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Mary Ellen Mark(瑪麗·艾倫·馬克)
2021/07/16 00:56:11瀏覽234|回應1|推薦9

瑪麗·艾倫·馬克(MARY ELLEN MARK)美國女攝影師。被稱為紀實攝影家、社會紀實攝影家、人像紀實攝影家,甚至心理紀實攝影家。 她在印度拍攝過妓女和馬戲團,在俄州拍攝過精神病患者,在西雅圖拍攝過離家出走的青少年,在加州的北好萊塢拍攝過住在汽車裡的流離失所的人們。

她被認為是當今國際攝影界最令人尊重和最具影響力的攝影家之一。 她拍攝的有關世界多元化的照片已成為紀實攝影的里程碑。 其拍攝的為世人熟知的特裡薩修女、印度馬戲團、孟買妓院的照片,就是其在印度工作多年的結晶。

拍攝選題多樣的紀實攝影大師瑪麗·艾倫·馬克(Mary Ellen Mark)女士於2015年5月在紐約曼哈頓去世,享年75歲。

在其將近30年的攝影生涯中,她四處遊歷進行攝影創作,出版了大量攝影集,舉辦攝影展。 其攝影故事和人像作品在許多雜誌刊登發表,包括《生活》《紐約時報》、《紐約人》、《滾石》、美國版《時尚》、《倫敦星期日時報》等。

美國女攝影家瑪麗·艾倫·馬克(1941- 2015)是瑪格南圖片社的重要成員之一,1964年畢業於賓夕法尼亞大學的通訊系統學校的攝影新聞專業。 大學畢業后,她曾旅行到墨西哥土耳其等國家,意在開闊眼界,鍛煉自己,同時尋找成功的機會。 回到美國後,馬克移居紐約,繼續為以前的校友雜誌和一些不出名的雜誌拍照。 一次,當她在為校友雜誌拍照時偶然遇上了後來《觀察》雜誌編輯派特·卡拜恩,後者使她的作品很快出現在著名的《觀察》雜誌上。
然而,馬克的成功卻是艱難的,尤其是在一次拍攝了海洛因吸毒者的專題后,她對生活在邊緣上的小人物益發產生了巨大的同情心,從而在1966年起成為一位自由投稿攝影師,走上了一條數十年不變的社會紀實攝影的旅途。 憑著對社會底層的關心和洞察力,35歲的馬克在1976年來到了俄勒岡州的精神病院,在其中唯一的女性禁閉室里"禁閉"了36天。 儘管這個病室的女性患者是被認為對她們自己以及其他人具有危險性的,但馬克全然不顧,終於以被評為年度最佳攝影集的《81號病房》中的87張黑白照片,向社會展現了這些靈魂崩潰者的真實世界。
接著,在前後歷時十年之後,她終於在印度孟買的福克蘭路的"紅燈街"中完成了又一本影集《福克蘭路》,以那些被侮辱與被損害的下等妓女和變性人為知心朋友,通過鏡頭將人性的悲哀作了最透徹的揭露。 1983年,馬克再以一組驚人之作――揭露西雅圖和華盛頓淪落街頭陰暗角落的青少年的生活報導成為美國每年大約100萬流浪青少年的縮影,贏得了年度攝影大獎。 用她自己的話來說:「我的作品最關鍵的就是進入,其中沒有什麼秘密。 我只是向人們解釋我在幹什麼,然後讓他們自己決定是否讓我進入。 "今天,這位著名的美國女攝影家以其不可思議的膽略和勇氣將紀實攝影推上了一個令人目眩的高峰。 人們在津津樂道她的成功之作《81號病房》,《福克蘭路》以後,又為她在1991年推出的影集《瑪麗·艾倫·馬克:25年》中對人類的同情心所感動。 影集中不管是拍攝蘇丹拖著鼻涕的流浪兒童,在倫敦由政府救濟的海洛因吸食者,還是印度馬戲團演員,她從不像一些差勁的攝影師那樣濫用那些主題中的怪誕的自然狀態,而是將這些主題恐怖的外表推向深的層次。 她說這些人生活在邊緣上,她想接觸他們的愛和情,她希望照片能說出生活在不幸中的人們的某些東西。 馬克說:「攝影完完全全地打開了我的人生,因為我能夠幸運地看到其他的文化和生活方式---看到世界上不同地方的人們如何生活,富人,窮人,好人,壞人。 ”
她在最近出版的一本畫冊中這樣說:"回顧我的美國攝影作品,這是一次漫長而神聖的旅程---這是一次跨世紀的旅程,讓我進入了無數人們的生活空間。 從極端的貧窮到非常的富有,我作為一個目擊者使這個國家顯得如此特別。 我拍攝了嬰兒美麗的慶典以及單身者的生活,從雙胞胎的聚會到三K黨的集會。 我所跨越的歷程既有精彩的人物也有令人驚恐的人群。 有一件事情是確切無疑的,這就是永遠處於難以置信的冒險之中。 你可以在這個國家裡找到一切,任何在發展中的事情,任何可能發生的事情。 我穿越美國的旅途,使我作為一個攝影家的目光變得更為清晰。 "然而,在她的人生旅途中,所承受的精神壓力,也是不言而喻的,她看到的是更多的不幸和苦難,鏡頭中觸目驚心的是邊緣人的生活狀態,而不是大牌明星。 也許世界就是這樣。

