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一朵漂泊的雲〈下〉
2019/08/26 07:40:45瀏覽2261|回應15|推薦114


釗玄手扎之五

一朵漂泊的雲〈下〉
之四
時間:1980年二月
地點:休假返家的途中

San寫一封很長的信跟我討論信任的問題。
她的率直使她毫無顧慮的指出人性的猜疑面,這點我是敬佩的。
San的個性是活潑的,外表給人的感覺是健康美麗的,她有一套很好的自衛方法。能事先道破別人的想法達到自衛的目的。
San不是先知,她是製作人,她的心理學很精湛,足以保護自已。

人性是多變的?人性是猜疑的?
在不斷進化的社會中,如果沒有熟練的處世技巧,那麼他的人生必然會退化的。
我花很多的時間在觀察研究,為何資方與勞方總易形成對立,為何經濟與環保總是無法並濟。

無論如何,這是個極度科學化的世界,
邪惡者永遠信任的只有不斷的壯大,它們的真理只有武力。
我們不是超人,我們像迷失的羔羊,須小心且謹慎的躲過被獵食。
此時天神已死,上帝已死~尼釆已做了證言。
上帝已死,人與人之間極端的不信任。上帝已死,尼釆只活在強人的心目中。

在回家的路上,我看到十字路口擠滿了人,同時也看到接近暴民式的爭執,充滿了攻擊味道。
我站在遠處,因為在群眾的語言中,我是無法解決問題的。
走著走著,我想到民眾的無知好奇性與盲從性,最後我想到如何被信任。

之五
時間:1980年六月的夜晚
地點:龍潭九龍村

他們說我仁慈,我卻認為我是懦弱的;他們說我老實,我卻認為我是愚味的。
年幼時擁有的勇氣,都在孔老夫子的「君子遠庖廚」的戒條戒掉了。也許你不會相信一個大男人害怕見血的那個場面。那是驚嚇的、恐懼的及顫抖的,蒼白的臉孔讓我產生一種被獵前的防衛準備。

有人告訴我~處置人生的方法;如果這山向你招手,而山不來,你應走向這山去。
我不知道這種方法我是否能適應。我一向用自已防禦性方法渡過~假若困於窮苦,我們喝湯;假若困於煩惱,我們服藥。
人是無法全盤暸解自已的,這世上每個人都有極其嚴重的幻想症,治療無效,服藥也無效。

我想起了一篇小說,一個不知自身已死而回家看到家人為他的死而悲傷的小說,這小說哀怨且寂寞。
我也想起,那年農曆七月的某個黑夜,我從空曠的原野走回時,看到自已的身體躺在水塘傍的道路上,被伯伯抱起去搶救時那一種掙扎的面孔,讓人看不順眼的臉。

我們一直在蛻變,一百萬年前骨針石器的世界,人的肢體只像猿猴般的型態,在若干年後,我們是否也會像科技小說一般進化到只看頭及一個更看不順眼的臉孔。

時光一直在跳躍,一九八O年,我們坐在研究室,研究太空問題。
他們吵著發表他們的意見,很熱烈的。他們認為只要人類從太空艙飛出軌道後,不需力量就能永久的飛行,朝著彈出去的方向筆直前進,他們認為只要移民外太空,地球就不會有擁擠吵雜....。
我亳無理由的將血與死後的情景聯想起。

之六
時間:1980年十二月
地點:中和家中

時間總是失序,生活總是平淡無奇,生命依然在藍天下寫記憶,記住我們曾經的深呼吸。
凡走過,必然會留下痕跡。不管向前走或是等待,我們同樣在揮霍記憶。
歲月,就像是一場遊戲,如果能夠預購,你可以買來三月的風及五月的雨。

點一盞紅燭,在紅塵的窗外,在燈籠寫上「太白居」。
陽光走向中興街的山陰,紅葉落了滿地,仰首則是一片淒清,那一年的薔薇已老去,撒去一把把的翠綠。
昨夜有夢,我們在冰冷的風中侃侃而談,圍成一圈,把廉價的冬景出售。
十二月走了進來,我開窗引進蕭瑟的顏色,然後塗上灰白的染液,把往事浮雕在時間的長廊。
寂然的子夜,半個城市己睏死了,霓虹燈也只能在風中打抖。且讓我們飲醉吧!但願長醉不願醒,管它醒來之後愁更愁。

