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Day 74 浅草。大吉大利大黑家
2012/05/14 11:22:41瀏覽469|回應0|推薦1

9月16日

                        了解。

                        你說得非常對。接下來一切靠自己。

                        短期之內不會回台灣,請別為我擔心。 

 

                         take care:)

                                                             東京。Hana


-------------------------------------------------------------------------------------------------------------------------------


        

       天飄著小雨,伊勢老師帶著我、曉海、Daisy、和敏芬一行人在蔵前駅下車,沿著縱向的江戸通り直直走,右手邊是孕育出江戶城豐饒下町文化的隅田川,左手邊是現代化的大廈高樓。當年德川家康修築江戶城,所依賴的正是浅草與品川兩座港灣的海運;由東起的銚子市(千葉県)順風,西向的川越市(埼玉県)順潮,將物資匯流進現在腳下踏的江戶幕府。而鄰近浅草的「蔵前」恰恰是當時全國所有白米的集中地,一方面供江戶庶民食用,另一方面作為武士們的昇奉。伊勢老師為我們安排的浅草散策就從這裡出發。


       當蔵前的糧倉放不下時,便在隅田川另一端的両国建造米倉存放。時常從両国寮晨跑到浅草的我,或許也曾有那麼一次輪迴,在駒形橋與廄橋上扛著米袋、 往返奔馳也說不定。渡過駒形一丁目,雨絲漸小,伊勢老師卻趕忙叫我們注意左邊的バンダイ会社(BANDAI)高樓下,一個個穿上雨衣的雕塑娃娃。「珍しいね、たぶん今日の雨だぞ!」連伊勢老師都是第一次看到這些與人同高的玩偶穿上雨衣的樣子,有些還是特製的貓耳朵版;耳朵被老鼠吃掉的哆啦A夢雖用不著,卻有黃色雨衣的大頭帽遮雨、和笑呵呵的哆啦A夢老師在四台頑皮的鏡頭前相伴。バンダイ社內的招牌明星ー鹹蛋超人比較英勇,還是一襲銀紅相間的戰鬥裝束,在樹下兀自挺立;旁邊的假面騎士也不遑多讓,雙手叉腰、露出被雨洗得綠油油的六塊肌。落在最後壓陣的迷你鋼彈,哈,表情再勇猛,卻怎麼看就怎麼可愛!


       下雨天也是有這樣的好處的,可以看到平常看不到的東西。即使已在両国、浅草生活兩個多月,沒有熟門熟路的當地人帶,還是沒辦法和這些可愛的小玩意兒相遇,更別說再深層一點的名物舊跡。下一個紅綠燈、駒形二丁目上,寫著「駒形どぜう」的暖簾在兩百年後的今天,依舊飄著泥鰌香,招待慕名前來的学者、芸能家、工芸家一同品嘗江戶的食文化。走沒幾步路,則是收容世界550件提包製品的世界カバン博物館。「ハンさん、TSMの体験入学はどうだった?」伊勢老師問起我去專門學校見學的情況。「楽しかった、先生の彼女は尚美を卒業したと聞いたんですね、今も音楽の仕事をしていますか?」聽聞與老師同住在浅草的女友是從尚美音樂學院畢業的,我也順勢問起專門學校出路的問題。「う~ん、ピアノ先生(piano teacher)をやっていますよ〜」伊勢老師一邊回答我,一邊指著對面街角,說是有一間台灣牛肉麵,他和女友兩人都很愛吃。「あれ?どこだっけ?」哆啦A夢老師搔搔頭,忘記是在哪條路上了。

     

       幸好,仲見世通り就在雷門後方,沒有記錯路的風險。這條通往浅草觀音寺的主要幹道是最熱鬧的觀光景點。飄著小雨的早晨讓它比往常少了大半的人潮。位於新仲見世通り和海老屋総本舗交差口的「舟和」芋羊羹,是這條街上最推薦的名物。上次海の日和曉海、貝拉在這吃喝了一整條街,可沒想到它是屹立百年的國民美食。櫥窗裡經蒸煮冷卻,僅加入少許鹽和寒天的地瓜羊羹,天然的純色被切得四方齊整,旁邊的あんこ玉則披上散發光澤的透明外衣,用珈琲、小豆、苺和抹茶的五顏六色一顆一顆地勾引著行經的味蕾。我吞了吞口水,決定把肚子留到中午的大黑家天麩羅;在那之前,先去跟觀音菩薩請安、希望用100円的お神籤換來一點找工作的好運氣。


