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老外名人遊瑞士(人間福報副刊)
2022/07/19 01:30:00瀏覽2272|回應0|推薦90

    華人來到美國已經超過兩百年,但因為長像不同,常被主流社會視為「老外」,而我旅居美國三十多年,被當成「老外」早習以為常,不過那年的八天瑞士遊,卻以「老外」的身分,玩出一串名揚海外的溫馨小故事。
    我們從華府直飛蘇黎士與巴士旅遊團會合,當見到所有的團員之後,發現團員大都是上了年紀的老美夫婦,我們是最年輕的一對,更發現全團只有我和妻不是白人。
    接下來的三天,與一群陌生人一起逛蘇黎士,走訪迷你小國列支敦士登,馬車同遊人間天堂聖莫里茲,倘佯在貴氣逼人的柯摩湖美景,登上義大利風情的依莎拉貝拉島。因此有機會和每一個人都講過話,和他們天南地北瞎扯,倒也其樂融融,至少沒有被冷落或排斥的感覺。
    第四天一大早,我們從山城策馬特搭乘瑞士第一條的齒輪登山火車上山,到達海拔三千零九十八公尺的哥納格爾特車站觀景台,以最近的距離觀賞歐洲第一高的馬特宏峰。
    回程下山前,我去火車站地下室的廁所時,遇到已經正在上樓的珍妮,她是全團中最愛和我搭訕的老太太,突然伸開雙手攔住我,大叫:「留下買路錢,才能過!」
    我當下靈機一動,作勢從口袋掏錢,然後在她的手心上寫下「3M」,再對著她説:「三百萬夠不夠?」(3M是一家美國著名的公司,M是百萬的英文簡寫)
    沒想到這個舉動,讓她笑得抱著肚子坐在樓梯地上笑,而我的心裏,還有一點兒納悶,想著:「有那麼好笑嗎?」
    下了山,回到大巴士時,我最後一個上車,正要從中間走道往後走,突然好幾位老太太從座位站起來,每人都伸出手欄著走道,叫道:「留下買路錢!」或是:「我也要!」
    我只好說:「Ok!每個人都給三百萬。」然後在每一個伸出的手心上,各寫一個「3M」。但是我看到,坐在每位老太太旁的老先生都滿臉疑惑,拉著老太太問:「妳們在作啥?」等我付完兩千一百萬的買路錢之後,大家都滿意地坐定了,大巴士才朝著下一個目的地奇龍古堡出發。
    隔天,我們來到以乳酪出名的瑞士小鎮嘉美,晚上投宿在濃濃瑞士農莊風情的木造凱樂酒店。
    晚宴是正式的四盤式西餐,有湯、開胃菜、主菜和甜點還有紅酒,全團三十二個人分別圍坐在四個大圓桌,有三對向我要買路錢的老夫婦又剛好和我們坐在同桌,大伙兒邊吃邊聊。原來儘管他們都是白人,其實是來自德國,愛爾蘭,澳洲及阿根廷等的第一或第二代移民,珍妮是來自德國第一代。
    在最後一道甜點上來之前,珍妮突然站了起來,鄭重地舉起酒杯,向大家宣布:「我們這一桌是『老外』桌!」
    這下子引起一陣嘩然,其它桌也有好幾位站起來宣布他們也是「老外」,好像是故意用來和我們拉近距離似的,大伙兒就這樣喧鬧,一頓飯吃到九點多才結束。
    英文的「老外」(Foreigner)有一點岐視的意味,而中文的「老外」卻往往泛指不是亞洲人的其他所有人,也混雜著岐視與被岐視的心態,至於是否一定被岐視,看來還要有一點包融。
    瑞士遊進入倒數第二天,我們在風光明媚的旅遊聖地琉森玩了一整天後,晚餐來到一間有民俗表演的大型餐廳。那裏標榜的是一邊吃著傳統的瑞士乳酪鍋,和一邊觀賞舞台上表演的正宗瑞士傳統民俗、音樂及土風舞。
    我們的團坐在舞台左前方,就在晚餐快吃完的時候,台上的金髮辣妹主持人,突然走下台來,到每一團的桌子前,要拉一個人上台試吹傳統的阿爾卑斯長號。當她走到我們的桌前時,珍妮站起來指著我,其他幾個人也跟著喊:「王(Wang)…王…」起鬨,我就這樣被抓上了舞台。

金髪辣妹主持人問我:「你從那裡來?」

    上了台之後,極目四望,爆滿的大廳少說有兩三百人,而且幾乎都是白人,難怪我會被另眼相看。
    在要求我吹號之前,金髪辣妹主持人先問我:「你從那裡來?」
    我囘答:「美國馬里蘭州。」
    她瞪了我一眼,失望地輕輕嘆一口氣,之後另外兩個別團被叫上台的亞洲人,也堅持他們是美國人,她只好聳聳肩。
    在每一個上台的人,都試過很難吹出聲的阿爾卑斯長號之後,她轉身走進後臺,回來時,抱了一個裝滿瑞士啤酒的大玻璃壺。
    又是第一個把我叫出來,再問了我一次:「告訴我,你到底是從那裡來的?」
    我對著麥克風大喊:「台灣!」
    沒想到她眼睛一亮,竟然張開她沙啞的破煙酒嗓,用字不正腔也不圓的閩南語,高聲唱起:「天黑黑,袂落雨…」
    我相信,除了妻和我之外,現場沒有其他人聽得懂,全場卻激起一片歡聲雷動,大家隨著音樂的節奏拍手,有人敲著桌子,甚至踏著地板,將整個晚上的氣氛鬧到最高潮。
    她居然唱完了一整首天黑黑之後,才停下來,然後雙手輪起那好大的一壺啤酒,咕嚕地喝了一大口。
    她將酒壺邊上的口紅印擦乾淨後,交給我:「嗨,你也喝一口!」
    隨後再傳給仍在台上的每一個人,一人喝一口。
    當我下了台之後,接受英雄式的歡呼回到坐位上,然而回到車上,回到旅館,每一個團員都不再叫我王,也不叫我九里安,全改口叫我:「名人(Celebrity)」。
    一直到隔天,上飛機回美國之前,大家淚眼汪汪在機場道別時,還是口口聲聲叫我「名人」。只是回到美國之後,大家各奔天南地北,如今只能在照片中找到回憶。
    其實大部分的老美沒有那麼排外,我們在別人的地盤上,不要老把自己當成「老外」,也不要把他們當「老外」,除了原住民,大家都是老外。敞開心胸接納所有老外,生活會挺有趣的!
 
本文刊登在2022年7月18日人間福報
  

和吳鈞堯的專欄【阡陌之時】<長與短的冒險>當了一天鄰居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ulianCWang&aid=175825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