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想想 瑞士公投 為什麼遲至33年後的2050年才停用核電
2017/07/22 15:34:55瀏覽2769|回應1|推薦70

引用文章殊為不智 以增加火力發電廠 廢核電

2017年5月21日,全世界最常公投的國家—瑞士,定調了2050年的國家能源轉型路線。本次公投題目為:「您是否同意2016年9月30日通過的《能源法》修正案(包含禁止興建新的核電廠)?」結果獲得58.2%民眾支持,成為繼鄰居德國之後、第二個確定告別核電的歐洲先進國家!

經濟日報 2017/5/23 報導:瑞士通過廢核公投 將大幅提高太陽能風電

2017年5月21日,瑞士舉行公投,58.2%的選民支持禁建新核電廠,現有五座核電廠在安全無虞情況下,將得以繼續運轉。

5月21日公投同時通過一項「2050年能源策略」法令,在減碳排放上訂下遠大目標,目的是降低對核電依賴度,並提高太陽能與風電發電量。

本篇文章想探討:瑞士人民為什麼決定遲至33年後的2050年才廢核電?

遲至33年後到底是多麼久遠以後的概念?很明顯的,瑞士要減碳排放,瑞士不要燃煤火力發電廠,瑞士寧願再等33年,等待新科技產生新能源,以及等待慢慢成長的太陽能與風電發電量。

瑞士最驕傲的是他們的山水及草原,是景觀(Landscape),瑞士人的智慧是保留他們觀光資源的景觀,他們可不願意隨地看到破壞景觀的風機、太陽能光板、電塔、電網、甚至是火力發電廠冒黑煙的煙囪。

遲至33年後更代表的是:既然不能建新的核電廠,這輩子就不用再提反核了,在減碳排放的前提下,既有的核電機組能否繼續運轉就交由專業的工程師去決定吧。

那我們想質疑:民進黨政府倉促廢核電,以燃煤火力發電替代核電是不是完全搞錯了方向?反而造成不環保的碳汙染碳排放增加。

.

壹、瑞士目前有五座核電機組在運轉,發電量超過全國的三分之一

瑞士在電力需求上,高度依賴水力與核能發電,再生能源只占極小一部分。瑞士聯邦能源局的資料顯示在2015年,水力發電占總發電量的59.9%,核電占33.5%,其他再生能源占4.3%,而傳統火力發電僅為2.3%。

圖二顯示瑞士的五座核電機組:瑞士的核電機組比台灣老舊。

以下表一比較瑞士五座核電機組及台灣的八座核電機組:

Beznau I1969核一廠一號機組1978/12/6 (目前歲修逾排程)
Beznau II1971核一廠二號機組1979/7/16 (目前歲修)
Muehleberg1972核二廠一號機組1981/12/28
Goesgen1979核二廠二號機組1983/3/15 (目前歲修逾排程)
Leibstadt1984核三廠一號機組1984/7/27
核三廠二號機組1985/5/18
核四廠一號機組2014封存
核四廠二號機組2014封存

日本福島2011年3月發生核災後,2011 年 5 月瑞士政府決定放棄建造新的反應爐,而原本的 5 座核電機組將陸續服役到 2034 年為止。也就是說,2034 - 1984 = 50,每座核電機組的服役期限為50年。

然而瑞士的綠黨及環保團體倡導提前在2029年廢核電,也就是說,每座核電機組的服役期限僅為45年。

2016年11月27日,瑞士對於是否提前讓五座核電廠於2029年完全除役的提案舉行公投,法新社報導,根據最後結果,54.2%選民拒絕這項綠黨倡導的加快除役計畫。如果公投通過加快廢核倡議,米勒貝格(Muehleberg)以及貝茲諾一號和二號(Beznau I and II)核子反應爐將於2017年關閉,接著是戈斯根(Goesgen)核反應爐在2024年除役,萊布施塔特(Leibstadt)核反應爐在2029年除役。公投未通過代表瑞士政府將維持2016年9月30日通過的《能源法》修正案,遲至2050年核電廠除役、完全廢核的目標。

2016年11月27日反核電公投失敗是必然的,因為瑞士根本無發承擔立即停止運轉三座核電機組所造成的缺電困境。

.

2017年5月21日,瑞士舉行公投,雖然支持禁建新核電廠,但是也支持現有五座核電廠在安全無虞情況下,將得以繼續運轉直至2050年。也就是說,2050 - 1984 = 66,每座核電機組的服役期限為66年。

瑞士最高齡的核電機組為Beznau I,於1969年開始商轉,至今已經商轉48年。我們應該有幸於2019年驗證 Beznau I 在〝知天命〞的高齡下是否還會繼續商轉。

.

