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蔡英文與降龍十八掌
2008/11/10 12:46:01瀏覽922|回應5|推薦18
在武俠小說的世界裡,丐幫乃是武林第一大幫,不但人數眾多,而且遍佈天下。每逢幫主卸任,幾名德高望重的長老,總要明爭暗鬥一番,即便反目成仇,也要傾全力爭奪幫主之大位。而任何人一旦被推舉成為幫主,只要祭起一支象徵其權力之碧綠色打狗棒,不但可號令成千上萬的幫眾,更可習得絕世武功,降龍十八掌與打狗棒法,江湖地位之崇高,就連朝廷也不得不敬畏三分。

然而再大的幫派,一則沒有公權力,二則沒有行政資源,即使幫眾人數再多,武功再高,聚在一起也只能做些打打殺殺的事。即使大英雄如喬峯和洪七公,也無力主導國家政策,造福全民。這也是為什麼金庸在完成鹿鼎記之後隨即封筆,將來即使執筆創作,也是寫歷史小說,因為真正有能力造福天下蒼生的英雄不在江湖,而是國家的領導者。這個道理,似乎在今天的台灣社會得到驗證。

蔡英文以其理性的問政風格,及豐富的行政履歷,在民進黨主席的選戰當中,獲得多數黨員的支持,擊敗其他參選的大老,成為台灣最大在野黨主席。在台灣社會不但有舉足輕重的地位,更被民眾寄予厚望,能夠帶領奄奄一息的民進黨逆轉向上,甚至有朝一日奪回政權。而上週陳雲林來訪,蔡英文也能一呼百諾,動員上萬群眾嗆聲抗議。但令人失望的是,在兩起抗議事件演變成流血衝突之後,蔡英文不但將責任推得一乾二淨,還大言不慚地引以為榮,嚴重暴露出其領導能力之不足,及不負責任之政治性格。

蔡英文更令人咋舌的舉動,是她不但不以豐富之行政經歷,提昇民進黨問政之內涵,反而帶領民進黨走回街頭路線。這個動作,不但將民進黨降格成為與幫派無異的社會亂源,也間接地承認了她身為領導者之無能,只會動員群眾,無力動員國家。由此看來,民進黨已自我定位成一個江湖幫派,而蔡英文充其量不過是個幫派首腦,即使手持打狗棒,身懷絕世武功降龍十八掌,也只能聚眾做些打打殺殺的事。她這一式「戰龍在野」不但未能制敵,自己反倒深受重傷。

所幸在朝野及輿論連日韃伐之下,蔡英文仿彿有所悔悟,日前再次發表聲明,未來將以議會路線為主,街頭路線為輔,此舉不啻是使出了降龍十八掌中的一式「亢龍有悔」,企圖以此挽回她的敗勢。問題是,已然露出真面目的蔡英文,還能夠讓人寄予重望嗎?與暴力劃上等號的民進黨,還能夠讓人有所期待嗎?

老實說,我個人是不太樂觀的。我只是很好奇,當降龍十八掌也救不了蔡英文時,未來的民進黨要何去何從?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Freeman42&aid=2371286

 回應文章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降龍十八掌
2009/03/04 16:03

降龍十八掌:第一掌雷霆萬鈞,摑在邱創煥的臉頰上。第二掌劈山裂石,正中梁肅戎左臉。第三掌萬佛歸西,由丐幫女長老「關必靈」使出,洪秀柱不幸中掌。

降龍十八掌果然有如神仙放屁、不同凡響,光是前三掌就讓藍營人仰馬翻...嗚!


牙套小阿姨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有意思 !!
2009/01/08 16:51

Dear Freeman,

小阿姨對於蔡英文也是不以為然 !!

同樣一篇小作, 回應您的 "降龍十八掌" ! (Even though I don't think she EVER can accomplish that..)

請淨空中正紀念堂大門前廣場 !! 

Freeman42(Freeman42) 於 2009-01-16 08:03 回覆:
謝謝您的留言,我深有同感。我已在您的部落格中回覆。

不能正經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原來小英這麼...
2009/01/08 15:51

我一直不知小英這麼有...嗯....程度

還一直誤以為她和小布希有點像,都是...lucky bXXXXXX....

原來是我程度太低...識人不清啊

至於民進黨的前途....

反正大多都是bXXXXXX+s....會很lucky的啦

Freeman42(Freeman42) 於 2009-01-12 18:14 回覆:
看蔡英文近月來的表現...唉!我們大概都是識人不清吧!

呆鹅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前帮主进去了也能遥控指挥
2008/11/11 20:00
小马,咱们街头见,反对“政治迫害”
巧妇长伴拙夫眠,鲜花插在牛粪上,红杏出墙终有日,君若不采空留恨。

呆鹅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暴力小英不行时
2008/11/10 15:32
自有A钱阿扁来接手,安啦安啦
巧妇长伴拙夫眠,鲜花插在牛粪上,红杏出墙终有日,君若不采空留恨。
Freeman42(Freeman42) 於 2008-11-11 03:46 回覆:
非也,非也,陳前幫主早已是泥菩薩一只,即將鋃鐺入獄,自身難保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