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孟起是資深地下黨員
2023/12/25 16:53:48瀏覽383|回應5|推薦24
孟起是資深地下黨員
孟起(1913-1949),原名孟琇燾,號晉之,福建閩侯縣人,中國共產黨早期成員。早年參加福州、上海等地勞工運動和抗日救亡宣傳活動。1938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在南平開展地下鬥爭。1940年夏,赴內遷沙縣的福建醫學院建立黨組織,先後擔任中共福建醫學院支部書記、沙縣工委書記。1944年8月赴福安縣重建地下黨組織,任中共福安縣委書記。1947年春任中共閩浙贛邊區委員會候補委員、社會部部長、城工部副部長,組織領導了“兵變”“布變”等行動。同年8月在福州被捕,後解至南京。1949年4月死於於南京雨花台。
孟起是地下黨優秀的領導幹部,是中共的革命烈士。他於1938年入共黨,擔任過中共沙縣工委書記、福安縣委書記、閩浙贛區黨委候補委員和區黨委秘書處、社會處負責人,以及中共閩江工委宣傳部長、閩浙贛區黨委城市工作部副部長。
他有辦報刊的經歷和經驗,主編過《教育月刊》、省委機關刊物《鍛鍊》。特別是1945年在國民黨三青團主管的《南方日報》閩東版任主筆期間,他的黨內職務是中共福安縣委書記。這個「白皮紅心」的書記,巧妙地撰寫文章、評論,揭露國民黨軍統的黑暗統治。如在該報副刊《鐵花》上刊登對聯「救國豈無人,殺敵衝鋒,有彼壯士!發財自有道,居奇囤積,捨我其誰?」矛頭直指當時國民黨內發國難財的官商。福安縣賽岐鎮查緝所所長章吳繹,秘密身份是閩東七縣軍統情報站長,是戴笠的嫡系。此人在當地稱王稱霸,借緝私之名行走私之實,販賣私鹽謀取暴利。報紙予以揭發並配發評論《緝私者走私》,揭露國民黨內官僚監守自盜的種種醜惡現象,讀者看後無不拍手稱快。當時該報收到一封讀者來信,反映抗日戰爭國難當頭,在前方戰士浴血奮戰、處處吃緊的情況下,國民黨統治區的後方卻出現「公務員談天說地,鄉鎮長花天酒地,保甲長歡天喜地,老百姓呼天叫地」的畸形社會現象。孟起在報端用答讀者問的形式,連續發表文章,揭露國民黨當局政治腐敗的根源所在。經過一年左右的艱苦努力,孟起不但完成了省委交給他的恢復發展福安黨組織的任務,上層統戰工作和社會救亡運動也取得可喜成績,同時,還培養一批忠誠於共黨、能獨立開展工作的幹部,表現了他工作的主動性、預見性,以及從實際情況出發提出任務並取得成功的獨立領導能力。這一段時間他通過《南方日報》閩東版主筆工作,取得了共產黨人在國民黨統治區長期隱蔽、打著「合法」的招牌辦報紙的經驗。這些為他以後指導辦《星閩日報》起了很大作用。
胡文虎祖籍福建永定,是愛國華僑,1935年9月1日在廈門創辦了《星光日報》。這是繼新加坡《星洲日報》、汕頭《星華日報》之後星字號的第三家報紙。由於有數位共產黨員在《星光日報》任編輯,因此該報經常刊載一些反映民情、宣傳愛國抗日等文章,令人耳目一新。上海大夏大學文學院畢業的永定籍青年鄭書祥,在中學、大學時代曾參加過愛國學生運動,受進步思想薰陶,對國統區社會現實產生了強烈不滿。他進入《星光日報》擔任副刊編輯後,仿佛像呼吸到清新空氣一般,精神為之一振,不時在《星光日報》副刊上發表一些宣傳抗日救亡的文章。在魯默、克里等共產黨人的影響下,鄭書祥對中國共產黨的認識有了很大提高,逐漸有了參加政治活動和加入共產黨組織的要求,1935年冬,經尹林平、魯默兩人介紹加入中國共產黨。他與其他共產黨員一起成立實藝研究社,創辦《實藝》周刊,發表《為抗日救國告全體同胞書》,開展「魯迅精神不死」、「中華民族永生」的悼念魯迅先生活動,公開成立廈門文化界救亡協會。它是中共廈門市委直接領導的文化界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組織,是福建省第一個公開的抗日救亡組織。
