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這本名為《奇蹟》的書:吉兒 · 泰勒(下) ---- 眼動催眠
2022/09/26 09:11:05瀏覽184|回應0|推薦1

閱讀深度解析

天地合一  融入了永恆之流

當我們頭腦靜止時,會發現身體每個部分,每一個細胞都和諧地工作著,「我彷彿聽見我身體機器辛苦的轉動齒輪,讓我全身細胞很有系統的製造我的生命,生命的豐盛,不止取決於細胞的健康,也取決於腦袋靠電流傳送指令,與溝通的完整能力⋯⋯自己是一個由很多種相互依賴的系統所構成的複雜生物,或是把我定義為一群片段功能的集合體⋯⋯我的生命是我的DNA的神奇實體展現,而且我是從一個多麼豐富多彩的基因庫裡孵育出來的,37年來,我一直很幸運擁有一套複雜的電子生化系統⋯⋯我的分子團所擁有的電子生命黯淡下來了,我的認知心智屈服了,不再命令或和身體的生理機制連結。帶著一顆沉寂的腦,一顆平靜的心,我牢牢的困在一個神聖的繭裡。覺得體內巨大的能量升起,而我的身體癱軟下來,而我的意識卻升高為一種緩慢的震動。」

「我覺得自己好像是電流做成的,是繞著一團有機物悶燒的能量幽靈。我變成一堆廢物,一堆廚餘。但!我仍保護意識,然而這個意識,和我以前所熟悉的意識不同,因為我的左腦過去裝滿了,如何解釋外在的細節。原本那些細節都組合起來,並以神經迴路的方式根植在我的腦袋裡,現在少了那些迴路,我覺得既笨拙又缺乏生命力,我的意識已經變了。」 「我現在可是與天地合一了,我已經融入了永恆之流,不再能返回這個生命層次,然而我卻還困在這裡。這個有機容器的脆弱心智,已經關閉了,不能作為智慧的居所,我不再屬於這裡。」 我所知道的吉兒,在那天早晨已經死了,我沒有義務再被她的決策或是自我設限 「除了無法辨識自己身體疆界,我還感覺自己是液態的,加上我失去長期短期記憶,使得外面這個世界對我而言,不再安全,也沒有踏實的感覺。」 「我人還在這裡——我還是我,但已經沒有以往生命裡所熟悉的豐富感情與認知關聯,所以,我真的還是我嗎?我已經無法分享吉兒的生命歷程、思想以及情感歸屬。」

雖然中風對於大腦是非常嚴重傷害,但當下吉兒卻是異常的愉快,「什麼左腦定向力聯絡區的正常功能,我對自身的疆界認知不再只局限於皮膚所接觸到的空氣,我自覺彷彿是從魔瓶裡放出來的精靈,我的精神能量似乎在流動,猶如一頭大鯨魚游過無聲的幸福之海。我的意識逗留在一道甜美平靜的流體之中。」 「當時我知道吉兒,那天早晨已經死了,但如果是那樣的話,是誰剩下來?又或者我該問,在我左腦毀損後,是誰正在這裡?當語言中心不再一直告訴我,我是吉兒,我覺得就沒有義務再扮演她了。這樣的認知變化確實很奇異,但是少了她的情感迴路來提醒我她的、好惡、或是少了她的自我中心來提醒我,她的關鍵判斷,我的想法也不再像她吉兒了⋯⋯既然我不清楚她,吉兒的生平,她的人際關係,職業,所有種種。我也沒有義務再被她的決策或是自我設限所捆綁⋯⋯那個吉兒博士的成長過程有很多的憤怒,以及一輩子的情感包袱,想必都耗掉她不少力氣來背負。但是現在的我沒有繼承到她的原始敵意⋯⋯我完全忘了哥哥、爸媽、也忘了自己的工作、以及所有曾經帶給我壓力的事。少了這些記憶,我感覺既輕鬆又自在,這些特別的日子,我學到了只是「單純活著」的意義。」單純活著,活在此處,沒有過去,沒有未來,只是純然的活著,重新獲得新生一般,拋下過去一切的種種。

「我們的意識是有許多同時進行的,多個程式所創造出來的,每一個程式都為我們感受這種立體世界的能力,增加一些新維度。所以吉兒只是左腦意識心智失能,但沒有失去意識。我失去了左腦意識;也就是失去自我中心,也失去把自己視為與他人分離的,單獨固態個體的能力。」 「以往由左腦宰制右腦的慣例消失後,我腦袋裡的其它部分開始出頭,原本受束縛的程式,現在都可以自由運轉了。當我不再受先前的認知銓釋所捆綁,掙脫左腦意識和舊日性格後,我的右腦性格帶著新的見解登場了⋯⋯自從右腦當家作主之後,我對他人變得很有同理心,我沒有辦法了解他們說的字句,我發現有些人能帶給我能量,有些人會拿走我的能量。」 「中風前後最大的差異就是「沈默」突然進入我腦袋,我不再用同樣方式來思考,以線性方式處理了的語言沒了,但是圖像思考出現了。隨時蒐集片段資訊,然後再花時間慢慢沈思那些經驗的方式,也出現了。」 「我在智能上,充分了解我的身體,是由各種神經程式所編輯成的。」

這一段透露了稍許的大腦運行方式與框架,我們所認為的我、認知、信念真的是我們的嗎?中風讓腦袋的認知改變,情感包袱突然卸下來了,這讓吉兒感到自由,不必再沈浸在過去的自我之中。我們的腦袋是一個裝滿程式的電腦,當程式戛然而止時,慣有的認知也隨之停止,我們習以為常的自我突然瓦解了。好像我們以為的根深蒂固的常識突然被推翻,或從夢中醒過來,發現夢中的自我其實不是真正的我夢中自我的所作所為、認知、個人歷史、甚至信念和框架都只是虛構出來的,不具絲毫的真實性。 自從逃出那個有限的迴路,我不再疏離與孤單,我的靈魂和宇宙一樣寬廣 「在我們中間的、內部的,以及介於我們之間的事物,都是由不停震動的原子和分子所組成的。我們的語言中心裡有一個自我的中心,喜歡把我們本身界定為獨立的個體,我們是由數兆個細胞和數加侖的水所組成的,說到底,我們全都存在於不斷變動的活動狀態。」 「自從逃出那個有限的迴路,我不再疏離與孤單,我的靈魂和宇宙一樣寬廣⋯⋯我們每個人都是數以兆計的粒子的震動,我們是裝滿液體的皮囊,存在一個液態的世界裡,而這世界裡的所有東西都是動態的。不同的實體由不同密度的分子所組成⋯⋯所有的像素,都是由跳動的電子、質子、中子所構成⋯⋯所有事物的能量好像都混合在一起。而且每個像素都正發射著能量,使得我們全都一起流動,有如一體。無法感知三維空間,看不出事物的遠、近處,除非那個物體移動,我才知道那些特定的分子區域,此外我的腦袋不在登錄顏色,我也無法判別顏色了。」 「每個人都是全體中的局部,每個人內在的生命力能量都含有宇宙的力量,我怎麼可能只是人類當中的一分子而存在?我們對外界的認知,以及對外界的關係,其實是我們的神經迴路的產物,我其實只是一個我自己想像出來的虛構人物⋯⋯已經關機的左腦心智,不再能壓抑我與生俱來的意識,「我」就是生命不可思議的力量。我知道我現在和從前不一樣了。我只是一道光芒,把生命射進世界而以。」

( 知識學習科學百科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eddy5422&aid=177210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