OK 只是想放一張沒有風機,也沒有太陽能光板的照片

這是在奧地利拍攝的真善美,只是想說 大地是讓我們嬉戲的,而不是放風機 和 太陽能光板的

瑞士 想打造的是人文的觀光景點 (題外話: 同一支吉他 該是 左撇子吉他 還是 右撇子吉他)

.

貳、瘋了!台灣於2020年燃煤火力發電量占比居然會高達50%

聯合報 2017/5/17 報導:補非核電力缺口2020年燃煤占比將達50%

根據民進黨政府經濟部規畫,因應核一、核二除役,再生能源未及趕上,二○二○年我國燃煤發電占比將達百分之五十。 經濟部長李世光昨表示,三年後我國燃煤發電占比將攀升到百分之五十。

表二為今年2017/4/6看到的替代方案為: 非核家園代價 1天噴碳增4千萬公斤

假如以燃煤及燃氣火力發電替代無碳排的核能發電,北台灣的呼吸道感染病症將是所有北台灣民眾的夢魘。無法想像當燃煤發電占比達50%時,台灣的空氣汙染將會有多糟糕。

目前在民進黨政府刻意杯葛下,台灣有五座核電機組被閒置,總共被閒置的裝置容量高達4957MW(百萬瓦),對照瑞士五座核電機組的總裝置容量僅3278MW。瑞士於2017年5月21日公投結果支持現有(比台灣都高齡的)五座核電廠在安全無虞情況下,將得以繼續運轉直至2050年。

瑞士拚死使用核電,漸進延緩廢核電,也不要燃煤火力發電廠,瑞士拒絕碳汙染、壓低碳排放,瑞士能,台灣為什麼看不清孰重孰輕?

.

以下圖三顯示台灣於昨天2017/7/21星期五(工作日)的發電量,當天中午台北溫度高達36度,下午1點40分的發電量超過 36吉瓦(GW) = 36000MW(百萬瓦) = 3600萬瓩。

現在來看2017/7/21凌晨0:00時的發電量大約是3000萬瓩:

1. 太陽能發電為零,因為晚上沒有太陽。

2. 風力發電僅 1 萬瓩,對比台電當天公佈的風力發電裝機容量690MW,效率僅有10 / 690 = 1.4%。可以印證台灣位處東北季風帶,夏季風力微弱,風力發電並不顯著。東北季風代表的是天氣轉涼或是變冷,夏天天氣愈熱反而代表的是沒有東北季風,風力發電因此並不顯著。

3. 水力發電有38.3萬瓩,可以說明水力的資源很珍貴,夜間非尖峰用電時儘量少用水力發電以儲存水資源,待日間尖峰用電時再來承擔尖峰用電時的高負載。

4. 抽蓄發電目前產生20萬瓩, 抽蓄發電需要在午夜時利用發電成本低廉的基載電廠所發的電,將抽蓄電廠下池的水抽往上池。在白天尖峰用電時,再將上池的水洩往下池,利用水位差來發電以提供尖峰用電。

目前抽蓄負載為 -48.6 萬瓩,未來,假如廢核電後是用碳排放高的火力發電來執行抽蓄負載將下池的水抽至上池,那真的不能叫環保。

.

由2017/7/21凌晨0:00時的發電量可看出此時的綠能發電量僅佔總發電量的2%,這也說明了綠能的不穩定性。剩下的98%發電量這時得完全依賴傳統的發電方式,將更加的強調傳統的發電是不可或缺的。

民進黨政府主張廢核電,未來發電量的目標為 綠電20%,燃煤30%,燃氣50%,根本就不切實際,根本就無法達成。每當夏季的夜晚,當太陽西下,當天氣炙熱導致東北季風不明顯,當綠能發電完全失能,就可以看出為什麼民進黨政府會叫囂:台灣於2020年燃煤火力發電量占比會高達50%

難道 台灣於2020年燃煤火力發電量占比會高達50% 是值得驕傲的嗎?

當然不是! 台灣於2020年燃煤火力發電量占比會高達50% 應該是環保的災難,更是公衛的恥辱。

2016年7月6日報導:歐盟燃煤火力發電廠煤灰年奪2萬3千命|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2011年德國驟然關閉8座核電機組,但是立即新增燃煤火力發電廠用來填補用電缺口。 2016年7月10日報導:研究:燃煤污染德国每年早死3630人– 博聞社 - 博闻社

2015年3月6日報導:驚!研究顯示燃煤電廠造成台每年早死900件

.

台灣為什麼看不到瑞士避免碳汙染、降低碳排放的努力及智慧?瑞士核電廠即使已經商轉了48年,卻為了避免碳汙染而繼續商轉發出零碳排的電。

瑞士有這種延長核電機組商轉的智慧,為什麼台灣就沒有這種智慧?

.

