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與台灣-老K(TaiwanK)論史觀(四):今生的驕傲
2018/12/11 15:25:03瀏覽198|回應0|推薦0

承上:與台灣老K(TaiwanKKK)論史觀(三):令他刪文的關鍵對話

與台灣老K之辯已是幾年前的事了。當事情剛發生時,我一開始的反應是驚愕,不敢相信對方都一把年紀了竟然還賭輸翻桌、連刪文滅跡這種沒品的事兒都做得出來;接下來是憤怒,因為我在自己格內轉載還未完,就得被逼即時應變、檢查存檔、保全證據等等;等到一切處理完畢塵埃落定,這才慢慢理清思緒,開始了進一步觀察與分析。

我文中原以聯網的「引用文章」格式附上了台灣老K的原文鏈接,而聯網的設計是對方原文上方也會以「引用文章」清單方式同時出現我文章的鏈接,這就給了後面看他那篇文章的讀者一個機會點到我這篇文章來,因而瞭解整個他賭輸翻桌的不光彩過程。可想見他無法容忍,所以過了一陣子,他終於摸索出方法來把我文章的鏈接從他格中刪去。

再接下來,有些我這裡的讀者因讀到了這一系列轉載而過去他格子一探究竟,有些還留下了到訪記錄如推薦等。雖然據我觀察,好像也沒人對他特別說什麼,但他不久後就不只一次地把暱稱從「台灣老K」改為「台灣K」、「台灣KKK」等。

可能因為我的轉載文標題除了暱稱還把他的網名也附上,後來我偶然間發現,這位老兄在刪文半年後,乾脆把原來以“TaiwanKKK"登記的部落格關了,用網名“TaiwanK"開了新格,再把原格內所有文章都搬過去,包括我在《與台灣老K(TaiwanK)論史觀(一):經濟因素 vs. 意識形態(2013-03-05)》文中一開始就引用、也就是我們之後一系列論戰戰場的他的原文《也談國共內戰》。而他現在的暱稱叫「台灣-老K」——嗯,原名中間加個小連字號就覺得別人查不到認不出了,的確駝鳥得很。

何苦來哉?在整個過程中,每到一條岔路口,他原本都可以有一個更高尚有品的選擇:開始討論時,我便已明說並不完全同意他的觀點。他可以維持風度和我交流,最後彼此求同存異;甚至若實在沒興趣交流,也可選擇不回應,則我自然也就算了。然而他選擇回應,卻愈回應愈口不擇言姿態愈高(真不知哪來這麼虚胖的自信),然後居然膽肥到主動在一位讀過多本原文教會史的對手面前,以極其無禮的態度賣弄自己有限、甚至是大謬的教會史知識,再沒來由地凌辱對方一頓,那麼最終被我指出他錯誤反擊回去,也只能怪他自作孽,還真不能說我欺侮了他。

就在我最後一一列出他先前所犯的錯誤——那麼明顯、那麼涇渭分明、那麼沒有騰挪狡辯空間的錯誤——後,他依然有好幾個選擇:最高尚的選擇當然是認錯道歉、再記取這次教訓以後更加謹慎;拉不下這個臉但又至少有點品的人會留下對話歷史就此閉口不言(我在網上所遇辯輸我的對手中此種反應最為多),那麼我也會放對方一馬不再追打;當然有時也會遇到那種即使沒理也要硬拗、寧可東拉西扯把水攪渾也絕不認錯的人,這時就換我落跑啦——頭腦不清的旁觀者甚或對手自己都以為我這是輸了也沒關係,再耗下去也不會有什麼建設性結果時就別浪費生命了……可是無論如何,刪文滅跡再假裝這件事沒發生過都是最下流最沒品的處理方式。

然後呢?刪文滅跡再假裝這件事沒發生過,就真的一了百了了嗎?一個謊言,得用更多的謊言來掩蓋。所以他後來得先是想方設法抹去我引用他文章的鏈接、再來還是不放心到必須放棄原有的部落格改名另開新格……唉!真是何苦來哉?不願意選擇高尚卻自甘下流,到頭來就得把生命浪費在這種既瑣碎無聊又對自己長進沒有任何助益的事兒上。

那麼我又為什麼還要再寫此續篇呢?如果只為了台灣老K個人在幾年前的賭輸翻桌行為,那就小題大作了。之所以再寫這一篇,是在看到台灣老K賭輸翻桌後種種進一步的掩人耳目行為後,莞爾之餘不禁感嘆,想起自己無論在網上或現實生活中,都常常遇到這種本想誠懇交流,卻在過程中失望地發現,對方把自己的虚榮面子看得遠遠比對知識真理的追求更為重要的情況。因為虚榮,所以不懂要裝懂;因為不能沒有面子,所以明知有錯也還要硬拗,絕不認錯道歉……

唉!在知識與真理前維持一顆單純的心,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怎麼就這麼難呢?!聞過則喜也許陳義太高,但若不聞過則認則改,怎麼進步成長?

