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被消失的新疆——以暴易暴的國家恐怖主義:我在中國見證的日常 -新疆的「再教育營」。(三)
2018/10/28 01:00:04瀏覽579|回應0|推薦43

 

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巡邏的警察。(攝影/AFP PHOTO)

 

「王鬍子」又回來了?

 

流散在全國各地的維吾爾族人無處可去,再加上他們不容易申請到護照出國,最終只可能有一個選擇——回到新疆。以今日的「後見之明」來看,中國政府應該早就規劃好了整盤棋——待他們悉數回家,進行「集中管理」,或者說「一網打盡」。
 

從2002年的中共「十六大」開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書記和「五大山頭」(北京、天津、上海、重慶、廣東)的「一把手」一樣,位列權力最中心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現為25人,其中包括7名政治局常委),屬副國家級領導人。2016年8月,原自治區黨委書記的張春賢退出權力中心,之前主政西藏(圖博)的陳全國,調任新疆。
 

美國喬治城大學教授米華健(James A. Millward)曾撰文指出:「陳全國將檢查站、派出所、裝甲車和不間斷巡邏的網路系統帶到了新疆,這一套是他此前在西藏任職期間完善的,共產黨相信他在那裡使一個難以駕馭、對共產黨的統治感到不滿的族群平息了下來。陳全國在新疆上任的第一年,已經招募了數以萬計的新安保人員。」
 

幾年前仍是張春賢主政之時,我曾去過新疆。大巴車進入烏魯木齊時,全車人要下車接受安檢並檢查身分證,安檢的隊伍排得很長但可以明顯感到,對漢人的檢查相對較鬆,通關速度要比少數民族快得多。
 

一位漢族的處級幹部曾跟我講起一件「趣事」:有一次自己隨南疆的一位地區行署專員出差,在機場安檢時,屬下這些漢族官員都快速通過,但作為少數民族的專員則被留下仔細檢查,「雖然專員什麼都沒說,但他心裡肯定是不高興的。」

 

如今再看,當初的那些安保措施,實屬「小兒科」。如今走在烏魯木齊的街頭,每隔幾百米就可能遇到盤查身分證的員警,不帶身分證出門很可能寸步難行維吾爾族人購買的菜刀上,需要打上有身分信息的QR-Code;手機上則必須安裝政府所指定的監控軟體;街頭裝滿了監控攝影機,彷彿布下了天羅地網在這些事情上,海外媒體的報導和我們在國內看到的新聞、聽說的「小道消息」是可以互相映證的。
 

被不少海外人士呼籲美國政府對其實施制裁的陳全國,讓很多人想起了綽號「王鬍子」的王震。王震是中共開國上將,1950年率部隊佔領新疆。作為鄧小平時代的「八大元老」之一,在天安門事件中,時任國家副主席的他屬主張武力鎮壓的強硬派。王震主政新疆時期,同樣以鐵腕著稱,以至於流傳著當地人用「王鬍子來了」,嚇唬不聽話小孩的說法
 

一位出生在烏魯木齊的朋友,曾以懷念的口吻說,「王鬍子一拍桌子就喊殺,讓維族人沒脾氣。」一直以來,都有人認為在新疆應該延續王震的鐵腕政策。如今,很多人在陳全國的身上,依稀看到了「王鬍子」當年的影子。
 

但全國範圍這麼大的一盤棋,並不是陳全國一個人所能決定的。他也只不過是待中國各地將維吾爾族人驅趕回原籍全面完成之後,在新疆一地衝鋒陷陣的「馬前卒」而已。

 

https://www.twreporter.org/a/opinion-xinjiang-enforced-disappearance-reeducation-camps

( 時事評論兩岸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7f1c65fe&aid=118792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