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Day 68 平井。異国料理D.I.Y PARTY !!
2012/05/01 18:11:21瀏覽220|回應0|推薦1

9月10日

  

 「根浩說今天想邀大家到平井宿舍一起做菜,你跟陳紓要不要一起來?」斉藤老師在上頭教著N3文法,右後方傳來的紙條上寫著。Mark是暑假後來到班上的台灣人,靠自修通過二級的他,被編入C班後就跟韓國籍的朴根浩哥倆好,兩個人和我一樣,都是拿打工度假簽來的。陳紓害羞地推辭,羽娜也不知何故沒來學校,背包裡還放著新買的<<韓国語自遊自在>>,打算請她教我一點韓語。正當我猶豫著要不要答應時「ジョンさんも行くよ〜錦糸町駅で待ち合わせるね^^」我回頭看見朴對我露齒一笑。好吧,我也想吃吃看道地的韓國手藝,而且段安和由衣都要去,拒絕的話就實在太阿呆了!「いいよ〜一緒に料理を作ろう:D」趁斉藤老師轉身寫漢字之際,我又把紙條塞到後方。

       

  下了課,由衣先騎腳踏車到前面的亞洲超市買菜,朴和Mark則跟我順路回両国的宿舍。他們兩個很有禮貌地站在外面等,我和張明打了一聲招呼,也讓他們進來參觀。「広くてきれいだな〜」朴一面稱讚女生宿舍乾淨,一面比劃著略大一點的平井宿舍,一間房擠了四五個人的窘境。Mark接著說自己在小岩的宿舍,也是兩人一間的類似格局,但跟這裡比舊了點。「Hanaさん、あれそれいらない、此れだけ要る。」「はい、はい。」朴指著桌上的相機,立刻幫我決定什麼該帶、什麼不該帶,差一點我優柔寡斷的毛病又犯了(笑)。

       

  買齊了肉片、大蒜、唐辛子的由衣,左手抱著一大把新鮮的九層塔,和羽娜站在紅綠燈另一端等我們。最近出席有些不固定的羽娜,看起來有點憔悴。「大丈夫ですか?」「うん、最近引っ越ししたばかりで、ちょっと忙しくて」剛搬家的羽娜一邊搧著風、一邊喊著天氣真熱,沒再多提最近打工的事。「変な格好だね〜」朴盯著羽娜酒紅色瑪利珍鞋上的碎花襪,戲謔地說。「うるさい、これはファションだよ!FASHION~」羽娜不甘示弱地回嘴,我也在旁幫腔,朴則露出調皮的神情,示意我們趕快進站,平井超市的酒可比錦糸町賣得便宜多了。

       

  買什麼好呢?大家看起來都胸有成竹的樣子,段安站在鮮食區挑著豬肉,一瓶橙紅色的蝦醬已拿在手上,朴拎著一袋洋蔥、一包冬粉,打算叫羽娜再去拿兩把蔥。說到台灣料理,我腦中只浮現珍珠奶茶、茶葉蛋跟滷肉販,但前者是點心,後者費時又費工,都是填填肚子的小吃而已。「做麻婆豆腐怎麼樣?」Mark在調味料區,發現了麻婆豆腐的醬包,我則拿了標榜中華旨味的「なすの肉みそ炒め」跟他說再做一道「青椒肉絲」也不錯。對日本人來說,這是最容易叫出名字的兩道「中華料理」,也的確是在台灣常見的家常菜,但我卻覺得不能完全代表台灣特色,因為中國人也做得出來呀。不過,一時半刻兩人也變不出鼎泰豐的手藝,還是將就一下吧。想起迎接Reto前,張明和陳紓倆在廚房裡的懊悔,思索著何謂「台灣特色」的我,現在多少可以體會了。

  

       

  來到平井宿舍的廚房,真不是普通地擁擠,將近七八十人的宿舍,流理檯前放五個人的東西就擺不下,還要讓其他不時進來的人開伙,我們只能一個一個輪流進廚房。難怪曉海會胖3公斤,因為廚房老是得排隊使用的話,真的還不如買便利商店的麵包吃,不過她好像有點吃過頭了(笑)。由衣先進去切菜,今天要為大家做的パッカポオ(pakkapou)主菜本來是碎絞肉,由衣特地換成了肉塊,要餵飽在場諸位男士。將辣椒、蒜末與砂糖攪拌,就等著待會兒下鍋爆香。來自越南的段安切好香菜、將特製佐料鋪滿容器,便開始幫剛買來的豬肉塊按摩;朴早就料到廚房一定會塞得都是人,他向我們秀出昨晚已醃好的牛肉,金針菇和洋蔥在保鮮盒裡看起來紅通通地。

       

  我和羽娜兩個女生沒什麼貢獻,一個專門拍照、一個提供從韓國飄洋過海來的點心。才剛聊到羽娜養的Cocoちゃん五年內從迷你紅貴賓長到9公斤的奇事,便被朴叫進廚房幫忙洗菜。也對,不能光顧著聊天,正在廚房裡乖乖切著青椒的Mark是今天「台灣代表」的主廚,不去幫忙洗一下豆腐(?)怎麼行,況且還可以拍照哩!身旁的由衣一匙蠔油下鍋,立即熟練地加進各種食材快炒;羽娜跟她的蘿蔓心拍完照後,又借朴的平底鍋假裝煎著牛肉。段安怎麼在左邊的爐子前磨蹭這麼久?好樣地,兩頰鼓鼓地不曉得在嚼著什麼東西,被我發現你偷吃東西了吧!還偷笑!!

