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人生四十 袁弘安然接受演員的「被動」屬性
2022/02/26 21:41:52瀏覽478|回應0|推薦7

娛樂新聞組/世界新聞網

y

四十不惑的袁弘把工作與生活的節奏安排得不疾不徐。(取材自新京報)

中國男星袁弘雖然被觀眾認為有張「男主的臉」,卻從來沒有「一定要演男主角」的執念,他很清楚拍戲是集體創作,安然接受演員職業的「被動」屬性,沒有任何的無奈與不甘;新京報報導,袁弘說:「我覺得面對現實、活在當下的狀態是比較理想的。」

作為身在名利場的演藝明星,袁弘性格平和,顯得沒有太強的「侵略性」。報導指出,但如果換個角度衡量,他的所思所慮跟生活中每一個需要平衡工作與家庭的普通人並無二致,反而更有煙火氣和親和力,讓人覺得「演員」在他身上褪去光環,還原成了一份普通的職業。

2019年以來袁弘接演的影視劇,有不少都是戲份不算多的角色,有的是醫生,有的是警察,比如電影「平原上的火焰」裡的蔣不凡。但袁弘說,他接戲是不看角色職業的;「醫生、警察都無所謂,只看有沒有發揮空間。因為這些並不是職業劇,我演的還是人。」

報導指出,他也從來沒有一定要演男主角的執念——雖然觀眾認為他長了一張「男主的臉」。有機會演主角肯定不排斥,但要有別的更合適的角色,他也很樂意演,「可能我的個性就不是那種很要強的吧。」

出道不久參演電視劇「少年楊家將」,經紀公司安排他演楊家兄弟之一,計畫把演「楊家將」的幾位年輕男演員作為「古裝F4」推出。他看完劇本卻很喜歡裡面的反派耶律斜,於是主動去爭取。剛出道就演反派,這與當時公司對他的規劃不太符合,可他實在喜歡那個角色,最終還是爭取到。現在回過頭去看,他認為正是耶律斜讓自己積累了觀眾緣,有了第一批粉絲。

袁弘顏值頗受認可,卻從來沒覺得自己長得帥,也極少會有「偶像包袱」。他可以一邊任由化妝師撥弄頭髮一邊接受採訪,也能在休息間隙一邊快速吃著盒飯,一邊回答記者的問題,並不在乎如此接地氣的形象被媒體看到。

但若說從來沒有過「偶像包袱」,他覺得也不完全正確。畢竟演員算公眾人物,很多場合需要注意言行,不能私下怎樣就怎樣。「一段時間有偶像包袱不是難事兒,一輩子有偶像包袱就挺不容易的。還是要看怎樣定義『偶像包袱』吧。比如偶像化妝的時候不能接受採訪,我就沒這事兒。再比如機場街拍,我覺得品牌提供造型好麻煩,從家裡拎兩件隨便穿一穿得了,逮啥是啥。」但這不意味著他不在意時尚,私服也有品牌跟風格。

去年袁弘在話劇「前哨」裡飾演左翼青年作家柔石,這是他從上戲畢業16年後首次回歸舞台,「同寢胡歌」不僅到首演現場支持,還發微博點名祝賀:「舞台是我們學藝的地方,左右都是我的同窗,祝賀袁弘的回歸……」袁弘回應稱,自己回舞台還是受了胡歌的啟發,「既然久久不能平息,那就乾脆不要平息,燥起來」。胡歌曾在賴聲川執導的話劇「如夢之夢」中出演過「五號病人」。而袁弘透露,他從大學時代開始就是賴聲川的粉絲。

出道後都在演各種影視劇,但袁弘也一直放不下對話劇舞台的愛。「你看,很多好的演員、表演藝術家,都是拍一段時間電影再回到舞台。舞台能滋養演員,是演員練功的地方。」

2019年2月14日,袁弘與張歆藝的孩子出生,他「升級」做了父親,這個新身分給他帶來「巨大的改變」。有孩子前,他覺得一個人多數時候會為自己考慮多一點,即便再愛另一半,也是以自己為出發點的;「有了孩子後,我真正懂得換位思考,不再是從我出發,而是以孩子為出發點。」他因此更理解自己的父母:「以前很多時候覺得他們為什麼那麼嘮叨,自己一當父親馬上就明白了,一瞬間這層窗戶紙就捅破了。」

人生四十是個有趣的階段,閱歷逐漸豐富,性格日趨成熟,回憶還太早、探索仍不遲;影視行業裡,演員是「被動」的,永遠處在被選擇的位置。袁弘能夠坦然接受這一點:「職業屬性就是這樣,很正常,也沒有什麼可無奈的。」

( 心情隨筆心靈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arlesyuen&aid=171828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