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胖子養成三部曲
2009/07/04 19:43:16瀏覽107663|回應6|推薦13

()摔車驚魂

         台北市的機車數量之多,街頭上隨時的大陣仗,早已屬世界奇蹟,每每令外國人嘖嘖稱奇。但是騎機車這檔子事根本是「人包鐵」,危險性高,也是不爭的事實。

有時候出意外,並不是機車騎士本身不小心,而是摩托車的狀況會隨著折舊出問題,例如油門線、煞車線、輪胎磨損……等臨時故障,加上天候情形或突如其來的道路狀況,使得騎車絕非最安全的交通方式。

        「可是騎車機動性比較強,不用像坐公車要等那麼久,」蕙蓮左手肘和左大腿新包著紗布,是早上上班時到公司門口的瓷磚路上,才因天雨路滑而摔車的。幸好摔得不嚴重,皮肉擦傷。當同事阿燕勸她以後別騎車的時候,她不得不做些辯解。

        蕙蓮說:「上班來不及的時候,還是騎車最方便了。我們家旁邊又沒有剛好有捷運站,走路要走半天。不騎車,我上下班要多花好多時間耶!」

        「你真的很懶,」阿燕說:「多走路可以順便運動,早點起床不就好了?」

        「吼,我也知道早點起床啊!可是每天上班累得要死,回家還要做家事,永遠都好像睡眠不足,多睡一下子可是很珍貴呢!」蕙蓮氣鼓鼓地說:「今天回家要罵我老公出氣,要來折磨他,叫他煮飯洗衣服──我今天傷口不能碰水。」

        這樣說,兩個女人都笑了。

        「那你摔車摔得很有價值嘛!」

        「我也是千百個不願意好不好。」

        「最好天天都叫你老公做家事,那你就可以多睡一下,不要騎車那麼危險了。」阿燕出餿主意。

        「想得美哩!我還是自己騎車小心一點比較實在。」蕙蓮翻個衛生眼,捏了一下自己的腰間肉,「每天忙得要命,東西也吃那麼少,怎麼都瘦不下來?越減越肥?氣死!」

        「小姐,你已經夠瘦了好不好?」大嗓門的月美走進辦公室,旋即帶來一陣食物香味,聞起來,似乎是鹹酥雞、烤玉米和滷味,她手上還捧著一杯麥當勞的zero可樂,揚聲說:「你看我這種身材,我都想吃就吃了,你還在那邊叫胖?」

        「你真的不怕嫁不出去喔!」蕙蓮笑。

        「喜歡我的男人就要欣賞我的身材,」月美說:「我的優點可是很多的呢!」

        阿燕插嘴:「要娶你的男人一定要很有錢,不然很快就會被你吃垮了。中午不是才吃了便當,怎麼又買這麼大一堆東西?很恐怖耶!」

        「這是下午茶,下午茶咩,」月美說:「而且這家新開的鹹酥雞很好吃耶!我要跟老闆套交情,下次用電話叫,叫他幫我們送。」說著,拿出兩串雞心,送到同事面前,「來嘛!幫忙吃,人生苦短,減什麼肥?」

        「不要害我,」蕙蓮走避,叫:「我沒你優點那麼多,變肥了,老公會劈腿。」

        阿燕笑:「對啦,別害我們。你趕快跟鹹酥雞老闆套交情,嫁給他,天天都有免費的鹹酥雞可以吃了。」

        「噯,好主意,鹹酥雞老闆很帥耶!」月美圓滾滾的臉龐浮現出期待的笑意,說:「我還可以幫他賣珍珠奶茶,複合式經營,把這附近的女人都養成跟我一樣心寬體胖,嘻嘻嘻。」

        「你心好壞喔!」蕙蓮叫。

        「什麼壞?」月美反駁:「胖才好。你看你,就是太瘦了,騎車才會滑倒,重心不穩的關係。」

        「什麼怪理論?」

        「本來就是,要重量夠,車子才穩,就算下雨天騎在白線上也不容易打滑。」

        「重量太重,容易爆胎吧?」

        「才不會咧!」月美說:「有一次我跟我弟兩個胖子騎一台小綿羊上坡,車子就噗噗噗很辛苦的感覺,結果鄰居剛好在前面的下坡路看到了,她說她完全沒有看到摩托車,只看到兩個胖子從地平線上慢慢浮出來耶!看,這樣都沒有爆胎。」

