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RSS Feed Link 部落格聯播

文章數:212
為自己爭取自在的過年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2022/02/01 15:23:57

今年的除夕,是結婚30年來第一次感覺自在的年假。

我不必再為了老公,委屈自己到南部,只為了要符合南部的小姑們(ABCD)對長嫂應該有的期待,過年要以婆家為主,母親已離世,被妯娌認定沒有娘家,初二剛好是一群姑以及延伸出來的姻親聚餐的日子,身為長嫂得留下來幫忙招呼這群龐大的食客。

每年的過年,我的焦慮感就上升,好不容易可以等老公與小孩休假,可以聚在一起休閒,卻因為老公被南部的姐妹賦予的傳統社會「獨子」應該怎麼做的價值觀綁架,身為獨子媳婦的我,每年的過年,就只有回南部一途,就是煮煮煮,洗洗洗。

我已多次和老公抗議,是否可以為我改變一下過年的模式?最起碼,初二是屬於女兒的日子,就算沒有娘家可回,是否可以讓我出去透氣?老公從未用心傾聽我的心聲,他總是以「傳統」的習俗綁架我,口氣很差的指責我,媳婦應該怎樣…。

當我和老公說明,現代社會變遷,家庭結構已非過去,何苦要堅持非得一定要怎麼過年才是過年?已結婚這麼多年,可體會過我的感受。但事實是,身為枕邊人的我,在北部常年為家庭犧牲奉獻,就算說盡千百句心聲,也永遠抵不住老公的姐妹說的任何一句要求。

曾經不解,老公的姐妹,同樣是女性,卻沒有替女性著想,原來,立場不同,自私的一面就表露無疑。

她們認為,照顧媽媽是獨子的責任,所以,當公公過世,婆婆已年老,她們就一致認為,要婆婆住在台北獨子的家才對。但是,經過時間證明,發現,在地老化,對婆婆才是好事;畢竟那是她從小生長到老的家。

遠在台北兒子的家,空間小,沒有她獨立的空間,還得借住孫子的房間,造成生活中的不便,長期下去,弄得大家都不好受,對婆婆而言,她非失能,南部的房子是3樓透天厝,頂樓還有她建置的花圃,偌大的空間,自由自在,出門是熟悉的街道與鄰居...,北部的狹小都市空間無法相比。

一個人能獨立、自主、尊嚴才是延緩老化的良方。

雖如此,婆婆也是被公公的大男人主義壓抑不太敢發表自己內心的想法,老公花費好長的時間才面對「現實」,知道什麼才是對婆婆較好,不得不順著婆婆的需求,讓她回到南部。

既然住南部,住附近的C姑,基於為人子女應有的責任,為求心安,就近兼顧。

事實上,大姑小姑(BCD)無事一身輕,B姑的女兒都嫁人,她早已離婚,完全沒有家累。C姑只生一子,早已畢業工作。D姑則選擇單身,當然更沒有姻親包袱,自由時間很多。也就是說,晚輩子女長大嫁人就業,各得其所,對自己的媽媽就近照顧,也是她們的選擇,沒有人逼她們。

但是,她們有意無意總會傳達她們的觀點,她們是在幫「獨子」照顧,就是這個觀念,間接影響我。因為,老公被這個觀念也讓自己壓力很大,他在北部上班,工作很忙碌,已沒時間陪伴我和小孩,還心心念念南部原生家庭的人,把許多有形、無形資源盡全力做奉獻。老公因此自責,認為最常照顧的小姑是在幫他照顧母親,很過意不去。這種想法,實在沒必要。BC姑是女兒,她是自願照顧的,沒有人逼迫。再者,C姑並非「全職」照顧,只是「兼顧」,並非無償,每個月有照顧費可領,領到的錢,比她離職前的基本薪資還多。相較於我和姐妹照顧娘家母親,所需要的養護費用,都是姐弟共同分擔,出錢又出力,哪有人會另外供應照顧費補貼。還有,我娘家母親因年老體衰跌倒無法生活自理、沒人照顧,只好安排入住在護理之家。我們探視在中部的母親,得搭長途車來回7小時,而小姑探視母親,是就近照顧,沒有交通問題;同樣是嫁出去的女兒照顧母親,付出的心力與時間,我肯定的說,BCD姑是無法同理與瞭解的。不禁感慨,同樣都是照顧母親,為何老公的母親享受的資源極大化,只因我是女性?

