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茄冰】七宗罪之色慾-《謎》微H
2018/07/21 03:07:00瀏覽1542|回應0|推薦0
。暗黑向。
本篇爆字數不微了囧不過形式還是一樣的
以及十分蕉→冰,但真的是茄冰!!
雖然沒有真的寫到OX應該算只有前●還是預警一下


「哎?沒想到這次來的管家是美少年呢!不用擔心,大人是好人的。」
綠色長髮的少女帶領著黃髮少年,語調輕快,似在為少年的緊張舒緩。
LEN感激一笑,在進莊園主人房門之前仍再次拉了拉外衣下擺,確認儀容端正之後才讓MIKU敲門。
「大人,新管家到了。」
 
──很溫柔的眼神,這是LENKAITO的第一印象。
但下一秒,LEN卻是立即將眼神投向窗外──現在是冬天沒錯吧?為什麼即將成為他主子的人正愜意地坐在椅上捧著……超大碗的冰看來吃得很開心……
「哇好可愛喔~」
把冰一扔,KAITO歡悅地蹦過去將LEN抱住搓揉著頭髮,一點也沒有身為擁有世襲爵位的貴族領主模樣。
RIN妳看他跟妳好像耶!」
「好像是有那麼點像。」
視線中突然出現一抹和自己相似的黃,LEN這才注意到原來除了帶路的MIKU、穩穩接住被扔開的冰碗的粉色女子,還有他剛剛一直沒看見的嬌小的RIN,想來是被其他人給遮住了身影。
 
「你們嚇到人了。」
LUKA一手拉起一人,把她家那沒個貴族樣的主子「請」回座,冰碗塞了回去。
冰就彷彿是KAITO的抑制器,人又恢復到LEN初見時那溫和的青年,LEN也趕緊站直身軀。
「我呢是KAITO,如果覺得直接叫名字很失禮(其他三人異口同聲說著『當然失禮!』KAITO裝作沒聽見),就跟LUKA她們一樣叫我『大人』就好了。」
「我、我是新來的管家LEN,請多多指教……大人。」
 
  
 
LEN發現生活和他想的不太一樣。
他的主子很謎樣。
KAITO不喜歡出門,比起騎馬射獵,更願意在後園碰碰花、唱唱歌,雖然只是輕聲哼唱,LEN也從來聽不清KAITO在唱什麼,但那恬適的神色與音調,讓LEN覺得若讓他聽上整天他也願意。
總之由於主子總是待在家亦不愛社交,他這個管家其實沒做什麼事,最重要的大概就是排定菜單吧,儘管LEN對於餐餐都吃冰感到無法理解。
漸漸LEN陪在KAITO身邊什麼事都不做,只純粹曬太陽發呆的時間愈來愈長,愈來愈……難以將目光自KAITO身上移開。
 
  
「大人是不是怪怪的?」
儘管私裡在KAITO的堅持下LEN已直呼其名,但在他人面前(尤其是忠心耿耿侍女三人組)面前,LEN絕對保持禮數。
LUKA不語,手上整理KAITO衣物的動作不停,淡淡瞥去一眼權當詢問。
「就是……大人好像常常面色不佳,生病了嗎?」
LEN發現很難組織語言表達,KAITO總是每隔幾天,身上的香氣便會特別濃郁(LEN猜想那是衣服薰香,他現在正聞著同樣的氣味),舉止也顯得浮躁,而隔天更幾乎要睡上整天,讓LEN不禁浮想翩翩。
 
動作一頓,LUKA不語地望向LEN,眼神深得LEN感到莫名寒意。
「……沒有,大人一切安好。」
簡單回了句,LUKA結束收整衣物的工作,離開前輕輕拋下一句警告一位濃厚的話語──
「好奇心太重……小心丟掉性命喔。」
 
 
 
LEN不懂LUKA那句警告其來何自,甚至那天之後的生活也沒有變化,彷彿那天的談話只是自己的幻想。
KAITO依然毫無隔閡地同他親近,依然能趁著KAITO小憩之際,貪戀地恣意聞著那獨特的香氣偷偷親吻對方,LEN已經覺得很滿足了。
──或者該說強迫自己以為滿足,因為對方不是自己所能擁有之人,LEN很清楚KAITO對自己的態度只是把他當作弟弟,所以自己只好藏著、掖著……
只能如此!
 
儘管心火燒燃日漸旺盛,但LEN相信自己可以將這份感情壓抑下來;直到某天晚上,LEN才真正感受到宅邸的詭秘超乎想像。
 
 
渴……房裡沒水了的LEN半夜爬起來去廚房裝水,回房間的時候不經意向上看,卻見二樓樓梯口透出的光線亮得不尋常,照理說這時間蠟燭應當都燃盡了才是。
所有的侍者的房間都在一樓,二樓只有KAITO……發生什麼事了?!
 
