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火車情懷
2010/04/30 09:00:46瀏覽612|回應0|推薦117

台灣中部濁水溪支流—八堡圳源頭的二水鄉,與南投水里鄉、
車埕之間,有一條美麗的鐵路相通,人們稱之為集集線火車;
整個集集線火車之旅,其實就是一趟穿梭於綠色隧道的浪漫行
程。

「每逢假日之際,總是吸引偌多遊客來到鄉間小鎮,作一趟極
其休閒的鄉野之旅,」一位朋友愉快的接著說:「這一條兼具
森林休閒與古早情懷的火車路線,原本營運情況並不算太好,
然而隨著媒體深入報導之餘,彷彿在一夕之間,經由仙女棒輕
輕一點,因而變得閃閃發亮!」

火車支線數節車廂內,由於四面八方湧入的遊客搭乘,因而顯
得熱鬧非凡;而其行經路線之沿途各個車站,也因此而帶來一
陣陣旋風,人潮為山城粧點得生機盎然。

朋友所說的沒錯,這樣的情況一如國內其它熱門景點,總是有
一窩蜂趕熱鬧的情形發生。

不過在假日裡,真的經常可以發現興高彩烈的乘客,宛如要到
山林之間《遠足》的樣子,愉快體會支線火車的悠閒氣氛;更
有攜家帶眷的全家出遊畫面,一連串輕鬆的笑聲與臉龐,為集
集線火車帶來不少歡笑與驚喜。

通常只掛上幾節車廂的集集線火車,從二水站出發的時候,便
沿著一片綠油油的稻田,以及聳立於田野間的甘蔗園,緩緩吐
著熱氣蜿蜒的前進。

火車窗外近在眼前的八卦山脈,一路不離不棄而緊緊相隨,到
處都是層巒疊翠的綠意,讓人覺得好像身處在一陣陣森林浴情
境之中,於是貪婪吸吮好幾口芬多精而無比暢快!

不消一會兒行程,火車已經鑽入兩旁遍植老樟樹的綠色隧道,
此刻,但聞黑色長龍蜿蜒其間所噴出的喘息聲,與大自然劃空
而過的野鳥鳴叫聲相輝映;正當沉醉於沿途秀麗的山光水色之
際,火車在不經意之間,已經來到中途小站。

小火車站的規模實在迷你得很,看起來倒像似馬拉松賽跑中,
其所設置補充飲料的中途休息站;隨著車速減緩而進站時,週
遭民眾的目光,很自然的聚焦於停靠於車站休息的火車。

而在這個時候,山城小村莊的孩子們,更是樂得跑出來指指點
點,好像很高興迎接火車的樣子;附近的小攤販,也彷彿精神
奕奕而兜售當地特產;在車站內候車的旅客,更移動著腳步,
準備搭車前往下一個行程。

整座村子與車站的氣氛,似乎因為火車進站而活動了起來,其
熱鬧的情況,好比美國作家馬克吐溫筆下,生動描述《密西西
比河畔》汽船靠岸的景象。

由於停泊靠岸的汽船,喚醒了沉睡的鄉村小鎮,使得原本寧靜
的村莊,一下子變得熱鬧非凡,顯現出等待古老汽船靠岸的閒
情逸致,成為河畔居民們,擁有一種相同默契的生活情懷。

而集集線火車所扮演的角色,不就像似小說中所陳述,密西西
比河畔那一艘汽船,其所帶來充滿生機的旅程嗎?

如果將鏡頭拉遠,並且框住火車經過小車站的景象,不禁讓人
想起電視中的一則汽車廣告。

廣告畫面有嶄新的轎車,與古拙灰黑的火車,同時出現且徐徐
的併行於綠色隧道間,凸顯出一種現代與古典交錯之際,其所
激起的震撼與和諧意象,讓人們的印象極其深刻!

而在熱鬧之中的寧靜氛圍,更吸引人們原本略為浮躁不安的心
情,於是在剎那之間,讓紛紛擾擾的內心世界,得以牽引出輕
鬆的腳步,然後以一種愉悅而歡喜的心情,享受瞬間寧靜所帶
來永恆之感覺。

小火車、耄耋老人與鄉下傳統的《柑阿店》,彷彿是生活於恬
靜而悠然話桑麻的時空裡,無視於外在的紛擾與雜音,反而像
似電影手法的《停格》處理之後,便悠悠然而形成永恆之圖騰。

人們在那樣的意境當中,不禁驀然發現:原來生活也可以這麼
慵懶而舒適呀!

其實台灣隱藏於民間的生命力,就在舉手投足之間,而且綿密
的融入於日常生活之中。

相較於大都會緊張、急促而焦慮的步伐,總是讓人想起拳腳相
向的國會殿堂,或是樂於搶進搶出的金錢遊戲,兩者之間的無
形鴻溝與差異性,依然悄悄各自扮演著不同的角色,互相不抵
觸的運作下去。

不過來一趟閒情逸致的小火車之旅,那樣清新而自然的感覺,
彷彿晉人不自覺溯溪而上,突然進入桃花源而驚訝連連,因而
忘記塵世間起伏不定的心情,讓思緒盡情擷取一大把屬於大自
然的天籟,也把渾身上下浸淫於生態之美的情境中。

當然每一趟火車之旅的盡頭,總在旅人下車之後嘎然而止;雖
然每一個人的目的地並不相同,可是卻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
是跨出車門之後,總會回頭眷顧那一段馳騁而過的旅途。

所以儘管所有的目的地不止一個,可是即將到達之際,卻也必
須將滿懷思古幽情的火車之旅,暫時封存於時光的記憶寶盒之
中。

然而其實那些回憶內容,最重要的乃是旅途過程所體會、所感
受的點點滴滴,並且化作一片片懷念的思緒與音符,讓它們在
不自覺的日常生活當中,可以愉快而活潑的隨意跳躍。

當然山野、鄉村、小站與火車印象,早已是農村孩童生活的一
部分,可是卻在因緣際會中,成為現代人另外一種休閒活動之
選項。

不過鐵道依然沉默無言,奔馳而過的火車,又豈曾抱怨過呢?
況且看盡人生百態、起伏興衰與無常之後,從炫麗與耀眼的人
生舞臺中,更有說不完的稗官野史與軼事。

在興起濃郁的火車情懷時,旅人除了飽覽蒼鬱翠綠的田野風光
之外,對於曾經活躍於芬芳泥土的小火車,是否會有另一種濃
稠的鄉愁呢?或只是存有附庸風雅的時髦心情?還是生命過程
中,一種淡淡而不可承受的回憶罷了?

(台灣新生報副刊84.10.11)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angrolin&aid=3985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