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善導大師<勸化偈>演析-2
2023/06/30 20:29:12瀏覽94|回應0|推薦1

善導大師<勸化偈>演-2(象山慶23.6.26)

    亦如〈歸去來讚〉每有類似的應和之作[1];此〈勸化偈〉除了被單獨引述及解說之外,也有藉其詞而「析、演」之兩篇續作,如明.楚石梵琦(1296-1370《西齋淨土詩》<析善導和尚念佛偈/八首>(簡稱: <梵琦-析>)‧為霖(1615~1702《淨土旨訣》演善導和尚普勸念佛偈/八句】(簡稱: <道霈-演>),以下合併論述之--於善導師〈勸化偈〉每一句之後,順序附上1. <梵琦-析>2. <道霈-演>各七段為對比[2] 

1.漸漸雞皮鶴髮,

1精神未免枯竭。可憐老眼昏花,恰似浮雲籠月;妄想隨時出生,貪心何日休歇?不如及早念佛,苦海從今超越。

2光陰密密摧拶,見他老態堪憐,不解自己觀察,須知是身非身,一似瀑流聚沫,普勸及時念佛,勿待氣衰力脫。

<梵琦.析>除了點出「生理」上精枯、眼花之苦;更提及「心理」上妄想、貪心之累,就是《論語.季氏》的「及其老也,血氣既衰,戒之在得何晏《論語集解》:年老象秋冬,秋冬為,陰體斂藏,故老耆好斂聚,多貪也。」李炳南《論語講要》:「老年血氣已衰,體力不濟,如貪求事功,希望有所得,不但身體不能適應,而且事情也辦不好,所以要戒得。類似的老生常談,既是經驗,也是智慧,但對老人家是矛盾,心(缺乏安全感)「貪得」而身不從,要以此為「戒」又為難(看不開、放不下);既不肯面對(老病死)現實,也不能隨心所欲,患得患失,更是苦不堪言。因此,最妥當、最保險的養老法就是「念佛」求往生,藉阿彌陀佛的本願力永離生死之苦海。

<道霈.演>雖也同情「老態」,更要藉此反觀,了知「是身非身,瀑流、聚沫」,就是說,四大之聚合變化的(色)身,不是真實不變的(法)身,如維摩詰經.方便品云:「是身無常、無強、無力、無堅、速朽之法,不可信也!為苦、為惱,眾病所集。」並以「聚沫、泡、炎、芭蕉、幻、夢、影、響、浮雲、電、地、火、風、水……」為喻,而結云「是身無定,為要當死;是身如毒蛇、如怨賊、如空聚,陰、界、諸入所共合成。[3]而五蘊(受想行識)所成的(前七識/妄)心,更是種種「煩惱」的根源,可喻為「瀑流」:其力強大,深而難渡,順流而漂,能令善品流失略說有四欲、有、見、無明」。若依《勝鬘經》所說,有五種「住地」煩惱[4]見一處、欲愛、色愛、有愛無明。前四種是覺知心相應的「起」煩惱(煩惱障種子);後一種是心不相應的「上」煩惱(所知障種子);若再細分,則「見一處」為見(分別)惑,「(界)愛、色(界)愛、有(無色界)愛」為思(俱生)惑,(無始)無明」(塵沙)無明惑。此五住地是生一切煩惱之根本依

上述的「觀察」,對一般念佛人是太複雜、太為難了,因此,回到本分上,只須常識上、經驗上的感受「此身」的無常,青春總在恍惚中流逝,似乎一轉眼就老了,除了行動與心思的退化之外,種種病痛也讓人懊惱;這樣的年紀,很多慾望與想法都做不來了,更要緊的是為「後生大事」[5]預作準備,〈臨終正念〉云:「世之大事,莫越生死,一息不來,乃屬後生,一念若錯,便墮輪迴。因此,應趁此身還沒「氣衰力脫」,放下各種雜思妄想,把握時間,一心念佛,等待阿彌陀佛接引,往生極樂。 