然而,不平衡的心,若沒有被安撫,長期下來會耗竭。

知道老公對他的原生家庭用生命付出,連合買的房子出租,所有的雜事都是老公在管,他上班沒空,變成我得接手,合資者只需躺在家裡就有租金可拿,老公還擔心她們收入不夠,花時間為她們看股票賺錢,賠錢算他的...,老公在北部工作,常加班很辛苦,為了符合期待的孝道,一個月回南部2次,他是用盡全部的時間在原生家庭,所以,在自組家庭的照顧就很有限,還不斷的耗費有形無形資源給原生家庭,都是無法衡量算計的「付出」。

再深入瞭解,源自老公認為,他的姐妹也是很會讀書,因為家裡的財力拮据,重男輕女的公公,只能培育老公讀大學。

這並非只出現在老公家,只是重男輕女的社會普遍現象。更何況現代社會推動終身教育已非常普遍,提供社會人士繼續升學的管道既方便又多元,只看你願不願意花時間投入。8、90歲的老人讀到博士,已非罕見。

我也是女性,小時候家裡的經濟亦不佳,高職畢業就得工作賺錢,51歲時小孩剛好升大學,我也到空大進修圓夢;我一樣邊照顧家庭邊進修,歷經5年,終於完成大學學歷。

我告訴老公,根本無需對姐妹感到虧欠,她們現在有錢有閒,要再去升學,沒什麼不可能。

現在,BCD姑們分擔照顧婆婆,卻用為獨子照顧母親的態度,責任心趨使,讓我們陷入兩難的痛苦,我無法和老公討論,更不能提醒他,是否可以讓他的姐妹認為,媽媽是大家的,不是他一人的,是大家分擔照顧媽媽,不是在「幫他」,主從關係不對等,讓我心疲無言。

為了他的觀念與無止盡的付出,弄得我不敢花錢休閒,省吃儉用,常用自己工作存下的積蓄貼補家用,因為,不忍老公背後有一群拖油瓶在壓榨。

另外,老公的大姐A姑,遇人不淑婚姻失敗,精神受刺激,被夫家拋棄,得了重度思覺失調症,從此,A姑成為沒有生活自理能力的人,需要照顧。她的兩個女兒當時年幼,被帶回婆家扶養,由阿公阿嬤與阿姨舅舅帶大。她們雖沒父母,但享有一切資源。

我心想,這些苦與負擔會隨著時間過去,也就盡量配合老公對南部的給予。A姑的兩個女兒會「長大」,她們可以幫忙承擔她們的媽媽生活照顧。誰知,這兩個女兒卻忘恩負義,其中一個幾乎完全不管,另一個只是過年過節回來探一探,送送禮就算盡義務。平日的照顧,兩個女兒完全不聞不問,也不會想看看,扶養她們的阿嬤與阿姨和舅舅已老去,體力會越來越差,她們的母親精神異常,也非她願意,畢竟是親生母親,長大了,需要接受事實,扶養與陪伴母親,無疑是她們的生命功課,老公與小姑應該把責任「還」給她們。

但是,老公認為,她們好不容易可以獨立,她們要有幸福的家庭,她們才成家不久,要貸款、要養家,不希望她們的媽媽影響她們追求幸福生活…。這種想法,實在不能茍同。

建立家庭,最初當然會辛苦,誰不是這樣走過?為何她的外甥女就要拐彎躲過? 再者,其中一個外甥女還可以養「2隻」貓,養寵物很花錢,有錢有閒養貓,卻沒時間沒錢去幫忙照顧她的親生母親? 我怎麼能接受老公偏差的想法。

我盼了30年,希望有一天,我可以和老公過著屬於我們的日子,一直為他的原生家庭無止盡的付出,這個擔子,要何年何月才能放下?

我的原生家庭,包括我娘家的母親奉養以及手足,從未增添任何家庭壓力在老公身上,為何他的原生家庭的生活重擔,他的母親奉養、他的姐妹以傳統陋習價值觀要求,我得無理由的一直跟著背負?只因我是女性?

