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媽媽樹-01
2010/06/13 06:02:55瀏覽921|回應0|推薦15

 

   時晴最喜歡靠著這棵紫檀,放鬆的席地而坐,仰望著被陽光洗禮的樹葉,透亮的好似落在藍色絲綢上的千顆青玉,像極了母親掛在他脖子上的那只玉佩,他認為這是欣賞這棵樹最美麗的角度。 

  時晴十歲的時候失去了爹娘,和小他四歲的妹妹姎姎相依為命,雖然時有鄰居善心接濟,但每遇旱歲,大夥也自顧不暇,他也只得上山挖些地薯同妹妹充飢,自己餓著了也罷,可千萬別苦了小妹啊,他一直記得母親對他的託付,有時,村上的壞孩子還會嘲笑他們是個沒人要的孩子,他都會作勢把他們趕走,把妹妹帶回家後,便隱忍不住,投向大樹的懷抱,在這兒,他總能感覺到有母親的溫暖,好幾次,還忍不住對著它輕喚著母親的名字,他都稱她為“媽媽樹”。 

  大牛哥又趁著大牛嬸外出的時候,偷偷的塞給時晴兩顆大饅頭,「時晴,這饅頭剛蒸好,快和姎姎趁熱吃吧!」「不了,大牛哥,等會兒牛嬸回來你會討打的。」「我媽是刀子口豆腐心,就連她的棍子都是騙人的,打了也不會痛,別擔心,就放心的吃吧!」「謝謝大牛哥!」姐妹倆接過這還冒著煙的饅頭,陶醉在這溫熱的滋味中,大牛哥被這煙燻得眼眶都熱了。 

「你這個死孩子,家裡東西都不夠吃了,還拿給別人,真是敗家子。」牛嬸的大嗓門嚇到了的這三個孩子,她拿著棍子就往大牛哥身上打,然後擰著大牛哥的耳朵拖回家,大牛哥調皮的對時晴眨了眨眼,彷彿是在說「沒事的。」時晴露出了抱歉的表情,便帶著妹妹往媽媽樹走去。 

「我想玩躲貓貓。」姎姎搖著姐姐的手懇求著,「不要啦,我們來跳格子好嗎?」「好吧!」只有媽媽樹知道時晴很害怕玩躲貓貓,因為她恐懼找不到的感覺。時晴拾起一顆石子,在地上畫出了格子,兩個人快樂的跑丫跳丫,突然間,地動天搖,時晴和姎姎嚇壞了,時晴捲曲著身子抱著妹妹瑟縮在媽媽樹下,等到覺得平靜,抬頭一看,才發現好多樹都傾倒了,時晴牽著妹妹的小手跑回村裡,見到父親親手建造的房子,還堅挺的屹立在那兒,心中舒了一口氣,但往周圍望去,只見一堆半倒的房舍,還聽見許多驚恐的哀號聲。 

「你怎麼可以丟下我一個人。」隔壁牛嬸淒厲的叫著。方才溫柔的大牛哥,現在卻滿臉都是鮮血的躺在牛嬸的懷裡,姎姎看著眼前的景象,大哭了起來。 

時晴抱著妹妹,輕輕地拍著她的背:「不要害怕,爸爸、媽媽還有大牛哥都會在天上守護著我們呢!」 

夜裡,時晴翻來覆去無法入眠,幫妹妹蓋好了棉被後,便走到屋外,不自覺得又走到了媽媽樹,時晴紅著眼,問著媽媽樹:「老天爺為什麼要把像是爸爸、媽媽還有大牛哥這麼好的人帶走呢?爸爸、媽媽、大牛哥你們回來好嗎?」媽媽樹“沙沙沙”的響著,似乎在說著「孩子,你要堅強啊!」時晴疲憊的走回家裡,看著睡夢中的妹妹,笑得香甜,也許是媽媽在逗弄她吧,時晴望著窗外,星星月亮依然閃亮。

「日子總要繼續的。」,時晴心想。 

2

 

