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一個所謂太平的週末
2019/08/24 23:56:17瀏覽570|回應0|推薦1

本週一(19/08/2019)香港全霉頗為興高采烈報導剛過去的週末沒發生暴動,滿懷寄望“和理非”將會取代暴力。很不幸,這個良好的願望(說是奢望更為貼切),很快就幻滅!且先回顧這個特別多人做文章的週末。

一個所謂太平的週末
17/08/2019
星期六,天陰,下午斷斷續續下雨。
一星期前與同學行山時,他提及介紹其一個舊同事與我認識及商討一個可能雙方都有興趣的一個話題。因為是日準備參加在添馬公園舉行的“拒絕炒反暴力”集會,所以余提議14:45在灣仔飲咖啡,可傾談兩小時。當天游泳後,近正午走到黃埔花園Aeon買點東西才回家,人流尚算正常。下午赴會,14點走到黃埔地鐵站,發覺人流已頗疏落。原因是黑曱甴的“光復紅土”以黃埔地鐵站為終點。15點多先後收到兩位好朋友的來電及屈濕,都是提醒我黑曱甴到我家附近搞事,着我小心、不要外出、關緊窗戶。因忙於商談正經事,忘記了回應多謝關心。

上一篇“白馬非馬”寫於612暴動之後。暴徒蹂躪垃圾會之前。這兩個月間,四次撐警察愛國愛港的活動,每次都參加。

第一、第二次算是組織得比較好,所以第二次警察統計的數字說現場高峰有10萬人。第三、第四次號召都相當倉促。與其接連多次在各報章刊出反暴力聲明,何不早點申請維園場地及之後遊行,及在各報章刊登告示召集愛國愛港的參加?

817集會雖然多了富豪站台,但集會過程是多次中最空泛、最草率的。6點前就解散。傍晚7點回到黃埔。在這居住了26年,從沒見過晚飯繁忙時間,街上人少車稀,商場里店鋪開門營業的比年初一更少。如果試過在春節期間到深圳,就會感受過這種鬼城、死城的氣氛。原因是下午黑曱甴以黃埔為終點站,黃埔絕大多數商戶已經因為預期牠們大駕光臨而提早大半天關門!過去兩個月所謂和平示威后隨之而來的暴動已十多次,香港全霉妓者往往說警察驅散畜牲時放催淚彈“波及無辜的圍觀市民”。817有幸牠們第一次蒞臨蔽區,老朽見到的是真正的無辜市民如臨大敵、避之則吉,情願做少大半天生意。哪會在旁邊圍觀!之前看電視,余心中已不相信明知是暴動,竟還有“市民”會趁熱鬧坐山觀虎斗。黑曱甴沒在黃埔鬧事,去了馬頭圍破壞工聯會及民建聯的辦事處,之后再去太子/旺角與警察打游擊戰。所謂太平的週六晚上,只是全霉沒播出黑曱甴攻擊警察的情況。

翌日的流水式集會後沒有暴動,全霉似乎想帶領感恩頌德。該日之前,藍絲眾多群組都廣泛流傳叫大家發電郵着警察就各遊行發反對通知書。余均表示絕不苟同,無論是多次獲發不反對通知書的所謂合法遊行,或如818這次只獲批集會,不准遊行的,遊行路線往往都與原本批准的不同,明眼人都可預期即使不批准也照行。818下午到晚上基本上已癱瘓港島北從維園到中環的所有東西向的路面交通。沒有暴動,大家就要感恩頌德?與董狗啟章說“克制地破壞”,同樣無恥之尤!

