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過客(上)-小方
2013/02/20 00:03:09瀏覽1362|回應40|推薦188

               我、余教授、小方在雲岡石窟
  生命中有許多過客,也許就一面之緣,有的則是久久長長的相處,現在我所要說的是大陸旅途裡的過客。開放大陸觀光不久,大約民國八十年左右,我就進入嚮往的偉大河山,陸陸續續約長達二十年的旅行。那時候年輕有活力,大約是畫畫和寫作的緣故,總喜歡探索當地的人地事物,因此邂逅了一些女生朋友。

  小方就是我第一次上黃山的陪同,他們叫全陪,也就是導遊。小方是南京人,畢業於南京大學中文系,跟我特別談得來,尤其是我們對文學都有一定的興趣。小方的父親是高科技人員,文革時大約坐了十年的牛棚,母親也是高知識份子。因此他的父親經常半夜驚醒,夢到那些生不如死得當時慘狀。小方的妹妹小她六歲,小小年紀就要負起照顧妹妹的責任,爸媽說大人不在家就不准開門,她卻隔牆喊話,連舅舅都不准讓進門。

  初遇小方就知道她是一個蠻自負的女孩,聽台灣領隊說,她帶領去河南時曾當客人面背銅雀臺賦,領隊對他說應該含蓄一點,當年剛畢業就出來帶團才二十二歲。她一直有寫日記的習慣,都累積幾十本了,在家時還天天寫小楷。那天從黃山下來,在杭州時正好是中秋節,我們吃過大閘蟹後,就去西湖划船。都怪這樣的風月,與我們同船的年輕小夥子,忽然把手錶和錢包遞給我媽媽,脫下鞋子,站起來對另一船的小方喊話。「答應嫁給我,不然就要跳西湖」相處才九天,不知道在開什麼玩笑?小方說「要跳就一起跳」於是脫下外套,大家都說都要陪你一起跳就算了,他再激烈一點就要把整船搖沉了。事後,過幾個月他就和別人結婚了,雖這佳話在杭州旅遊界被傳為美談。小方並不是美女型,聰明伶俐有才智才是重點,歌聲又非常甜美,特別是小調。他蜜月時從法國寄去一條絲巾去給她,那絲巾卻被人掉包成南京貨。

  我們通信應該有十多年,我只要到大陸就會順道去南京找她,我們常在中山陵後山流連。我常寄書給她或適合她的錄音帶,她也給了水晶項鍊和手鐲等小飾物,還不師自通的刻了一個姓名章送我。一起去絲路,她以朋友的身份義務帶我們九個人,從西安往西到烏魯木齊去,他說絲路就是要從長安出發,大部份都是倒著走的。(從烏魯木齊到西安)那時有一個相交多年台灣花蓮人,一直要求嫁給他。抵擋我們不停游說之下,她正準備這次回來答應他。卻又世事難料,那個人突然反悔,說不願結婚了。

  絲路團裡面有一個台大教哲學的余教授,曾去北京當課座教授,那時小方也移去北京工作。教授於是介紹幾個研究生認識她,為了有話題說,小方還買了好些哲學書回家看。小方和其中一個特別談得來,他們約在帶團的旅館見面,談得太晚,就另外要個房間給他住。想不到這個人家鄉已有未婚妻,風聞了這事,不停打電話來謾罵。小方媽媽一直要女兒在外小心,當然不能接受這等謾罵,說了她幾句,她卻回「早知道被誤會成這樣,倒不如跟他大方交往」後來那個人還回鄉結婚,在教課期間,妻子一直監視他的行動,弄得痛苦不堪。小方耳聞這事,她說那是他自找的,自己承擔後果吧!至此她覺得男人都不可信任的。

