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彌佛誕-念佛人的聖誕節
2023/11/26 10:18:11瀏覽310|回應0|推薦1

念佛人的聖誕節—彌陀化身(象山慶’23.11.22)

    據說君士坦丁大帝登基之後,以基督教為國教,羅馬教會乃以陽曆12月25日為耶誕節,紀念救世主的降生,並借此傳揚救恩,宣報喜訊,除去淫佚奢宴的罪中之樂,而歸向耶穌,同享平安喜樂之福。近世以來,由於基督教的普傳及歐西文化的輸出,許多國家接受了這個宗教性節日,並模仿其慶典活動。 

一、中國念佛人的聖(佛)誕節

    在佛教淨土宗的信仰中,也有一位至尊無上的本佛—阿彌陀佛,傳說其誕辰是陰曆11月17日,就在耶誕節前後。這是以(五代)永明延壽的生日來訂的,因為他是「阿彌陀佛」的娑婆化身。

   然而,中國佛教史上,有三位高僧被指為「彌陀化身」:豐干和尚(627~649?)、善導大師(613—681)、永明禪師(904—976),且各有其傳說與信仰;我們只能隨喜稱嘆之,藉由其教導而受益。

 

1.唐. (天台山)國清寺豐干禪師(627~649?)

閭丘胤寒山子詩集.》:

胤頃受丹邱薄宦,臨途之日,乃縈頭痛,……遇一禪師名豐干,言從天台山國清寺來,特此相訪,乃命救疾,……胤乃問曰:「未審彼地當有何賢,堪為師仰?」師曰:「見之不識,識之不見。若欲見之,不得取相,迺可見之。……」(胤)遂至廚中竈前,見二人向火大笑,胤便禮拜,二人連聲喝胤,自相把手,呵呵大笑,叫喚乃云:「豐干饒舌,饒舌,彌陀不識,禮我何為?」……急走而去,即歸寒巖。[1]

宗曉(1151~1214)樂邦遺稿》卷上<國清寺三隱士>

閭丘胤出刺于台州,尚未登途,而遽爾沈痾,欲起不能,忽見一僧曰:「吾豐干也,其止者天台。」……因取水噀其面,病即而穌。公幸其復生,因復請曰:「天台吾屬邑,其有賢者可親乎?干曰:「可親而不可見,寒山焉;可見而不可附,拾得焉;彼文殊、普賢二大士也。」……(胤)至厨,見而禮之;(二人)且詬且罵曰:「豐干饒舌,彼自彌陀,不識,却來禮我,何為?」

這就是豐干乃「彌陀化身」的傳聞,後世多有傳頌其故事與詩文,如《豐干禪師

道者豐干,未窮根裔,古老見之,居于天台山國清寺, 翦髮齊眉,毳裘擁質,緇素問鞠,乃云:「隨時。」貌悴昂藏,恢端七尺,唯攻舂米供僧,夜則扃房,吟詠自樂。郡縣諳知,咸謂風僧,或發一言,異於常流。忽爾一日,騎虎松徑,來入國清,巡廊唱道,眾皆驚訝,怕懼惶然,並欽其德。昔京輦與胤救疾,到任丹丘,跡無追訪,賢人隱遯,示化東甌,唯於房中壁上,書曰:

余自來天臺,凡經幾萬回。一身如雲水,悠悠任去來。逍遙絕無鬧,忘機隆佛道。世途岐路心,眾生多煩惱。兀兀沈浪海,漂漂輪三界。可惜一靈物,無始被境埋。電光瞥然起,生死紛塵埃。寒山特相訪,拾得常往來。論心話明月,太虛廓無礙。法界即無邊,一法普遍該。

本來無一物,亦無塵可拂。若能了達此,不用坐兀兀。

《古尊宿語錄》卷十,汾陽善昭(947—1024:「第三玄,直出古皇前,四句百非外,閭氏問豐干真諦永恆存在,超言絕象,只能從言外尋思。無準師範(1178—1249〈豐干贊

