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好好擁抱了李崇建老師一下下
2013/06/05 13:50:11瀏覽2855|回應0|推薦5


 昨天,在一堂作文課之後,我好好的和講師擁抱了一下下!

沒事抱作文老師幹嘛咧?怨
我自己不就是作文老師,我還抱作文老師?哪那麼激動?

其實啊!不是每個講師講完都要這樣擁抱的!
但這個這學期來講三次課的講師啊!該擁抱!

這個老師是千樹成林的創辦人,李崇建老師。一個體制外,運用薩提爾模式和孩子進行生命對話激盪的作文老師(希望我沒解讀錯,如果有誤,請以阿健說的算)

這個老師是期末了,我跟孩子說沒經費囉!不能請老師了。
孩子自己湊錢,自己找場地,邀約,說要在靜靜聽他一堂課的老師。
這個老師在聽完孩子邀請的經過之後,把錢退給他們,免費上一堂課,課後還寫了一篇文章,說他愛這些孩子....光是這些啊!
我該好好擁抱這個燃燒著的老師吧!!不是嗎。

擁抱那個燃燒吧!

雖則我不知道阿健老師那個燃燒是為什麼?
我見到的他彷彿從成人詭譎世界裡,成功逃竄出來報訊的那個人

這人的過往都成煙了,煙裡恰好說故事哩!故事恰好療癒聽故事的人......尤其一些已有了故事,但還不太說出口,或無從說起的....孩子們!

阿健老師說著:
至少!我在這裡!當你真的都沒有人了,記得還有一個我。
永遠不要放棄你自己!
請給自己犯錯的機會! 

那句子,他說來很有力道。


看見體制外,有人帶著孩子,明明進的只是文學殿堂
卻彷若帶願力在說話,很令人感動。

我不知道阿健老師的薩提爾系統技巧細節
我比較能感受到的是他不受故事沾黏,清楚陪伴故事的力道。

我很高興這群亂亂寫兩年的孩子,有個機緣遇見阿健老師
雖則阿健老師提出寫作其實是很危險的,因為過往耽溺的力道,不是我們能想像。寫著寫著,陷入情緒的苦境裡出不來的文人們,大有人在。

但我還是很勇敢的跟阿健老師說:足感心耶沒感覺到危險ㄋㄟˋ。

和孩子寫作讓我對穿越過往情緒的耽溺一事,起更大信心
奇怪吧!
正確來說,我感受到的是:
寫作時,不設防的寫作方式,不像是穿越,應該是叫作接納。而且接納著自己。
接納所有當下浮起的落下的一言,一字,一句,一念,甚至細微到一呼,一吸.....
都接納它們出現吧!

很奇怪!
這一接納,心就穿越。那一包容,過往消散。化煙一縷,隨風散去,晴空現身。

很感謝非常感謝阿健老師來和寫作了兩年的孩子說話
他們在阿健三堂課裡落下的眼淚,比兩年寫作還多。
我看著孩子聽這樣一個溫暖的熱切的聲音,又替他們開心起來。

下面是阿健老師回去之後記錄他到文華高中給218孩子上課的想法,轉錄過來---

 我愛這些孩子們

上午到高中某個文學班講座,這是我半年內第三次到這個班級,我有一些感觸。

 事實上我很少專門為某個班級講課,大部分的行程是為整個年級或全校的學生演講居多,個別班級一年僅僅數次而已。除了曉明女中,近三年的暑假,我為每個新入學的曉明一年級新生上寫作與生命教育課程,因為我和曉明女中的圖書館熟識已久。

 為全校或者全年級的孩子講座,雖然有很多回饋,但是主要講者是我,如同一個說書人、教師、心靈導師與叛逆孩子的混搭,即使有互動也屬於小規模的發生,比較多的是孩子熱情回饋的掌聲。我比較少能和孩子有更深入的互動,以及對談。

 但是今天上午我去的班級,教師是一個傑出的文字創作者,帶著一群孩子書寫與探索,一學期下來,請了不少作家為孩子講座。我便是在這個情況之下,在數個月前受邀講了創作的思索。但是這位熱情的教師,又邀約了我第二場,並且邀請我談談如何以對話,開啟孩子的生命與文學視野?

 第二次來講座,短短的兩個小時,有孩子很開放的,很感性的落淚很久很久。不管是台上搬演示範的孩子,或者台下聆聽的孩子,互動都很開放,我教導了幾個情緒與愛的連結方式。

 第三次是今天上午,去了以後才得知,學校的經費用罄,這一次講座是孩子們主動籌錢邀請我去,這讓我很驚訝孩子的主動學習。

 讓我更感動的是,我上一次來講座時教導的情緒管理方法,孩子們竟然大部分都使用了,並且給我很正向的回饋。

 我很喜歡這個班級。

 我和孩子們展開對話,但是兩個小時的時間,我僅僅和10個人左右對話。我知道和我對話的人,很容易落淚,這些孩子們當然也不例外,一個一個真情流露。而我在每個流淚的談話結束之後,做一些小小的正向駐紮,但是孩子們的故事,讓我很感動:總是在頭腦告訴自己很OK的孩子,但是眼淚不自主流出來;夾在母親與奶奶縫隙生存的孩子,似乎有很多的擔心,而疏忽了照顧自己;表現很優秀,卻覺得自己不值得被這麼多人愛著的孩子;無法作自己,總是在大人的要求中被限制的孩子,充滿困惑;父親離世,因而恐懼分離的孩子;手足過世,卻在內心充滿愧疚的孩子

 我愛這些孩子們。我很有幸,能夠聆聽他們的生命故事,並且給予一些小小的關懷。我很感謝他們,願意照著我給予的方法,實地操作。事實上,我在他們身上,看到了他們內在的傷口,但也看到了希望。

 這些孩子們,有一天會變成大人,會成為父母,這些傷口若是被正向的引導,將會成為如何豐富的資源?給他們美好的回饋?而不是重重的傷害與困惑。

 中午的陽光熾烈,我和這位作家教師又談了半個小時,很感謝這位老師,也很感謝這個班級的孩子們,並且思索?我有沒有可能開設這樣的課程?為這些青少年開啟對話的窗口?而不是只有在寫作班裡,不斷的接著一個又一個的個案而已?也許對孩子的影響力會更大吧!

----原文引自阿建老師部落格  開放的教育空間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stjulia123&aid=77233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