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RSS Feed Link 部落格聯播

文章數:55
是福不是禍
知識學習科學百科 2014/09/25 09:17:14

「是福不是禍」 半千叟 姚遙崤

每年美國西海岸都有無數的鮭魚從太平洋溯河而上,到山頂的水源區交配產卵。每條魚都像十項運動的選手一般在急流中往上衝。它們跳過淺灘,躍過瀑布,沒有任何力量可以阻礙它們的前進。 可是一旦到達目的地完成傳種的任務以後,衰老似乎是一夜間的事。不到兩個星期, 這些強健、美麗、和充滿活力的魚就死亡了。

建立世界上第一個血庫的羅勃遜發現鮭魚在這個過程中,它們的腦下垂體增大,刺激腎皮質使之漲大到比平常大三倍以上並釋放出大量的荷爾蒙。這和人類所患的柯氏症極其相似。患這種病症的人們都是內分泌系統失調,荷爾蒙過量而引起疲勞,抵抗力減弱和大量的脂肪聚集。鄧克拉提出一個理論說, 當個體老化時, 腦下垂體就釋放出死亡激素, 使得細胞無法獲得甲狀腺荷爾蒙導致新陳代謝不能進行而死亡。鮭魚和人類的柯氏症都是類似的情形。這種魚同時遭受到甲狀腺荷爾蒙的缺乏和腎上腺荷爾蒙的過量。然而無疑地這都是在遺傳時老早就安排好了的。

自然界另外有一種鋼頭鳟跟鮭魚一些樣地從海裡溯游而上產卵,  然後也迅速地衰老死亡。可是華盛頓大學的范希特卻驚異地發現, 並非所有的魚在完成任務後都死亡的, 少數仍然可以回到海裡再生。 經過放射性物質追蹤以後他證實有些鋼頭鳟居然可以重生兩三次, 似乎死神對他們特別仁慈些。研究衰老的科學家們被這個事實所鼓舞是不可言喻的。我們是否可以從這些鋼頭鳟上學到些甚麼呢?

在美國馬利蘭州巴鐵摩爾市的市立醫院旁邊一棟四層樓建築物裏, 為數約一百五十人的科學家及助手們, 正夜以繼日地在這個衰老研究中心探索人類衰老的秘密。他們分成許多小組分別從不同的角度追求謎底。有一組自十六年前就開始追蹤一群約六百五十人的自願者, 這些二十到九十五歲人們每兩年必定經過一次徹底的全身檢查來和以往的記錄作比較。該研究中心發現當老年人和年輕人一樣活動時, 他們所耗費的能量卻較少。人們血液中的膽固醇含量在五十五歲左右達到最高峰然後逐漸下降。老人的肺部機能減低, 以及他們的肌肉多被脂肪取代。這些發現對醫生瞭解病人是有不少幫助的。

另外一組人研究細胞荷爾蒙的接受體和它們在老化過程中所扮演的角色。許多年以前人們就知道荷爾蒙在指揮細胞於不同時間作不同工作上所處的重要地位, 可是直到最近科學家們才發現荷爾蒙如何經過極微小的蛋白質構成的接受體給細胞傳遞正確的信息。衰老研究中心指出接受體的數量隨年紀的增高而減少,他們相信接受體的減少和衰老有很大的關係。那麼是否有方法增加這些接受體的數量呢? 南加州大學的費驅證明這是辦得到的。他給母老鼠注射女性荷爾蒙後發現它們子宮裡的 Estrogen 接受體有顯著的增加。如果這種荷爾蒙治療法可以應用到人類的話,那麼對老年人來說真是一大福音了。科學家們正不懈地作進一步的研究。

免疫系統也是努力的對象之一。通常傳染病菌都是由抗體負責消滅的, 抗體大部分都是由骨髓裡的 B細胞製造的。然而B細胞必須得到另一種 T細胞的協助才能完成製造抗體的任務。人類抵抗病菌的能力和年齡成反比。衰老研究中心發現B細胞的減少似乎並不是主要的因素, 反而T細胞的退化倒有很大的影響。為什麼呢?