Mark形容自己是屬於街頭的攝影師,她十分喜歡旅行,尤其對印度情有獨鍾。1969年,她首次踏足印度時,已被當地的獨特文化深深吸引,不論是衣著打扮、宗教文化還是馬戲團,均令她感到有種文化衝擊(culture shock)。

當時她在孟買紅燈區Falkland Road眼見妓女的悲慘生活,那種不幸與苦難令她萌生拍攝念頭,然而當她嘗試拍攝照片時,卻遭受當地人的謾罵甚至攻擊,令她無從下手。回到美國後,她一直念茲在茲,終於在1978年重返印度,這次她決定全力以赴,即使同樣在Falkland Road受到凌辱,她仍堅持每日前往,久而久之,有些妓女開始對她的堅持感到驚訝,當初的排斥也慢慢變為接受。

身為女性,Mark更容易進入她們的世界拍攝,在三個月的相處中,妓女們不僅允許她進入房間拍攝,後來習慣她的鏡頭存在,連化妝、裸體甚至與嫖客做愛的過程也被一一記錄下來。這些照片充滿震撼,從中可見妓女們身處的惡劣環境,也捕捉她們的孤獨與無奈。1981年,她將照片輯錄成《Falkland Road》《弗克蘭德路》,揭露出這群生活在社會邊緣的妓女的悲哀。雖然這本書面世至今四十年,也引起國際關注,但當地女性一旦無法脫離貧困,像Falkland Road這樣的紅燈區依然會存在,而這在全世界只是冰山一角。

對Mark而言,攝影是持之以恆的關注,她喜歡重返熟悉的地方拍攝,這樣不僅能更易地與被攝者打開隔膜,自己也覺得更舒服,令拍攝過程更順利。之後她多次回到印度,先用三個月時間拍攝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德蘭修女,之後在1990年以半年時間拍攝十八個馬戲團,在攝影集《Indian Circus》中,她不僅進入馬戲團的帳篷後台,拍攝正在熟睡的小女孩們;她還特別拍攝人與動物的關係,那幅大象捲著男子頸部的相片,更成為她的標誌性作品之一。

Mark對社會邊緣人格外有興趣,希望透過鏡頭令更多人知道他們的存在,她曾在俄勒岡州拍攝精神病患者(《Ward 81》)、在加州拍攝流離失所的家庭,更廣為人知的,是1983年在西雅圖拍攝青少年的《Streetwise》。當時她為《Life》雜誌拍攝離家出走的街頭青少年,認識一位十四歲的女孩Erin Blackwell(暱稱Tiny),當時的Tiny已是一名妓女。

Mark拜訪她的家,說服Tiny及家人,從而展開逾三十年的拍攝計劃。Tiny十六歲已懷孕,後來共生育十個孩子,Mark多年來一直跟隨拍攝她的生活,以黑白影像真誠地記錄她的堅強與低落。她的丈夫Martin Bell將Tiny的故事拍攝成紀錄片《Streetwise》,獲得1985年奧斯卡提名,後來在2016年將多年拍攝的片段輯錄成另一套紀錄片《Tiny: Streetwise Revisited》。

Mary Ellen Mark的照片真實而直接,透過持續關注的影像,訴說一個個觸動人心的故事,她的毅力及拍攝手法,同樣值得後來者景仰。

SCôP攝影對話|傑出女性攝影大師:瑪麗·艾倫·馬克_湃客_澎湃新聞-The Paper

Mary Ellen Mark《81號病房》 – FOTOMEN


( 興趣嗜好攝影寫真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iger22&aid=165335179

 回應文章

茉子伊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7/18 16:48

剛剛po了幾張照片,正愁不知道要配上什麼文字

剛好看到你這篇文章,所以跟你借一句話用用嘿~得意

Tiger22(Tiger22) 於 2021-07-18 23:40 回覆:

沒問題的,妳想借整篇也沒有關係

況且,我這文章也是在網路上借來分享的...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