1938年5月日寇侵占廈門,《星光日報》停刊。鄭書祥遵照共黨的指示轉移去香港,經廖承志、連貫安排進香港《大眾日報》任主筆兼電訊編輯,並接上共黨的關係,繼續宣傳共黨的抗日主張和抗戰文化活動,協助愛國青年華僑回內地參加八路軍、新四軍。他和喬冠華分別擔任中國青年新聞記者學會(即中華全國新聞工作者協會前身)香港分會的組織部長和宣傳部長。1941年12月7日,日本偷襲珍珠港,太平洋戰爭爆發,12月底日本侵占香港。共黨組織指示共產黨員自行疏散隱蔽,並每人發給200元港幣作疏散費。鄭書祥回到福建。1942年他受聘於福建省立音樂專科學校任文史教員,經常給學生作抗日形勢報告,組織學生學習魯迅作品等其他先進書籍,在進步學生中傳閱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營救、聲援被國民黨軍統逮捕的學生,成為音專進步力量的核心。1944年起,他與羊棗一起擔任永安《民主報》社論主筆和《聯合周報》主要撰稿人之一,發表一些國際時事與戰局評論和揭露舊社會黑暗的文章,積極地投入永安抗戰進步文化活動,為抗戰作出貢獻。
孟起、鄭書祥都是中共地下黨員。他們理想堅定、意志堅強,對黨忠誠、謀事實在。在國民黨宣布「戡亂時期」的白色恐怖下,他們共同策劃如何運用國統區的公開報紙為共黨所用,取得豐碩成果,受到廣大群眾的歡迎。社會上都以《星閩日報》為風向標來揣測時局。這張報紙發行量大幅度提升,超過當時福州其他報紙發行量總和的兩三倍。
抗日戰爭勝利後,國民黨對共產黨充滿疑懼,發動圍攻解放區,發起全面內戰,在其國統區內實行新聞封鎖、白色恐怖,與人民渴望和平、拒打內戰,實行民主背道而馳。在這個時候,華僑企業家、報業家胡文虎計劃在福州辦《星閩日報》,由其族親福州永安堂總經理胡夢洲任社長,聘請他的永定同鄉——上海大夏大學畢業,曾在他的星系報紙工作過的老共產黨員鄭書祥(當時與黨暫時失聯)任總編輯。在這之前,經過其省研院同事余志宏、王元(均為中共黨員)介紹,與中共閩浙贛省委候補委員、城市工作部副部長孟起相識。他們共同研究出如何用「白皮紅心」的立場長期占領《星閩日報》這塊陣地。
國民黨軍統對《星閩日報》怕得要命、恨之入骨,怕它揭開他們的瘡疤,恨它把醜聞曬在光天化日之下,採取監視、威脅、誹謗、逮捕、綁架、停刊等辦法進行摧殘。由於貫徹了隱蔽的辦報方針,加上總編輯運用高明手段,《星閩日報》一直堅持到福州解放,前後共兩年多。
抗戰勝利後,中共福建省委重新在福州成立閩江工委,孟起擔任工委宣傳部長。閩江工委根據中央「對福州及沿海敵後一律採用各種方式蔓延發展」的指示,決定開闢台灣工作。閩江工委在請示福建省委後,由孟起正式通知胡允恭,他被批准恢復黨籍,並任命為「掩權特派員」。1946年初,孟起與胡允恭一起,來到了台灣。
胡允恭一到台灣,陳儀就任命他為台灣長官公署宣傳委員會委員,並發給特別通行證。孟起住在胡允恭家裡,後被安排進一家雜誌社任編輯。胡允恭擔任的宣傳委員完全是虛職,沒有實事,他正好利用其特殊身份和特別通行證,與孟起到處採訪,出入台灣國民黨黨政機關、工廠、學校,掌握許多台灣情況的第一手材料。孟起在台工作3個月,在上層開展統戰工作,在學生中發現積極分子,加以培養,建立了幾個地下黨支部和幾處秘密據點。
閩江工委又派鄭傑、徐興祖赴台灣,以開設「福興商行」、「震球商行」為掩護,開闢黨的工作新區,先後在花蓮、台中等地發展黨員,成立黨支部,鄭傑、徐興祖分任支部書記。福建省委城工部成立後,學委負責人曾煥乾也多次赴台,在高雄發展了黨員並建立據點。