自從華生和柯瑞克在一九五三年發現了去氧核糖核酸 (DNA) 的雙螺旋形結構以後, 人類在研究遺傳、 生長、 疾病、和衰老方面的進步真是一日千里。中心的研究人員自不例外。他們更發現許多重金屬在細胞傳遞信息過程上有無可否認的阻撓作用。例如鉑金屬會掛在去氧核糖核酸的分子上阻礙核糖核酸 (RNA - 傳遞信息的主要媒介) 穫得信息, 過量的鎂金屬會在蛋白質合成的過程中造成錯誤, 而金屬在人體內的含量是隨年齡增高而增加的。

相信一切都在遺傳時就安排好了的一些科學家們認為人類和其他生物在一定的時期就會接受命令開始衰老而死亡。許多外在的因素如上述的各種現象只不過使得這個死亡開關提早發動而已。我們且看下列的兩種病症吧:

有一種叫 Progeria 的病症大約在每八百萬兒童中就發生一項病例。患病的兒童在三個月到三歲間看起來和一般的兒童無異, 突然間發育遲緩了, 身高停留在三歲到五歲的階段。他們身體開始顯出一切老年人的症狀,血壓增高, 膽固醇增多,心臟跳動不規律,皮膚起皺及失去光澤, 皮下脂肪消失, 青筋暴露, 頭髮花白, 在十二歲到十八歲之間大都因心臟病發作而死亡。他們通常都有像鳥一般的臉孔, 突眼勾鼻, 四肢虛弱, 關節僵硬。世上沒有一種藥可以治療他們。 更可悲的是他們心智發育正常,具有喜怒哀樂的能力,對自己患染上這種怪症頗為知曉而常自慚形穢。這種病不分人種地點在全世界都發生過。醫學上找不出原因,也不能証明它和遺傳有任何關係。

另一種華氏症 (Werner’s Syndrome) 和上述的Progeria 十分近似, 只是患者延遲到十五到二十歲時才發生老化的症狀,到四十至五十歲時病患死亡。他們的發生率是Progeria 的兩倍, 大約每四百萬人中有一人。
那麼是不是這些不幸的患者們基因出了問題呢?如果是的話, 難道人體內真有一個開關負責掌管我們的寿命麼?從另一個角度來看, 是否有一些基因其主要的功能是把錯誤的信息傳給生物體? 假如有的話Progeria和華氏症是否它們提早發動的結果?由於這兩種病症的發生, 我們不難懷疑人體內確實存在某項機關, 而人類的衰老不僅是正常的器官消耗磨損而已。這個定時炸彈無疑地是在造物者的設計程式之中。假若這個開關可以意外地提早發動, 像Progeria和華氏症一樣, 理論上來說也可以加以延遲而延長我們的壽命, 只要我們能發現它及瞭解它的功能。進一步來說,我們可否倒轉這個開關,使人類也像鋼頭鳟一樣地再生呢?甚而更進一步地修改或解除這個裝置, 那麼長生不死豈不是夢想的實現麼?

好了, 現在我們假設在科學技術上人類可以達成不斷地再生因而長生不死了。既然不死, 生就沒有必要, 這也可以用手術絕育或修改基因程式達到目的。世界上只有青年的再生人,中年人,和老年人。 我們再也看不到兒童以及享受目睹他們成長的樂趣了。春暖花香的時節也再聽不到他們的笑語, 沒有人再經過那段充滿希望憧憬和幻想的時光。大家都很清楚自己目前以及將來再生後的職責,循環不已, 人人不斷地學習及發明新事物。婚姻制度也已取消。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也變得更複雜了,昨天還見到的白髮皤皤的高曾祖母,今天就變成風韻十足的少婦。路上碰到一位雞皮鶴髮的老頭竟然是自己的重孫。但是除非把性慾望的基因程式也根本修改,否則雖無生育之責, 這個本能還是存在的。那麼人倫間的關係就更亂了。如果徹底根除性本能呢?問題來了,人還是會因為疾病或意外而死亡的呀! 如此豈不是人口會逐漸減少以至於總有一天完全絕種了麼?為了補救這些意外的死亡, 我們還是應該賦予某些人繁衍下一代的責任的。世界上仍舊有兒童,只不過數目十分希少罷了。那麼誰有資格享受這個生養兒童的特權呢?再說有些人是否會厭倦這種無休止的生活而採取自我了斷的行動呢?即使在現在這樣的社會因厭世而自絕的人已經太多了。目前的科技進步一日千里,早有許多人有跟不上時代的感覺。美國某些社會學家指出, 超出百分之六十五的人對現代化的生活是無力招架的)。 那麼百年千年以後呢?我們後代的再生人們能招架得住麼?永生固然美妙無比,可是它給人類帶來的衝擊恐怕是太巨大了吧!