淨土不居居穢土,良馬不騎騎猛虎。回頭轉腦謾招呼,誰肯與伊為伴侶。

偃溪廣聞(1189-1263)題贊:

只解據虎頭,不解收虎尾,惑亂老閭丘,罪頭元是你。

明.汪砢玉(1587年—?)《珊瑚網》卷25〈名畫題跋一〉:

東家人死西家哀,世上何人識破來。只為豐干太饒舌,至今巖罅不曾開。

    從以上「國清三隱」[2]的形跡,看似裝瘋賣禪,近乎神異僧[3]之所以示現邋遢、瘋癲,乃如實呈現娑婆五濁依正的真相:汙穢、虛假、黑暗……;然而出語不俗,大有玄機,乃至神祕莫測、特異功能,則暗示了內在佛性(如來藏)的功能,如敝衣中有寶珠,但日用而不知,卻去攀緣外境,隨業流轉。如是極惡多苦之眾生,若能念佛,則是不斷煩惱得涅槃分。

    這樣的風格,雖不相應於淨土宗的樸拙平實,但寒山、拾得被說是「文殊、普賢」二菩薩的化身,皆與西方淨土有深緣,《觀無量壽經》《阿彌陀經》之開篇菩薩眾,文殊為上首第一位;文殊師利發願經》云

願我命終時,滅除諸障礙,面見阿彌陀,往生安樂剎。生彼佛國已,成滿諸大願,阿彌陀如來,現前授我記。嚴淨普賢行,滿足文殊願,盡未來際劫,究竟菩薩行。

以往生極樂,彌陀受記,為嚴淨.圓滿.究竟之菩薩行--「文殊願」即是「普賢行」[4]。而《無量壽經》菩薩眾,普賢第一位。《華嚴經.普賢行願品》發願偈:

願我臨欲命終時,盡除一切諸障礙,面見彼佛阿彌陀,即得往生安樂剎。

以十大願王勸進善財童子及與會的法身大士,迴向往生西方極樂,覲見阿彌陀佛,得其本願威神力加持,速圓佛果。文殊、普賢是等覺菩薩,迴往極樂,可證誠「淨土」門是一切法門的歸宿。又,文殊、普賢是釋迦牟尼佛脅侍(智慧、行願),可顯示釋尊出世弘法,最終是引導眾生、歸向極樂。唐.法照大師(747~821)朝禮五台山,得文殊菩薩開示:

此世界西,有阿彌陀佛,彼佛願力不可思議,汝當繼念,令無間斷,命終之後,決定往生,永不退轉。

並與普賢菩薩同伸金色手臂,為彼摩頂授記:

汝以念佛故,不久當證無上正等菩提。若善男子等,願疾成佛者,無過念佛,則能速證無上菩提。

善導大師云:

普賢文殊弘誓願,十方佛子皆亦然。永拔無明生死業,誓作彌陀淨土人。

曇鸞大師《往生論註》云:「夫菩薩歸佛,如孝子之歸父母、忠臣之歸君后,動靜非已,出沒必由。」菩薩歸佛之心如孝子、忠臣,何況佛中之王的阿彌陀佛。

 

2.唐. (鍾南山)悟真寺善導大師(613—681)

    對淨土宗的成立與念佛門的楷定,影響最大最深的是「彌陀化身」的善導大師[5],北宋.慈雲《西方略傳》、擇瑛《修證儀》、用欽《白蓮記》皆云「善導和尚是彌陀化身」;日.法然上人「偏依善導」而倡「一向專稱」,其《選擇本願念佛集》云:

善導和尚是彌陀化身,淨土祖師雖多,偏依善導。(答秀實夫人書)

仰討本地者:四十八願之法王也,十劫正覺之唱,有憑於念佛;俯訪垂跡者:專修念佛之導師也,三昧正受之語,無疑於往生。本跡雖異,化導是一也。(慇懃付囑章)[6]

明.蓮池《往生集》:

善導和尚,世傳彌陀化身。見其自行精嚴,利生廣博,萬代之下,猶能感發人之信心,若非彌陀,亦必觀音、普賢之儔。嗚呼大哉!

