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踏上泥黃的北疆,是為了告別
2009/01/12 04:22:45瀏覽2396|回應3|推薦55

 

 

島國號稱入冬以來第一波的寒流,緩緩發威著,凍得整座城市埋入幽暗的陰霾中,彷彿那一整片隔絕白晝的雲毯,可以讓這個城市維持著溫暖。

她闊別了烏魯木齊有五年之久。在那座世界離海洋最遙遠的城市裡,她也同時揮別北疆情人。這一別,雖不是生死兩茫茫之嘆,然十年來的情感,從無以名狀的重擔到徹底卸下後的無重力之輕,勾不著地的離散憂鬱,也教她心慌難安。

 

那年,相識之初,她得知情人來自神往已久的北疆,便立了個心願,一定要隨他到世界的盡頭瞧瞧。

對生長在島國的她來說,那的確是世界的盡頭。

情人始終認為,不需要陪伴,身體佈滿流浪細胞的她,也能獨自走完北國旅程。她卻更期待與情人同行,挖掘更多關於情人的過往、成長、秘密。

為何他成了心中無法割捨的情人?她渴望知道原因。因而試著從有關他的背景所有去理解。

北疆終於在那年成行,但只她一人前往。情人有著千百種理由,就是不願再度踏上那片和著天山雪水的泥地。

她選擇了三月天踏上旅程。島國的三月細雨綿密紛飛,為亮麗的杜鵑與飽滿的木棉涵養了充足的水份。淡淡的三月天,是島國含蓄醞釀著慾望的季節。一切備著,就等著迸發那一刻。

北疆的三月,或許更寒、更淒冷,但也就不過如此而已,她如此想像著白皚皚的世界。同樣來自北疆的友人――那個曾經叱吒在廣場上的異議份子、民運領袖――一聽到她選在此刻前往,立即撥了電話阻止:

「新疆這時最是難看,到處都是泥濘殘雪,沒有一點兒花花綠綠,也沒有整片白雪,別這時去,要去要等夏天,好好去嚐嚐吐魯番來的水果,甜得很!」

她笑著道謝,掛上電話後,這份來自「在地人」的忠告,依舊沒有動搖她的決定。

待了短短五天,民運領袖說的沒錯,到處都是泥水黃漬,光禿禿的,種子恐怕都還在土裡睡著,不急著破土露臉。但她並未因而失望。神往已久的北國、心中的世界鏡頭,此刻讓她真實地身在其中:吸著情人曾呼出的空氣;踏著情人那雙大腳曾踏過的土地;曾從情人的唇舌間舔嚐過香味滿溢的孜然,如今她自個兒嚼著整串烤羊肉;情人曾悉心手揉、用爐子烤出的餅,她也在維吾爾人的市集中看到滿滿不同形狀大小口味的變化。

突然在一片泥黃中,她瞧見了唯一的嫩綠。那清脆可人的姿態,像是剛睡醒還想回土裡磨蹭一段,耍賴地攤在地上。誰說此刻沒有春意呢?她得意而滿足。

所有關於情人的一切,都在短短五天的北疆中真實重演。好像是填補了某個缺,在返回島國的飛機上,她望著窗外綿延不絕的高山積雪,眼淚開始不聽使喚地直淌。

即使揮別,也不會有缺憾了。她呆想。

坐在身旁另一位中國男人似乎瞧見了她的淚,鈍拙為她傳送餐點,並試著寒暄。他遞上了名片,上頭寫著「○○政府高級會計」。

「我一年會到南方出差幾趟,歡迎妳有空再來新疆,下回來,我幫妳訂票,若不嫌棄的話,我可以陪妳去轉轉。

眼裡還吞著淚,她尷尬笑著謝過後,名片胡亂收起。這一趟,是第一次,也是道別。不會再來了。她心中反覆誦著。

「我想念多年的烏魯木齊,和相戀多年的北疆情人,再見了。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itchirene&aid=2556910

 回應文章


曾經愛在北疆,寫下芬芳.......
2009/01/18 10:13
陳式浪漫凡人無法擋.............
繼續邂逅下一個能令妳迷戀的芬芳.............
過往就讓它封印在充滿回憶的北疆吧!

(@_@"XX政府會計帥不帥啊!我是幫網友們問的不要打我........)
陳心怡(witchirene) 於 2009-01-19 05:51 回覆:

陳式浪漫凡人無法擋.......只有牛鬼蛇神治得了!!

繼續邂逅下一個令人迷戀的芬芳...........什麼芬芳?好像只有常常聞到臭氣沖天!!

我是說我臭喔,不是別人啊

哈哈............會計帥不帥,還沒"構思"到,下筆至此,只有情境,沒有具體臉譜。這樣吧,給我你的肖像,我來假想是你好了


hi
不愛
2009/01/16 15:51
也許當他不願陪伴你去的那一刻就該明白, 其實他不愛你
陳心怡(witchirene) 於 2009-01-17 15:33 回覆:

知道或不知道,常常都是事後諸葛了。

那個當下,總有千百種理由告訴自己:可能…,可能…,有著一堆讓你可以繼續纏鬥的理由


BB, 早安冬日。你吃什麼?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宅女 阿是 才女出巡
2009/01/12 08:30
原來飛天去了 還以為去鑽洞
陳心怡(witchirene) 於 2009-01-13 11:55 回覆:

沒飛...也沒鑽

身後拖了一卡車老小

我卡在半路上  回不了家啦

那郭飛機.....說我超重   不給載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