談到這裡,我們似乎可以暫時撇開肉體永生的問題轉而探討一下死亡了。從生物進化的觀點看來, 死亡不能不算是比較有效的維持自然界平衡的方式。個體達成交棒給下一代的任務後就解體回歸自然, 成為養分。養分滋潤其他的植物動物終又被子孫吸取, 完成大循環。但由於死亡是一個大未知人們自然對其產生大恐懼,就像人們恐懼黑暗, 恐懼大森林一樣。換句話說, 假設 (只是假設而已) 我們肉體死亡後還有其他的方式可以延續生命, 假設我們對於這個方式能透過某種經驗得到一個概念, 再假設這個後續生命是以一種愉快的方式行之, 那麼我們對必將來臨的死亡的恐懼豈不是會減輕很多麼? 穆第 (Moody)醫生對這個問題的調查報告也許可以給我們作一個有趣的參考。

穆第訪問了約一百五十位被宣佈醫學上死亡然後卻回轉過來的人們。他們告訴他「死亡」的經驗。雖然每一個人的經歷並不完全一樣, 穆第發現大部份的人的經驗十分奇妙地都非常近似。他們聽到自己被宣佈死亡, 然後聽到一陣十分刺耳的燥音, 同時感覺到自己正穿過一段長而黑暗的通道。於是他們發現已經離開了自己的軀殼而像旁觀者一樣地可以「看到」當時的情景。然後他們見到先去的親友們來接引。隨之有一股非常強烈但毫不刺眼的光芒出現在眼前。他們可以感覺到這股強光 (或者可以說是靈吧) 給予他們的全然接受、瞭解、與愛。這個靈幫助他們在一瞬間看到自己的一生經歷, 就像在迪斯奈樂園裡看到的三百六十度寬銀幕景象一樣。於是他們可以感覺到自己接近一條無形的界限分隔人世和那邊的世界。接著他們發現自己的時辰尚未到而必須回歸人世。他們拒絕和抵抗, 因為那股靈給予他們的感受實在是太舒暢了。然而終究他們和自己的肉體接合而回到了人間。這些人不論有無宗教信仰, 大都有上述的經驗。

恐怕是巧合吧? 或者莫非是在人們死亡的瞬間產生的幻象麼?有沒有可能他們編出一套故事來引人注意呢?巧合自然是可能的, 我們也不應排除亂編故事的可能性。然而一個北卡羅來納的老婦, 一位新澤西州的醫學院學生, 及一位喬治亞州的獸醫和其他許多從不相識的人們, 都能一致串通好編出一套相同的故事來欺騙穆第醫生麼?這個可能性太低了。再說古時東西方竟然也有近似的記載。

柏拉圖在他的「共和國」一書裡曾記載一個叫厄爾希臘士兵的死亡經歷。厄爾醒轉後的描述和穆第醫生的發現十分相似。厄爾說那個靈指給他在一瞬間看到其一生的經歷, 靈告訴厄爾他要再回到人世告訴人們另一個世界的景象。於是他回甦了, 發現自己躺在火葬的柴草堆上。

西藏的先知們也傳述了類似的關於人類死亡的情景。靈魂離開肉體, 經過大黑暗大空虛, 發現可以見到自己留下的臭皮囊。這個新的「個體」 能夠穿越山嶺不受任何物體的阻擋。於是見到一個至上的靈。至上的靈把人的一生經歷映在一面鏡子裡,死亡的人感覺到一種無比的被接受、瞭解、和愛的安寧及滿足。

我們必須承認穆第醫生的調查報告和古時的記載不能成為任何科學證據「證明」人類有後續生命。筆者所以不厭其煩地介紹這些報導, 只是想闡明生生死死, 有生有死, 乃是大自然的一項法則。 人類在征服自然的口號下已經犯下了許多錯誤。例如為了要追求物慾, 我們不斷地摧殘和損害大自然。如今人們已開始嘗受到環境污染的苦果, 這不能不說是大自然對我們的警告和反擊吧。假若真有一天我們能把死神鎖在牢籠裡, 誰敢預料那不是大禍臨頭的先聲呢?冥冥中自有天意。道家數千年前就已留下「福兮禍所伏」的警語了。站在一個科學工作者的立場, 筆者自然希望我們能在長生不死的研究上有重大的突破。然而我們所該付出的代價究竟是什麼呢? 但願這些憂慮只是庸人自擾而已。我們且拭目以待吧! 


西元1977年三月十八日寫於美國佛羅里達州塔城。
本文登載於中央日報1977年四月二十四日副刊, 並選入「中副選集」第17輯。 

最新創作
是福不是禍
2014/09/25 09:17:14 |瀏覽 490 回應 2 推薦 2 引用 0
「野孩子 ─ 憶童年」 半千叟
2014/07/25 08:41:57 |瀏覽 404 回應 0 推薦 3 引用 0
世說新「成語」
2014/06/19 09:04:26 |瀏覽 595 回應 0 推薦 0 引用 0
憶秦娥
2014/06/19 07:53:16 |瀏覽 271 回應 0 推薦 3 引用 0
﹝二十一﹞「回收輿循環」
2013/09/18 08:53:47 |瀏覽 326 回應 0 推薦 0 引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