2.看看行步龍鐘,

1首腹猶如簸舂。涉遠奈何力倦,登高徒自情濃。出門途路千里,拄杖雲山萬重。不如及早念佛,速瞻寶座慈容。

2咫尺千里難通,回想當年足力,枉自蹭蹬塵中,未曾踏著實地,那解反省己躬,普勸及早念佛,下坡快便[6]難逢。

    <梵琦.析>走起路來低頭靠腹(駝背),有如舂穀簸糠,這是就行步的遲緩費力,說「老態」龍鍾;拄著拐杖,想「涉遠」而路似千里、欲「登高」而山且萬重,都成了體能與心力上的困難。還不如趁此退休,安分念佛,可以往生極樂,瞻禮阿彌陀佛的寶座與慈容。

    <道霈.演>年老力衰,「咫尺」之路走來卻如「千里」之難;由此反觀青壯年雖體建力足,卻徒然在紅塵五欲中打滾、受挫,既不曾腳踏實地(真參實修),也不懂反躬自省(內觀斷惑)就這樣浪費生命,到老一事無成,死後三途受苦。奉勸大眾趁此老閒,及時念佛求生極樂如此易行功高的法門,今世若是錯過了,百千萬劫難再遇。 

3.假饒金玉滿堂,

1珠翠綺羅艷妝。花下時時歌舞,樽前日日杯殤。尋思無限活計,畢竟難逃死王。不如及早念佛,臨終定往西方。

2日夜打算思量,一旦撒開兩手,都屬別人主張;昧卻自家寶藏,貪他瓦礫愴忙,普勸盡施念佛,西方乃是寶方。

    <梵琦.析>縱然一生富貴,滿堂金玉,每天配戴珍珠翡翠、穿著綺衣羅緞,濃妝艷抹,在花間樹下歡唱歌舞,金樽玉瓶中開懷暢飲;終日只想如何活著以繼續享樂。但一期壽終,仍然逃不了死魔。不如趁此三寸氣在而趕緊念佛,以確保命終往生極樂。

    <道霈.演>:雖然身邊富有錢財,晝夜盤算如何享樂,不知何時命終撒手,這一切身外之物都歸別人所有,豈不白忙一場? 人生最笨的是忘了開發自家本有的寶藏(如來藏中,一切具足,應用自在),卻忙於貪取身外無用的瓦礫(內外五欲,皆非實在,不能佔有);何不早些看破,全部拿來布施,然後心無牽掛的念佛往生,西方淨土才真的是眾寶莊嚴,隨意所須而受用不盡。 

4.難免衰殘老病,

1休誇氣力強盛。朱顏能得幾時,白髮忽然滿鏡。有限光陰盡來,無常殺鬼催並不如及早念佛,悟取彌陀自性。

2世間若箇能信,只恃氣血剛強,那思老病跟定,一旦纏綿枕席,八苦交煎難禁,勸君趁健念佛,直入蓮胎托孕。

    <梵琦.析>不必誇口以前如何強壯,記憶中紅潤的氣色不再上臉,照鏡子斑白的鬚發忽然滿頭。有限的壽命結束之時,無常殺鬼便來催促。與其隨業輪迴,不如趁早念佛,往生彌陀淨土而悟取真如自性。

    <道霈.演>:世間哪個事物可信靠呢? 一般人只仗著當前的氣血剛強,卻不想從出生就預先註定的衰老與疾病,總要等到臥病在床,飽受八苦的煎熬而不自禁。勸請大眾最好及早念佛,直入西方,蓮華化生,永離娑婆凡胎「五陰熾盛」之苦。 

5.任你千般快樂,

1饒君萬種方略。何由永固此身,謾說長生妙藥。非久形神脫離,爭容頃刻停泊。不如及早念佛,淨土方為安樂。

2豈知樂是苦因,通身都是罪業,永劫不免沉淪,善惡冥中有簿,件件錄上姓名[7],普勸一心念佛,慧光燭破迷情。

    <梵琦.析>縱使你有千萬種人為的謀略,也不可能永久保固這個肉身,更不必瞎說長生不死的之妙藥。沒多久形體與神魂就彼此分離,豈容你多一刻的停留。不如趁早念佛往生,西方淨土才是究竟地安樂。