叁、比利時目前有七座核電機組在運轉,發電量超過全國的48%

比利時在2003年曾通過逐步放棄核電法案,要求機組完成40年運作後關閉,原來預計在2015年前關閉2座,預計2025年關閉所有的核電廠。

比利時境內Doel核電廠有2座核電機組分別於1974年及1975年開始商業運轉,發電量各為433MW,由於設定40年為使用期限,原來比利時內閣決定2015年2月及12月分別要關閉此2座核電機組。但是因為將減少866MW,因此比利時國會只能於2015年6月宣布,將2座屆齡除役的核子反應爐延役10年,並保持立法程序上的彈性。

比利時考量用電需求,替代能源發展未能跟上電力需求,倘若倉促廢核,屆時比利時將面臨電源供應失衡難題。

目前比利時對於核電的彈性政策為:2025年全面廢核,「核能除役法」保留彈性條款,在能源供應發生危險或不可抗力情況下,可重新檢討廢核電。

下圖五出自:De Belgische energie mix van februari 2017 (bron:ELIA) (2017年2月比利時的能源結構,其中核電占69%,天然氣發電20%,風電3%,水電1%,其他7%)

比利時想盡辦法要減少燃煤火力發電所造成的碳排放及空氣汙染,不惜延長核電機組的商轉期限。

比利時有這種延長核電機組商轉的智慧,為什麼台灣就沒有這種智慧?

比利時發展綠能也已經是不遺餘力,最有名的就是比利時太陽能公路 位於比利時安特衛普附近的E19公路旁鋪設了長達3.6公里的太陽能板,提供350萬瓦(3.5MW)能源。

前幾年,有篇網路文章說「比利時一條太陽能高速公路發電量超過核四,而且造價只要六億五千萬元。」還被民進黨立委在政論節目上引用,質疑馬政府要建好核四根本是浪費錢。但後來被網友打臉,因為這是把單位看錯才會算出這麼離譜的結果。

事實是,比利時那條太陽能高速公路「一整年」的發電量,只超過核四「一個小時」的發電量;倘若換算成造價成本,太陽能高速公路要達到核四一整年的發電量,造價要高達四兆多元。

台灣除了該學習比利時太陽能高速公路之外,更應該效仿比利時能延長核電機組的商轉期限,以減少碳汙染及降低碳排放量。

.

、醒醒吧 日本已經重啟7座核電機組

聯合報 2017/4/26 報導:日本今夏重啟第七座核電機組 https://udn.com/news/story/6809/2425469

日本佐賀縣政府宣布同意重啟九州電力公司玄海核電廠三號、四號機組,作為重啟前提條件的當地同意程序全數完成,預計最快今年夏季將重新啟動。

在此之前,已經有三起同意重啟案例,分別是鹿兒島縣川內市的九州電力川內電廠一、二號機組、愛媛縣伊方町的四國電力伊方電廠三號機組、福井縣高濱町的關西電力高濱電廠三號和四號機組。

日本人雖然經歷福島核災,也曾經零核電,也曾經因為大力增加火力發電而不曾缺電;但是仍然選擇重啟核電,可見得核電絕對有其必要性。

.

聯合報 2017/5/24 報導:日本第12組 大飯核電廠2機組通過審查

日本關西電力公司位於福井縣的大飯核能發電廠3、4號機組,今日通過原子力規制委員會審查。這也使日本國內通過審查核電機組達12組。

.

然而,日本為什麼要重啟核電機組?

福島核災後,日本人立刻增加火力發電以替代核電,2016年2月,日本環境署更批准了未來12年日本預計將建設43座燃煤火力發電廠。國際環保組織綠色和平及日本環保組織Kiko Network於 2016年5月17日發布的研究報告指出,日本燃煤電廠的大規模擴建計劃將會造成全國範圍內至少10000人過早死亡。原文網址:https://read01.com/nmDDEE.html

日本人重啟核電,說穿了,除了繼續使用已經建廠完成已經商轉的核電機組更便宜外,更重要的是降低火力發電廠造成碳汙染的危害。

.

日本人能重啟七座核電機組;台灣卻放任五座核電機組閒置,反而向日本租用(因為重啟核電而閒置的)二手的天然氣發電機組以因應夏季尖峰用電,完全不在乎所增加的碳排放及碳汙染。

日本人有這種重啟核電機組商轉的智慧,為什麼台灣就沒有這種智慧?

.

