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RSS Feed Link 部落格聯播
【夏老師部落格plus】是【夏老師部落格】(blog.udn.com/chhsia1113/article)的延續版,歡迎大家瀏覽。

文章數:138
聊齋志異—臙脂
知識學習其他 2023/02/05 22:15:42

聊齋志異—臙脂

        《聊齋》有一些沒有神仙鬼狐的篇章,讀後讓人揪心的〈細侯〉(註一),就是其中之一。另有一篇社會公案〈臙脂〉,也沒有鬼狐神仙,只是最後運用城隍爺的神力,讓真正兇手繩之以法,一些無辜者獲得平反,且讓男女要角得以結成連理,想出這個點子的施愚山先生,歷史上真有其人。

        〈臙脂〉故事略以,東昌府卞姓獸醫有個女兒,小名「臙脂」,才貌雙全,待字閨中。鄰婦王氏,生性輕佻,是臙脂好友。某日,有一英俊少年鄂生路過家門,她一見傾心,王氏曰:「以娘子才貌,得配若人,庶可無憾。」於是,允為作媒,惟久未回音,臙脂輾轉生病,王氏謂可請鄂生夜會,以解相思之苦。翌日,王氏告訴姘夫宿介,宿介本覬覦臙脂美色,當晚冒名鄂生前往,臙脂堅拒私會,僅索得繡鞋一隻,以為信物,促請媒人提親。宿介返回告訴王氏,惟遍找繡鞋不著。適有遊民毛大欲染指王氏,見門縫有一繡鞋,又聽得宿介與王氏對話,因而持鞋趕赴卞家,誤入卞父房內,卞父以為竊賊,持刀追趕,毛大奪刀刺死卞父,現場留下一隻繡鞋。於是卞家告鄂生殺人,庭上問話,鄂生不發一語,惟有戰慄,縣官越發信其所為。案呈複審,知府吳南岱見鄂生拘謹,不像殺人犯,乃問臙脂,得知王氏亦知此事,王氏向知府表明曾告訴宿介。知府拘捕宿介,屈打成招,等待秋決,眾人稱讚吳知府斷案如神。當時,學史施愚山以賢能著稱,宿介書寫訴狀表明冤曲,他認有蹊蹺,再審問王氏尚有姘夫幾人?王氏僅承認宿介一人,惟有毛大等無賴常來騷擾,於是將一干人等帶往城隍廟,將門窗蓋上毛毯,宛如暗室,並要求大家面向牆壁。施學史說:是殺人者,神明會在背部寫字。片刻,掀開毛毯,施學史認定毛大為兇手。原來,施學史令人預先在牆壁塗上白灰,毛大擔心神明會在其背寫字,於是背靠牆壁,沾滿白灰,經拷問,毛大終於坦承殺人。事後,施學史感念臙脂情竇初開,愛慕鄂生,諭令縣官為媒,促成二人連為連理。

        原著有施愚山的判決書,十分精彩,針對宿介、毛大及臙脂各有判辭。對宿介的結語:「彼逾牆鑽隙,固有玷夫儒冠;而僵李代桃,誠難消其冤氣。是宜稍寬笞撲,折其已受之刑;姑降青衣,開彼自新之路。」對毛大的結語:「越壁入人家,止期張有冠而李借;奪兵遺繡履,遂教魚脫網而鴻罹。風流道乃生此惡魔,温柔鄉何有此鬼蜮哉!即斷首領,以快人心。」對臙脂的結語:「葳蕤自守,幸白璧之無瑕;縲紲苦爭,喜錦衾之可覆。嘉其入門之拒,猶潔白之情人;遂其擲果之心,亦風流之雅事。仰彼邑令,作爾冰人。」判決書一出,遐邇傳誦。

        《聊齋》裡的人物大都虛構,但〈臙脂〉裡的施愚山先生,不但真有其人,而且還是作者的恩師。蒲松齡19歲參加縣府考試得第一名,受到施先生的讚譽。本篇評語提及:「愚山先生吾師也。方見知時,余猶童子。竊見其獎進士子,拳拳如恐不盡;小有冤抑,必委曲呵護之,曾不肯作威學校,以媚權要。真宣聖之護法,不止一代宗匠,衡文無屈士也。而愛才如命,尤非後世學使虛應故事者所及。」施愚山(1618~1683),安徽宣城縣人,維基百科載有他的生平事蹟(註二)。

        〈臙脂〉故事曲折離奇,吊足閱聽者的胃口,很適合戲劇、影視的題材。網路上,找到1980年由朱碧雲飾演臙脂的影片,當年她才18歲,少女懷春的模樣,令人又愛又憐。影片內容大致符合原著,但篇末施愚山運用城隍爺會在背部寫字的橋段,略去不敘,感到美中不足。

註一:參閱【聊齋志異—細侯】乙文。

註二:參見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96%BD%E9%96%8F%E7%AB%A0

《聊齋》有篇〈臙脂〉,沒有神仙鬼狐,但故事離奇曲折,很適合戲劇、影視的題材。網路上,找到1980年由朱碧雲飾演臙脂的影片,當年她才18歲,少女懷春的模樣,令人又愛又憐。(照片翻拍自網路影片)

