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未貼郵票的信(上)
2009/08/09 08:54:34瀏覽112414|回應3|推薦24

()

    看到筆跡,妳有沒有想起我是誰?如果妳猜不出來,那也許是我的筆跡已經改變了。

       我們有多少年沒見了?算一算該有七年以上了吧?都七年了!不變才怪!

         我一直在嘗試回想最後一次見妳是什麼情形?嗯……應該是我借妳FM2單眼相機的那一次吧?可是說也奇怪,想破腦袋,無論如何我卻都想不起來那次是在什麼地方?我們說了什麼話?這最後一次的會面,竟憑空從我的記憶中消失了!?

         不過我倒是很記得我們的最後一通電話。那是一個月初夏吧?我到一個新工作報到以後,馬上打了電話跟妳報告,沒想到電話彼端的妳也說剛換了工作,原來的工作沒什麼好做的……,語氣非常之冷淡,然後表示不便多談,改天再約,即匆匆收線。

         我一直記得當天掛上電話的感覺……我其實有點知道了,這也許就是我們最後一次的聯絡。而事實上自從那天起,妳也沒有再理過我。這種感覺一直清晰的縈繞著我,每每憶及,都感萬分悵然。

         如果我們曾經有什麼誤會,或是有什麼事惹得妳不高興,我想我該知道的。可怪的是這些年來,我始終參不透妳冷淡的原因,於是我只好將我們忽然休止的友誼,歸為彼此各有各忙,因時間和空間關係而造成了距離。

         這些年來,我曾經在不同的時間、不同的地點和老同學偶遇,世界真的很細小,所以理所當然,我們應該可能也會在某年某月某日、在某個地方不期而遇才對。如果遇上了,我們該怎麼問候對方?會有什麼反應?說些什麼話?……我幾乎每天無意間都會設想這件事。

         我也常常在想,此時此刻的妳正在地球的哪一個角落?在做些什麼?射手座的妳,是否和從前一樣自信滿滿,想到什麼就立刻去實行?妳現在的生活,是否就跟當初設定的理想藍圖一樣?或是充滿了不可預知的變數?

         日復一日,我不經意想著這些沒有答案的問題。也許一天之中只想個幾秒鐘的時間,但我恐怕這已經成為我的一種無聊的習慣了。

         然而想歸想,每次這些想法的終結,都會有一個事實提醒我,那就是,妳已經忘記我了。──這個事實,對我來說雖然已經麻木,卻仍然鮮明的永恆存在。唉!不說了。祝

 

()

      前幾天,跟一個以前的同事閒聊,才發現她跟我們是同一所大學畢業的,她只比我大一屆而已。

       這麼巧!居然是校友,於是她提議回學校山下那聞名中外的街道去逛逛。我不忍掃她興,想想,反正剛好沒事,就跟她一同前往。(……好吧!妳知道我很難騙倒妳,我承認,我也有點想去。)

         不過為什麼我會說「不忍掃她興」呢?因為我知道,如果是抱著懷念或追尋往日情懷……之類動機去的話,恐怕便要大失所望了。

──果不其然,整路上我就聽她一連串嘆道:「啊!?街景都不一樣了!」「人怎麼變這麼多?擠死了!」「這個東西吃起來味道怎麼跟以前不一樣?」……聽得我流滿耳油。

         我很想跟她說:「山下的老街確實改變得蠻厲害的,不過山上的學校不管是風景或校舍,倒是沒有多大改變,去年我表弟選我們學校拍他的外景結婚照時,我回來過一次。但是恐怕妳回到這個以前待了四年的爛熟景物裡,妳還是會覺得好像就是感覺有什麼不對,好像就是有什麼不一樣……

         「怎麼會一樣呢?當時妳是屬於這裡的,就好像和這裡的一草一木息息相關,妳已融入在這個環境中而不自覺。等抽離多年以後,以一個局外人的身分再回來,當然會覺得什麼都改變了!」

         「怎麼會一樣呢?時間不對、年齡不對、心境大不同……,妳怎麼能期望會有和從前一樣的感覺呢?」

         真想把以上煞風景的話一股腦都倒給她。

         不過說了這些,好像我把什麼都看得很通透、鐵石心腸了,可是我知道,這大概就是我失望過頭的徹悟吧?不是我可以這麼超然,而是我知道,很多記憶,就是因為太記得,也太知道過去的一切就是一去不復返,所以更是牢牢的抓住不放。然而抓得再緊,心裡也殘酷的清楚,所抓住的,不過是八百年前就早已經失去的。

         可是我還是這麼無可救藥──時至今日,我依然清楚記得我們翹課去打的電動玩具是什麼遊戲,打電動後一起吃的冰棒是什麼口味;我們相約打電腦作業時的爭吵,和那次分組作業的分數;妳站在校園樹道邊那捉狹的笑,和我們相約看過的無數次這裡火紅的夕陽……

         我的同事兼學姊最後總算說:「哇!這裡的夕陽還是跟以前一樣漂亮!」我很高興她終於找回了一點過去。

         如果有一天我們真的偶遇了,以上這些話,就像我都不會跟她說一樣,也不會跟妳說。我要笑著跟你聊聊別後,聊聊近況,聊聊未來,就是不要聊從前的事,因為我不想從前的記憶有翻案或變動的機會,我要它們好好的留在原處,一點都別動。

    但是話說回來,我們見到面不聊點過去似乎又是不太可能的事,畢竟我們中間已經有這麼多年的空白了。

         真是,想這麼多幹嘛?我不會再見到妳,因為妳已經忘記我了。希望妳一切都

 

()

 

 

        昨天我在街上看見了一個人,妳猜是誰?是妳第一任的男朋友!

