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伊莎貝爾~~嫁給我吧!
2005/09/20 14:36:33瀏覽1038|回應1|推薦5

  好興奮…真是興奮!我全身的血液跟著沸騰起來了!台北的表弟終於到了該結婚的時候了。

 

  想當初第一次見到表弟時,表弟才讀國小,現在卻是一個帥帥的、有氣質的大男生了呢,他說年底好事將近了,唯一的煩惱是女朋友要他跟她求婚!表弟說求婚很難呢,要我幫忙想個求婚的辦法。唉這我就沒輒了,想當初,我也只有「被告知」將要訂婚的消息而已,所以對於怎樣求婚或是被求婚…我也不怎麼有經驗啊。

                                                                         

  在我花樣年華的那個時候,也曾經有不少追求者,那些追求者的花樣百出,說實在的,真的大大的滿足了我被捧在手掌上當成公主的那顆虛榮心。但是說到求婚──那些經驗還真會嚇死人呢! 

 

  我發現那些男孩子都很狠,沒有預告將有的驚喜,然後花前月下的談心時刻,忽然一個戒指或是項鍊就套了上來,當場驚喜就變成了驚嚇;想當然爾,我二話不說馬上就逃之夭夭──我那麼年輕,壓根沒有心理準備啊!

 

  或許我的舉動傷了男孩子們的心,但是他們也嚇著我了嘛!孰不知,婚姻是終身大事,怎可因一時浪漫而做出衝動的決定?

 

  一個可依靠終身的良人出現時,哪怕屆時套在我手上的是個易開罐的拉環,我都願意把它當成一輩子的最愛呀!所以不是不套,是時候未到啦。

 

  話說當年,我先生單槍匹馬的跑到我家跟我的父母提親時,我正在上班,等到我下班的時候,他早已經在公司樓下興匆匆的等著告訴我:「我們要訂婚了!」 

 

  我的一顆心提的老高老高的,彷彿就要從嘴巴跳出來了。我全身僵硬著吐出一句:「我爸媽怎麼說?」 

 

  「妳爸爸當然不肯答應,妳才二十歲呀。妳媽媽還好,只是擔心妳太年輕不懂事,捧不起做媳婦兒的飯碗。妳奶奶倒是對妳爸爸說了:『把她嫁了也好,省的這丫頭一天到晚跟你大眼瞪小眼、臉紅脖子粗的,父女兩個人搞的跟仇人似的,弄的家裡烏煙瘴氣,既然你管不動她,就把她讓給別人管去吧!』然後妳爸悶不吭聲好一會,接著我又說:『請您放心,您把她嫁給我,我保證幫您找回一個乖女兒,又多一個兒子而不是半子!』然後妳爸就答應了!」

 

  晴天霹靂──我有一種被賣出去的感覺。真的!怎麼都沒有人來問我,我心裡到底在想什麼呢?就算我想嫁出去,也不急在這個時候啊。二十歲耶,我的行情正看漲呢!接下來回過魂之後馬上想到:我這算是被求婚了嗎? 

 

  唉…這個看似被求婚的過程背後,我的心裡五味雜陳哪──酸酸的、甜甜的、苦苦的、澀澀的!

 

  怎麼形容呢?那種感覺好像是一個傻丫頭被賣掉了,買賣雙方都已經合議好價錢了,買方對著賣方說:「你放心吧,我們會善待她的。」再來賣方對傻丫頭說:「要乖…要聽話呀!」然後傻丫頭在一旁高興的幫忙數鈔票,心裡還傻不隆冬的高興著:「還好,賣了一個不錯的價錢!」你看:簡直是肥皂劇的劇情呀!我都沒有那種被求婚之後,很浪漫的感覺存在。

 

  在表弟想要求婚的這個時候,我有些期待被補償的心理出現了,於是,我跟表弟說:「咱們做個美美的告示牌,上面寫著求婚的愛之語,然後帥帥的你,穿著迷死人的正式服裝,再拿個擴音器加上心靈喊話,我們在她上班的公司門口等她,下班鐘聲響起,你就高喊:『伊莎貝爾(女主角的名字當然不叫伊莎貝爾)──嫁給我吧!』你看…好浪漫喔!」 

 

  「不好吧?嫂嫂,妳要我在全公司的人面前跟她求婚?包括她的父母?妳知道我以前在她家公司上班嗎?我臉皮很薄,我會不好意思啦。換個別的辦法好不好?」 

 

  「唉唷,就因為你的臉皮薄,這樣更能顯現出你跟她求婚的慎重其事、以及要娶她的決心啊,她一定會很感動很感動的;要一個臉皮薄的人做這種厚臉皮的事情著實有點兒難,其實…蠻丟臉的說!」

  

  「要不──來個熱汽球加上紅布條的超人氣廣告吧?整條街道的人都看的見!很勁爆喔?」我又出了一個嚇人的主意,而且我真的越來越興奮了,我的精神處於亢奮之中! 

 

  「有沒有正常一點的?」表弟似乎有些為難呢。「你的意思是說嫂嫂太瘋狂了?可是我喜歡這樣的求婚方式耶!」我沾沾自喜的說著我的夢。

 

  「那麼我的終身大事就麻煩妳囉?」表弟似乎有了靠山就暫時放鬆了。         就在此時,我方才大夢初醒般的想起:又不是我被求婚,我熱心興奮個什麼勁兒啊?只是啊──人家曾經很想當伊莎貝爾嘛,然後在靜夜星空之下聽到那一句:「伊莎貝爾,嫁給我吧!」 

 

  跟表弟結束談話之後,我回頭看到我家那兩個小鬼,我徹徹底底的醒了:我不是伊莎貝爾。 

 

  唉…套句我兒子常跟我說的話,這時我用來對自己說:「醒醒吧,妳還在做夢喔?」可是另一個我對自己說:「怎樣?不能做夢喔?我這就去睡覺然後做春秋大夢。妳咬我啊?哼!」

 

  下一秒鐘,我已經擁被躺平了,我閉上眼睛,帶著甜甜的笑容,等著夢裡有人呼喚我:伊莎貝爾……。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my5154&aid=66137

 回應文章

左岸的小草莓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真矛盾
2007/03/06 07:59

我可以體會這種「腳踏實地的幸福,但是一點也不浪漫」的感覺。

算了,反正穩定的生活最重要,至於浪漫…可以收進夢裡。對嗎?

〈至少,我一向是這麼安慰自己的。雖然我睡覺很少做夢。〉


你的就是我的,我的還是我的;那至於他……去他的,誰管他是誰的?
有的莓的裡頭有的,通通都是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