  小方自學的精通外語,我也跟她團去了九華山,好像是個英國團,專門去拜五大佛山,我正好去了南京,就跟去了。她除了介紹外,還唱歌給老外聽,贏得滿堂采。

  余教授要在蒙古開研討會,我就是和她隨行參加,假裝是教授的學生。先不說坐了約四十多小時的火車,只有一路唱歌打發時間,從茉莉花唱到莫斯科郊外的晚上。那次會議抽一天時間安排我們去蒙古大草原,教授得了重感冒,小方騎到一隻野馬,腳裸受傷,我是傷寒胃痛。一星期結束後,我們三個病號坐飛機去了北京。先送教授去醫院,正在發高燒的他卻死也不打針,那是中日合開的大醫院,醫生還拿原裝的針劑在他面前拆封,他也不相信,只好先吃退燒藥,躺在病床等燒退。教授沒訂房,說有一個教授夫婦出差,可以住他家。那知道只有我比較能動,跑上六樓時嘔吐了三次,門上卻貼了字條,他的兒子說他患腸胃病住院了。三人只有狼狽的帶著行李坐在路邊,還好碰到一個教授熟悉的人,帶我們到學校辦公室打電話訂房,北京正好不知辦什麼會議,所有旅館都滿了,最後找到外語學校的附設旅館訂到了,結束這次短暫的街頭流浪記。

  在杭州讀書時,寫作會的幾個人和媽媽到杭州看我,我要求小方帶我們去水鄉小鎮旅行。我和小方總是揶揄著對方,其實只是互相鬧著玩,寫作會的人說,妳跟她感情不好嗎?其實我們好得很,這是我們相處的方式。可惜的是帶表妹去杭州就學那次,在台灣就打電話給她,要去她新家住。剛到杭州時打電話也說沒問題,火車將到南京站時打電話,她妹妹說不好意思,家裡有客人來,小方在上海並給我她的電話。我打電話到老家,爸爸也說不能同時接待兩對客人,雖然她妹妹說可以幫我們找旅館。我一時不能接受,隨手寫在雜誌上小方的電話,也沒帶下車。就這樣失去連絡了,我再也沒有打電話或寫信了,表妹還直怪我沒連絡好。直到聽到她發生重大車禍,我急急去信慰問,她也沒回信。事後,我也反省,人家也沒義務讓妳老去住啊!

  再後來聽說她去了非洲的小國家,在當公家建築公司的翻譯,因為作了試管嬰兒,生了個兒子。爸爸也過世了,她媽媽跟她一直在非洲生活,太久沒回去,忍受不住南京的爆冷爆熱,決定不回國了。現在則在大使館當翻譯,可惜了這段不算短的緣份。她跟一個同去旅遊的楊媽媽有連絡,幾年前聽說我出書了,還說莫姊真是個才女喔!

江南小鎮

    

南京秦淮河畔          

       

我和小方在九華山

 

絲路之行

(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050605&aid=7320406

 回應文章 頁/共 4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閒情逸志
等級:3
留言加入好友
雪泥鴻爪
2013/03/30 14:56

嗨 莫莉

 一切還好吧?

每個人都是時光的過客 也可以說都是其他人的過客!

常旅遊的人會遇到更多的過客 莫莉踏遍大江南北 人緣又好 當然會遇到很多過客。 小方是導遊

遇到的人事就更多了! 只是隨著時光的流逝 小方的變化也蠻大的!

整個故事讓然想起一首詩

人生到處知何似,恰似飛鴻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鴻飛哪復計東西

閒情逸致

 

莫莉﹝忘川﹞(050605) 於 2013-04-03 17:58 回覆: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小方真是個特例,個性很強,得理不饒人,不過這導遊把她個性磨得沒那麼尖銳了。

想連絡是連絡得到,她真得是很特別的過客。

妳比喻得真不錯哦~


香 川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有情
2013/03/07 14:29

對小方來說,妳也是她一位很好的過客。縱使環境改變緣份,情依舊留心長長久久。

*Dear莫莉:許久不見 近來好嗎?

莫莉﹝忘川﹞(050605) 於 2013-03-08 00:12 回覆:

想必我們都不會忘記,那不只一段快樂時光,即使彼此都成為對方的過客。

親愛的香川的確許久不見,一切尚好~


清風荷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小方
2013/03/06 14:46

江山代有才女出

莫莉真才女也

而小方也頗富個性呢

 

莫莉﹝忘川﹞(050605) 於 2013-03-08 00:08 回覆:
荷語好久不見了,謝謝來賞讀,別當真,她說著玩罷了!小方的確很有個性。

煙雲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探訪來
2013/03/03 15:01

開場白說的即是真實人生的寫生 ! 每一個人在生命之中皆是過客!