印光大師<復永嘉某居士昆季書>亦云:

善導和尚系彌陀化身,有大神通,有大智慧。其宏闡凈土,不尚玄妙,唯在真切平實處,教人修持。至於所示專雜二修,其利無窮。

<唐二祖長安光明善導大師贊>

世傳師是彌陀現,提倡念佛義周贍。切誡學者須撝謙,兼使極力生欣厭。解宜遍通一切法,行擇機理雙契干。念佛出光勵會眾,所說當作佛說看。

這些證言,或因善導大師(宋.戒珠《淨土往生傳卷中)自念阿彌陀佛,如是一聲,則有一道光明,從其口出;或其十聲至于百聲,光亦如之。及作《觀經四帖疏》,請佛證定而有諸多靈相;其於淨土宗之成立與影響,古今無與倫比(利生廣博,其利無窮,當作佛說看),故視為阿彌陀佛化身娑婆,親授「本願念佛、必生極樂」之勝易法也。善導大師深悲於「罪苦無救」之眾生,其詮釋淨土法義,樸實易懂。其通攝淨土三經,圓彰往生;更以獨特之行履,令人崇仰而普傳「易行難信」之法;其自行之精嚴,化他之廣博,超越於一切弘揚淨土之古德,如六祖之於禪宗,智者之於天臺。從此之後,「專稱佛名」之風,遍行於天下;至今受其恩澤者,難以數計。這對於服膺善導流「本願稱名,凡夫入報」的念佛人,是只能仰信,不須存疑的「傳說」。智隨法師云:

光明善導和尚,乘願而來,上承龍樹、天親、曇鸞、道綽諸祖法脈,集淨土大成,使淨宗教門行門、教相教義、宗旨意趣、方便真實、正依經典等,皆一一明確,一切幽隱之處亦無不明瞭。……廣攝末代苦惱群萌。

被後世尊為淨土宗二祖,其「乘佛本願,專稱佛名」的宗旨,被稱為「善導流」,影響了日本(源空)法然門下的淨土主流。在中國,更有「後善導」之餘波:南宋.王日休之《龍舒淨土文》:「本(宋)朝慈雲式懺主《(往生西方淨土)略傳》云:「後有法照大師747821,即善導後身也。」《宋高僧傳》卷25<少康傳(736~805)>:「時號後善導。。《蓮宗第五祖少康大師傳略》

烏龍山所建之念佛壇,稱曰「善導和尚彌陀道場」。蓋其發願,與善導同一鼻孔,故其示蹟,亦與善導同一軌輒。善導口出光明,彼亦口出化佛,世稱善導為「彌陀」化身,少康為「善導」後身,時稱之為後善導,良有以也。有詩讚曰:「……後善導依前善導,今彌陀是古彌陀」。

中國淨土教由善導大師集於大成,之後,慕其遺風而傳倡淨土法門者頗多;又傳到日本,法然上人「偏依善導」開創了淨土宗,親鸞上人讚曰「善導獨明佛正意」。善導大師的影響雖然不如唐代或日本之興盛,但他在淨土教的地位,永遠是居於前端並大有作用。[7] 

3.五代. (慧日山)永明寺延壽禪師(904—976

唐宋以後,淨土寓於諸宗,一者讓彌陀的光明得以調熟萬機,漸歸淨土;二者也使樸實簡易之淨土教義,被他宗理論所覆蓋;在這種正反相成的情境下,誕生了「一心為宗,萬善同歸」的永明延壽(903—975)大師。雖於天臺德韶座下大悟,為法眼宗傳人,但每日必行108件佛事,念佛十萬聲,棲心淨土,料簡「禪淨」之異同,而普勸念佛往生西方,被尊為蓮宗六祖。永明禪師雖主「萬法唯心」,《萬善同歸集》卷一勸云:

