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焉知非福
2016/08/10 13:59:04瀏覽783|回應0|推薦9

      俗話說得好,當一個人不走運的時候,喝水也會塞牙縫,如果霉運接著來,叫屋漏偏逢連夜雨,但是什麼叫做壞運?如何定義好運? 可能就因事而定,因人而異了。

  老王的興趣是說書,他現代人,講的也不僅是歷史或小說,內容廣泛讓人驚嘆其學識淵博,只是表達的功力還有待磨練,聽眾總是小貓兩三隻,而今天,外頭刮風下雨,路上行人急匆匆,老王臉上是滿載憂愁,昨夜老婆又喊著缺奶粉錢。他點了杯最便宜的咖啡,想說可以一吐苦水,因為講故事是他最靈的百憂解,怎料……

  鈴鈴!此時一名頂著個平頭的男子進門,明明四周空得很,他卻一屁股往老王身旁坐下,「你知道嗎?我剛剛撿到了一張紙。」

  對於男子突如其來的發言,老王頓時驚訝,但又想,也許這是之前聽過自己說書的人吧!於是便接起話,說:「紙?什麼樣的紙?」

  「先等等,我口好渴,讓我點一下飲料。小姐!」男子搶下女服務生手上的水杯,急忙往嘴裡灌。

  老王看他喝得急,一時半刻是說不出話來的,自己倒是有一肚子故事想抒發,便先「聲」制人:「那就先讓我講個故事吧!你歇歇,等會兒再跟我說你撿到紙的事。」

  男子只是直盯著空杯,又轉頭看服務生是否端著飲料過來,老王見他不以為忤,便開始說起:「天氣很熱是吧!但我家那口子硬是要在這種天氣買暖暖包,她說就像冬衣要夏天買,沒人要的季節才便宜。」

  男子聽了點點頭,自己也開始說起:「我撿到的那張紙,是張發票,現在很少人會撿發票了吧!但我拿出手機一對,竟然是張中了一千萬元的發票。」

  老王聽了睜大雙眼,吞了吞口水,繼續說:「她先是在網路上的A店訂,訂了兩包,應該是二十片,沒想到幾天後,卻只送來兩片。」

  老王本想繼續說下去,可是男子連正眼也沒看他一眼,自顧自地說著自己的情況:「我想說這樣不行,自己私吞是侵占,但交給警察,這張發票再三天就是一張廢紙了──我是指對獎期限只剩下三天。於是我決定自己當偵探,去把失主找出來,然後對方應該會給我一些獎賞。」

  趁著男子喝下剛剛服務生端來的咖啡,老王趕緊說:「打電話給客服,結果是因為沒貨了。我老婆她生氣歸生氣,但對方很爽快地願意退款,而且那兩片也不收回了。這件事沒在她心頭上留下什麼痕跡,所以幾天後,她又在另一家B店訂了貨,這次為了湊免運費,她買了更多了,六包,也就是六十片。」

  劈哩啪啦講了一長串,老王不得不在此暫停,喘口氣,男子也沒像之前那般搶話,他切了一小塊蛋糕放入口中,一邊咀嚼一邊看著老王。於是老王繼續說:「結果怎知,這次還是送來了六片,而非訂的六大包,我老婆她哭笑不得之餘,又撥打給客服,要申請退貨。」

  男子吞下蛋糕,目光未從老王臉上移開:「你老婆是在哪家店訂的?」

  「您好美網路商店。」

  「那張發票上只有兩樣商品,六包暖暖包與濕紙巾……」男子趕緊從口袋中掏出發票,老王一看,心想,我記得已經退貨成功了啊!怎麼會有這麼湊巧的事?但再仔細看看發票日期、商店名稱、訂購商品與金額,確實是吻合。老王心中盤算盤算,既然這是張中獎發票……

  「你找到失主了沒?」

  「不就在我眼前嗎?」男子眨了眨眼。

  有詐,怎麼想都很詭異。當下老王的腦袋正高速運轉,如果這張中獎發票短時間內找不到失主,發票上又沒有記名,眼前這個人似乎也認為自己就是失主,那何不將錯就錯?

  「不過你剛才說,你老婆已經申請退貨,所以那張發票應該已經作廢,對吧?」

  「嗯……其實我不確定退貨完成了沒,畢竟是我老婆在處理的,她比較清楚。」

  「那你要不要打個電話跟你老婆確認一下呢?」男子說。

  老王雙手交叉在胸前,又想,現在的情況是,有可能退貨手續還沒走完,老婆出門時不小心弄丟了發票也不一定,但如今自己若是打了電話,確認已經退完貨,那這張發票就擺明不是自己家的了,還不如不清不楚,至少留有辯解的空間。

  「現在是她打工的時間,不方便接電話。不如我們先去銀行,把能處理的事情先處理吧!」

  兩人步出咖啡廳,離開時老王搶著付了錢。咖啡廳五步之遙,便是一家銀行;小村小鄉小地方,其實也就只有兩家銀行。

  「請銀行經理出來,我們中了一千萬。」

***

  「所以老王說的故事,結局到底是什麼?就是他老婆退款成功嗎?」一連好幾天炎熱的氣溫,各級學校正在暑假期間,女孩則與母親一同喝著下午茶。

  「他其實要說的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後來他老婆又訂購了許多日用品,卻依舊想買什麼就買不到什麼,運氣看似很不好,但那個月最後省了不少錢。接下來的月份,遇上他的獨生女生重病,也就多虧了有這筆額外的錢──妳不好奇一千萬元的結果嗎?」

  「一定是被騙了吧!」女孩晃了晃吸管,吸了一口果汁。

  「不,銀行經理真的給了他們一千萬。扣掉稅,老王分給男子一成當做謝禮,剩下的七百二十萬則用獨生女的名義,開了新戶頭存進去。」

  「然後呢?皆大歡喜的故事?」

  「不……當天晚上回到家,老王沒想到自己的老婆竟簽好了離婚協議書,說要離婚。老王懷疑老婆是不是知道自己中了大獎,故意想分財產,所以才要與他離婚,便說,『妳要跟我離婚?可以,但贍養費我一毛也不給,我的財產也不會分給妳。』他老婆聽了想了想,點點頭說:『可以,錢我可以不要,但小孩要歸我。』」

  「七百二十萬在女兒的帳戶,這樣老王豈不人財兩失?」女孩問。

  母親搖了搖頭,「老王一聽,想也沒想就把剛辦好的存摺交給老婆,『錢妳拿去,女兒是我的。』然後隔天兩人就去市公所辦了手續。」

  「……那妳跟我說這個故事的用意是?」

  此時,服務生轉換了電視頻道,現在正在播放新聞。

  「知名相聲家兼綜藝節目主持人的王春嬌,在十五年前乃是貨真價實的男兒身。根據本台記者的獨家專訪,得知……」

  畫面上出現了一張昏黃的相片,一張男性抱著小女孩的合照。

  「媽,這是真的嗎?……」

( 創作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