有次在超市購物,挑完菜一回頭發現自己的推車不見了。四處尋找半日,看見一位印度老兄正推著我的車,於是上前去客氣地說:「對不起,你推的車是我的。」這種事其實不算少見,以前我錯推過別人的,別人也錯推過我的,大半時間推錯的那方道個歉,彼此笑笑也就過去了,多大點事兒呢。沒想到這位老兄反應卻強烈無比,激動得漲紅了臉,當場對我發起了飆:「你憑什麼說我推你的車?我好好地在買我的菜,礙著你什麼了?#&*※§……」我靜靜地以看珍稀動物的眼光瞧了他大約十秒,待他飆到一個段落,往推車裡一指:「你的意思是,這些菜你也剛好全都買了?」順著我的手指,他這才第一次低頭看向推車,一看之下,他的臉可又紅了,這次卻不是激動、而是羞愧了。他吶吶地道了聲語音不清的歉,然後立即留下推車倉皇逃離。

遇到別人指出錯誤,第一反應是直接發飆,而不先驗證是否自己真的錯了。寧可花十秒罵對方,也不願花一秒低頭看看推車。那可憐的、死也要維護的面子啊,以及那隠藏在背後的,其實無比脆弱不堪一擊的玻璃小心肝啊……

又一次聽到幾個人激辯著政府某政策到底是這樣還是那樣,甲乙兩方互不相讓,但講的都只是自己的或朋友的個人經驗,而沒有任何客觀的佐證資料,到最後兩方的每句話都重複了好幾遍,了無新意,卻仍然堅持不下。我心想,這又不是什麼雞生蛋蛋生雞那種沒有標準答案的偉大哲學議題,你們個個都有手機,無論誰先暫時停下爭論去網搜一下不就有結論了?但你們卻寧可繼續花時間把已經說過的話一再重複在原地打轉,顯然意氣之爭遠比釐清真相更重要。

就是這樣,不管怎樣一定要贏。因為要贏,所以真相反而可以先擺一邊;因為要贏,所以即使知道自己錯了也要瞎扯硬拗掩飾推諉;因為要贏,所以若不能在議題本身勝過對手,就出別的陰招比如以環境人脈壓迫對手或對對手人身攻擊……聖經上說,世界的三種試探是「肉體的情慾、眼目的情慾,並今生的驕傲」,其中「今生的驕傲」排在最後,最大也最難克服。果然。

每次遇到交流對象選擇今生的驕傲過於事實真理時,總難免又急又氣又感慨。前方還有更多的知識、更大的格局、更美的境界等待我們一起去探尋,你卻在這裡為了你那既無聊又可憐的面子自尊跟我糾纏不清,不但自己原地打轉拒絕成長還連帶絆住了我前進的腳步,是可忍孰不可忍,鼠肚雞腸其器小哉!

在金庸的《笑傲江湖》裡,主角令狐冲一向被師父岳不群嚴格要求,每招每式都要謹守尺寸法度。然而有天機緣巧合,得太師叔風清揚指點「無招勝有招」,這石破天驚的新觀念一下子把他從小到大所學都震個粉碎。金庸對令狐冲此刻的反應有很生動的描寫:

令狐沖一顆心怦怦亂跳,手心發熱,喃喃的道:「根本無招,如何可破?根本無招,如何可破?」陡然之間,眼前出現了一個生平從所未見、連做夢也想不到的新天地。

常常我們必須先承認自己的錯誤或有限,才有可能衝破原有的格局;但若不想付出否定自己虚心受教的代價,就不會有心怦怦亂跳手心發熱看見生平從所未見連做夢也想不到的新天地的經歷。然一路走來,我無奈地發現,無論網上網下,殘酷的現實就是許多人都過不去今生的驕傲這道坎。而當我看見這樣的交流對象時,心裡就明鏡似地知道,他這輩子的格局也就僅限於此了。

至於我,我不會讓自己被他們絆住太久。我將儘快從旁繞開,繼續期待前行的路上能有驚喜,或者久久一次,也能遇上一位在事實真理前有一顆單純初心的伙伴——

因為前方,還有更多的知識、更大的格局、更美的境界,等待我們一起去探尋。


(全文完)



( 知識學習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Impromptu&aid=7416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