若自力充備,即不假緣;若自力未堪,須憑他勢。……但可內量實德,終不以自妨人。

平等之門,無生之旨,雖即仰教生信;其奈力量未充,觀淺心浮,境強習重,須生佛國以仗勝緣,忍力易成,速行菩薩道。……

又引《目蓮所問經》:「無量壽佛國土,易往易取」及《安樂集》:「當今末法,現是五濁惡世,唯有淨土一門,可通入路。」以此證明「自行難成、他力易就」的現實。因此,力行萬善,同歸淨土;諸宗融合,禪淨雙修,成了宋明以後中國佛教之趨勢,也有其流弊:

 諸佛說法,常依二諦,不壞假名而說諸法實相。智者熾然求生淨土,達生體不可得,是真無生,此謂「心淨故,即佛土淨。」愚者為生所縛,聞生即作生解,聞無生即作無生解,不知生即無生,無生即生。不達此理,橫相是非,此是謗法邪見人也。

這樣的偏見,令後代淨土祖師別出方便以挽救之[8]。然而永明禪師融真實於方便,引諸宗歸淨土,其自行(神棲安養賦〉化他(萬善同歸集)之功德,後世普受其惠。印光大師<蓮宗十二祖讚頌>云:

      法華一部,佛事百八。四重料揀利愚黠,萬善作警察。普期超拔,往生極樂剎。……若非大權示世間,法幢誰能如是建。

此讚後兩句暗示了永明禪師乃「彌陀示現」。而此說或見於憨山大師《夢遊集》的「長耳和尚云:彌陀饒舌。[9]印光大師《淨土決疑論》亦有此說,又<杭州彌陀寺啟建蓮社緣起疏>云:

      宋初永明大師,住持凈慈。圓修萬善,偏贊凈土。恐學者不知自力/佛力之所以然,作<四料揀>,以為指南。俾上中下根,若凡若聖,皆有遵循。若非彌陀化身,何克臻此。[10]

這就是從古至今以永明生日(農曆11月17日)為彌陀誕辰的由來。而其名號也對應了無量光(永明)無量壽 (延壽)的深意

 

二、慶讚「佛誕日」的意義

    印光大師<重刻明宋文憲公護法錄.序>:

阿彌陀佛,久證菩提,安住常寂光土,常享寂滅法樂。但以眾生無盡,我願無盡之故,不離寂光自受用土,遍入十方無盡世界,普現色身,度脫眾生。或顯或密,或折或攝,必期於究竟出離二種生死而後已。

這或可回應上舉三位「彌陀化身」的傳說,由於阿彌陀佛的福慧方便,皆已圓滿(久證菩提,安住常寂),故能於法界中「隨意化現」:正報則「佛身、菩薩身、二乘身、六道身」,依報則「樓台、殿閣、飲食、衣服」,若對眾生有利益, 即可變現各種身相,以(顯密、折攝)施行教化,普令往生極樂而出離生死,究竟成佛。因此,某一尊佛化現於娑婆,未必限於一時或一人(豐干、善導、法照、少康、延壽……?)且其現形於濁世之悲願,只關注於眾生得度否,而不在乎眾生認識否?類似的大悲應化之傳說,於中國民間信仰史上所在多有。信者受益,不信者考據,各行其是。若據理而言,某人(祖師大德)是不是「佛菩薩再來,有沒有神通異能或許是學佛的而應其言行能否啟人信心開人智慧,乃至助人生西,為善知識的依準《楞嚴經》卷6

我滅度後,敕諸菩薩及阿羅漢,應身生彼末法之中,作種種形,度諸輪轉。或作沙門、白衣居士、人王、宰官、童男、童女,如是乃至淫女、寡婦,奸偷屠販。與其同事,稱讚佛乘,令其身心入三摩地。終不自言:我真菩薩、真阿羅漢,泄佛密因,輕言末學。唯除命終,陰有遺付。