默舞是想 , 每一個緣聚緣散的長短 , 因緣聚會罷了 ! 能有多少緣聚機會無人能預料 ! 所以只有即時把握當下之緣 ~

莫莉﹝忘川﹞(050605) 於 2013-03-06 10:40 回覆:

我們也是這世界的一名過客,五十~還是百年後,誰又是誰已不復記憶。

把握當下之緣,默舞解釋得極對,我們也要把握當下的網緣啊!(近來少上網,未去問候見諒!)

 


玫瑰醬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緣份
2013/03/02 10:43

緣份真是個奇妙的東西

每年多少都會有來來去去的代課老師

就像您到處旅遊會遇到不同的導遊領隊一般

有些緣淺 有些卻相知相惜 成為一輩子的朋友

莫莉﹝忘川﹞(050605) 於 2013-03-06 10:34 回覆:

能相知相惜畢竟沒幾人,這種緣分是值得珍惜的,只是還是生命中的過客。

年紀漸長時,大部份已自助旅行,盡量少去攀談,感情已沒以前豐富,怕有時會變成一種負擔。


馬蹄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_*
2013/03/01 11:27

人生裡就是如此了,別人是我的過客,我又是別人的過客,

相識長短,因緣註定,

反正緣起不滅。


莫莉﹝忘川﹞(050605) 於 2013-03-06 10:29 回覆:

的確是如此,相隔千里遠,還是有緣來相會。

馬蹄到處走透透,還是有碰到有緣人,好緣還是惡緣,這就難說了。


瑩雪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每次...
2013/02/28 17:52

到妳這兒, 就如同進入藝術殿堂, 很心曠神怡呢~~!不過, 今天的文是懷友, 也別有況味. 我可是從頭看到尾, 不錯看~!後面兩張圖還挺喜歡的呢~!

莫莉﹝忘川﹞(050605) 於 2013-03-01 10:11 回覆:
這算是短文吧!懷念舊友的短文罷了...後面兩張圖是翻拍的,以前的相機不是數位的,效果好像還不錯。小鎮的暮色是如此的,南京的秦淮河已經整治過了。不是有首詩;....商女不知亡國恨,隔江猶唱後庭花,那江就是指秦淮河。

多硯坊 (休)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過客
2013/02/27 18:10

剛到大陸工作時最大的感受

就是每當有一位大陸同事辭職返卿

就可能是一輩子不再見面了

有一年春節途經廣州火車站

幾十萬的人群就這樣擦肩而過

滾滾紅塵哪

莫莉﹝忘川﹞(050605) 於 2013-03-01 09:53 回覆:

大陸太大,不刻意連絡,真的一輩子不會再見面。

廣州也去過,人多是顯而易見的。早年搶搭車,是司空見慣,好像逃難一樣。


柔怡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友誼
2013/02/26 23:30

難得的緣分,尤其通信十多年,得有耐心與情意才有辦法繼續。

看似淺淡卻深厚的友誼,不論時間多久,回憶裡總有香醇的甘美。

覺得您在敘述人物方面特別細膩且生動

顯露莫莉觀察入微的作家特性與本身具備的溫和性情愛你喲!

莫莉﹝忘川﹞(050605) 於 2013-03-01 09:46 回覆:

那時科技沒現在發達,寫信是最普遍的方法,一兩星期必定會有一二封信往還,電話費那時也貴。她的信都有保留,一大箱呢!知己知彼,才能如此敘述。

說是溫和,慢慢來倒是真的,算是不會隨便衝動那種慢半拍的個性。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很難得的緣份
2013/02/26 22:10

寒假才到江南一遊

中山陵與西湖等地都有足跡

跟團難免走馬看花

將來有機會想多待在西湖一段時間


莫莉﹝忘川﹞(050605) 於 2013-03-01 09:28 回覆:
在杭州讀書住了三年,西湖四季各有特色,留個十天半個月都嫌不夠。想到杭州,還是會心痛不已,那裡如我第二個家鄉。
頁/共 4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