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第十話:錯誤的決定
2007/08/03 01:48:28瀏覽838|回應0|推薦1

是傻氣?是賭氣?就算到了今天,竹君仍然釐不清當年自己的想法與心情,只是這麼一個錯誤的決定,卻讓一個原本可以美好的故事轉變成為一個遺憾。

應該是星期六的下午,竹君寫完了學校的作業和報告。

升上高中後的生活是緊張而忙碌的,不像國中只需要將老師課堂上所教的東西全塞進腦袋中,也不管理解不理解,反正背熟了就是,但是高中的學習可就不是那麼一回事,除了得自動自發之外,課程內容的多樣化更是私立國中畢業的竹君所難以招架的。

高一的課程讓竹君唸得有些辛苦。

一通電話讓竹君中斷了手中的工作。

張竹君,我是陳應文啦!妳明天有沒有在家,我要拿東西給妳。」

電話中傳來熱烈的招呼聲,這個聲音她怎麼會忘記呢?那可是竹君同班了三年的國中同學陳應文,他高中聯考也上了第一志願,不過他卻是和李儒政一起到西港鄉去唸一所以高升學率著稱的私立高中。

陳應文?李儒政?陳應文要拿東西給竹君?

竹君心中馬上閃過一個名字,接下來便是一個日期迅速提醒了她自己,她的生日!

竹君多少可以猜到陳應文要拿什麼東西給自己了,是竹君的生日禮物,當然送禮物的人不是陳應文,是李儒政。

「陳應文,是不是李儒政托你拿東西給我,我想應該是他要送我生日禮物,可是你可不可以不要拿來,幫我跟他說聲謝謝,我接受他的心意就好,東西就別拿來了。」

從竹君有過和儒政分開的念頭開始,這個想法就沒有消失過,她一直不敢讓自己接受儒政太多、也不希望欠他太多,因為竹君深深知道自己的弱點,她一旦接受別人過多的好、欠別人太多的東西,她會竭盡所能地想要還、想要給,也因為這樣的一個理由,竹君在畢業時就已經暗下決定,不能再接受任何來自於儒政的一切,因為她真的不想欠他。

竹君這樣的想法是因何而來,因為她和儒政都是不願欠別人的人,若是儒政對竹君的好,會讓竹君想要還,還了之後儒政還會再給,又是一次該還的情,如此的糾纏便是無止盡的一份牽扯,但這不是竹君所願意見到的,因為她希望斷了彼此的連繫只為了讓儒政可以專心去努力自己的未來,而她不會是他的羈絆。

這是一個為對方設想太多、替自己保留太少的傻氣感情。

電話掛斷前,陳應文也不置可否,盡管不確定隔天他會不會真的就不把東西拿來,或是仍然會來敲竹君家的門,但是她已經下了決定,不管如何這個禮物是一定不能收的。

翌日,竹君睡飽了才起床,太陽早已照得刺眼,懶洋洋地走到家門口卻驚見門旁放了一個不小的禮物盒子,她心中已經有準備了。

「竹君,這個東西上面寫了妳的名字,應該是要給妳的,一大早就看到它被放在門口了。」

看著那個盒子,竹君知道陳應文還是沒有聽進去她的話,小女孩的脾氣當下鬧了起來,一句話也沒講就到附近的文具店買了牛皮紙,然後妥貼地將禮物給包好,再拿起簽字筆準備寫下收件人的地址和姓名。

「台南縣西港鄉李儒政先生收」

一落款,竹君有點怔住,這東西是要寄給誰的?

她氣的是陳應文沒有接受她的要求,但是李儒政送禮物給她卻不該被她退回去啊!他是無辜的,為何要接受竹君這樣硬生生將東西退回去的痛呢?她斷的是李儒政和她之間的感情,但是他送竹君禮物不至於罪大惡極到讓她退回吧!他是無心的,就算被拒絕也該是一種溫和的方式而不是這樣的傷吧!

氣過頭的竹君完全沒有想過自己的做法會如何傷到儒政,也完全沒有想到後果,她只是堅定地告訴自己:不能接受禮物、不能再連絡、不能影響他、什麼都不能。

「媽,星期一的時候你可以幫我把這個東西寄出去好嗎?」

前後只消半天光陰,竹君做了決定、下了決心,時至今日,她深切懷疑自己太過決斷的行動力是好是壞,她為什麼不能像其他女生一樣猶豫一點,或許多一點的猶豫、少一點的果斷,就不會是一個錯誤的決定了。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axes&aid=11327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