這是應化者「終不自言」,以防「泄佛密因」;是故豐干、延壽兩位禪師的傳說,都以「oo饒舌」而結束其世間的應身與化跡。

    至於三位「彌陀化身」,皆頗著名,為何選取「延壽」禪師之生日為「彌陀」誕辰?這問題或無解、或無須;約定俗成的人事,總是「始而疑,久而安」,也不易追究。且善導與延壽二聖,同為淨土宗祖師,只因前後出世之時代不同,彼此開展的教化也有異,就本願念佛之正宗而言,或可說善導(初唐)純正,而永明(五代)混融,各以其智慧悲心而約時被機出教,致力於淨土門的布教與弘傳,我輩至今,同蒙受兩位祖師自信教人信的恩德,在此諸宗共許的「彌陀誕」節,亦可依各自崇仰的對象而紀念之、慶讚之

    若就純正淨土宗善導流,以信受彌陀救度、願生彌陀淨土,而稱念「南無阿彌陀佛」,即是對兩位祖師,尤其(創立本宗)善導大師的呼應與感謝;因為,「六字名號」即是真實功德的彌陀化身,娑婆眾生若離此名號,則無處另覓彌陀本尊,不論是「就人」或「就行」以立信,接不離於南無阿彌陀佛」的體與名。善導大師為我們楷定古今,去蕪存菁,收攝於「本願稱名,凡夫入報」,可說是合久必分;延壽大師則為後世十字打開,融禪入淨,貫徹為「一心萬善,莊嚴淨土」,不妨是分久必合。特別(淨土)與通途(聖道)二門之間,最易於混融的是禪與淨,理上「圓融」、事上「雙修」,從永明禪師的《四料簡》以來,這個題目爭論不休,印光大師有獨到的見解:

禪與淨土,理本無二。若論事修,其相天殊。(增廣上‧覆汪雨木居士書) 

宗門以開悟為事,淨宗以往生為事。開悟而不往生者,百有九十。往生而不開悟者,萬無有一(三編上‧覆張曙蕉居士書八)

禪宗名為教外別傳,淨土實為教內真傳。須知即此真傳,乃別傳外之別傳也。(增廣下‧通智法師公堂序代悟開大師作)

從歷史上說,或分或合,各有其道理,也各有所偏重,這又涉及淨土教該不該「獨立成宗」,至於今日,雖仍無共識,卻不再爭論[11],或許民主時代之信仰自由,各傳其法,各行其是,兩存、並行而不相妨礙,學佛人就依各自的因緣與需求,擇其所信而一門深入吧。

    善導大師<讚佛偈> [12]

彌陀身色如金山,相好光明照十方;唯有念佛蒙光攝,當知本願最為強。

六方如來舒舌證,專稱名號至西方;到彼華開聞妙法,十地願行自然彰。[13]

  永明禪師(四料簡)[14]

1.有禪有淨土,猶如帶角虎;現世為人師,來生作佛祖

2.無禪有淨土,萬修萬人去;但得見彌陀,何愁不開悟

3.有禪無淨土,十人九蹉路;陰境若現前,瞥爾隨他去

4.無禪無淨土,鐵床並銅柱;萬劫與千生,沒個人依怙



[1]南宋.僧志南〈天台山國清禪寺三隱集記〉所載與此相似:初,閭邱胤將牧丹邱,頭疾,醫莫能愈。遇禪師,名豐干,……索器,咒水噗之,立愈。閭邱異之,乞言示此去安危之兆。師曰:「記謁文殊、普賢。此二菩薩,見之不識,識之不見。若欲見之,不得取相。國清寺執爨滌器寒山、拾得是也。」閭邱到任三日,……致拜,二人(寒山.拾得)連聲呵叱,執手復大笑曰:「豐干饒舌,饒舌!彌陀不識,禮我何為?」 

[2] 清.雍正追封寒山、拾得為「和合二聖」,與合稱「國清三隱」。

[3] 慧皎高僧傳特立「神異」科,精嫻咒術道術等神奇異能,或行跡狂佯、顛覆傳統的高僧。〈神異〉篇神僧的行誼,其形貌、出身來歷、神通異能,及其教化的形式,跡近於《神仙傳》的方士奇伎,而和光的混跡及神異的顯現只是「權變」,其目的在濟物利生。與寒山、拾得都被世人看作是「神異僧」

[6]聖覺上人<源空上人傳>仰討本地者,極樂世界之聖眾也,往生淨土之勸,有憑於念佛;俯訪垂跡者,三昧發得之祖師也,專修念佛之教,無疑於往生。本跡雖異,化導是一。攝念佛人,生於淨土,恐後世之輩,誰不歸此師乎!望極樂之類,何不信上人之釋耶! 