我和老公說,大姐的兩個女兒已30好幾,屬於她們的責任要還給她們。老公卻捨不得放,也不忍和她們說。尤其是小姑,竟然發簡訊給我,要把大姐的生活照顧責任移轉給我們,我收到這則簡訊,實在忍無可忍,這是什麼奇怪的想法?我毫不客氣的回覆,大姐的2個女兒已30好幾,她們的媽媽,她們要幫忙負擔,怎麼會把她們的媽媽照顧責任給我們?知道小姑的想法,以致小姑有時出示的善意,敏感的我,會認為別有意圖。

另外,B姑更離譜。婆婆白內障開刀住台北,全天由我照顧,兩眼開刀,住好幾個月。那段時間,為了照顧婆婆,犧牲一切邀約,更犧牲回中部探視娘家母親的機會。這麼做,完全是幫助老公,只希望他能體會。然而,二姑認為,她的媽媽萬一開刀沒成功變成盲人,照顧會麻煩,惡狠狠的從電話那頭指責與威脅:「若是媽媽的眼睛瞎了,留在台北你們自己照顧,我不會管...」。聽到這種不負責任的話,任誰都很難接受,帶著驚嚇與委屈的心情和老公訴苦。老公竟然沒有安慰我,反而幫她二姐說話,要我不要理她。怎麼可能不理,公公過世,小姑的簡訊;婆婆眼睛開刀,二姑的電話威脅,這些話,就證明這些姑已習慣把責任往獨子身上攬。我是老婆,怎麼會知道這些姑們,日後會再給什麼照顧壓力,老公沒安撫我,還為她們說話,實在很難接受。

一年一年的過去,發現老公情緒容易失控,隨著婆婆年紀大,還有經年累月來自小姑們給獨子要當「孝子」的壓力。小姑們以傳統社會的價值觀在凌遲老公,我接收到這些想法,內心無法平衡,老公竟也接收這些姐妹給的觀念,弄得我好像是不負責任的媳婦。

我一直找機會和老公討論,媽媽與大姑的照顧,是屬於「家族」的責任,家族要做資源盤點,做合理的分配,照顧是大家的責任,只要是家族一份子,都有責任,不是獨子完全的責任。

但是,老公已被他的姐妹們給的觀點長年浸泡,再也無法改變,甚至無法好好的聽我的建議,和他提,反倒指責我的不是。老公永遠不懂,我會提出建議,並不是不幫忙,我是知道自己的限制,時空與時間有限,我的建議,是有根據,來自接觸社福與長照,目的是希望大家都好,內心非常心疼老公被小姑們綁架數十年的壓力...,他是我老公,我希望幫助他能為自己找方法減輕內心承受的壓力,老公無法聽進半句,我很受傷,也很絕望,他不知,我30年的配合,身心已很疲憊,老公一直無法理解。

我想,也很難改了。這個覺醒,來自家裡養的老狗生重病。

家裡養一隻狗,已16歲,去年,狗狗的身體極速衰弱,仍勉強配合回南部過年,熬了好幾天,塞車返北,第2天起,老狗開始不吃不喝,從此,需要不斷的看醫生。直到2月中,老狗會不預警的哀嚎昏倒,經過多次的檢查,才知道牠的心臟血液逆流,產生肺高壓,肝膽長腫瘤,腎指數過高…。為了維持生命,吃藥、灌食,每月租氧氣機,昏倒時趕緊輸送氧氣…。體重從15公斤到現在只剩8.4公斤。

照顧不會說話的狗,我並非有經驗,需要不斷的摸索,已經歷近一年,老狗的身體漸漸有起色,所幸,配合醫囑照顧,昏倒次數變少。但是,狗吃藥要掰開牠的嘴,老公與小孩不敢餵怕被咬,所以,沒有照顧替手。自狗狗生病以來,我的自由時間更限縮了。有時為了讓狗補充熱量,什麼東西都試看看,連貓罐頭也試。然而,有時會吃到不適的食物,加上藥苦,牠會嘔吐,我得忙著換洗墊子…。為了讓牠能在家順利活動,客廳到房間,沿途有不同大小的墊子讓牠趴下休息。我整天除了忙家事,也得忙狗事,老公不曾關注,這些事是需要花時間與花精神、心力、金錢...。

1月23日,是我和老公訂婚第31年的紀念日(自結婚後,他早已忘記這個重要日子)。隨著除夕將近,老公問我:「要不要回南部過年?」這個料想之外的問句,聽得我的心涼一大半,隨之而來的是滿腔的怨。