「──不可以上去唷。」
「啊!」
正想上樓查看的LEN被耳邊突然響起的女聲嚇著,轉頭見原來是隔壁房的RIN笑嘻嘻地看著他,像是惡作劇成功似的。
鬆了口氣的同時,不知為何LEN想起了第一天來到宅邸的情況,RIN似乎也是突然地就在他面前出現……?
「上面很亮,我想是不是、」
RIN說了不可以上去唷。」
RIN還是那樣笑著,語調聲線都沒有任何改變,但LEN確實地感到一股寒意──
和那天同LUKA談話相同的寒意!
「上去,會出事的喔……RIN很喜歡LEN,不希望LEN消失,所以LENRIN一起回房間去吧。」
 
一時僵持。
在擺明有問題的當下,LEN自是不願回房的,然而氣氛著實詭譎得過分,張了張口卻說不出話來。
 
 
「噹──噹──」
吊鐘忽而發出沉鬱的響聲,半夜一點,十三響。
隨著鐘聲飄散而出的,是比任何時候都還濃重的KAITO衣上馨香。
「吶~我們快回去!」
不復方才的從容,RIN挽上LEN手臂催促著,LEN卻狠狠甩開RIN
 
「是KAITO……」
香味充斥鼻間,LEN的腦中縈繞著的滿是常日裡全無防備睡在他旁邊的KAITO身影,耳中聽到的自己的心跳聲異常響亮,著魔似地往上層走。
RIN望著LEN的背影欲言又止,但始終沒有踏上階梯一步。
 
  
 
──明明是天天都會進入的房間,為什麼竟會呈現如此妖嬈的景色?
 
「嗚、嗯……」
凌亂的床褥上,藍髮青年急促地喘息著,大開的衣襟幾無遮掩作用,不著寸縷的下身雙腿緊絞著,卻不知為何手裡只攥著被單,硬是不敢碰觸自己的身體,讓欲望就這樣不得宣洩地高漲著。
KAI……TO?」
被情慾蒸騰得水氣氤氳的眸子望去,困惑的哼聲同輕吟神似,LEN不禁重重嚥了口唾沫。
「你……」
LEN緩步接近,KAITO依然沒有退怯的動作,眼中映著KAITO泫然欲泣的氁樣,腦子裡什麼思考都沒了,只剩下想佔有眼前之人的想法──
 
你難受嗎?我可以……
 
 
「──沒人告訴過你,有些東西是不能碰的嗎?」
就在LEN即將撫上KAITO臉頰的前一刻,自KAITO身後突然爆出無數紫色髮絲,如針般刺穿LEN的四肢百骸。
自黑色漩渦中心一抹人影緩緩浮現,闇紅的爵服猶如凝固的血漬一般顏色。
KAITO收入懷抱,KAITO原攥著被單的手很快覆上GAKUPO摟在腰間的手臂,並且乖巧地自動分開了雙腿。
 
GAKUPO……」
愉悅地聽著懷中之人的啜泣吟喚,GAKUPO執起KAITO的手輕吻。
KAITO很乖呢,真的都沒有自己動手?」
「沒有……GAKU、求……哈啊──」
陡然拉高的吟聲情色非常,迷離的眼顯示著主人已然墮入如何的渾沌之中。
 
沒有人知莊園的真正主人不是KAITO而是GAKUPO,然而也沒有人想到慾魔也有動了心的一天,想帶那個溫柔的青年回魔界,首要卻是得讓他入魔。
手上愛撫的動作不停,GAKUPO半抱著KAITO來到暈死在地、全身數不清的血孔皆不斷流淌鮮血,瀕死的LEN身旁。
自虛空中抓出一把匕首,GAKUPO附在KAITO耳際喃語般地誘哄。
KAITO想殺了他嗎?」
「殺……?」
「這個人害KAITO差點毀了和我的約定呢,就差一點他就碰到你了,潔淨的你只有我可以碰的,對不對?」
「嗯……」
 
KAITO將匕首握住,GAKUPO退離了KAITO的身軀。
背後陡然失了溫度的KAITO無措地轉身想再次投入GAKUPO懷抱,GAKUPO微笑著後退。
GAKUPO相信KAITO,一定不會放過有意傷害我們之間關係的人。」
KAITO不會……放過有意傷害我們之間關係的人……」
KAITO毫不猶豫刺下,不意卻有絲絲黑氣順著匕首洶湧而上,竄入體內竟是化成了對情慾的濃烈渴求,KAITO難受地想放開,但被施加了魔力的匕首直至吸光所有負面的情緒之前是拔不起也扔不開的。
 
「鏘」地一聲匕首終於落地,而KAITO亦沒有氣力再支撐身體,GAKUPO摟過癱軟、還微微顫抖著的軀體,深深給了一個獎賞的吻。
吮吻一路向下,收穫了或高或低、或急或緩的甜美呻吟聲,揭開了迷亂之夜的開端。
 
 
 
 
 
很快地,我便能永遠把你收藏在身邊了吧……儘管是以情慾的名目。
受你所蠱惑而身陷的我,無法自拔。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yyg6786&aid=113459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