[7] <宋代以後的淨土教與善導>,道端良秀(釋佛可、佛意居士/譯):善導對唐以後的淨土教的影響是不可低估的,長期以來對於「善導在唐以後銷聲匿跡」的認識,完全是錯誤的。理由分述如下:(一) 站在日本淨土教立場上來看待善導是一個錯誤。(二) 對善導著作的引用,多於其他祖師,在天臺系淨土教大行其道的時代,位居與天臺同樣的地位。(三) 善導被尊崇為「彌陀」的化身,這不僅超過天臺,而且絕無僅有。(四)白蓮社復興並盛行之時,善導被尊為蓮社第二祖。(五) 天臺《十疑論》的普及,反過來說明了善導思想的盛行等。

[8]天如禪師:「若果悟道,淨土之生,萬牛莫挽。」蓮池大師:「悟後不願往生,敢保老兄未悟。」憨山大師:「今時若有禪無淨,奚止十人九錯,敢保十一個錯在。

[9]乾佑三年,吳越忠懿王誕日,飯僧永明寺。時智覺(永明)壽禪師,正開大法。師赴會,身疥癩,徑坐上座,眾皆惡之。王見之,大不敬,遣之。即歸山中,晏坐一室。齋罷,王問壽曰:『今日齋僧,有聖僧降否?』壽曰:『長耳和尚,乃定光古佛應身也。』王悔,趨駕往禮曰:『弟子肉眼凡夫,不識古佛,願求懺悔。』師曰:『彌陀饒舌。』言訖坐逝。王回禮壽,壽遂化。」

[10] 雪廬老人:「(永明)大師弘揚淨宗,有小彌陀之稱,故借是日以紀念彌陀也。《淨土聖賢錄》:「有僧來自臨川,經年繞其塔。人問故。曰,我病入冥,見殿左供一僧像,王勤致禮拜。因詢其人,曰,杭州永明壽禪師也。已往生西方上上品矣。」

[11] 請參閱:淨慶居士<淨土獨立成宗?>

[13]《莊子.齊物論》:「六合之外,聖人存而不論;六合之內,聖人論而不議。「十方」諸佛是佛學傳入中國以後的觀念立體空間:十方無限、六合有窮玄奘《稱贊淨土佛攝受經》依印度文譯為十方佛:「十方面諸佛世尊,為欲方便利益安樂諸有情故,各住本土,現大神變,說誠諦言,勸諸有情信受此法。」鳩摩羅什《阿彌陀經》順中國人的習慣譯為六方佛東→南→西→北→下→上,順時針與天體運行一致。《善生經》禮拜六方(父母、師長、夫妻、親戚、主僕、施主)《優婆塞戒經》將「六方」改為大乘六波羅蜜,東布施、南持戒,西忍辱,北精進,下禪定,上智慧。

[14]顧偉康<永明延壽《禪淨四料簡》探源>:延壽的佛教立場,是教禪合一、萬善同歸,還沒到禪淨合一,更不說〈四料簡〉淨高於禪的思想。……《宋高僧傳》、《景德傳燈錄》中都沒〈四料簡〉。天如惟則《淨土或問》,對〈四料簡〉著意闡發,使延壽有淨土宗祖架勢。獨庵道衍《諸上善人詠》,大祐《淨土指歸集》,妙葉《寶王三昧念佛直指》,把〈四料簡〉掛在延壽名下,一句一句的解釋,成了定論。」

( 知識學習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6ccc7d15&aid=1801010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