        蕙蓮大笑,「好好好,不會爆胎。可是小摩托車被操得太慘,很快就縮缸,三天兩頭就要牽車啊!」

        「才不會。」月美開始吃起滷味,「反正我重量夠,技術又好,摔車這種事不會發生在我身上啦!」暫時打住了話題。

        然而,下午快下班時,就傳來公司警衛小呂出了車禍,恐怕半年沒辦法來上班的消息

──這位被大家戲稱為「肌肉男」的小呂是個運動型的男人,常常穿著超短的迷你短褲跑步,露出半個臀部,運動完後騎機車到公司接班才換保全的制服。他精壯的身材常惹得公司裡的中年熟女們議論紛紛,時不時跟他開玩笑。

        小呂自恃運動神經好,反應佳,甚至覺得對機車的機械控制能力過人,因此騎起車來速度快得不得了。偏偏這幾日天天下雨,昨天他騎到十字路口見到黃燈了,依照慣例,必定加速硬闖過去,卻不料突然竄出一台見到黃燈也要搶綠燈的機車,兩人眼看要撞上,同時急煞車,小呂就這麼犁田,右腳被壓在自己的機車底下,當場腳趾頭粉碎性骨折,送醫上石膏,非幾個月休養不能康復。

        蕙蓮聽到消息,心裡一陣哆嗦。早上才認為自己滑一跤受傷超倒楣,現在反而感到這算不幸中的大幸,正好提醒自己以後騎車要更小心,不要貪快,不只自己當心,還要當心別人。可以的話,真的該考慮走路坐公共交通工具,不要再騎機車了。

        月美倒還好,重量夠、車子穩云云不過是玩笑話,她平素騎車也是慢慢的,圖上下班方便,小呂骨折的事不外是給她個警惕,其實她一直都很小心。

        這一陣子台北市的雨簡直成了梅雨季,毫無停歇的跡象,下得人心裡發霉。街道上整天濕漉漉的,但是機車的車陣並未因此減少太多。

        某一天,月美上班,照例騎著她那台同事戲稱「被操得很慘」的小綿羊,穿著7-11買的那種透明黃色雨衣,被她的身型撐得開開的。她想,反正很快就到公司了,雨也不是太大。

        卻不料,騎到一個路口的時候,一輛克萊斯勒連方向燈都沒打就急速右轉,剛好橫過她面前,嚇得她本能得猛拉煞車,說時遲那時快,機車唰地立即打滑摔倒,連她的重量都壓不住了。

        月美摔坐在地上,驚魂未定,幸好小綿羊並沒有壓到她。她沒急著起身,開始檢查──她飛快把側背包打開,不顧雨絲,拿出背包裡的一包東西摸了摸,鬆了口氣,在心裡喃喃默念:

        「謝天謝地,還好沒事,我的奶焗口味卡哩卡哩沒壓碎,還可以吃,太好了!」

        不先擔心身上有沒有受傷,光顧吃……人會胖,不是沒有原因的。

 

()修車風波

        話說月美雨天騎摩托車摔了一跤,不僅幸運的奶焗口味卡哩卡哩沒摔碎,她身上也毫髮無傷,連最輕微的擦傷都沒有。除了褲子鞋襪弄髒了些,她要不說,還沒有人知道她摔車了呢!

        但是以她的個性,摔了車怎麼可能不嚷嚷?她當天到辦公室,立刻把那個害她跌倒的克萊斯勒車主給罵了個賊死;要不是沒辦法得到那車主的生辰八字,不然就要紮個草人,用針刺或用拖鞋打小人了。

        然而她先顧吃、不管自身有沒有受傷的行徑,自己招出來,卻惹得蕙蓮和阿燕等一干同事捧腹不已,又笑又罵。她本人倒覺得理所當然:民以食為天,「本來就應該先顧吃的啊!」對於同事們的嘲笑,她反而認為他們「沒福氣」。

