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克倫洛夫
2015/07/27 14:34:23瀏覽615|回應1|推薦5

克倫洛夫
沈政男

2000年六月初,我們乘坐捷克的老舊火車,從維也納要到布拉格,過了邊境天色已晚,於是先在小鎮布達約維奇過一夜。

布達約維奇是一個人口不到十萬的小城鎮,卻有幾百年歷史,主要景點是市中心廣場半圈環繞的東歐建築。歐洲的大城小鎮,市中心幾乎都有廣場,可能是市政廳所在地,也可能是最熱鬧的市集中心,或者兩者兼而有之。廣場到了晚上,總會立起大陽傘,底下擺著輕便桌椅,便成了做觀光客晚餐生意的好處所。

從西歐一路玩過來,看了許多廣場,建築風格逐漸變得素雅,外牆顏色轉為清淡,黃綠白交錯,宛如從油畫換成水彩,縱向斜坡屋頂之間,夾雜著幾面橫向山形牆與幾個小洋蔥圓頂,少了雄偉多了恬淡,也有另一番風味。如果再往東去,到了俄羅斯,大洋蔥就要橫列半空了。

旅遊團不一定會到布達約維奇,我們主要也是過夜而已,第二天就要趕往著名小古鎮克倫洛夫。

一下火車,天色已經昏暗,車站裡根本沒有旅遊資訊中心,還好斜對面商家招牌就寫著飯店兩字,於是趕緊走過去詢問

兩層樓民宅建築,一進門是櫃台,空空如也,沒有店員。「有人在嗎?」我朝裡頭喊。不久隱約聽到一句不是英語的回答聲,隨後走出來一位五十多歲,瘦小半禿頭的阿伯。

「請問有房間嗎?」我問。

阿伯用著應該是捷克話回答,語氣聽起來就像「有」。

「多少錢?」我又問。

沒反應,嘰哩咕嚕不曉得講了什麼。於是我把錢包掏出來,拿出鈔票,他看了馬上會意過來,將價目表遞了給我,是一張護貝的A4紙,上頭用噴墨式七彩字體印著價格,很陽春,大概裡頭的客房也好不到哪裡去。

我看了一下,覺得價格不錯,況且天色已晚,就比了個OK的手勢,表示要訂一晚。

正準備推走行李時,老闆突然嘴角揚起,眼神閃了一下,隨即把帳目表翻了過來,又是一陣嘰哩咕嚕,我聽不懂,但看到價格都比剛剛那面多了兩、三成,應該是告訴我們現在是旺季,適用這樣的價格。

「什麼?我們都訂了,你才說現在是旺季價格?拜託,整間旅館空蕩蕩的,哪是旺季啊?不管不管,就給我們剛剛的價格!」我不高興地說,

也不曉得是溝通不良,還是他有意耍詐,總之我不想有被騙的感覺。老闆看我這麼堅持,也只好答應。

果然一個晚上,旅館裡除了我們沒看到什麼旅客,生意清淡到不行。

第二天早晨到廣場走一走,隨即打包坐火車,來到下一個景點克倫洛夫。這小鎮只有一萬多人口,但完整保存中世紀模樣,一條清澈藍色S形小溪流經全鎮,包攏著櫛比鱗次的紅瓦屋群,間雜蒼翠林木,從小鎮中央的城堡頂半空俯瞰,宛如藍紅綠彩筆繪出,色澤豐潤,雅緻恬淡的人間仙境。老早是聯合國的世界遺產景點。世界遺產是遊歐洲一個很好的規劃行程方式,如果你喜歡看歷史古蹟的話。

歐洲的典雅小古鎮還不少,但要像克倫洛夫那麼完整封凍時間,保存中世紀模樣的,就不多見了。捷克沒有德國進步乾淨,但德國沒有任何城鎮這麼美,連羅騰堡都遠遠不及。

逛完小鎮,繼續啟程前往布拉格。坐著老舊火車,沒有冷氣,車窗是垂直啟閉式,我想要拉下,弄了半天不動如山,只好雙手齊用加倍使力,想不到車窗重重墜落,啪的一聲壓在我右手中指上,痛得我叫了一聲,當場指腹裂出一個半公分傷口,流了一些血。

因為力道實在太大,我擔心骨頭裂開,到了布拉格找到民宿以後,趕緊央求房東帶我去看病。

是一位三十多歲的棕髮捷克男子,講著腔調很重的英文,我聽不懂,還好我的女伴可以跟他溝通。他馬上叫了計程車載我們到一家中型醫院的急診處,幫我過了號。急診處沒有任何病患,掛好號我們坐在長椅上等待。

急診醫生似乎吃飽飯外加沖好澡才出來似的,等了半小時才現身,是一位跟我年紀相仿的年輕男性。問了病史以後,他幫我照了X光。

等X光又花了半小時。等待時,女伴跟捷克房東聊著,笑得開心,我問聊些什麼,她說房東當兵時,曾被砲彈碎片削掉小腿一大片皮肉,當時就醫不便,自己胡亂抹了藥水以後包紮,也沒什麼事,言下之意是怎麼我受了那麼一點小傷就要來看醫生啊!

X光來了,醫生看了以後說骨頭沒怎樣,幫我打了破傷風,包紮傷口,就放我走了。

就這樣,我還沒在布拉格開始旅遊,先看了醫生,還被訕笑了一下。費用大約新台幣一千出頭,回國後有向保險公司申請費用。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hegloberover&aid=26670740

 回應文章

好奇
2015/07/28 09:42

請教沈醫師,

有人當過中華民國總統,

現在卻說釣魚台是日本人的!

請問這樣的心理變化是什麼樣的病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