    <道霈.演>:凡夫享樂之時,不知五欲之樂乃是眾苦之因,《雜阿含1285》:欲生諸煩惱,欲為生苦本。」《法華經.譬喻品》:「諸苦所因,貪欲為本。」《八大人覺經》云:「多欲為苦;生死疲勞,從貪欲起。」《龍樹菩薩傳》:「欲為苦本,眾禍之根,敗德危身,皆由此起。世間人無明煩惱重,由貪欲之求而無惡不作,造種種罪業,長劫淪墮三惡道而受苦無盡。俗云「陰間生死簿,善惡全記錄」《太上感應篇》:「善惡之報,如影隨形。」若要今生就消業離苦得解脫,只有一心念佛,求生極樂,仰賴彌陀的智慧光明,照破我輩的萬古迷情。 

6.無常終是到來,

1三界眾生可哀。如入寶山相似,自甘空手而回。彌陀全體呈露,淨土隨方展開。不如及早念佛,轉身得坐蓮台。

2萬般一旦拋開,空占青山片地,徒將白骨深埋,了無一物是我,豈有纖毫帶回,普勸預先念佛,蓮根厚自栽培。

    <梵琦.析>輪迴於三界的眾生是愚迷可憐的。今生雖得寶貴的人身,活在有佛法的世間,不能用心修學以了生死;卻甘於入寶山空手而回。彌陀救度眾生的本願於各種經中完整顯示,西方極樂世界的莊嚴也在眾生心中隨意展現。不如趁早念佛,轉娑婆之身向淨土之國,命終即得阿彌陀佛與諸聖眾,持七寶蓮台來迎接,順利往生。

    <道霈.演>:終有一日,「死」無常到來,世間所經營的萬般活計,瞬間拋捨斷開,徒然佔得一片荒地,埋葬這一身白骨;除此之外,沒有任何事物是我的,一絲一毫也帶不走, 范成大<重九日行營壽藏之地>:「縱有千年鐵門限,終須一個土饅頭。三輪世界猶灰劫,四大形骸強首丘。」《紅樓夢》:「世人都曉神仙好,唯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將相在何方,荒塚一堆草沒了!《現代禪的教育》:百般珍惜的身體,最後終將腐爛、青腫、蟲咬、化為白骨,何況是附屬於此身的妻子、兒女、事業、地位、名譽、財富呢?」「人生就是這樣,一副棺材等著你。若不想繼續這樣埋骨荒邱,空過一生,應互相勸勉生前預先念佛, 厚栽極樂化生的蓮根。 

    以上六句(六段)是慨嘆娑婆眾生的可悲可哀,亦如〈歸去來讚〉〈無常偈〉云:

歸去來,魔鄉不可停!曠劫來流轉,六道盡皆經,到處無餘樂,唯聞愁嘆聲!

人間匆匆營眾務,不覺年命日夜去,如燈風中滅難期,忙忙六道無定趣;未得解脫出苦海,云何安然不驚懼?

由這六句(段)的提醒,讓人對於年命日促、死期逼近,而苦海長淪、解脫無期的業報有所「驚懼」,了知娑婆乃是「魔鄉」,不可愛、不可留;而能捨下世間種種眾務的經營,轉而尋求出離六道、趨向涅槃之方;而佛法八萬四千門,何者約時而被機,且易行而速成呢? 道綽大師《安樂集》云:「若教赴時機,易修易悟,若機教時乖,難修難入。」這就是末兩句(段)所指向的「諸佛大慈,勸歸淨土」。《靈峰宗論》<示朗然>「世情淡一分,佛法自有一分得力;娑婆活計輕一分,生西方便一分穩當。」[8] 