         她對蕙蓮說:「你看,胖有胖的好處,彈性好,摔在地上一點傷都沒有。哪像你們身上沒肉,骨頭著地,立刻流血破皮。」

        蕙蓮忍不住反唇相譏:「我人受傷,可是我體重輕,機車的耗損小,摔到了也不用修,哪像你那可憐的小綿羊,咪咪貿卯(台語悽慘之意)。」

        「哪有咪咪貿卯?」月美說:「它還耐操得很呢!講來講去,你就是忌妒我有口福。哼!妳再說,我還有『五香』口味和『哇沙米』口味的卡哩卡哩不要請你吃。」

        「喔!最好,」蕙蓮失笑,「我本來就不想吃,感恩喔!」

        「好了,你們不要再鬥嘴鼓了。」阿燕調停,「都有口福,都平平安安就好。騎車也是不得已,下次都要小心。」

        「算起來,騎車的油錢好像比坐公車和捷運便宜,」蕙蓮換個話題說:「其實如果把機車的成本、換機油、齒輪油和修車的錢算進去,好像根本差不多,結果還比較危險。」她對著月美說:「連妳這麼『穩』都摔車了,我看我以後真的不要騎車好了。」

        阿燕拍手,「對對對,我早就勸告過妳,你現在終於想通了。不只安全,還減少一氧化碳廢氣,對環保有利呢!」

        「可是妳看早上上班那什麼交通?」月美說:「坐公車,光等就等半天,時間不固定,運氣不好剛錯過等得半死,塞在路上又慢得要命,萬一打卡來不及,我早餐都沒買怎麼辦?」

        「又是吃!」阿燕大笑,「那你早點起床,早點出門,不就有充裕的時間去買早餐了嗎?」

        「我又不像妳家住捷運站旁邊。而且,騎車時間比較好控制,急的時候可以騎快一點,我還是覺得騎車方便。」月美堅持要當機車族。

         蕙蓮說:「對呀,真的想趕時間還是騎車比較機動。不過有時候車子臨時發不動更慘,萬一騎到一半當在路邊更糟糕,當機車族壓力實在很大。」

        「不會啊,」月美說:「所以你平常就要注意摩托車的車況,該保養就要保養,該檢查就要檢查,未雨綢繆,就不會騎得提心吊膽啊!」

        「好啦,我知道你的小綿羊最耐操了。」蕙蓮說:「最好它永遠不會出毛病,妳永遠不需要修車。」

         「當然囉!我就是不會修車怎樣?」月美來個口頭上嘴硬。

        接下來事忙,閒聊也就打住。

         晚上回到家,月美又把摔車的事情跟同事的對話內容說給姊姊和姐夫聽,聽得兩人又笑又搖頭。

         姐夫說:「我看你真的不要騎車比較安全。這樣好了,妳早上上班我反正順路可以開車載你,妳下班不趕時間了,再慢慢等公車回家。」

         「謝謝姐夫啦!不用了,」月美說:「我還是騎車好了,這樣比較機動,我時間比較好控制。」

         「你要那麼機動幹嘛?」姐夫不禁疑惑。

         「沒有,就比較方便嘛!」月美想了想說:「不然要是我的小綿羊突然壞了,你那台光陽借我騎好不好?這樣我就不怕小綿羊臨時壞了沒車騎。」蕙蓮的話她當場雖然信心滿滿地反駁,終究在心裡也難免產生些疙瘩。

         姊姊聽了不禁搖頭,「講不聽,到底為什麼那麼愛騎車?」卻也拿她莫可奈何。

而姐夫愛屋及烏,當然也就沒有不答應把光陽機車借她應急的理由。

        好的不靈壞的靈,很多事情不提便罷,說了往往一語成讖,準到嚇死人。才剛結束這對話,第二天早上,月美的小綿羊就壞掉了!

