判決改判死刑者達二五九人。展中展出徐會之的槍決判決文件複本,黃埔將軍出身的徐會之,一九五○年以「預備顛覆政府」論罪,原被判處徒刑五年,但蔣中正批示「應即槍決可也」。

根據胡適的日記,胡適在一九五三年與蔣中正會面時,當面向蔣中正指「憲法只許總統有減刑與特赦之權,絕無加刑之權。而總統屢次加刑,違憲甚明。」

李永得說,台灣五十歲以下的人,對蔣中正可能只有兩個印象:一是民族救星、二是殺人魔,兩者兼而有之。他認為功過無法相抵,但有些事情無法越界,「曾侵犯過普世價值的人,必須接受歷史的制裁與審判」。他以「犯罪嫌疑犯」形容蔣中正在白色恐怖時代介入判決的角色,指出蔣中正雖身為總統,憲法並未給予其判人民死刑的權利,連胡適都曾當面勸諫蔣中正。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