無聊的時侯,我常用手掌去拍擊水面,衝動且激烈的。之后,手掌隱隱在做痛;我一直不相信,柔柔的水竟有這股力量。
突然有一種聲音在我腦中浮現~沒有人被無情的打擊時,始終都保持沈默的。
望著水面,默然沉思,造物者賦于我們的不止是生存而已,而是要我們延續無窮的生命,不管是無形或有形。

那一年,踏上了北行的列車,車行的終站也是歸向。
那時一股頂天的志氣,說什麼男兒立志出鄉關,事若不成誓不還。
只是,雖然天空是廣闊的,但一個南部鄉下小孩能夠決定的並不多,只能觀魚浮魚沉,看雲行不知處。因那時家裡的情況潦倒落拓,也只能把最初的理想埋沒,什麼壯大的志向也只能從最底層做起。

如今林中的燕語已遠去,賣掉了一個長夜,我只聽到斷續的狗吠聲。

〈從容文學第十六期〉





慕 白 文

相片:網路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0936234743&aid=128018717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石蕊:從朗靜中夢醒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秋的印象
2019/09/10 06:28
秋天的腳步來得緩慢
陵谷的楓樹顯得陰寒
枝上稀落,腳下窸窣
秋景展開翅膀
天竺菊迎向秋陽

面對季節交替的時光
細數渙散記憶的影像
一箭之遙,孤懸著
些微迷離的印象
秋的思維有點偏南

˙˙˙˙
因女兒返國探親渡假,這個月將擇時陪同旅遊,回詩稍有滯緩。
慕白(0936234743) 於 2019-09-11 08:49 回覆:
放走了夏末

菜的思維就有點南向

白露剛過

秋風吹走了一身塵埃

望見一座昇起的殿堂


半夜打翻了

庫藏心海的童年記憶影像

無罣無礙

誰把初老的印象寫上

棋局將殘  人生幾度秋涼

天涯孤鴻 (寒雨曲)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9/09 21:27
信任很難培養,卻能片言只語就搗毀,人心吶,是多疑容易游移的。而識人之明,是一種超凡智慧。
慕白(0936234743) 於 2019-09-11 08:58 回覆:
信任有時可憑第一印像

但大多數的人都將自已隱藏

同意妳說的

識人之明,是一種超凡智慧

兟絲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9/04 21:34

休假不輕鬆,只因心好忙
尼采也說~人沒有悲觀的權利
我家大男人見血便休克
第一次看他翻白眼.蒼白著臉...直以為不行了,急打119
曾因挖出鼻血昏坐草地,被護士告知打針差點沒命.還有...
今日新聞~男孩被水柱自肛門沖進腸道,急救中...
可怕的水啊
*不會以詩作回訪,請別介意這突兀喔

慕白(0936234743) 於 2019-09-06 08:12 回覆:
剛從阿里山二日遊回來。

可惜因受到玲玲颱風影响,沒能看到日出。

但雨霧籠罩的阿里山卻有一股濛濛美的感受。

老實說我愛雨後的山,一種空靈的美。


忙又充實是一種幸福。

但別忘了,也要找時間放鬆自已。

石蕊:從朗靜中夢醒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點燃新火
2019/09/03 09:46
一道曙光從曉夢中醒來
凌亂的十四行重新造訪
我支頤沉思
一心勾畫寫意的雲浪
思緒幾度中斷

神曲在但丁的勾勒
婉轉且迤邐於無限
尋找詩意的出口
在勇於撲熄舊習
點燃新火
慕白(0936234743) 於 2019-09-03 12:28 回覆:
去年的冬猶未遠

最後的一灘雪也才剛融化

光陰便從血液中滲出

任性勾畫寫意的雲浪

放縱一顆最具爆炸性的心


秋天來的很慢

從滑著狐步的十四行醒來

才看到今年最初的一抹楓紅

一直到九月

我還在尋找詩意的出口


石蕊大哥,明後天我阿里山二日遊。

石蕊:從朗靜中夢醒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放歌走高崗
2019/09/02 09:11
愛的奧義書寫在肅容上
除了月眉深鎖
沒有流淚,沒有吶喊
那是沉默凝定的力量
愛,能在孤寂中增強

昨夜驟雨把心事洗乾
壓抑的情緒託付嵐風擦拭
午後的彩虹許諾一個方向
放下悲怨
孤獨放歌走高崗
慕白(0936234743) 於 2019-09-02 19:25 回覆:
驟雨把深沉的心事洗淨

