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Day 76 西葛西。avex debut、大好き - i
2012/05/21 14:10:18瀏覽522|回應0|推薦1

9月18日

Fion

11676

台灣 。台北 

親愛的Fion, 


             懷著興奮的心情,今天是到TSM西葛西校上My School的日子。パンフレート上秋限定的特別講座有一堂「AVEXデビュー体験」(debut),講師北野正人,早期擔任過day after tomorrow吉他手,曾為山下智久、伊藤由奈等線上藝人提供樂曲,是一位拿過多次「レコード大賞」(record)的製作人。雖然不曉得「デビュー体験」指的是什麼,但憑著上次上課的好印象,沒想太多就報名了。特別講座開始前一小時,工作人員帶我到上次唱歌的教室。


       今天沒有上次那麼熱鬧,進了教室發現包含我在內,只有三個人,莫名地有種不祥的預感。門推開,走進來的不是之前那位清秀的女老師,而是上次玉潔在電梯裡打過招呼的山田老師:緊身皮褲、開襟牛仔上衣、 一顆顆骷髏造型的銀鍊銀戒,綴滿脖子到手指。像是永遠都在宿醉邊緣打轉的過氣歌手一般,他撥撥金棕色錯雜的亂髮,跟大家道過早安後,就徑自坐到Keyboard前彈奏幾個和絃,讓我們開嗓。做完發聲練習,山田老師看今天人少,便要我們各挑一首曲子、直接登台練唱。慘了,我可想都沒想過今天會要一個人在眾人面前開口唱歌啊,更何況那本歌本翻來翻去,都是我看不懂的日文,怎麼辦....?其中一個高中年紀的男生,似乎早有準備,站上台洋洋灑灑地唱著牢記在心裡的歌詞;我則勉勉強強選了一首宇多田光的<First Love>,請留學生助教幫我印歌詞。


       歌詞雖然印來了,但國中唱這首歌的時候,完全是靠旋律記「發音」,但那是將近十年前的記憶,現在的我別說是發音了,連旋律都只有依稀的印象。第二個男生也快唱完了,我趕緊向韓國的留學生助教請教歌詞上漢字和片假名的唸法,幸好這首曲子英文歌詞大概佔了一半。等我全部標注完平假名唸法後,再怎麼不情願也得站上台,不能表現出扭扭捏捏的樣子,老師放起了<First Love>的卡啦帶。沒錯,是沒有人聲的卡啦帶,可是當我注意到這件事時,人已站在麥克風前,逃也逃不了;此時前奏結束,我只好無助地開口....



     「この曲はハンさんが自分で選んだでしょう?」還沒唱到副歌,山田老師就知道我完全不行,別說是歌詞唱錯與否,根本連旋律都抓不到。


     「はい、そうです。すみません、忘れちゃいました。」我非常難為情地向老師道歉。



     「けど、後のデビュー体験はどうする?」看起來有點煩躁的山田老師又問。後知後覺的我這才意識到,所謂的デビューレッスン(debut lesson)指得正是進錄音室錄音。



     「もし自分の練習時間があれば、メロデイー(melody)が覚えると思います。」對歌喉有些自信的我,完全沒料到今天會出這麼大的糗,只好央求老師讓我獨自練習,至少抓回一點記憶。山田老師沒辦法,只好請助教去找空教室。一拿到鑰匙,我像得救似地,趕緊躲進鋼琴室一角、把山田老師剛剛教我的前兩段唱出聲來,我可不想再出第二次糗。才不過練了五分鐘,正當我蹲在角落一邊練唱一邊研究怎麼播放CD時,竟然瞥見山田老師的臉就在玻璃窗外,接著是敲門聲。「先の教室へ戻っていて」像是被招領的失物一樣,山田老師又把我拎回了原本的教室。



     「私の声を聞いたら、あなたの番で歌ってください。」山田老師坐回Keyboard前,決定用他唱一句、我唱一句的方式,一句一句把我教會。



     「はい、分かりました。」原來是不放心我一個人練習啊!山田老師一邊引吭唱出旋律,一邊提醒我哪裡要停頓、句子與句子間哪裡要連接、哪裡該配合情緒上揚。我快速地在歌詞上用不同顏色標記表情,努力跟著老師唱的同時,發現那壓著keyboard和弦的骷髏戒再也不可怕,反而讓我的心充滿很多、很多、無法言喻的感謝。


-------------------------------------------------------------------------------------------------------------------------------



       五分鐘後,鐘聲響起。我不得不拜別山田老師,往下一個戰場前進。


       進入錄音室,一身便裝的北野老師看起來沒有什麼架子,正和今天要幫我們錄音的兩位助教談笑。簡單的自我介紹後,選唱中島美嘉<雪の華>的女孩先進錄音室,我則忙著繼續惡補剛剛的筆記。配唱室在最裡頭,透明玻璃外是我們所在的錄音間,兩顆大喇叭立在寬頻幕的電腦下方,旁邊是Silid State Logic社最新的數位類比錄音設備。聽到女孩柔美的聲音從大喇叭流瀉而出,我只覺得我毀了,大家都是有備而來,我..我到底在幹麻?


