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兩岸史話-南京慘案與旅順屠城 媒體戰的力量(三之三)
2016/04/20 19:58:32瀏覽210|回應1|推薦6

兩岸史話-南京慘案與旅順屠城 媒體戰的力量(三之三)

 文/胡漢輝

1937年12月14日,日本新兵把南京戰俘當活靶射殺。(胡漢輝提供)

成群戰俘押上卡車,到城外槍殺。(胡漢輝提供)

日軍旅順屠城4天慘劇。(摘自網路)

如果沒有克里曼,普利茲等正義媒體人的報導,旅順大屠殺事件也許就要湮滅於人類歷史長河中。

據日本《郵便報》和日本《國民新聞》1894年12月26日報導,從1894年11月21日至24日,4天的屠城僅有26人的「收屍隊」和從天津、北京來的戲班子180人存活下來。

最後的良心克里曼

1894年11月21日,日軍在旅順口的大屠殺,為1937年12月的南京大屠殺提供了更加瘋狂、更加冷血的先例。最根本的原因是旅順屠城的真相,沒能引起世界輿論關注;日本國家犯罪行為得不到應有的清算、審判和懲罰,所以這種殘殺人類生命的犯罪行為就更加有恃無恐、變本加厲。乃至在旅順屠城相隔46年,又在中國南京殘殺30萬中國人。

翻閱1894年12月24日美國《紐約世界報》有一位資深的美國記者名叫克里曼,他在戰爭期間隨日軍到第二軍戰地採訪。旅順屠殺事件發生後第4天,即11月24日,克里曼在西方媒體中率先發回通訊:「我親眼看見旅順難民並未抗擊犯軍;我見一人跪在兵前,磕頭求命。兵一手以槍尾刀插入其頭於地,一手以劍斬斷其首。」

為防止報導大屠殺的原稿遭到日軍沒收,克里曼將報導原稿分兩路寄出,於12月19日到達紐約編輯部。第二天,由《紐約世界報》社長普利茲親自編排〈旅順大屠殺〉標題,克里曼寫道:「日本為了朝鮮的解放,採取突如其來的介入,進而變成野蠻的戰爭,事情的性質已經不是文明與野蠻之間的糾葛,日本終於撕開自身的假面具,在最後的4天裡,征服軍的足下徹底蹂躪了文明。」

克里曼及《泰晤士報》記者克曼和英國《旗幟》、《黑與白》兩報記者威力、阿斯頓都發回了令世界震驚的旅順大屠殺報導。面對西方輿論,日本政府極力拉攏和利用國際媒體為自己辯護。同時在幾個西方報刊發表了所謂真相報導,並對克里曼等其它記者進行攻擊和汙蔑。

在這一關鍵時刻,腐敗無能的清政府和駐歐美大使對旅順大屠殺竟然採取沉默態度。致使歐美社會對新聞的真實性產生動搖,並隨後產生質疑。日本國家的法西斯行為終於蒙住了世界的眼睛!

如果沒有克里曼,普利茲等正義媒體人的報導,旅順大屠殺事件也許就要湮滅於人類歷史長河中。兵馬未動,文宣先行。甲午之戰還未打響,日本就邀請了114名隨軍記者參與報導,還有一名現場素描記者、4名攝影記者,為侵朝、侵華戰爭「正當性」塗脂抹粉。日本對朝鮮進行戰略包圍時,甚至祕密聘請了一位美國專家作為國家宣傳戰的總指揮。這個人就是美國《紐約論壇報》的記者愛德華.豪斯。

豪斯很熟悉西方媒體運作方式,在他有計畫包裝下,西方媒體對中國與日本分別代表著野蠻與文明的認識,形成了一種潮流與共識。比如紐約《先驅報》說,日本在朝鮮的作為將有利於整個世界,日本一旦失敗,將令朝鮮重回中國野蠻的統治。這是當時世界最典型的看法。亞特蘭大《先進報》說,美國公眾毫無疑問地同情日本,認為日本代表著亞洲的光榮與進步。當時美國公眾中有一種說法,日本是「東方美國佬」,覺得跟日本人很有認同感,實際都是媒體包裝的結果。

翻開1895年2月13日英國《帕爾摩報》,記者歌頌日本軍隊貶低中國士兵是這麼寫的──中國士兵仿佛沒有思考過人生,他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而生,為什麼而死。在中國百姓眼中,中國的軍隊貪婪劫掠,他們是敵手的笑柄,也是國民的災難。他們缺乏訓練、軍餉微薄、武器落後,甚至餓著肚子奔赴殺場,他們沒有基本的防護,也很少有訓練有素的軍官指揮。一旦受傷,他們往往被戰友們遺棄在戰場,他們冷漠麻木,除了對自己生命的憐憫。

他們為捍衛什麼而戰呢?什麼都沒有?他們會丟掉什麼呢?什麼都沒有?那麼,他們為什麼去拚命呢?中國的國防似乎託付給一支這樣的軍隊。日本正在消滅著他們。而日本士兵充滿著戰鬥的激情……隨意挑選出來的任何一個士兵,他們有好的待遇、好的訓練,更有好的指揮官帶領。

中國在那個苦難的歲月裡,不懂得這種特殊的戰爭文化──「媒體戰」與國際輿論對戰爭失敗的重要性,只有任人宰割了!

歷史慘劇值得注意

如果說日本這個民族自明治維新後,已經演變成為一個「文明國家」。但是在文明背後,歷經兩次撕開文明假面具,在120多年時間裡,兩次侵略中國並對中國人民犯下反人類罪行!雖然二戰以後得到清算和懲罰,但是作為中國人是不會忘記日本這個民族嗜血成性的本質的。

尤其現今日本安倍政權依然擴軍備戰、修改憲法、占據釣魚台……日本這個民族下一步還會對人類幹些什麼?中國人心中有數;但是那位山姆大叔呢?為了自己那七畝三分地──實現亞洲再平衡,竟然忘記了當年珍珠港悲劇:又繼續扮演120年前《紐約論壇報》記者愛德華.豪斯的角色,為虎作倀,策畫、指揮日本對中國的占領、對抗、包圍與遏制。真是可悲又可笑!(全文完)

(旺報)

( 時事評論國際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aiwanese38&aid=53836775

 回應文章

不信邪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04/23 11:38
日本人最好醒覺! 國土細小,作戰起來,毫無縱深,再度戰敗,也不用建死亡記念碑,東京,橫濱,京都,大阪.....都是一片碎瓦,到那時就來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