7.唯有徑路修行,

1實從自心發生。不離如今正念,頓除歷劫無明。癡人尚自執著,濁染何由廓清?不如及早念佛,菩提道果圓成。

2一日勝過千生,只貴當人行願,亦復仗佛光明,三昧時時成就,罪垢念念冰清,普勸信心念佛,蓮臺上品標名。

    <梵琦.析>這個勝異方便[9]之捷徑(念佛)法門,其實是從眾生的清淨自心中顯發,不離于當下的一念真如本性;若悟得此心,頓時伏除多劫以來的無明。可惜,愚迷凡夫不能了此本心,而依然執著於見聞覺知之假我,及「根塵識和合」緣生的種種濁染世間法,妄心與妄境互相糾纏,如何才能釐清?不如趁早念佛,往生極樂之後,彌陀功德力的加持,即得圓滿成就無上菩提之道果。

    <道霈.演>:之所以是修行的「徑路」,乃因念佛一日,勝過通途千生;既貴於行者的篤行與切願,更仰仗阿彌陀佛的光明攝取;若能一心不雜,即可成就念佛三昧, 或如《觀經》云:「稱佛名故,於念念中,除八十億劫生死之罪。有如此的多利益、勝方便,大眾即應至心信樂,稱念佛名,現前當來於上品蓮臺註記其名而往生 

8.但念阿彌陀佛,

1此心念念是佛。佛外更無別心,心外更無別佛[10]。吹開萬里白雲,湧出一輪紅日。寶樹華池現前,語言文字難述。

2不須別求法門,直下轉凡成聖,一似北溟化鯤,句句珠聯不斷,字字鏡照毋昏,見佛隨念即見,娑婆淨土休論。

前七段的第七句,<梵琦.析><道霈.演>不約而同的以不如及早念佛」、「普勸oo念佛為轉進,娑婆之苦已悉知,淨土之生須早辦;兩位都是禪師,或沒讀過善導大師的完整著作,卻不約而同的以其禪法而析、演善導師的〈勸化偈〉,雖不離「唯心、自性」之旨,於勸令「念佛」往生淨土,亦有弘揚之功。

    <梵琦.析>於今之計,唯有一心稱念阿彌陀佛;眾生念佛之心當體是佛,心佛相應為一體,除此之外,無別心亦無別佛。若了得此意,如吹散空中萬里白雲,自然湧現一輪落日。落日所向的西方極樂,七寶嚴飾的行樹、蓮池現在眼前,這樣的心境,不是世間的語言文字所能描述。

     <道霈.演>:只管專念彌陀佛名,不須另修雜行;至心稱名可相應於彌陀本願功德力,直下「佛入我心,我入佛心「不斷煩惱得涅槃分」,轉凡情成聖性,恰似《莊子.逍遙遊》之喻:北冥有魚,其名為鯤;……化而為鳥,其名為鵬。」是一種生命的不思議質變。若能「南無阿彌陀佛」,一句又一句如串珠相聯而不間斷,六字名號一字又一字如引鏡自照而不昏沉,一心不亂,則隨其念即可見佛;如幽溪傳燈《淨土法語》云:果能如此,則此人雖未脫娑婆,不是娑婆之久客;雖未生極樂,已是極樂之嘉賓。臨終正念現前,往生極樂必矣。又何須分別娑婆與淨土?

後兩句是欣願極樂世界的清淨莊嚴,應即順此阿彌陀佛所示之徑路而修,一心稱念佛名而速即往生彌陀淨土而成佛,亦如〈歸去來讚〉、〈無常偈〉所云

畢此生平後,入彼涅槃城!