       女孩出來後,北野老師跟她說可以再多放一點力氣進去,於是女孩又唱了一遍。我想我等會兒一定會處處被糾正。


 

       或許是我的樣子太緊張了,女孩唱完後,北野老師開始跟我們幾個說他到台灣幫阿信、唐禹哲做唱片的事,說是台灣的錄音設備其實不輸日本、樂手的程度也好到讓他嚇一跳。沒多久,放鬆心情的話講完了,該來的還是要來,輪到我進錄音室。


       戴上耳機,助教們細心地調整錄影機和麥克風與我的距離。北野老師的聲音從耳機裡傳來,要我把手中的歌詞放在譜架上,因為等會兒得用全身去唱,手上最好別拿任何東西。我一五一十地照著做,試著將自己的姿勢調整成既能被完全收音的正面,同時也能斜睨歌詞的角度。前奏的音樂流瀉,間奏後我再一次開口。


       果然,在錄音室裡唱歌跟一般唱歌真的很不一樣,明明知道自己唱錯詞、走音了,也會逼迫自己立刻唱下去,沒有停下來懊悔或修正的時刻,一直唱下去就對了。不過,山田老師沒教到最後一段,好不容易撐到快結束,我卻不知道最後兩句該怎麼收尾,音樂的聲音漸小。「最後はどうした?迷った?」北野老師的聲音從耳機裡傳來,我趕緊推門出去接受教誨。



      「歌う時、誰か聞いてくれるとか、誰か歌ってあげたいとか、そういう想いをお持ちください。」北野老師完全沒有提到剛剛走音、唱錯詞的缺點,反而溫柔地告訴我歌者和聽眾之間的關係「私達三人は、あなたの歌を聴いているよ〜」北野老師為我打著氣,讓我進去再唱一遍。雖然困惑的地方還是困惑,但抱持著「有人正在聽你唱歌」的心情,眉頭不再緊皺、身體也不自覺地在麥克風前放開了ー就算唱不好,我也想為你們繼續唱下去。


       出了配唱間,總算覺得心情比較輕鬆。剛剛那個女孩有事提早走了(幸好,沒聽到我支離破碎的歌聲)。距離這堂課結束還有時間,北野老師便和我們閒聊起來,問我們平常都聽什麼音樂,我提到最近在練習aiko的<横顔>,其中一位助教像是找到知音一樣地說自己也是aiko的fan,「じゃ、歌おう!」北野老師居然叫我進去再錄一曲?!臨時也沒有歌詞,那位助教便把他的手機借給我,旁邊的男助教則促狹地對他笑著「優しいね〜」唉唉,盛情難卻...


  

  這次當然更慘,沒有留學生助教告訴我漢字和片假名的讀音,也沒有山田老師一句句領唱過的練習,我會唱成什麼樣子可想而知...不過心情卻蠻愉快的,因為老師和助教們都好親近,讓我終於不那麼在意唱歌時會出什麼醜、能夠更加投入歌詞與旋律裡。不過,還是希望能再多聽到一些建議,所以從配唱間出來後,明明覺得很丟臉,我還是鼓起勇氣問了需要改進的地方。


      「特にない。良い歌手になりたいなら、何が伝えたい気持ちが一番大事。」北野老師說。

       這答案出乎意料。我本以為老師會告訴我諸如每日如何練習、哪些歌曲可以提升實力等等實務性的技巧,沒想到要成為一個好歌手的關鍵,只是保持這麼單純的「心意」而已。

       

      「最初はグー、じゃんけんぽんー!」玩完日本的剪刀石頭布,我也告訴他們台灣版的唸法。三個人不但覺得很新奇,還彼此練習用拗口的嘴型說著中文的「剪刀」與「石頭」,頻頻夾殺老是出「布」的北野老師。我一面看他們玩得不亦樂乎,一面感覺到好像已握住什麼重要的東西,在我的手心裡。


-------------------------------------------------------------------------------------------------------------------------------


                 (続く)        


( 創作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