       沒想到,我真的求到了,是大吉!而且是第一番ー大吉中的大吉!!在台灣拜過那麼多廟宇,也從未抽中頭號籤,今天居然被我抽到了!!連月來為找工作、看房子、拼命省錢的陰霾頓時一掃而空,籤詩上頭寫著:「新築、転居、嫁とり、婿とり、旅行、付き合い等:全て佳いでしょ。」願望會實現、等待的人會出現,還有什麼比這更好的呢!精神大振的我得意地秀給敏芬跟曉海看,曉海也抽到了個吉。敏芬和Daisy則是末吉和凶。「大丈夫、お神籤を棒に結んだら、運が佳くなりますから。」伊勢老師安慰兩人可把籤詩綁在樹枝上,讓風把厄運吹走「ハンさんなら、待ち帰りでも良いよ〜第一番だからね。」連伊勢老師都這麼說了,哪有不把大吉帶回家的道理,恭敬不如從命,嘿嘿,吃飯去!


       唯有跟著日本人,才敢踏上鋪滿榻榻米的和室用餐,四個台灣來的小女生脫了鞋、便開始興高采烈地照相,很難得嘛,Lin沒有來實在太可惜了。伊勢老師說最後在浅草神社旁看到的二天門,建於17世紀,卻沒被江戶時起的大火燒失、二戰空襲中也倖免於難,可說是古老且極其珍貴的建築,現已被指定為國家重要文化財。才剛說完淺草的歷史,伊勢老師點的海老天丼就來了,四台相機又爭先恐後地搶著拍照,因為大家都點這裡的名菜ー天麩羅定食,嘻嘻。


       這裡的招牌似乎不太合Daisy的口味;我倒是和敏芬發現它最好吃的不在裹著香酥麵衣的炸蝦,而是看來淡如水的清湯ー一點油花都不泛、香葉幾片飄在上頭,像極一碗清水,喝下一口,卻溢滿甘美的海鮮滋味,和主菜相比一點都不遜色。前兩天才去居酒屋試作一晚的曉海,一點都不忌口,直說要是能像收工時那樣,再來一杯生啤就更完美了(笑)!

 

       其實心裡早有準備,媽媽會在信中斷然拒絕我的請求;但我一點也不像她說的會難過,反而因為她說得如此斬釘截鐵,讓我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尤其有了觀音的大吉加持,我對剩下半個月找工作的事,雖不一定找得到卻充滿信心(興許是吃得酒足飯飽的關係?)。伊勢老師看著手錶、擔心趕不及上課時間,決定搭計程車回両国。耶!太好了,又是難得的機會,第一次搭日本的計程車耶!我們三個和Daisy分手後,坐上計程車後座,又開始興奮地拍起照來,只見後照鏡裡的伊勢老師拿出手帕,不知是太熱還是對司機感到不好意思地,正擦著汗。



      「はい、コウケイギと申します。はい、はい。」 曉海接起手機,不停對電話那頭應聲回答。敏芬說她回台灣後,也要像我一樣燙個捲髮,直髮太沒型了。才掛上電話,曉海立即轉頭對我們說:「怎麼辦?我、我、我好像有工作了。」「恭喜你!」不約而同,我和敏芬一致地祝賀她,曉海卻看起來有點猶豫,似乎仍在考慮是否要離開東京、到栃木県飯店工作三個月的事。真好,身邊的人都一個個確定了接下來的計畫,除了暫時不打算找工作的Lin以外,只剩下我一個人沒找到工作了。

        「你就去吧,食宿都包含的話,至少這三個月還能存錢。」我對曉海說。

        「恩。」曉海若有所思地點點頭。我則決定明天一早要再去Hello Work碰碰運氣。

Hana
( 創作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