各聞強健有力時,自策自勵求常住。

善導師〈勸化偈〉依「厭穢欣淨」的對比而導向「切願往生」,由「安心」而「起行」、「作業」,看似次第井然而行持複雜,然而,所謂三心、五念、四修,不外乎《法然上人全集》歸納的總持:

皆含於「稱南無阿彌陀佛,決定往生」之想念中。

成為一向專修之念佛人,唯相續念佛,直至臨終往生也。

如此簡要易行而功高的念佛法,故名為「徑路」修行也。如《往生禮讚》云:

彌陀世尊,本發深重誓願,以光明名號,攝化十方,但使信心求念;上盡一形,下至十聲一聲等,以佛願力,易得往生。

《法事讚》:

如來出現於五濁,隨宜方便化群萌,……種種法門皆解脫,無過念佛往西方,上盡一形至十念,三念五念佛來迎,直為彌陀弘誓重,致使凡夫念即生。

念佛乘佛願而往生得不退的「便捷速往」之徑,乃彌陀本願、釋尊廣宣的二尊之教,特為末法五濁,惑深罪重而無力自救的眾生(我輩),別開易行方便之門;是故諸多大乘經及祖師論,乃至台賢禪密性相各宗派,皆異口同聲而隨喜讚嘆、撰文勸請,可謂諸佛與教界共襄盛舉之一大事因緣也。 

結語

    善導大師《觀經疏》所謂二河之間的「白道」,又窄又短,行者「念佛」直往,很快(須臾)就到彼岸,也不須搭船乘舟,是一條離苦得樂的小(方便)徑。後代弘揚淨土念佛者,多有以「徑」為「稱名必生」之喻。如宋.王日休《龍舒淨土文》元.天如惟則《淨土或問》、元.優曇普度《廬山蓮宗寶鑑》、明.圓照宗本《歸元直指》……,或云超脫輪迴之捷徑」,或云「出三界之徑路,或云至極省要,至極徑捷」,或云渡苦海之巨航,生西方之徑路……;而推廣其義的是明.蓮池大師《彌陀疏鈔》說,念佛往生是一切法門之「捷徑」、「普門」,而「口稱佛名」是徑中之徑;清.張師誠更推而極之念佛往生,古稱徑路……持名,是為徑路之中徑而又徑」且為此編輯專書,名曰《徑中徑又徑》。書中亦引善導師<勸化偈>[11],並釋云:

      當觀此身,目暗耳聾,髮白面皺,背傴腰曲,骨痛筋攣,步履龍鍾,精神昏塞,警如夕陽西照,光景須臾,衰草迎秋,凋零頃刻。……當觀此身,四大不調,百骸欲散,飲食漸減,醫藥無靈,便利牀敷,呻吟枕席。譬之魚遊釜內,倏忽焦縻,燈在風前,剎那熄滅。……何不猛省無常,戰兢惕勵,諦思淨土,決志往生,放下萬緣,一心念佛

以「當觀此身」無常之老病死,三苦重疊,以相警䇿;勸請大眾厭捨娑婆,欣求淨土,一心念佛,必得往生。因為:

      我佛悲憐,用垂拯救,欲令橫超三界,特開淨土一門,四十八願之宏深,入人心而徧加攝受;十萬億程之遙遠,仗佛力而不隔須臾。託質蓮胎,享自然之衣食;棲神淨域,免他道之輪迴。是男是女總堪修,若智若愚皆有分。

    總結以上論述,可知善導師<勸化偈>雖只八句48字,就世間人老病死之結局,平實說來,切中了眾生心力交瘁的痛苦與恐懼;並以此警勸大眾,應即轉身向佛;在罪業深重而來日無多的窘迫下,唯有信受、歸向彌陀本願救度的「徑中之徑」,一心稱念「南無阿彌陀佛」,往生西方極樂,才是易行疾至而圓滿成佛的不二門。也因此打動人心的內容,故歷經宋元明清至今,不斷的被引述、演析,既深且廣的影響了學佛人。



[1]嘉靖版《五部六冊》合校、《歸元直指》、吳信叟<歸去來>、法照大師<歸西方讚>、幻住居士仼彪<擬淵明歸去來>宋.戒度(拙菴)禪師<追和淵明歸去來辭(并序)> ……