伍、2022年等著看 德國廢核電跳票 的笑話

2011年福島核災前,梅克爾總理是擁核派,梅克爾總理曾於2010年時定將核電廠的服役年限平均延長12年,使得非核化的目標最遲需至2036年才能達成。

但是311福島核災後,迫於連續兩次地方選舉都失利,梅克爾總理被迫訂下2022年全面廢核,並立即關閉七座運轉超過30年的核電機組、另外加上有一座正在歲休停機的機組(Krummel),總共是八座,因此凡是原先預定能運轉到2026年之前除役的核電機組都被迫停機,包括Krummel(原先在歲休)、Brunsbuttel、Unterweser、Biblis A/B、Philipsburg_1、Neckarwestheim_1、and Isar_1。目前德國還剩下9座核電機組在運轉發電。

所造成的缺電缺口就由火力發電來補充,因此萊茵河流域的煤都:魯爾及薩爾的火力發電廠又被重視,繁忙興盛起來。請參考引用文章:德國日本廢核的苦果:必須增建燃煤火力發電廠 造成二氧化碳排放量遽增

註:梅克爾總理領導的基民黨自311福島核災後,連續兩次地方選舉失利,包括:三月27日在德國西南部的巴登-符騰堡邦、以及五月20日在德北的不萊梅市。

.

為什麼說是五年後的2022年等著看 德國廢核電跳票 的笑話?

原因還是在 太陽能發電及風力發電的不穩定性,當風力微弱的陰雨天或是夜間,當太陽能發電及風力發電都失能時,能不接受缺電的夢魘嗎?倘若到那時已經沒有核電,那光靠火力發電得造成多嚴重的碳汙染。

德國北部平原及北海風力盛行,德國南部卻是陽光普照,然而由於縱貫南北的電網嚴重不足,以至於當夜間無太陽能發電時,北方多餘的風電無法傳送到南方;當風力微弱時,南方多餘的太陽能發電也無法傳送到北方。電網將是發展分散式綠能的瓶頸,綠能就是以螞蟻雄兵方式到處建,聚沙成塔來替代傳統的集中式發電廠。綠能大力推廣的結果就是到處都是電線,到處都是電塔,或許當德國人在未來的有一天終於夢醒時分,才會發覺他們的國土已經被電網切割得支離破碎。

衝綠能 電網穿越 德國的古老櫸樹森林遭殃

同時,在綠能得保證收購、並優先併聯入網下,傳統發電廠亦需要待命(stand-by)防止不穩定的綠能發電短缺,所造成的成本增加,必然轉嫁給消費者,而提高電價。

圖六及圖七顯示2015年及2016年德國的總發電量:

讀者可看出:綠能的增加並不明顯,核能發電減少1%,燃煤發電減少2%,替代的是燃氣發電增加3.3%。以火力發電替代核電應該不是德國人廢核電的初衷,但是由2015至2016年德國發電量的經驗可看出:綠能得依靠土地及環境資源,也不可能無限制的線性成長;因為,哪來那麼多適合綠能發展的土地。

想要在五年內完全取代總發電量13%的核電,無論如何都不簡單。

希望到2022年時,德國人能發揮像比利時人一樣的〝阿Q精神〞:雖然我們過去說2022年全面廢核,「核能除役法」保留彈性條款,在能源供應發生危險或不可抗力情況下,可重新檢討廢核電。

.

陸、結論

這篇文章在探討必須面對現實,必須認清碳汙染碳排放所帶來立即的傷害,嚴重於使用核能發電。

2011年3月福島核災後,唯有德國、日本、瑞士、比利時、及台灣在爭議廢核電,面對碳排放造成的空氣汙染立即傷害,包括瑞士、比利時、及日本都已經更相信科技的控管,而延長或是重啟核電機組的商轉期限,反而是台灣政治人物盲目追隨反核電的葵花寶典,先自宮台灣在全球都引以為傲的核電經驗,更是自吹自擂:台灣於2020年燃煤火力發電量占比居然會高達50%真是瘋了,讓台灣暴露在碳汙染的環境下還自鳴得意,伊於胡底。

還是寄望於全民能認清經濟的重要以及降低空氣汙染碳排放的重要,瑞士能延長核電機組商轉期限,延遲至33年後的2050年才廢核,以等待新科技來發展乾淨能源,為的是不降低空氣品質的生活。比利時能從善如流,保留彈性條款,在能源供應發生危險或不可抗力情況下,可延長核電機組商轉期限,重新檢討核電的存廢。日本也能排除萬難,經過嚴格的審查重啟核電。

瑞士、比利時及日本都有這種降低碳汙染碳排放,而不降低空氣品質的智慧,為什麼台灣就沒有這種智慧?

發展綠能不能急就章,尤其不能到處盲目地種電,反而破壞了人文的景觀

也不能為了廢核電而讓燃煤火力發電汙染大氣環境,進而降低空氣品質

而是要經過詳細的規劃,不必趕進度而破壞環境品質,順其自然,循序漸進

這也就是為什麼瑞士要遲至33年後的2050年才停止使用核電

( 時事評論公共議題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eepe&aid=106906292

 回應文章

雲大少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08/22 00:50

點亮台灣~用愛發電

這話有人相信

基本上講其他的都沒用了~

反正後果所有人一起承擔

 

 

時和(leepe) 於 2017-08-28 01:57 回覆:
也是, 當愛被蒙蔽 或許台灣就要缺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