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向 前 走
2016/04/29 15:36:09瀏覽521|回應2|推薦43

向 前 走

 

廣播電臺播放歌手林強唱的《向前走》。

 

上網查了一下,該專輯是於26年前(1990年)發行的。

 

這勾起了我一些回憶。

 

這首歌剛發行時,曾有一段時間在臺北火車站大廳(MV裡有出現)柱子的顯示器上連續播放。

 

我背著沉重的包包,駐足於顯示器前重複看了很多次。

 

曾問過許多人是否曾在臺北住過,他們答未曾。

 

有些人只去過臺北一次,而且只是經過而已。

 

(這讓我很訝異,因為臺灣很小。)

 

就如同歌詞所說的「阮欲來去台北打拼,聽人講啥物好空的攏在那。(我要去臺北奮鬥,聽別人說所有好的事物都在那裡。)」,對很多中、南部及東部的人而言,臺北是他們圓夢的地方。

 

因為姐姐嫁到台北(姊夫是到臺北奮鬥的南部人),我很小就來回臺北與南部。

 

小學三年級,就一個人坐火車去臺北,然後坐計程車到姐夫家。

 

因為姊姊捨不得我這個弟弟,希望我搬去與他們一起住。

 

於是,國小六年級及國中一年級,我二度轉學到臺北讀書。

 

(二次都只讀了約二個月,就搬回南部了。)

 

大學之後到臺北讀書,之後的工作也大都在臺北。

 

算一算,人生至今超過一半在臺北。

 

因為不是在臺北出生、長大,對臺北總有一份疏離感,甚至覺得排斥。

 

即使曾與在臺北出生、長大的女人在一起幾年,還是有這種感覺。

 

對我來說,臺北只是一個讀書、工作、賺錢方便的地方。

 

最好的大學在那裡,好的工作也在那裡。

 

除此之外,很難想到有其他的「優點」。

 

夏天很悶熱,冬天很濕冷。

 

上下班時間幾乎每一條路都塞車,捷運及公車也是人擠人(常上不去)。

 

下雨很容易積水,而且下的是超酸的雨。

 

大屯山是活火山,何時會爆發不知道。

 

對許多人而言,臺北並不是那麼美麗。

 

對一些人而言,臺北是個「人吃人」的地方。

 

街上的行人,永遠是那麼冷漠、匆忙。

 

連住在同一幢公寓或大樓裡的鄰居,也是很冷漠,有些甚至讓人感覺有敵意。

 

有時想想,臺北人真是可憐。

 

他們從小生活在水泥及柏油所造的世界裡,很多人從未在田裡或農地裡行走或奔跑過。

 

只喝過甘蔗汁,沒啃過甘蔗,更不用說沒見過甘蔗園。

 

多數臺北人不要說牛,連活生生的豬或雞都沒見過。

 

講話時喜歡偶而說一、二句臺語,發音卻是錯的、好笑的。

 

(大部分的臺北人分不清楚臺語「蚵仔」及「芋頭」的發音。)

 

可是,這麼可憐的臺北人卻反過來輕視中南部的人。

 

在臺北路上行走及搭捷運的,很多是濃妝豔抹、「靠粉過日子」的女人。

 

遇到那種女人,我總是冷眼相對、鄙夷之。

 

總覺得,臺北的人-尤其是女人-每天都戴著面具活著。

 

有一段時間,我並不相信在臺北出生、長大的女生會有真實的感情。

 

從小我就決定,要娶老婆,只娶中、南部的女人。

 

所以,雖然在臺北遇過幾位想與我在一起的女人,但我幾乎都拒絕。

 

我曾在寒流來襲的冬夜,領了薪水,吃了一份排骨飯,走在車站附近的街道上。

 

刺骨寒風侵襲臉龐,內心響起的就是這首歌。

 

臺北不是我的家。

以前不是。

 

現在不是。

 

以後

 

也不會是。

 

Friday, April 29th, 2016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ntuycw&aid=54987098

 回應文章

寧靜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04/30 18:49
我對這首歌感觸很深,因為我出生到大學畢業之前都在南部,大學畢業之後找工作才到台北,此時娘家也搬到台北。現在在台北住的日子已經超過在台南住的日子,但我仍然清晰記得剛到台北來時的自卑。

羅希希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6/04/30 08:53
美麗與哀愁。順心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