1947年,孟起率城工部組織了「布變」,竊走福建海關查扣的大量布匹和棉紗,事後部分未轉移的布匹被其女傭發現,後被軍統知悉。孟起被捕後,由於搜出中共黨內文件,孟起被確認為中共黨員。11月孟起被押解往南京,翌年4月被槍斃於南京雨花台。[1]:421
孟起被捕後,時任福建城工部部長莊征為營救孟起提出營救方案,其中的「假投降」方案使閩浙贛省委懷疑其是內奸,申報中共中央華東局,得到張鼎丞、鄧子恢「如確有內奸行為,可由你們緊急處理,不再因循誤事,但應查明真相」的回覆後,莊征被捕,在中共當局的逼供下屈打成招,後被處死,其職務由城工部副部長李鐵接任。[1]:421-422
阮英平遇難
1948年1月22日,時任閩東地委書記的阮英平參加完地委會議後起身前往南古甌地區向省委匯報工作,途中遭遇搜山的國軍,阮與警衛員陳書琴失聯,2月1日逃入寧德北洋大窩村,謊稱自己是商人,投宿於當地范起洪家中。次日范起洪等人見財起意,殺害阮英平、搶奪其財物後將其拋屍山中[1]:435-437。1952年鎮反期間,福建省公安部門在葉飛的指示下才抓獲兇手。[2]:178-181
經過
阮英平失蹤後,其警衛員陳書琴多次尋找無果,回到福州向時任福建省委宣傳部長的李鐵匯報情況後,李鐵又要求城工部閩東工委阮伯琪尋找。中華民國政府在發現阮英平屍體後,便大肆宣布此事,由於消息閉塞,省委不清楚阮英平是如何遇難的。綜合莊征事件以及前後發生的閩贛邊區游擊縱隊司令員沈宗文被出賣等事件,最終時任閩浙贛省委書記的曾鏡冰等人認為是城工部幹部被派往各地後才導致了此類事件的發生,因此城工部已被國民黨特務控制,成了「紅旗特務組織」。[1]:439
於是,曾鏡冰下令在「五一」前「處理」城工部幹部,李鐵於1948年4月被殺於建陽縣岩溪村,閩北地委常委及閩北城工部主要負責人曾煥乾被活埋於武夷山下,閩東城工部幹部葉挺荃、陳子英等被殺於壽寧縣岩後村東坑山[3]。前後共有127名中共城工部幹部被處死。[4]
後續影響
處死幹部後,曾鏡冰下令「(城工部黨員)停止黨籍,不過組織生活,不許用黨組織的名義活動,停止發展黨員,不許找組織關係,應多做對人民有利的事情」,導致大量隸屬城工部的黨員失去和上級的聯繫。城工部事件使閩浙贛地下黨組織遭到毀滅性打擊,僅南昌城工部組織保存完好,廈門城工部被迫拆解分散到省內外其他黨組織中,部分黨員經由香港北上,向中共中央申訴[1]:442,霞浦的城工部黨員與上級失聯後與浙南黨組織橫向聯絡,後繼續活動[5]。後由於成立的審查委員會的過激思想,導致大量中共黨員被錯殺。[1]:440
平反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福建的城工部黨員不被承認為黨員,地方各級支部委員會宣布「解散城工部組織和停止活動,等待上級審查」。有些城工部黨員寫信給中共中央要求調查平反,加之1952年阮英平案告破,在中國共產黨第七屆三中全會上毛澤東怒斥曾鏡冰「殺城工部殺了那麼多人,為什麼不向中央報告?究竟是國民黨殺共產黨,還是共產黨殺共產黨?應該作個交代嘛!」[4]
會後,曾任中央城工部部長的周恩來指示時任福建省人民政府主席的張鼎丞過問此事,但曾鏡冰未提交相關報告。[4]
1953年初,福建省委開始審查此事,1954年赴京報告,鄧小平、楊尚昆、譚震林、安子文等中央領導在中南海聽取了匯報,提出不僅要平反罹難者,還要追究「原區黨委的錯誤」[6]。1956年宣布平反城工部事件,承認城工部是「黨的組織」[1]:443,至1957年恢復1276名城工部黨員黨籍,隨後曾鏡冰被認為有「內奸嫌疑」而撤銷其在福建省的工作,下放到內地。1967年文革期間被迫害而死於北京。1983年胡耀邦為曾鏡冰平反。迄今,城工部已有3960人被恢復黨籍。[4]
參考文獻
1. ^ 移至:1.0 1.1 1.2 1.3 1.4 1.5 1.6 1.7 鄭錦華等. 中共闽浙赣边区史. 福建省: 廈門大學出版社. 1993年. ISBN 7561508468.
2. ^ 郭天印. «长江支队1949南下全景纪实». 中國: 山西人民出版社. 2018年. ISBN 9787203101390.
3. ^ 霞浦縣政協文史組, 《霞浦文史資料·第二輯》. 叶挺荃烈士年表. 霞浦縣. 1983年: 64~74頁.
4. ^ 移至:4.0 4.1 4.2 4.3 福建“城工部事件”始末 - 军史研究. [2021-03-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4-20).
5. ^ 霞浦縣政協文史組. 《霞浦文史资料·第一辑》. 霞浦縣: 地方國營霞浦縣印刷廠. 1981年.
^ 人民领袖邓小平. cpc.people.com.cn. [2021-03-12].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edicchi169&aid=180194351