      要不是我腦子裡剛好正想到妳,接著就瞥見了他,不然我是不會認出他來的──他的樣子變了好多啊!

         本來嘛,認識他的時候他還不到廿歲,現在都過了十多年了,外貌上當然會改變囉!正所謂歲月不饒人,什麼事都可能不公平,但時間絕對是公平的。

         不過他也變得太多了吧?三十多歲這麼蒼老,而且好像不是很得意,簡直有點面目可憎呢!

         妳大概感覺出來了?我對他的印象差到一個程度,關於這點,我從來沒跟妳討論過。

         我知道妳跟他從高中時代就是男女朋友,妳考上大學,而他上五專。他初次出現在我們校園裡,跟你那副親熱的模樣,在那個民風純樸保守的年代(好啦!相較於現在來說),是有點驚世駭俗又惹人側目的。班上的女同學們很快的在背後開始嘰嘰喳喳、大起議論,只是一向大而化之的妳不曉得罷了。

         有位平常跟我交情還不錯的大姐型同學,有次就滔滔不絕地說:「你看看,兩個人在圖書館裡那個像什麼樣子?嘴巴都快碰在一起了……」我當時在一旁聽到,突然覺得義憤填膺,真想上前賞她兩個耳光。不過哪有我置喙的份呢?我只能默默的站起來,鼓著一肚子悶氣離開,沒能為妳出氣。

         雖然你們那時是那樣濃情蜜意,但是分手的時候卻也掀起不小的風波,可以說分得極不愉快。只能說年紀太輕,對感情的處理還不夠成熟。

         我記得那是大二的暑假,我們在一起打工。有天妳出現的時候,手拿著大包小包,好像要去旅行似的,原來包包裡裝的都是他送給妳的東西,因為分手了,他要求妳把這些東西退還給他。

         我詫異,怎麼有這麼低級的男生?這種做法既不瀟灑又沒有意義,徒然抹煞雙方往日的情分和將來再見面的餘地,可說是極為不智的。

         妳求我下班後跟妳一起把東西拿到跟他約定交還的地點,我當然義不容辭。本來我該留下來,以防他對妳做出什麼不理智舉動,但是妳表示自己跟他談判就夠,我只好離開。其實也是,我留下來算什麼呢?搞不好把場面弄得更僵,說不定還打上一架。我是不怕打的,大不了挨幾拳,可是生出這些枝節卻是沒有必要又可笑的,還是別鬧了。

         妳知道嗎?那天,我擔心了一晚上,又不願意打電話問妳後來情況如何,只好自己一個人胡思亂想整夜。幸好第二天再見面,妳又恢復了談笑風生,好像昨天沒有發生任何事,我心中的大石才放了下來。

         我不想像個愛探人隱私的八婆般追問妳,只要看到妳的神情,了解事情已圓滿解決就好。但是我同時也感覺得出來,妳笑得這麼歡暢的實際原因,除了擺脫了這件煩腦的事,不會藕斷絲連之外,是你另外又遇上另一個喜歡的人了。

         我還記得前一天陪妳等公車的時候,我們都沒有說話。黃昏的陽光照耀在妳年輕的蒼白臉龐上,把妳的瞳孔幻化成極透明的淺咖啡色,顯得既空洞又充滿憂慮。在我認識妳的日子裡,妳的神色沒有這麼灰敗過,在以後,我也只再見你出現過一次這樣的神情。

         如果可以,我希望能分擔妳所有的憂愁,所以過去我一直陪著妳,只要你有空,願意跟我分享,我都在同樣的地方。

         我衷心的期望妳快樂,即使我們久未聯絡,妳對我不復記憶,我想我都在同樣的地方,沒有離開過。不管妳在哪裡,還是希望你一切都

(未完待續)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osh091029&aid=3208561

 回應文章

N.
文字堆疊成細胞分裂的生命...延續
2009/08/21 15:29

不抓住空氣

我讓空氣

自由浮動成

呼吸


碎嘴烏鴉
等級:1
留言加入好友
往事只能回味
2009/08/11 21:31

上個月到中山堂附近辦事...

發現,這從小混到大學畢業的地方....

變了

是我老了

還是分隔太久................


恩汐
快把郵票貼上
2009/08/11 02:09

寫得真好(拍拍手)

雖然我以前就看過這系列,但好像有些不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