[2] 1.明.梵琦<析善導和尚念佛偈>八首;2..<演善導和尚普勸念佛偈>八句 

[3]《雜阿含》265云:色如聚沫,受如水上泡,想如春時燄,諸行如芭蕉,諸識法如幻。」是通說,維摩詰經.方便品則細說:「是身如聚沫,不可撮摩;是身如,不得久立;是身如,從渴愛生;是身如芭蕉,中無有堅;是身如,從顛倒起;是身如,為虛妄見;是身如,從業緣現;是身如,屬諸因緣;是身如浮雲,須臾變滅;是身如,念念不住;是身無主,為如;是身無我,為如;是身無壽,為如;是身無人,為如;是身不實,四大為家;是身為,離我、我所;是身無知,如草木瓦礫;是身無作,風力所轉;是身不淨,穢惡充滿;是身為虛偽,雖假以澡浴衣食,必歸磨滅;是身為災,百一病惱;是身如丘井,為老所逼;是身無定,為要當死;是身如毒蛇、如怨賊、如空聚,陰、界、諸入所共合成。……此可患厭,當樂佛身。所以者何?佛身者即法身也!從無量功德智慧生,從戒、定、慧、解脫、解脫知見生,從慈、悲、喜、捨生,從布施、持戒、忍辱、柔和、勤行精進、禪定、解脫、三昧、多聞、智慧諸波羅蜜生,從方便生,從六通生,從三明生,從三十七道品生,從止觀生,從十力、四無所畏、十八不共法生,從斷一切不善法、集一切善法生,從真實生,從不放逸生:從如是無量清淨法生如來身。」

[4]《勝鬘經》是阿羅漢/辟支佛所不能斷煩惱,有二種,……「住地」煩惱,及「起」煩惱。……「見一處住地、欲愛住地、色愛住地、有愛住地」,此四種住地,生一切「起」煩惱。起者,剎那心剎那相應。……心不相應「無始無明」住地。……此四住地力,一切「上」煩惱依種。……無明住地力,於有愛數四住地,其力最勝,恒沙等數上煩惱依,亦令四種煩惱久住。阿羅漢辟支佛智,所不能斷,唯如來菩提智之所能斷。

[6] (泉州、廈門的福建話) 容易、便利。「下坡不走,快便難逢」,乃禪門語,如《碧巖錄》卷九/81就身打劫,下坡不走,快便難逢。著!下坡路不快點走,如此捷便的機會,恐難再遇。《警世通言·宿香亭張浩遇鶯鶯》:「下坡不趕,次後難逢。」機不可失,時不再來。

[7]陰曹地府權力最大的判官有四位:掌生死簿、掌善簿、掌惡簿、掌刑罰。

[8]圓瑛法師阿彌陀經.要解/講義》:厭字,是修行基礎。若無厭離,那得欣求。……世人對此世界不生厭者,皆是不覺悟也。......果能覺悟人生「苦,空,無常,無我」,深生厭離,則厭堪為入道之門也。 

[9]蕅益大師《靈峰宗論》<示王心葵>有「世間」方便:佈施、愛語,孝、悌、忠、信等,是也。有「出世間」方便:苦、空、無常、無我、不淨、數息、因緣、遠離、知足等法門是也。有「出世上上」方便:十波羅密、四攝、四辯、八萬四三昧總持等是也。有「不思議勝異」方便:信自性中、實有西方現成佛道之阿彌陀如來,唯心中、實有莊嚴之極樂世界。深心宏願,決志求生。……此法門中點鐵成金手段。不歷僧祇,頓階不退,名「絕待妙」也。 <示陸喻蓮>:超生脫死,捨淨土一門,決無直捷橫超方便;而生淨土,捨念佛一法,決無萬修萬去工夫。<參究念佛論>:了義中最了義,圓頓中極圓頓,方便中第一方便,無如淨土一門。

[10]馬祖道一禪師語錄》:汝等諸人,各信自心是佛,此心即佛。………楞伽經以佛語心為宗,無門為法門。夫求法者,應無所求,心外無別佛,佛外無別心,不取善不捨惡,淨穢兩邊,俱不依怙。……汝但隨時言說,即事即理,都無所礙,菩提道果,亦復如是。

[11] 該書誤植為傅大士云

( 知識學習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6ccc7d15&aid=1795188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