澳洲電視台訪問
817集會結束,一隊Austral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的兩名老外記者及一名華人攝影師在通道中央拍攝。本已擠迫不堪的人群要繞過採訪隊兩旁而過。當余經過旁邊時,他們剛好拍攝完畢。我對該老外說,感謝他們來報導這個活動,因為我知道外國跟香港全霉連成一氣,一面倒幫暴徒打氣、推波助瀾。老外說他們盡量作均衡報導。就這樣打開了話匣子,他問我為何來參加集會、我在香港生活了多久....等等。一邊談一邊走,在擠擁人群中慢慢走幾分鐘後走到龍和路/博覽道交界。另一個比較年輕的澳洲記者,也走到一起,他說他們有困難找到說英語的人接受訪問,問我願意否。當然欣然接受。開了攝錄機,記者重複了部分剛才交談的議題,也提出新的問題。訪問大概五分鐘。他們說會在翌晨開始在澳洲的ABC台新聞時段播出。當晚通知了幾個住在澳洲的朋友。星期日有兩位分別錄了兩段不同的片段發來給余(點擊下面縮圖可觀看片段)。朋友都很高興地說是多月來澳洲本地所看到最均衡的報導。

他們也有問怎樣看動亂的終結,也是編輯選擇播放的一段。這問題原來也是Economist最近一期的封面專題。香港有兩名有識之士都以此為題寫了篇鴻文,其中一篇的鏈接不知什麼原因余已打不開(http://www.etnet.com.hk/www/tc/lifestyle/internationalaffairs/regina/61552)另一篇是港大醫學院長梁卓偉教授所寫,強烈推薦各位看官讀讀或聽聽(https://www.rthk.hk/radio/radio1/programme/hkletter/episode/588951)。梁教授引用每一個醫生要背的誓詞“First do NO harm”

罄竹難書
梁教授鴻文的精句,是否針對黑曱甴這兩個月的盡情破壞!後者惡行罄竹難書。不用多贅。



顏色革命

兩次光天化日眾目睽睽把國旗拋落海,死狗模樣的林鄭、甚至張曉明及王志民、外交部發布會,只識用把口來“強烈譴責”。有7用!反之,黑曱甴行動例牌由英國旗、香港殖民地旗、美國旗帶領。黑曱甴喜歡自稱無大台、是自發參加。有多少隻黑曱甴知道什麼是阿拉伯之春、顏色革命?這兩個月多場暴動,都拍到老外大模斯樣在現場指揮黑曱甴。最起碼,做做姿態把美帝駐港逾千人龐大特工團隊驅逐三兩個,改改死剩把口的頹勢吧!單是披露與黃之鋒High-Tea外交官資料,太也低莊。

說到美帝,一定要說二次大戰以降,世界各次較具規模戰爭,絕大多數有美帝身影,全是派兵到他國攻城掠地。但在亞洲兩場持久戰都討不了好去,在越南更死了逾五萬少爺兵。規模不大卻是美帝打得為時最久的侵略戰爭,今天要與死敵塔利班和談,若果全面撤軍,美帝扶植的阿富汗傀儡政權肯定挨不了多久就倒台。要提美帝,因為黑曱甴就是美帝派出的侵略軍。香港警察就是越南,是堅守家園抵抗侵略者。612黑曱甴暴力強攻不下政府總部,就說警察使用暴力。71警察可能逼於輿論,沒在垃圾會與黑曱甴拼命,又被誣衊為空城計。黑曱甴攻入後可以光榮撤退,但卻得意忘形盡情破壞。之後每一場暴動,都是黑曱甴進攻,警察防守。多次是圍攻警署或宿舍,並不是無人辦公的垃圾會。難道又棄守,任由黑曱甴“毀物不傷人”?對警察家屬,會否高抬貴手呢?

兩個月來,想說的太多,留待下篇。
註:上文甫一發表,就收到朋友回應,提議余把激烈用詞溫和化,或能傳閱到和理非之間。上篇余用“黑衣人”,經過這兩個月,黑曱甴已把牠們大大美化了。聽犯民垃圾會議員在機場癱瘓後之發布會,就知道和理非全都去會合了甘地及曼德拉,最
起碼在香港一個也沒有剩下。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xingwanlilu&aid=1288087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