        糟糕的是,出門的時候還好好的,騎到半路上才拋錨,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機車行又沒那麼早開,不知道該怎麼辦。──還能怎樣?月美一通手機就打回家求救,正巧就是姐夫來接電話。

        「姐夫救命啊!我車子在半路壞掉了!我在XXXX號。」

        「好,那我馬上開車去載妳。」

        「不要,你騎你的光陽來,我還是要騎車。」

        「為什麼?」姐夫可納罕了,「那妳把我的車騎去,我在半路怎麼辦?」

        「你要幫我把小綿羊牽去修理啊!」

        「我開車載妳上班,妳下班再自己牽去修不是更好?」

        「不行啦!」月美急了:「我現在要去的地方你不認識路,快點啦!反正你騎車來就對了。」

        姐夫也快冒火,「你不是要去上班嗎?我怎麼不認識路?」

        不料月美叫:「我要先去買早餐啦!我今天想吃蔥油餅,那一家很好吃,生意很好,超多人排隊,去晚了會買不到。」

        姐夫差點厥倒,「你今天先不吃蔥油餅,在公司附近隨便買個漢堡奶茶不行嗎?」

        「不行!我今天就是要吃蔥油餅!」月美大叫:「那家蔥油餅裡面有包九層塔、還有包蛋,他們的醬特別好吃,我今天就是很想吃,我要吃,我要吃啦!」

        ……」姐夫無語問蒼天,徹底被打敗了。

        搞了半天,月美要的機動性就是隨心所欲的口腹之欲,當她想吃什麼東西,摩托車一騎,當天就一定要吃到。

        還是那句老話:人會胖,不是沒有原因的。

 

()塞車疑雲

         看看打卡鐘,快八點半了,月美卻還沒有出現,阿燕不禁為她擔心。

其實是九點鐘整才算遲到的,但是今天公司裡有重要的事,主管阿嬌姨三申五令要大家提早半個小時來處理。然而她說的半個小時實際上大家都了解意思,最好是更早一點來,才不會被颱風尾掃到,大家心裡都很清楚。

「這個月美在搞什麼鬼?」阿燕悄聲對蕙蓮說:「她再不來今天日子就難過了。」

蕙蓮說:「不會是又去買什麼九層塔蔥油餅了吧?」

話剛說完,83055秒,月美風一陣似的衝進來──好大的風啊!搭搭,剛好趕在59秒時打到卡,safe

「呼!好險。」月美滿頭大汗,把隨身攜帶的大包小袋往辦公桌上一堆,大口喘氣。

「你不知道今天要早到嗎?還以為你要遲到了,再不來你就該死。」阿燕都替她著急。

「吼,我很早就出門了說,」月美邊擦汗邊調整呼吸,「就騎錯路了咩!本來應該騎中正橋,結果騎到福和橋去,又要繞回來。吼!大塞車,急死了。」

「你看你,心不在焉,」蕙蓮揶揄她:「是不是邊騎車邊在想要吃什麼早餐?所以錯過要上橋?」

「對啊!」沒想到月美大方承認,「你怎麼知道?」逗得大家都笑了。「吼,你們看,我買這個蚵仔麵線料多實在。」一打開塑膠袋,一陣香味,她拿湯匙攪一攪,盛出大腸、肉羹和蚵仔炫燿:「老闆給的香菜又多,好好吃喔!」

阿燕正要發話,月美急急打斷,接著拿出另一個塑膠袋裡的大紙碗說:「還有這個,燒仙草,我今天的新發現,你看它的芋圓和地瓜圓這麼大,而且是四方形的,粉加得很少,味道超濃!還有附奶球,跟普通外面在賣的不一樣吧?」

蕙蓮忍不住叫:「你還說騎錯橋、塞車?明明就跑去買早餐。天啊!買這麼多。」

「啊真的是塞車啊!我就說我很早出門,反正騎錯路就騎錯了,還好發現這麼棒的燒仙草。啊!忘了買涼的,你麥當勞的甜心卡借我,我等一下去買大杯zero可樂。」

「公司請你來是吃早餐的嗎?」三人背後突然傳來阿嬌姨冷冷的語音,嚇得大家差點沒跳起來,迅速歸位。只聽阿嬌姨繼續說:「月美,我說早點到,你為什麼遲到?」

「我打30分的卡,沒遲到啊。」月美辯解。

不辯還好,這一回話,引發了阿嬌姨的脾氣,話語像從齒縫鑽出來的尖酸:「那很準時嘛!我應該嘉獎你嗎?你來了這麼久了,不知道員工應該早點來做準備,而不是打準時卡嗎?你準時到,再慢吞吞享受你的早餐,每個人都像你一樣,公司還要不要開?」

