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意外,回到舊時露營地,想起高職的一位同學
2020/11/08 02:55:50瀏覽130|回應0|推薦2

鄭智化~~別哭,我最愛的人

今年5月時在LINE上發佈水管裏介紹坪林自行車道的影音就決定要再去坪林騎看看,坪林啥時設自行車道??當初的想法是不想那麼累去程時帶小折搭客運,回程時再順勢從山上滑騎下來輕鬆自在,6、7月時就上網查看南港展覽館與火車站有沒有就近客運上坪林的車,有,的確是找到了,是蛙跳公車。當時看的網頁是三年前的網頁,不知現在還有沒有?第一次行動時就預想從南港搭客運上坪林,也不管現在還有沒有這線客運,直接騎到展覽館時看看沒有這線客運的排表,沒有,再騎到火車站看也沒有,問一下工作人員說這線客運已經沒有在跑了。再想想如果要搭客運上坪林最近的地方應該是新店不然就是臺北車站了,當天就放棄上坪林的想法,因為時間太趕。

約過1個多月吧,8月9日放棄搭客運上坪林的想法,預想早一點出門騎經南深路往石碇再上坪林。一路上蠻順路的沒迷路只是到南深路頂點時在往下騎約100公尺走一條沒有騎過的土庫尖路,以前可能跟阿文騎摩托車時經過但沒啥印象。土庫尖路可往石碇時下坡路比南深路陡很多。接上主幹道後找了家麵店當早餐吃。……應該是碇格路接上北宜公路,路上遇上一位戴著鴨舌帽、鬍鬚鬢角皆灰白、穿著雨鞋年約60幾歲的阿伯也是騎著腳踏車就覺得他很厲害,把照片傳給阿文說『阿伯好厲害』,阿文說我也是阿伯了……唉,這告訴自己要有自覺啊……年輕真好!…很順利的找到自行車道的路口,沿著應該是北勢溪而建的吧,到時已經12點左右,隨意逛逛有經過茶園但不長這一段約3公里吧,還有其它地方看來當天無法去了……隨意找一條叉路騎,騎沒多久是上坡路段繼續往上騎約10幾分鐘發現有點熟悉,左邊有一個往下的叉路,叉路往前沒多久是攔沙壩,只是這壩看起來變得白色中有許多髒污,30年前看起來很白……無意間回到高一下時第一次露營時的舊地。以前有想要找這舊地。但當年去時是騎機車從學校被載過來怎麼進來這個地方已忘記了,覺得離坪林最熱鬧的商店街說遠不遠,說近不近,現在知道該地叫逮魚窟。一天一夜的露營行程回程是座新店客運。

高一下班上轉學轉科了?位同學,也進來了7、8位新同學。新進來的同學年紀約大我們一歲,大一屆或兩屆。這幾位新同學其中的3位很快就是班上的頭頭,康樂股長,沒有他們我想我的高職生活會更顯得沉悶。其中一位姓范看起來就是社會歷練比我們多的老江湖,他也換了幾所學校才轉到我們班上的吧。當時班上多數的同學都算是純樸木納,沒有愛出風頭的。這幾位新同學是來搞笑的!???記得20幾年前吧曾跟自順表弟說我當學生時最大的優點是能夠欣賞各式各樣的人,也因此很早就能理解每個人各有其特別之處,不需要跟人攀比。當學生時我看似遲頓不會變竅,但我對人是有性趣的對各種不同的人其個性、本性善惡我會很在意會去想要知道。令我察覺到本性太惡劣的人我會敬而遠之,不過這樣的人少之又少……當學生時似乎沒有年紀相若的同學朋友對我有很大的影響。

這位同學姓李,好像綽號老狗,聽說是當時教育部某高官的後代,應該是外省人沒聽過他講臺語,瘦瘦高高約175公分高吧,軟細的頭髮、瓜子臉,細長的眼睛配上單眼皮。第一次露營的隔天早上7、8點可能是睡不飽還是整夜沒睡我就躺在北勢溪的河床休息,太陽直射眼睛我就隨意的拿一、兩塊石頭片蓋在眼睛上遮陽。這位姓李的同學就覺得很好笑,四處跟人家講。我倒覺得很稀鬆平常的事他怎麼會覺得好笑。星期一上課還在班導的英文課裏說:XXX拿石頭當眼罩,他也不是對我有惡意只是愛開玩笑,可是我一直覺得不怎麼好笑。他曾經在課堂上跟女班導打小報告,說他看到學校裏的某男教官且還教過我們,在女廁在偷窺女學生……當時女班導的反應說什麼??忘了。還有一次上數學課,看起來60幾快70羅?全的外省老師點名李同學站起來回答問題:李同學居然說:『我知道,我不告訴你』引起全班同學嘡堂大笑。我們這位60幾歲的羅?全老師也很鮮,經常一節數學課有一半的時間不是上數學而是在教我們『做人處事的道理』,他倒像是公民與道德的老師,不僅這位羅老師還有一位教物理姓張的老師也是以親身經歷說他以前也是不愛讀書時常跑撞球間的人,以往跑撞球間的人給人的印象是不良少年,他也是三不五時在教做人處事的道理……當時的學生真的比較好教,全班沒什麼異聲都在聽老師講他的人生經驗做人處事的道理。老人家很和藹可親,有不懂的問題去問他不會顯得不耐煩。???想想三年高職雖讀的不是名聲很好的學校,但絕大多數的老師都蠻盡責的。想想即使現在公立學校的老師其為人師表做表率為標準也未必比我們當時好。

第一次露營全班20幾位參加當時全班近50位同學吧,第二次好像不到20位,露營地也是坪林叫黑龍潭是住下塔悠姓蘇的同學騎名流150載,這一次是被姓朱的同學載,第三次就5、6個人騎摩托車去坪林隨地找個溪谷就紮營過夜,當時參加的除了我就是李同學,還有誰參加已記不得了,一個幾乎除了手電筒的光幾乎完全沒有燈光的夜晚,聽著鄭智化的歌,當時我帶著二哥的鄭智化單身逃亡的錄音帶專輯其封面還蠻配當時的景象。還有一次是從中崙臺汽客運站座客運到金山青年活動中心,現在這兩個地方好像都不在了。去的人不少,最有印象的是整晚都在聽當時的流行歌曲,張信哲、周華健、張雨生、譚詠麟、鍾鎮濤、伍思凱……應該很多就這幾個比較有印象,當時是臺灣仍至整個華人區流行歌曲的最百花齊放、人材輩出的黃金年代,整個華語圈的流行音樂又以臺灣為中心……有幸年輕時生在那個年代。

這位姓李的同學是善良愛笑愛玩的外省紈絝子弟吧,剛畢業沒多久他搞個生日趴,我好像有去西門町KTV給他招待過,錢是他出的。姓范的同學我曾經向他請教直線斜率的算法。覺得他就是有這方面的天才,很容易就學會。范同學應該是外省第二代。

鄭智化~~把情感收藏起來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826be465&aid=152405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