時晴一如往常的,準備好早餐後,喊著「姎姎,起床囉」,連續叫了好幾聲,小姎姎都沒有回應,時晴跑到床邊,伸手觸碰到姎姎發燙的身子,時晴用力地搖著姎姎,「醒醒啊!姎姎!醒醒啊!醒醒啊!姎姎!」 

「別丟下我!」一股恐懼如電擊竄入了時晴的腦中,時晴深怕妹妹這一睡,跟爸爸媽媽一樣也不起來了。 

「姐姐,我頭好痛。」姎姎虛弱的睜開眼睛。 

「再忍一忍,姐姐去給妳找醫生。」時晴飛也似地衝到村上唯一的醫生~杜爺爺家,「杜爺爺、杜爺爺,救命啊!」時晴上氣不接下氣的喘息著,杜爺爺慈祥地說:「別急,別急,有什麼事情慢慢說,怎麼沒見著姎姎呢?」「姎姎病了,燒得嚴重呢,爺爺,快一點,慢了就來不及了。」,說罷,就拉著杜爺爺提著看診箱往外跑。 

「時晴,爺爺年紀大了跑不動啊~」杜爺爺喘噓噓地說著。時晴這才放慢了腳步,但他的心就像熱鍋上的螞蟻,杜爺爺家在村頭,時晴家在村尾,對杜爺爺來說是有些距離的,倆人狼狽地回到了時晴家,杜爺爺仔細地觀察姎姎的氣色,時晴細心地捲起妹妹的衣袖,杜爺爺定了定神便開始把脈,時晴盯著杜爺爺的表情,直到爺爺臉上的線條軟化了,他才放鬆。 

「只是受了風寒,服幾帖葛根湯就可以痊癒了,這兒有點錢快拿去抓藥。」「瞧你們兩個瘦得活像隻小猴子,順便買些東西補補身子吧。」杜爺爺心疼的說。 

「杜爺爺,真不知該怎麼報答您老人家。」時晴手中握著爺爺給的紙鈔,兩顆斗大的淚水就這麼掉了出來,「好了,別說了,快去抓藥吧!」杜爺爺催促著。

        杜爺爺看著時晴的背影,心裡有了盤算。 

  三十年前,杜傳賢突然出現在這小村莊,沒有人知道他打哪來,那時,村裡正逢大刼難,許多孩子身上長出痘瘡,杜傳賢要求將染病的孩子隔離治療,並教村民採結金銀花等藥草煎茶來喝,在杜傳賢沒日沒夜的照料下,疫情總算平復了,村民無不感謝老天爺賜給他們這樣的一位活菩薩,杜傳賢擦拭額頭上的汗水,露出滿足的笑容,他做了一個決定,就是在這兒定居。但是杜傳賢打哪來?以前做什麼的?終究是個謎!  

  時晴很快的就回來了,匆匆忙忙趕去煎藥,杜爺爺告訴時晴,煎藥也是有學問的,「葛根湯是由葛根、麻黃、大棗、桂枝、白勺、炙甘草、生薑等七味組成,煎葛根湯的時候要用一斗水先煮麻黃、葛根,水開減二升,把白沫撈掉,再把其餘的藥材放進去,煮到剩下三升的時候就可以倒出來了。」杜爺爺一邊示範,一邊教著時晴,時晴問爺爺:「為什麼不直接丟下去比較快呢?」爺爺瞇著眼對時晴說:「煎藥要根據藥材的質地、性味、作用來做不同的處理,如此才能將藥的功效達到最大啊!」時晴似懂非懂的,但還是認真的記下來,又複誦一次給爺爺聽,然後便端著湯藥,來到姎姎床前,看著姎姎慢慢地喝完。 

  過了一會兒,杜爺爺見著姎姎微微的發了些汗,便對時晴說:「己經沒事了,只要照那煎藥的方式再服兩帖,就可以痊癒了。」時晴望著爺爺,眼裡滿是感激,這時,杜爺爺又說:「時晴啊,爺爺一個人住,挺寂寞的,帶姎姎跟著爺爺一起住,彼此有個照應,你說好嗎?」時晴又驚又喜的看著爺爺,眼前出現了一道曙光。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lmondtree&aid=41238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