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台灣行﹣病痛
2009/12/11 22:01:25瀏覽1406|回應4|推薦28
哥,

你知道我多想跟你分享上個月回台灣的心得嗎?

今天打電話回家才知道,你在聽了文兒得到新流感的消息之後,還特地從德州打電話回家關心,可惜我們沒有通到話,錯過了機會。文兒若知道二伯這麼關心她,一定會更感動,對病情更加釋懷,謝謝你。

文兒這場病,表面上看起來很掃興,但看開些,這也不只是人生的小小一部份,何須去刻意放大它?

根據二到四天的潛伏期,她應該是在美國就被感染了,長途飛機旅程中的過度疲倦,讓她到了桃園機場就發起了燒。當天妹妹就幫我到省桃掛號,檢驗出是H1N1,我們聽從醫師交代:定時吃藥,減少與人的接觸,尤其是吃飯時特別注意,所幸這次的新流感並沒有造成太大的困擾。

為了隔離文兒,第二天就把玄兒帶去新竹,在工研院的健身房打球,而且,玄兒為了他姑丈的一句:明天去釣魚。破天荒的在姑姑家過夜,而玄兒也在隔天釣到了他生平第一隻魚。

反正有人疼,文兒就過著這種半隔離,調時差與吃藥之間過了五天。

文兒恢復後,我們搭高鐵去南部渡假。超級媽媽剛進到恆春的旅館就鬧肚子,這個原本想走到那吃到哪的旅遊計畫又泡湯了。她強提起精神跟我騎車逛恆春。走上恆春古城,又到海角七號的各景點“朝聖“,最後想去離旅館不到一公里那個『水蛙的機車行』時,她再也受不了了而改道回旅館,可見那個肚子真是痛地不行了。很想帶她去看醫師,你也知道恆春診所與醫院地參差不齊,真不知道該去哪看,也有想去藥局買個藥,卻因為很少生病的她,連症狀都說不清楚而打消那個主意。還好,腸胃清了後,加上除了『老虎牙子』之外,什麼食物都不碰,腹痛沒有惡化,否則那可真的就開始掃興了。

那天下午帶著文兒跟玄兒去咱倆大學時後去的南灣玩水,他們倆兄妹跟著我漂在水上,隨著浪的衝擊起起浮浮。跟我們大學時,同樣的水,同樣的沙灘,你知道我多期待你也在身邊嗎?快二十年了ㄟ,我們也忙夠了吧,雖然不會像以前騎車從台南衝到墾丁,但是不是也該到了找時間休息,跟我去瘋狂一下的時機了?

晚上,輪帶文兒去恆春逛,我們到西門外買了牛雜湯回旅館,給他們那個因為沒吃到牛肉麵而鬧彆扭的外公享受,還去了阿嘉家用了新買的iPhone拍了張夜景,一切順利。記得我們以前去古城買的青草茶嗎?這次沒看那位阿婆,但是恆春古城給人的那種溫馨感受還是一樣:一種簡單的滿足。

第二天早上一起床,載著文兒在去騎車,看日出。一大早在田埂之間享受清新的空氣與山景時,還被突然跑出來的狗給嚇到,還好及時反應,沒出狀況。吃了早餐之後,把玄兒也帶去,玩了太瘋,到阿嘉家門口時,剛跟哥哥換位置的文兒竟然體力不繼,腳跟被自行車的輪子卡到,掉了一層皮,結果我還是得帶人去恆春的旅遊醫院“觀光“,人算不如天算。

那天下午,阿公不想出門,我帶著大夥兒去吃海產,也去找海灘,找了半天,去了白沙灣,車上的人興趣缺缺,之後又看了幾個地方,不是狀況不適合就是找不到路進去,或是在那塊BOT的私人海灘偷玩,也玩得不盡興。最後是回到南灣,經過一翻波折的我們一停車,剛好有位阿姨來推銷boogie board,我們討價還價,最後只花了一百塊,租了兩塊破破爛爛的板子,並且阿姨還幫我們搬椅子,安頓好文兒跟媽媽、外婆。玄兒跟我兩個在水裡瘋狂了兩個多小時,我從捉浪開始教,一直到太陽下山,玄兒嘴唇都快發紫時,他突然學會了,捉到浪之後可以在浪頭上滑行個十幾公尺,那種成就感真是很難形容,你知道,我多希望你可以在旁邊。而受傷的文兒在撿貝殼,開起了貝殼專賣店,媽媽和阿媽看著她,陪她玩,還有阿姨一起聊天,似乎也還可以。聽說,我們是當天唯一的客人,一百塊ㄟ,你可以想像她們簡單的生活嗎?我還真的很嚮往那種生活。