 回應文章

亓官先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3/12/29 21:50
張秉承正是林頂立的化名!

徐百川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3/12/28 22:45
國家安全局
亓官先生(medicchi169) 於 2023-12-28 23:34 回覆:
找到了,
署名
台灣站站長張秉承

徐百川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3/12/27 15:30
《台灣二二八事變報告書》 國家安全局(1947/04/01) https://lurl.cc/4sZp4E

近因
一、貪污之風未根杜絕
陳長官於來台時曾云:「來台公務人員苟真為建設新台灣而來者,本人當無任歡迎,否則請不必來此」。而其實長官以下之幹部,既未能切體其意旨,且對人員任用過於濫用,對於御用紳士、奸僞份子,不唯未加限制,且均先後起用、恩寵有加。各該僞員既存心推塌政府,以肥私利、一登龍門,遂互相勾結。
先則誘合接收人員,盗用機器零件變賣分利,後則勾結軍警,於沿海一帯縱放走私,以造成官僚資本,而善良人民則因經濟均被統制,貿易專賣諸機關設立,不能發展自由貿易,均怨聲載道抱有不平。

二、糧食恐慌之影響
本年一月中旬,全台糧價由每斤十二元,節節飛漲至二月初旬已突破三十元大關(現五十五元)一時民間為之騷動,查台省為產米地區,全省所產米量不但供全台消費有餘,且可輸出外地,乃因月來台灣物資搬運已空,故投機商人紛紛勾結官吏,在沿海大肆搬運糧食,而地主大戶亦以奇貨可居、囤積不放。
民食所繫,全省驟然各地紛紛有亂貼標語,集團搶米之出現,貽野心者有蠢動之口實。

三、經濟風潮之刺激
全台普遍糧荒之後,繼之以上海美鈔、黃金風潮捲入,全省百物如奔騰走馬一路狂漲,由是怨謗叢生、不滿現實。於專賣局查緝員誤傷人命時,彼等即中奸黨及陰謀份子之煽惑,隨聲附和,認為良機不再,暗中促使流氓擴大事態。
同時就奸黨自身言,自拒絕中央和談後,先後於魯中、東北對我發動總攻勢,彼等擬以台灣為策應起見,曾預定於糧風狂漲,及金潮發生,計畫率失業民眾實施暴動,嗣因力量不足,當局應急制變未挺奸謀。