彩虹讓蔚藍的天空點亮

凝視我迷惘的十四行

在滿徑的落花裡

望見黎明前的那一道曙光


曾經對但丁深度的仰望

舊時亭榭只剩似血殘陽

莫管它幾度花開留香

就在今夜

讓孤獨放歌走高崗

石蕊:從朗靜中夢醒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殘缺中的浪漫
2019/09/01 09:23
秋影在角落拉長
酷夏已漸沉淡
任憑天地開闊
無花果落下一片惆悵
堆疊的遠山一樣燦爛

這是九月的閒情
浮雲迎風,霧色濕溽
簡樸中夾著一絲迷惘
所有的期待都朝向穹蒼
中秋有殘缺卻很浪漫

˙˙˙˙˙˙
兄所言不虛,體態安康最為重要,失去健康不但給子女添加負擔,也不足以持盈保泰。共勉!
慕白(0936234743) 於 2019-09-01 18:32 回覆:
堆疊的秋山點點燦爛

倒映的垂柳水天一片

削瘦的背影

淡化了浮升起的暮色炊煙

擾亂了旅人的心田


沒有揮手  沒有淚流

在落下一片惆悵的中秋

異鄉人的黃昏

只能冷眼看煙花添新愁

任憑天開地闊


謝謝石蕊大哥的共勉!

石蕊:從朗靜中夢醒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春夢只在傳奇裡
2019/08/31 16:33
連日朝來寒風晚來雨
晨起陽光在石徑踱步
秋風徘徊於林野
季節轉換仍有些距離
我只沈醉於花香的呼吸

看花開花謝
春夢只在傳奇裡
無視周遭無聲靜極
一顆果子的落地
竟讓我的心緒翻騰不已

˙˙˙˙˙˙˙˙
傷已痊癒,多謝關心。
慕白(0936234743) 於 2019-08-31 21:11 回覆:
風起的時候

陽光在陽台的欄杆踱步

楓葉染紅屋頂的一個角落

我在你遺落夢的地方

看見另一個春天


白頭翁在樹梢上跳舞

無花果構築出暗紅的紋路

世界寫成悲壯的電子書

一顆果子落地

要用多少的青春來止付


無事就好。

我們多注意自已的身體才能給兒女無後顧之憂。

石蕊:從朗靜中夢醒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驀然回首
2019/08/31 10:02
夏天的詩只剩殘破一筆
像乾旱的小溪殘喘不息
青山穿著薄薄外衣
忍受午後突來的雷陣雨
遊戲人生只是一場逆旅

雪山已換上秋裝
空山幽谷,蒼茫靜謐
像范寬千年前的風景
驀然回首此生
奈何不識身是客
慕白(0936234743) 於 2019-08-31 14:04 回覆:
堤外蘆荻綿綿密密

楓葉兀自為秋換上新衣

朝來寒風晚來雨

小溪不再苟延殘息

雪山只剩殘破一筆


等不及最後一聲蟬嗚

一切已經雲淡風輕

回首此生

絡印在心的千年前情景

已將那一流清淺染紅


石蕊大哥

聽瑀璇說您最近跌倒,手受傷。

請多保重!

石蕊:從朗靜中夢醒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天涯浪跡
2019/08/30 10:23
長亭外的朔風
吹醒愁絕往事
一線陽光
繫住瀟灑的春季
孤獨,只為天涯浪跡

飄來飄去
離前不勝唏噓
水湄外的清影
仍殘留在眼眸裡
答答,只剩一聲馬蹄
慕白(0936234743) 於 2019-08-30 15:04 回覆:
一片秋聲中走長堤

滚盪了離情別緒

急促的只剩深呼吸

噠噠,聽一聲馬蹄

秋風已被寫成殘破一筆


是誰唱出蓮花落一曲

滄桑的聲讓人不勝唏噓

曾經繁華的景像

也已隨風而去

注定飄泊的命就該天涯浪跡

石蕊:從朗靜中夢醒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失焦的眼神
2019/08/29 14:11
星光漸漸稀疏
黎明漸漸到來
晨嵐漸漸濃密
天風浩蕩,青山不語
山腳沉迷在烟花裡

破曉綻開一夜渾沌
下一個時辰進入迷離
離合總有殘缺
失焦的眼神
認不清詭異的愚蠢
慕白(0936234743) 於 2019-08-30 08:21 回覆:
秋水無涯連天際

秋風秋蟬對唱一曲

唯留秋山獨不語

你的潑墨山水太寫意

把鄉愁鎖入那條多情的北港溪


水湄傍的那條瘦瘦影子

頂著東北來的朔風緩緩而行

當晨曦射穿一夜渾沌

那張冒汗的臉被風乾了

等待  在心冷的十二月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