「做錯就做錯了,還拿塞車當藉口。台北市哪天不塞車,妳確定要這樣混下去嗎?」

@#$%^&*()……

一連串的大道理就這樣迎面襲來,月美雖有一肚子反駁的話語,但是再白目也知道該噤聲,挨挨罵就算了,因此也就沒回話。

阿嬌姨罵了好一陣子,什麼匪夷所思的事情都罵到月美身上,似乎越罵興致越高。

終於,她罵累了,說:「你看,為了妳浪費這麼多時間。好了,昨天交代妳做的事妳先去完成,我等妳的資料,就這樣。」

月美差點沒說:「妳罵這麼久就不浪費時間喔?」轉而變成問句:「什麼事?妳昨天沒交代我啊?」

阿嬌姨翻了個白眼:「妳記性太差了,光記得買吃的東西。我不會記錯,給我去完成。」不由分說,轉身就離開了,留下月美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

等她走遠,蕙蓮小聲說:「這個女人老番癲了,不要理她。」安慰的意圖十分明顯。

月美倒還好,沒有顯現出慍色,只是疑惑的問:「她昨天有說什麼嗎?怎麼我都不記得。」

「她大概是交代會計吧?你去問問,她就是這樣,青番起來什麼事都混在一起。」阿燕出主意。看看月美,覺得她的脾氣真好,挨了罵卻難得不沮喪。

月美的好處就是這樣,心寬體胖。同事間平常鬥鬥嘴不會動氣,真遇上什麼事,也都能心平氣和,加上挺大方,大家也樂於多幫著她點。

一上午的時間在忙碌間一下子就過去,月美邊忙邊把蚵仔麵線和燒仙草利用空檔偷偷吃完,無限滿足,當然更沒有不愉快。

中午用餐時間,蕙蓮叫了一個宮保雞丁便當,月美還打趣:「妳這個宮保雞丁的雞肉怎麼白白的?跟你一樣,貧血。」可見幽默感未失,一早挨罵,完全沒受影響。

不料吃完飯,回到座位,情況急轉直下,只聽得突然慘叫一聲:「啊啊啊!」淚眼汪汪,開始喃喃咒罵。

「死女人,老女人,可惡……#$%^&*!!」竟是連綿不絕,頗有情緒大失控的態勢。

「好了好了,」阿燕過來勸:「不要這樣,事情過去就算了,以後小心點,蛤?」

蕙蓮也說:「對啊!等一下被人聽到去打小報告,倒楣的又是你。」

不料月美卻沒有絲毫被勸解的感覺,還是氣得大罵:「可惡!怎麼這麼壞要罵我?」從盒子裡拿出兩個三角形的蛋糕,上頭鮮綠色的奶油糖霜裝飾垮下來,很明顯經過擠壓了。

「都是她啦!」月美哭著叫:「罵什麼罵?這個我本來要擺到中午吃完飯當點心吃的,被她一罵忘記了,結果沒放好壓成這樣,都是她啦!」

「這樣還是可以吃啊?」蕙蓮忍不住問。

「可是上面綠色的奶油超好吃,我早上還故意繞路去買的,現在混在一起味道就變了!嗚嗚嗚,都是她害的!」

怎麼受委屈都沒關係,情緒絲毫不受波動,但是食物稍有損傷,無法嚐到期待中的美味,卻大動肝火……

(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星柔
來看你囉
2010/01/25 17:45
我來報到囉

碎嘴烏鴉
等級:1
留言加入好友
終於.........
2009/07/23 21:55

It's hard to got here.....................

finally.............


平平安安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胖子養成三部曲
2009/07/23 07:16

寫的很好.

請問如何上精選.

真想有一天...

實現美夣.....


lan
你的新家粉多唷..
2009/07/22 16:15

狡兔有三窟喔...加油..偶永遠支持你唷....

(這裡的表情娃娃..沒雅虎的漂亮ㄋㄟ...)


cw
回應為什麼要有標題啊 ?
2009/07/22 13:25

還是這張大頭照片順眼 !


KK羅
打招呼
2009/07/19 23:46

沒想到有三窟啊

而且還抄了我們家的傷心系列名稱

明明是開心小站

點姐啊???

已經知道位置了 我會刪除連結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