我語氣肯定的告訴老公:「今年,我不回去。狗狗生病,無法搭長途車,牠只有『我一人』可以照顧,你的媽媽,有『一大群人』可以陪伴與照顧,不差我一個…。」

狗狗生病這一年來,老公已看過他無數次在家昏倒,是無預警的,有時是尿尿完突然沒力,有時是想便便,走不到便盤就中途昏倒,狗狗已這麼虛弱,如何搭長途車去南部? 怎麼會這樣問?老公為了他的原生家庭,對自組家庭的成員的需求失去覺察力。

狗狗的心臟病嚴重,醫生說,很可能無預警休克,不能太激動。過年要見許多人,陌生的環境與人,對狗狗是有很大的壓力,尤其是二姑,每次看到狗,總是用嫌惡的表情罵死狗...。二姑的不友善,狗看到她反應會更大,狗已衰弱如風中殘燭,怎麼可能讓這種事情發生?

在南部,招呼這群食客安心聚餐,是他們的重要事情,得把狗狗支開。我得忙碌,只能將狗鎖在樓上房間任狗狂吠哀嚎。狗狗的健康已出問題,這是事實,顧此一定失彼,狗的生命安危,我不能冒險。更何況,在台北,只有我能照顧,在南部,我總不能為了食客們的煮食招呼而忽略狗的重病,我是狗的主要照顧者,隨著病程時好時壞,更何況是在一個非屬於自家的空間,對我更是極大的壓力。

老公一直努力當「孝子」,孝順沒錯,但要犧牲自組家庭追求幸福的權益去成就,這種孝,讓人心力交悴!再加上被南部傳統對女性的陋習影響至深,深到骨子裡,滲到腦海裡,以致在一起生活的狗狗病得這麼嚴重,沒有覺察力的問:「要不要回南部?」這種狀況外,極端讓人無言的提問。

就算狀況外的提問,接著也完全沒聽到老公提出一些讓我放心的「配套」措施,對狗對人都好的可能。我曾告訴老公,狗自生病就沒洗過澡,都是用擦澡的,當牠較穩定,想安排牠洗澡,想趁去醫院複診時,請附設在醫院的寵物美容幫忙,當美容師知道狗的病況,不敢幫牠洗澡。也就是說,只要瞭解牠的人,都會知道牠現階段,心臟病嚴重,又有肝腫瘤,腸胃常常不舒服,是不能搭長途車。

老公這樣狀況外的問,我已澈底失望。

避免爭論,只能拒絕回南部,我再也不管它是南部婆家什麼重要節日,那些,對我已不重要。過年,對我而言,回南部配合過年與留在台北照顧狗,我的選擇是,留在台北照顧狗是重要的事,因為,狗是家人,牠是一個需要用心照顧的生命。

狗狗生病,牠的狀況不穩,老公從不會體恤我照顧狗狗沒有替手的壓力與辛勞,更不會想,狗陪伴我們16年,牠也是家人,要用真心陪牠到最後。

狗狗此刻,牠需要我,我再也不需勉強自己,配合南部過年媳婦的角色,忽略狗狗的需求,委屈自己,去過一個痛苦的年,造成遺憾。

今年的過年,在家看著安穩睡覺的狗狗,內心安詳踏實,想必牠也瞭解,不必去應付南部的嫌惡眼光,少了身心壓力,沒有昏倒。

想起已過世3年的母親,在我出嫁前心疼的和我說:「妳的姑仔這麼多,妳會很辛苦...。」記得我還很天真的和母親說:「不用擔心啦,他對我很好,那些小姑,她們都在南部...。」完全沒料到,母親有如預言家,我們家是外省二代,沒有親戚往來,完全不知南部傳統的社會價值觀對女性是壓迫的,適應得很辛苦。老公雖好,但只要觸及南部的原生家庭相關人事,發現我越來越不配合他與他的姐妹在腦中對獨子長媳勾勒的圖像,他就翻臉,跟他反應,照顧有很多方法,有讓照顧者與被照顧者都好的方法,他一聽,不是他想聽的答案,就對我大呼小叫,還指責不是人,終究得來的對我無盡的指責與批評,他,我的老公,完全變了樣...。