某日,有一英俊少年鄂生路過家門,她一見傾心。原著用:「見一少年過,白服裙帽,丰采甚都。女意似動,秋波縈轉之。少年俯首趨去,去既遠,女猶凝眺。」來形容她情竇初開的樣子。(照片翻拍自網路影片)

鄰婦王氏,生性輕佻,是臙脂好友。她說:「以娘子才貌,得配若人,庶可無憾。」於是,允為作媒,惟久未回音,臙脂輾轉生病。(照片翻拍自網路影片)

翌日,王氏將臙脂愛慕鄂生之事,告訴姘夫宿介,宿介本覬覦臙脂美色,當晚冒名鄂生前往私會。(照片翻拍自網路影片)

臙脂以為前來會面的人是鄂生,很是歡喜;但堅拒私會,僅索得繡鞋一隻,以為信物,促請媒人提親。(照片翻拍自網路影片)

宿介返回告訴王氏,惟遍找繡鞋不著。適有遊民毛大欲染指王氏,見門縫有一繡鞋,又聽得宿介與王氏對話,因而持鞋趕赴卞家,誤入卞父房內,卞父以為竊賊,持刀追趕,毛大奪刀刺死卞父,現場留下一隻繡鞋。(照片翻拍自網路影片)

由於現場有一隻臙脂的繡鞋,卞家告鄂生殺人,庭上問話,鄂生不發一語,惟有戰慄,縣官越發信其所為。於是,將臙脂與鄂生以通姦罪,打入大牢。(照片翻拍自網路影片)

案呈複審,知府吳南岱見鄂生拘謹,不像殺人犯;且鄂生訴說案發當晚,他前往姑母家拜壽,不可能在現場。(照片翻拍自網路影片)

吳知府問臙脂,得知王氏知道此事,王氏向知府表明曾將此事告訴宿介。於是,知府拘捕宿介,但僅坦承前去會見臙脂,未久即回到王氏住處。(照片翻拍自網路影片)

吳知府不信宿介所言,於是屈打成招,等待秋決。(照片翻拍自網路影片)

眾人稱讚吳知府斷案如神,吳知府甚為得意。(照片翻拍自網路影片)

學史施愚山以賢能著稱,宿介書寫訴狀表明冤曲,他認有蹊蹺,若宿介想再去染指臙脂,既已去過一次,焉有誤入卞父房內,以致刺死卞父。(照片翻拍自網路影片)

施學史與縣官再去現場蒐證,縣官找到一枚銀釵,臙脂表示此銀釵非其所有。(照片翻拍自網路影片)

原來,毛大為了討好王氏,擬致送銀釵一枚,但被王氏所拒,扔出門外。王氏向施學史表明,此銀釵為毛大所有。(照片翻拍自網路影片)

現場有了毛大的銀釵,嗣經拷問,毛大終於坦承殺人。原著並非如此,而是施學史將一干人等帶往城隍廟,將門窗蓋上毛毯,宛如暗室,並要求大家面向牆壁。施學史說:是殺人者,神明會在背部寫字。片刻,掀開毛毯,施學史認定毛大為兇手。原來,施學史令人預先在牆壁塗上白灰,毛大擔心神明會在其背寫字,於是背靠牆壁,沾滿白灰。(照片翻拍自網路影片)

案情大白之後,施學史撰寫判決書,其中對臙脂的結語:「葳蕤自守,幸白璧之無瑕;縲紲苦爭,喜錦衾之可覆。嘉其入門之拒,猶潔白之情人;遂其擲果之心,亦風流之雅事。仰彼邑令,作爾冰人。」(照片翻拍自網路影片)

臙脂冤枉鄂生,滿面羞愧,熱淚盈眶,鄂生也為她的真情所感動;但考慮她出入公堂,千夫所指,娶她將被人訕笑。好在施學史判詞多所珍惜,又諭令縣官為媒,因而歡喜娶臙脂為妻。(照片翻拍自網路影片)

最新創作
聊齋志異—臙脂
2023/02/05 22:15:42 |瀏覽 196 回應 0 推薦 15 引用 0
數字撇位
2023/02/03 10:47:09 |瀏覽 247 回應 0 推薦 15 引用 0
聊齋志異—馬介甫
2023/02/01 19:27:59 |瀏覽 346 回應 0 推薦 19 引用 0
聊齋志異—俠女
2023/01/28 11:27:17 |瀏覽 544 回應 0 推薦 20 引用 0
兔字釋析
2023/01/25 09:03:14 |瀏覽 520 回應 2 推薦 14 引用 0

精選創作
聊齋志異—阿繡
2023/01/19 18:53:02 |瀏覽 521 回應 0 推薦 14 引用 0
聊齋志異—連瑣
2023/01/14 22:03:26 |瀏覽 688 回應 0 推薦 18 引用 0
聊齋志異—聶小倩
2023/01/11 10:48:26 |瀏覽 803 回應 1 推薦 21 引用 0
聊齋志異—封三娘
2023/01/06 09:12:40 |瀏覽 887 回應 1 推薦 17 引用 0
聊齋志異—西湖主
2023/01/02 08:13:09 |瀏覽 945 回應 0 推薦 21 引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