看來文兒的腳還算蠻嚴重的,我們最後一天只好去賽車,騎馬跟射箭。騎馬是有點詐財,但是其他的還很過癮,那些以前沒在墾丁玩過的東西,還真能讓人滿足。之後我們回高雄,送外公、外婆去搭高鐵後,去六合夜市喝木瓜牛奶,晚上住在大表哥家,家裡那兩個小孩跟表哥那剛去看兒童劇(紙風車劇團巫婆全新系列《巫頂的天才老爸》)回來的雙胞胎,一見如故,雖然是十點多了,四個人玩起來可是一發不可收拾。

第二天還了租的車,搭高捷回表哥家,跟他去診所把文兒的腳處理了以後,喝個鹹豆漿,把看完卡通的男孩跟媽媽接出來,又去旗津跑了半天。搭渡輪,放風箏,文兒的腳看來已經一點事都沒有,玩到我們搭最後一班高鐵回桃園,很盡興。

文兒的腳到今天還沒痊癒,有點擔心,但是,包紮著人工皮的傷口還是一天有比一天縮小,我會好好觀察,需要還是得在美國看醫師。

說到傷病,說實在的,南部的這些蚊子可是一個比一個兇,叮的大家一斑一斑的,對南部人來說,新流感其實不比登革熱可怕。

說來,新流感其實不比登革熱可怕,登革熱其實也不比憂鬱症致命。

青少年時期思考極度灰色的我,要不是有你在南部帶著我玩了兩年,『陽光』,『樂觀』,跟我可能一輩子都不會搭上線。在游泳隊的生活,是我這輩子最瘋狂的時候,當隊長的你,帶著我們到處玩,這次舊地重遊才理解到,墾丁跟台南是這麼遠,我們當年那種跑法真是瘋狂的一年。

南部的陽光,熱情的南部人,那種以前無法接受的不規則交通,與為人處事那種灑脫,是一直理性的我,最需要見識的東西。

我以為,台南的求學生涯會讓改變我們一生都有那種開懷。

今年十月的體檢,醫師跟我談了許就,他說爸爸這件事,對我影響很大。四、五年下來了,我似乎還在低潮,也許該去考慮使用藥物來治療。我拿了藥,許多次想拿起來吃,許多次盯著藥罐看,想著藥物的後遺症,始終沒有勇氣去打開它。

也是擔心家人,我跟大嫂說了我的狀況,也跟媽媽說了。其實,憂鬱症的神秘感只是在我們不曾花心思去了解它,才會對它產生恐懼。我選擇的『藥』,不是去口服,而是心服:帶著家人到當年有你陪伴,而治癒我那悲天憫人個性的南台灣。離開電腦,遠離手機,過幾天最簡單的生活。

這次去玩,通知了大家,沒想到忘了連絡最瘋狂的你,而你,也總是會在意料不到的時間去瘋狂,答應我,不要再瘋狂了,好嗎?

有些病是會好的,有些卻是越來越嚴重,我們是不是該好好注重自己的身心健康。傷病是會痛,良藥會苦口,但是不要感到痛苦就好了,答應我,什麼都會好的,是的,我保證,一切都會好的。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cliao&aid=3580075
 引用者清單(1)  
2009/12/15 20:47 【輕留軒之禕文系列】 無樂不做台灣行(一):前製作業與出發

 回應文章

奈米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原來你也回家鄉去了一趟
2009/12/16 08:37
雖然有些小病 小傷 但能與家人共度假期 還是很難得的美好時光

anntriplea
一切都會好
2009/12/12 23:02

對不起。

我也相信一切會好的。

也期待人類將所有心理的疾病找出因素,在這之前,親情的支持與力量的確是

最好的良方。

加油!祝福你們。

稻柏臨(scliao) 於 2009-12-13 21:19 回覆:
就算是天生性格,或是冥冥中的宿命,人還是可以決定自己要如何去過怎樣的一生.

對他,談這些支持或什麼的已經太遲了,只能祝福他.

triplesa
保重了!
2009/12/12 10:23

一且都好的底下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我們的成長過程到底留下什麼經驗印象!

是什麼在影響我們內心最深沉底下難解的思維,行為,決定。

或者,就是天生性格,就是冥冥中的宿命?

誰在安排?我不信那會是一個善者,有多少人在不斷輪迴循環一切不幸,罪惡,墮落,不安,無助之下,並沒有因此得到智慧而是毀滅。

善者,困者,愚者,惡者無所倖免。

稻柏臨(scliao) 於 2009-12-12 17:47 回覆:
謝謝,但是我相信人類終究會去找到比你說地更好的答案。

狂想家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加油
2009/12/12 07:36
希望你能睡得著吃得好...
用心吃,用心玩,用心看,用心感覺
稻柏臨(scliao) 於 2009-12-12 17:46 回覆:
睡了,也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