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賴清德對自由民主的認知 不配當台灣總統
2023/05/23 08:51:47瀏覽231|回應0|推薦0

國民黨是有不肖子孫,背離了建國創黨的先烈的遺訓,不過賴清德錯了,中國國民黨的DNA,本來的確是有自由民主的。

孫中山的革命,受了法國大革命以及美國獨立的影響,可以看看孫中山的《三民主義演講稿》中的民權主義,當年的革命不只是排滿,也不是為了奪權,是為了建立一個民主共和國。

孫中山主張地方自治,所以陳儀代表聯軍統帥蔣介石來到台灣接收日本投降,第一年就開了台灣省參議會。彭明敏的爸爸台灣醫師彭清靠,1946年4月獲選為第一屆高雄市參議會議長。

正是因為有這種孫中山傳下的DNA,在戰時還沒有安定下來,就施行地方自治。

彭明敏的《1947年二二八事變》沒有辦法解釋,為什麼腐敗無能的陳儀要開議會。他們可以接收日本統治的方式,但是日本剛戰敗,台灣人就獲得了長達14年【台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所爭取不到的東西。

--

施明德最近一直想討論謝長廷以及所謂的美麗島律師世代,可能是調查局和警總派來的臥底。

《施明德專文:真相,不容掩耳盜鈴─為什麼他們是暗樁?》

如果這是真的,而我相信也是部分事實,那蔣經國是要派他們來顛覆破壞民主運動?

然後顛覆的結果是警總派來的當了總統,行政院長,調查局派來的也當了行政院長,駐日代表?

我相信晚年的蔣經國,一方面屈於美國的壓力,一方面也體察到民心思變,最後也是基於中國國民黨的DNA,才開放了黨禁、報禁,宣布戒嚴。派來,恐怕是他所認為的台籍菁英。

--

《民進黨組黨的經過》

鐵金剛口述歷史:

個人曾經擔任士林官邸的無線電隨從,服侍過兩位蔣總統,警衛隊是蔣氏家族來台之後,多年以來一脈相承的一個特殊警衛系統,在全台灣,所有總統要前往的地方,都是由警勤中心先行直接通知佈崗、安排所有安全警衛事宜,幾乎所有的單位對我們都是要直接聽命、接受指派。

回想起來,除了與國民黨有關的國際性會議以外,圓山飯店開放給外面的團體前去開會,尤其是非國民黨的黨外團體,那次是破天荒的第一次。當時我們也沒多作猜想,直覺的就認為上面會有那樣的安排,一定是有他的道理。而且在正式開會的前幾天,我們就接到上面來的命令,內容大致上是說:黨外人士在圓山飯店開會時,不管裡面發生甚麼事,我們都不能插手,我們負責外面的門禁,對於沒得到准許、要從外面進去的人,一定要加以阻擋。

民進黨組黨當天,由總統官邸警衛隊負責在圓山飯店裡外佈崗,當天早上七點多我們已經就位完畢,一直到下午組黨完成後才完成任務。當天我們都是穿便衣,身上佩帶著一個梅花當標記,完全不攜帶任何武器或通訊器材,以免暴露真實的身分。

當天出動的人員,包括官邸警衛隊、劍潭派出所、圓山憲兵隊等,就我所知,大概至少兩千人左右。我們主要是負責一樓裡外的安全,以及音響設備、錄音、錄影等安排工作。當天二樓還有許多國民黨的重要人物在上面,也許是在監看整個組黨會議的進行吧?當天二樓是不對外開放的,安全工作也是由其他的單位負責,佩帶的標記也不同,以我們的梅花標記,是不能上到二樓的。至於在二樓的究竟有哪些人,蔣經國在不在那裡,我們在下面的人是無法得知的,但是蔣經國當時必定是在某處監看整個組黨的過程

對於黨外在圓山飯店組黨的事,當時一個很直接的想法就是要就近監視,必要時就來個甕中捉鱉,一個也逃不掉。而且如果場地不是選在圓山飯店裡面,光是警衛工作的安排就很困難,一些音響設備的拉線工作也會增加很多問題,對於外界所謂國民黨事先對該事一無所知的說法,也只是當作笑話來聽。而我也真的一直沒有想到,民進黨的整個組黨過程,竟然會是蔣經國所一手主導的

據我事後回想,在以前黨外或現在民進黨的高層人物當中,應該有好幾個情報局安排的人在裡面,像以前朱高正和蔣經國的關係就很微妙,他曾多次秘密進入大直的七海官邸,直接和蔣經國面談。當初在美麗島事件之後,我也曾經是奉蔣經國的命令,前往高雄下達蔣經國手諭的幾組警衛之一,當時我們那一組就是負責去教訓朱高正,制止他繼續把美麗島事件擴大。至於其他組的任務內容,以及去下達命令的對象是誰,當時我們是不曾也不能去多問的。此外,當初我在官邸時,也曾接到總機轉錯,要直接和蔣經國通報的電話,通報內容已經不大記得,不過對方的身分一定不僅只是線民,而是情報局直接指派在黨外,可以向蔣經國直接通報的人。

--

賴清德對台灣民主政治發展的過程,一無所知,明顯就是割稻尾。

他當高育仁的爸爸的義子也是匪夷所思。

2002華視:繼母控高育仁 兄弟動粗

國民黨立委高育仁的父親,昨天才剛過完百歲生日,不過,他的太太今天卻在醫院裡,哭著指控,高育仁兄弟,不但動手打她,還更改遺囑,逼著老爸爸簽名,想要財產,但高育仁表示,繼母的年紀,和父親足足相差了四十歲,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才嫁給父親,希望外界也能想一想

推開房門,病床上,是高育仁高齡已經一百歲的父親,高錦德。床頭掛滿祈福紙鶴,牆上貼滿結婚照,當年再婚,高錦德已經95歲,老婆黃諮樺45,不過這段年齡相差四十歲的忘年之愛,現在卻因為家產,飽受質疑。病床上,高錦德劇烈搖著頭,表示不滿高育仁兄弟,強迫他更改遺囑。

貼在高錦德耳旁,重述記者的問題,看到前來探望的有人,黃諮樺再度哭訴自己被高育仁的哥哥毆打,還說高錦德臥病多年,只有他一個人照顧。一旁的高錦德,再度陷入熟睡,因為昨天晚上,他出院度過一百歲的生日,當時高育仁隨侍在側,但今天,面對繼母與父親的責難,高育仁選擇沉默,不願再對家務事,多說什麼

這段引起我注意的是這位繼母同時也是賴清德的繼母。

也就是1959年出生的賴清德。當年2002年時43歲。然後一起照顧百歲老人,一個當了當了老婆,一個當了「義子」

這種人格恥感極低,要臉皮極厚才能做到如此「台獨金孫」

--

這段歷史,對於要平和的走上民主法治的國家,有極大的參考價值。

我從來沒有投過國民黨,對國民黨媚共感到遺憾和唾棄。

但是我認為賴清德所說台灣的自由民主「只是靠台灣人爭取,不是國民黨的給予」不是事實。

 

 

 

( 時事評論公共議題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DylanW&aid=1792349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