四、特殊階級之陰懷私怨
本省日產房屋在接收初期多為台人佔住,此處政府為統籌處理日產,擬予標售、以杜流弊。詎佔住之台人不明政府意旨,以為有礙彼等之權利,奸偽份子又從而煽動,秘密組織房屋委員會,企圖阻礙政府標售房屋之進行。當時雖經政府解釋止息,但人民心理簡單,稍有機會而啟發其驕縱之心理。
此外尚有日治時代日人農工商業之中間剝削份子,所謂「仲賣人」者。光復後情勢變遷、失所憑藉,不免侘傺失意。抑以政府接收日人之公私土地,過去均由日人利用彼等為爪牙轉租佃農,任其居間剝削。
此次政府將此大量之日人公司土地收回,直接放租自耕農戶組合作農場,以改善佃農生活,彼等自知利益即將喪失,亦早蓄有意亂(亂意)。
侘傺(ㄔㄚˋㄔˋ潦倒、坎坷、失意而神情恍惚的樣子。)

五、不法份子之勾結蠢動
上月政府大赦,台灣赦釋人犯達數千人。其中流氓地痞為數居多,釋出之後因米荒、金潮相率而至,刺激該等生活。
同時警備總司令部為教化全台流氓,所設立之勞動訓導營亦相繼畢業出校,并任其組織同學會,而無形中使各該不法份子,由單獨擾亂進至勾結行動,復受奸黨之煽惑,遂尋釁滋事。

徐百川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3/12/27 15:19
《台灣二二八事變報告書》 國家安全局(1947/04/01) https://lurl.cc/4sZp4E

遠因
一、潛伏奸偽之死灰復燃
台灣共產黨首要份子謝雪红、林曰高、潘欽信、蘇新、王萬得、張道福、揚克煌、楊逵、李喬松、林兌、候北海、盧新發、陳崑崙、王添灯等,則與原台灣民眾黨首要蔣渭川、張邦傑等會合,組織台灣民眾協會,後改政治建設協會,兩會份子屹立南北、遥為呼應,一面收羅過去幹部、強化組織,一面爭取新群眾擴充實力。

二、御用紳士之煽惑叛亂
「御用紳士」及倚靠日人而生存之牙爪,光復時雖曽銷聲匿跡,一時嗣因政府寬大為懷,彼等乃東山再起、四出活動,不惜巨資創辨報館刊物,挑撥感情以敗政府威信,利用輿情挽回地位,蓄養流氓、樹立私人勢力。
尤是權勢與前無異,如:陳逸松、林宗賢、顏欽賢等均為國民參政員,郭國基、劉明朝、黃媽典、周延壽、蔡星榖等為參議員,野心未足、希圖台灣獨立,以攫取甚於往昔之特殊地位,而早蓄有叛國之陰謀。

三、歸台浪人及退伍軍人之思變
過去流落外省之台籍浪人素受日本之支持無惡不作,光復後返台劣性未除、避難就易,既不願從事正當職業。復又以主人自居、高唱民主,冀獲一官半職,稍不(受)注意輒埋怨政府,一遭冷淡更亂佈瀾言因此慣技以資恐赫。
而遣返之退伍軍人,返台時大都失業,當局未得妥善處置成為流氓、窮極思變,遂因政治弱點擴大發揮,離間官民情感,乘機發動。

四、門羅主義派之挑撥
日本統治台灣期間,因高壓政策影響,遂使台灣産生各種黨派從事鬥争,如:民眾黨、文化協會等團體,雖經鎮壓迄未清肅。光復以後,各派别殘餘幹部,如:王添灯、蔣渭川、黃朝生、張晴川…等,遂狼狽相依,配合奸偽份子、御用紳士,陰謀奪取政權,高唱台灣門羅主義及台人治台、高度自治等口號,以推毀現政府、打倒外省人。