       

  不一會兒,由衣將熱騰騰的「塔香蠔油排骨」端上桌;撒上白芝麻,代表韓國的「泡菜醃肉春雨」也完成了,不過和正統プルコギ(Bulgogi)的做法稍稍不同的是,朴加進了韓式年糕棒,Q軟的口感是我最愛吃的韓式料理之一。剛炒好的青椒肉絲在Mark手上,看起來很可口;我則拿著一大碗差點沒被我燉爛的麻婆豆腐,希望合他們的胃口。喔喔,段安的テイカホン(Thit ga kho)正在起鍋,恩~好香的味道,看不出貪吃的你做得「蝦醬里肌白菜」賣相這麼好哩。「待って、待って〜」大家都迫不及待要開動,只見朴還在廚房做最後一道料理:將年糕、豆皮、高麗菜拌入コチュジャン( Koch’u jang)甜辣醬後,加入水煮蛋和最最重要的乾泡麵、快速拌炒後,就成了韓國料理最有名的トッポキ(Tteokbokki)---辣炒年糕。        

       

  所有菜上桌,碰巧進門來買自動販賣機的印尼男生,被朴拉入座;那個來倒資源回收的馬來西亞姐姐也被抓過來,跟我們一起合照。今晚的菜色實在太豐富了。せい〜のう、「いただきます〜」所有人在鏡頭前合掌、洋溢著喜悅咧嘴笑,「はい〜どうぞ〜」按下快門的我也身在其中。


--------------------------------------------------------------------------------------


 

  住在平井這一帶的中國人多,就像校內的國籍組成一樣,半數以上是中國人。提到班上的中國人,送我們回車站的朴不由得說:「曹さんは煩いよ〜あのこ。」「そうね、子供らしい行為がずっと続いてる。」段安也跟著評論。暑假前坐在曹旁邊的我,正因為受不了他在課堂上老是目中無人喧譁,跟平川老師反應後,才有了每兩週換一次位子的制度。雖然曹在班上常會發出一些驚人之語、緩解沈悶的上課氣氛,但時常無故遲到或缺席的曹,到底是來日本幹嘛的呢?連班上其他不怎麼認真的上海人,有時都看不過去。

 

  走在前往平井駛的路上,大夥兒一邊討論該拿班上那些上吵鬧的上海人怎麼辦,一邊埋怨”中級へ行こう”無聊的課文內容。「朴さんはどう〜?バイトもう見つけた?」話鋒一轉,我問起朴找打工的事。「探してるけど、未だね。」日語會話已相當流利的朴也還沒找到工作,雖然他一直喊自己窮,但我覺得他一定沒問題。剛剛在宿舍巧遇已工作快一個禮拜的貝拉,她的黑髮看起來自然多了,但她卻一臉倦容地說,今天早上四點就起床、趕五點半到錦糸町上班,整整站了一整天。她不知道能為上班摸黑起床這件事,在沒有工作的我們眼中看來,有多麼幸福。



 「でも良いね〜皆300円くらいだけで、色々な国の料理も食べられた。」朴說出了大家的心裡話。在還沒找到工作前,任誰都不願加速坐吃山空的速度、餐餐外食;即使想上館子,也只能掐緊荷包裡的預算,偶一為之;但若是大家一同分享,就可以吃到滿桌日本餐廳做不出來的道地滋味。「私、トッポキのカップラーメンが大好き!」我對朴說。「ハッハ...!! それは私が発明した旨味の秘密だよ〜」朴得意地回答。

       

  雖然最後猜拳猜輸,和羽娜一起被罰去洗碗、雖然班上的曹さん王さん鄭さん真的很吵、雖然沒有工作,不得不要開始過起貧窮的生活、雖然雖然。生活中有太多的雖然,能和大家這樣一起走在月色下發發牢騷、說著迷惘的我,忽然之間感到自己其實擁有很多。

  

  送我們到車站,朴翻了翻我帶來的那本韓語課本「この本はちょっと難しいね...じゃ、俺に韓国語を教えよう!」朴爽快地答應做我的韓文小老師。「私もベトナム語を習いたい〜」羽娜撒嬌地,也向段安央求當她的越南家教。

        


 「じゃ、来週の月曜日はどう?授業を終わったら?」朴一下就決定了我們四人「外国語教室」的時間。「はい、先生!」三種腔調在弦月的微光下齊聲回答。一明一滅的路燈,在平井駛前要壞不壞地撐著最後一口氣,朴、羽娜、我、和段安卻看見彼此興奮的身影,在搖曳的燈火裡不住地躍動。

  

Hana

( 創作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