母親已離世,我只能遙望天邊,默默訴說心中的悲苦。

我很想告訴母親,當時真的不知,嫁給一個男人,卻要應付他原生家庭的姐妹,那些姑,我無力應付。回想自己原本是一個喜歡笑,以純真與善良的視野看待週遭的人,對人保持善意,學生時代,我一直帶給身邊人快樂的女孩。為何嫁了人,走入婚姻,卻因為選擇的男人背後複雜的小姑們影響,我再也找不到快樂,也不喜歡照鏡子,因為,不知哪一年,面容愁苦,眉頭深鎖,法令紋堆擠的線條勾勒成十足的「怨婦」。

我...終於覺醒了,我肯定的告訴自己,已用30年的歲月去經歷、去努力,盡心盡力,無愧於老公與婆家的姑們。我已得到重要的領悟,這些姑們,要怎麼幫,她們要怎麼做,是她們的事;老公要怎麼被她們影響,和我無關。

若她們永遠想不通,現今社會,高齡少子化,時間與空間受限,手足一起分擔照顧責任,不是獨子的專屬責任,具備包容的態度,其實可以為家族帶來更大的和諧力量,為婆婆、為大家都好。

若BCD姑們一直不願想通,那麼,我會以真實面去看清楚她們其實的照顧目的,她們對自己母親的兼顧,說穿了,她們要的是心安理得、心安理得,為了她們自己、為了她們自己。因為,老公不只一次說過,他父親還在時,就說他是他們兄弟中最孝順的,所以兒女有人讀大學,成就較好...,因為這樣,她們一直認為,孝順可以為自己帶來好命與好運。所以,她們是為自己,為自己,不是在幫獨子,只是在幫自己心安,幫自己的未來有好命與好運。

我已用我能盡的精力與時間去幫老公,也「間接」幫婆家,我絕對不要在繼續在意這些姑對獨子賦予社會陋習的價值觀所帶來的壓力懲罰自己,要認清,最終會支持妳的,還是只有妳自己。

今年的過年,我不再在乎可能的批評,完全放下老公與BCD大小姑們以南部傳統價值對媳婦角色的凌遲,我站在鏡子前對自己說:「妳辛苦了,妳要認真學習好好的愛自己,趁髮根還未全部染白;趁愁苦刻劃的皺紋還未漫延雙頰,妳該停損了,只要行動,永遠不嫌遲,現在的妳,最重要的是要找回心中那個喜歡笑的小女孩。」

最新創作
為自己爭取自在的過年
2022/02/01 15:23:57 |瀏覽 3996 回應 2 推薦 25 引用 0
今年的除夕,是結婚30年來第一次感覺自在的年假。 我不必再為了老公,委屈自己到南部,只為了要符合南部的小姑們(ABCD)對長嫂應該有的期待,過年要以婆家為主,母親已離世,被妯娌認定沒有娘家,初二剛好是...
初二,我已沒有娘家可回
2021/02/13 15:47:03 |瀏覽 2220 回應 8 推薦 34 引用 0
我很想回娘家,母親已不在...。 自從嫁給南部傳統家庭的獨子,自組家庭在台北,娘家在中部,婆家在南部;每逢過年,交通問題、複雜的姻親關係、傳統重男輕女的「陋習」、女性過年就是煮飯、洗碗盤,應付姻親食客...
那一年,我參加口語表達班...
2021/01/03 13:03:04 |瀏覽 1372 回應 0 推薦 25 引用 0
整理電腦資料,突然看到一篇「未歸類」的文章;這是一篇在107年參加某成長團體的「口語表達班」,上完課,主辦單位會做分組,給各小組一個主題,個人再依據主題準備8分鐘的演講稿,一星期後,接受單位安排的期程...
接受現在的自己,擺脫童年的自卑感
2020/12/23 13:20:36 |瀏覽 1745 回應 2 推薦 23 引用 0
週末日沒課,在「心悅人文空間」參加一場「斷捨離」-BEST創傷療癒工作坊。 環顧四週,我發現大多是年輕人,半百的人不多,我是少數者之一。 老師引導學員說出曾受創傷的故事,透過說故事,讓自己彷彿坐著「時...
學習空間,像合唱團,用愛覺察自己與聆聽對方的聲音
2020/11/21 19:26:34 |瀏覽 1923 回應 0 推薦 15 引用 0
《家屋,自我的一面鏡子》是一本老師介紹我們閱讀的書。 班上同學異質性很大,自開學以來,一直在學習「異中求同」,過程中,有如置身在合唱團,學習做為一名適任的團員。 那天,老師上課的主題是「空間就是權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