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兩名女大學生與密宗活佛雙修後被殺害並遭肢解
2016/01/03 19:04:11瀏覽2368|回應0|推薦15
兩名女大學生與密宗活佛雙修後被殺害並遭肢解 

作者:雪山 



2009年我在藏區某大寺院閉關修行時,此寺院發生了一件駭人聽聞的事件。有一位拾破爛的藏族人,在一位活佛院子的垃圾堆裡發現了兩具被肢解的女屍。 

  經查 證,被肢解的死者是漢族的兩位女眾,兩個女眾都還是剛剛畢業的大學生,同時發現該院子住的活佛已逃走數日。此事件當時轟動一時,此後卻不了了之。 

  據調查, 兩位死者生前曾與此活佛有兩性關係,由於發生矛盾引起被殺的事件。目前,在赴藏區學佛求法的漢僧或居士中普遍存在著一種錯誤的觀念,盲目崇拜一些所謂的 “活佛”,一看這些所謂的活佛有些神通,便趨之若鶩,盲目拜為上師,把所有的一切包括身體都奉獻給上師,她們以為這些人是活著的佛。其實活佛這個詞是我們對藏語“仁波切”的一種誤解。有些活佛雖然有神通,但本質是妖魔鬼怪。 

再者藏區對仁波切的轉世認證制度十分混亂,沒有一定的標準。這些所謂的仁波切,利用漢族人對他們的崇拜,到處招搖撞騙,騙財騙色,導致上述悲劇的發生。赴藏修行求法的漢僧和居士一定要接受此悲劇的教訓,切莫盲目崇拜,一失足成千古恨。 



案例二:邪師的詛咒 



我在亞青寺修行時,有一位漢僧女眾得罪了一位活佛,遭到了活佛的詛咒,心臟疼痛難忍,晚上睡不著覺。我為了幫助她,給她加持,念咒回向她。她的心臟不疼了,但我的心臟卻疼了一個多月。 



我有幾位溫州的皈依弟子,說她們的附近有一座小寺廟住著一位學密宗的比丘尼,有些神通。這幾位居士也常到小寺廟燒香去看望這位比丘尼。但是奇怪的是,居士們如果不定期去這個小寺院燒香就會感到渾身難受,如果去了這個寺廟,身體就不會出現這種難受的現象。所以,她們不由自主的就要定期去小寺廟燒香看望這位比丘尼。她們問我這種奇怪的現像是什麼原因?我們一查,才發現這位比丘尼的本體不是正派的,是一邪師。她用邪咒來迷惑眾生,拉攏弟子。我們學佛的人一定要認清邪正,千萬不要上當受騙,最後成為魔的弟子。 



案例三:皈依密宗邪師小心入魔道 



2009年,天台的皈依弟子徐居士打來電話,說她摔了一跤,胳膊也摔腫了,渾身疼痛,晚上睡不著覺,請我加持她早日痊愈。我問她是因為什麼原因摔倒?她說 天台另外一位居士也是我的皈依弟子,請來青海的一位活佛住在家裡,讓徐居士前去她家皈依這位活佛,徐居士起先不想去,後來盛情難卻就去了,皈依後下樓梯 時,從樓梯上滾了下來。幾個月後我回到天台,一位居士找到我說他自從皈依了這位活佛以後,接連兩次開車把兩個學生撞成重傷,住進醫院。我查了一下,以上發 生的這些事與活佛有關。我看了這位活佛的照片,這位活佛功力很大,但滿臉殺氣,本質是入了魔的修行人。我對居士們說,這位活佛不是正派的活佛,勸居士們把 活佛的相片和皈依證拿出來統一燒毀。一部分居士執迷不悟,認為我是嫉妒那位活佛,為了名聞利養拉攏弟子。我從來不主動給任何居士打電話,更不會問居士要一 分錢、任何物。華頂寺的主持我都不要了,還圖什麼?我的皈依弟子成千上萬,也不在乎你們這幾個人,我都是為你們著想,不忍心看到你們受到傷害。 

他們又說這位活佛講《心經》,講得很好。我對她們說:“邪人用法,法也邪。你們沒有識別正與邪的能力,但是我能識別。學佛人不打妄語,我都是實話實說,你們不聽我的勸告,我也沒辦法,你們死後就會成為魔的眷屬,到那時後悔也來不及了。” 



案例四:密宗上師乃狐狸精附體 



我在閉關修行時,浙江溫嶺的幾名皈依弟子來電話說有一位三十多歲,東北的師父,以前在甘孜五明佛學院住過兩個月,自稱上師,要給她們貫頂傳法,我一聽就懵 了。現在漢地有些師父到藏區呆了幾個月或者一兩年,就回到漢地自稱上師,給人灌頂傳法,這種行為是不如法的行為,以盲導盲的行為,最後都是為了達到騙取錢 財的目的。居士們又對我說,這位師父有些神通。我們一查,這位師父身上有兩個狐狸精附體,這些神通並不是這位師父修出來的,而是依靠狐狸精的神通,是鬼通 妖通。後來我勸這幾位居士要遠離這位師父,不要上當受騙、受其危害。 



案例五:密宗邪人用法,法也邪 



一切皆是佛法,就看我們怎麼使用,用於利益眾生的就是正法,用於損害眾生的就是邪法。所以,邪人用法,法也邪。有些出家目的不純的僧人,為了名聞利養,用一些法來迷惑拉攏信眾,詛咒這些信眾。我有一個皈依弟子認識某寺院的一位師父,此師父問這位居士要錢要物,這位居士沒有滿足他的要求,他就惱羞成怒,詛咒這位居士。這位居士身體難受長達四年之久,痛苦不堪,後來在我的解救下,身體才恢復了正常。 



案例五:較量 



我在華頂寺的第二年,有一位五台山的師父領著一位西藏黃教的格西(kc按:喇嘛教自己搞出來的博士學位),來到華頂寺。見華頂寺環境清靜優雅,說要在華頂寺常住。我 把那位藏僧格西領到辦公室,由於華頂寺常年有霧,我辦公室的日光燈白天都開著。這位格西走進我的辦公室時,日光燈上面的穩壓器突然冒出了濃煙,日光燈熄滅 了,我當時並沒有在意,然後我給他們安排了住處。我晚上在房間床上禪坐時,我對面的投射燈突然爆裂,燈泡的玻璃碎片濺到我的床上,被子床單燒了許多小黑 洞。第二天早晨,他們就匆忙的離開了寺院。 



案例六:披著活佛大師外衣的魔 



我在藏區修行時,認識兩位蘇州的女居士,她們慕名拜一位有神通的所謂的活佛為上師。後來過了一段時間,她們覺得這位上師的行為舉止不正,於是又拜了另外一 名好的上師。這位所謂的活佛知道了她們拜了其他活佛為上師,就大發雷霆,用法咒她們。沒多久,其中有一位女居士的丈夫就被汽車撞死了,另外一位女居士的家 裡連連出事,她店裡員工每年都死一個。正應了魔王波旬曾對釋迦牟尼說過的話,在末法時期,魔王要派他的眷屬穿上佛教的僧衣,敗壞佛法。猶如獅子身上蟲,自 食獅子肉。 

文章來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c4f6410102dymg.html
( 時事評論公共議題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EELEE123&aid=418048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