五、日本奴化教育之遺毒
日本統冶時代因施行奴化教育,對於我國極盡蔑視破壞之宣傳,台胞之較年輕者(中等學校學生及小學教員為多)對祖國歷史地理及一般情形既茫然不知,而於日人長期先入為主之惡意宣傳,則中毒甚深。
彼等大都懷有成見,認為中國一切文物、制度、人才、學術均無足取,平時所言皆日本語言,日常生活亦模擬日本方式,幾已死心塌地希望永遠為日本臣民。影響所及遂使一般青年殆不知有祖國文化,與中華民族傳統精神之偉大,更不知此一時代係何潮流。

光復後政府施政方針與日本時代自然相異,彼等對於祖國法令制度既毫無認知,且事事存有「日本第一」之頑固淺狹觀念,遂不免發生錯覺及不正之批評。
對於生活工作亦難免不甚習慣,而發生種種厭惡,於是奸黨份子利用彼等腦筋簡單,乘隙渗入、推波助瀾、鼓動風潮,企圖使台灣自外於中國而引起國際上之糾紛。

六、戰後經濟問題之刺激
台灣在日本統治末期,戰事節節敗北,經濟方面竭澤而漁、千瘡百孔,如工業原料之饋罄,生產事業之衰退,交通器材之缺乏等等。雖於日人屈膝時,尚未至於表面化,但經濟崩潰之因素已日積月累。
台人不知底蘊,且懷有過高希望,而不知政府之接收,係承殘破凋敝之餘,重以財力與交通之困難,技術人員補充之不易,若干工廠因限於人力、物力無法恢復,而物價則因各地影響日趨暴漲。島民性急氣短,於是盲從奸徒之煽惑、不滿現實,致官民之間情感不能融合。

徐百川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3/12/27 15:12
《台灣二二八事變報告書》 國家安全局(1947/04/01) https://lurl.cc/4sZp4E

二•二八事件有人認為民變,此非意圖造謠聳聽,便是短見誤解。假使真正民變,台胞有六百餘萬人,一師兵力何足扺擋,亦非短時期可能順利解决,恢復常態也。
此次事變之促成雖為奸黨及其他不良份子所主謀策動,政府各基層人事未臻健全,有些不肖官吏利用職權枉法貪污,予台胞以不良印象。而奸偽暴徒明此弱點乘機挑撥離間任意宣傳攻訐政府,致使官民情感日趨惡化,二二八事變貪官汙吏亦難辭其咎。

尤以政治建設協會之份子為最複雜,其中有奸黨、有御用紳士,有自治獨立派、有青年學生同盟,有海外歸來退伍軍人,有國民黨員。在各地設立分會擴張勢力,演講宣傳攻擊政府。
如該會煽動工廠工人罷工,北大女生沈崇事件反美運動,及日本澀谷事件大遊行等陰謀,均由本站運用關係報請陳儀長官,先事防範未肇禍端。
二二八事發察其情態勢必擴大,乃派許德輝同志出面掌握台北廿二世角落流氓首領及一部份純良學生,指示方針參加為反間工作出為鎮壓暴徒並勸導市民勿為利用,台中、台南、高雄、花蓮各地亦有如法進行、收效宏大,唯吾人在台工作建立不久人員稀少,致不能發動全面工作,達成任務殊為遺憾。

此次事變叛逆份子甚為複雜,發動目的各有不同,分道揚鑣各行其是,無一中心人物能獲得統一指揮與行動。

由二二八事變可以看出台省施政方針有兩大錯誤,一為政治方面過於放任、濫用人才,使反動份子乘機潛入、大肆活動,如黨政團、學校、文化事業、社團民意各機構皆為此輩所把持,為謀達其叛亂目的,不分是非、專事歪曲宣傳、阻撓政令。
一為統制經濟失策,造成官僚資本并予不肖官吏取財有道之機會、養成貪風。沿海口港大舉走私無人過問,致使多數民眾受高度經濟壓迫,不能自由貿易、無法生活,怨聲載道不絕於耳。
亓官先生(medicchi169) 於 2023-12-27 20:21 回覆:

請問百川兄

報告撰作者署名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