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抄錄聯合報名家縱論/正常和不正常
2020/12/13 08:11:27瀏覽448|回應0|推薦19
名家縱論/正常和不正常

https://udn.com/news/story/7339/5088030

2020-12-13 02:13 聯合報 / 蘇永欽(政治大學講座教授)

一年前,我在本專欄談過「正常思考,就是正常國家」,指出愈來愈多人用不正常國家做藉口,正當化自己的不正當行為。一年後,蔡總統突然拋出修憲議題,且有民進黨提出的「邁向國家正常化案」。對照過去半年,許多不正常施政,我好像又得到一次印證。

這裡講的正常化,就是把「固有疆域」改成「中華民國領土範圍為憲法效力所及地區」。把「國家統一前」刪掉,結束憲法增修條文整體呈現「主權範圍大於統治權範圍」的「分裂」狀態,也就是大法官闡釋的「分治與對立」。提案委員強調國人有八成支持此想法,請不要亂戴統獨帽子,聽起來還真無辜。

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煩惱,屬人屬地的國家組織會在國家狀態的表述上發生問題的倒真不多,二戰後形成的分裂國家和上世紀蘇聯解體後重組的民族國家,是造成這類不正常的少數例外。但正因這個不正常問題源於分裂或重組,它從來不會因為一方在表述上改變而得到解決。兩德是西德虛位以待,東德加入。捷克是國會中的捷克和斯洛伐克議員投票公決而各走陽關道,兩越則是大打一仗解決,國家狀態才都正常化。亞美尼亞和亞塞拜然打打停停,怎麼沒有聰明人主張修憲來「邁向國家正常化」?

在源於歷史的不正常原因已經生成之後,相關各方最好的作法就是面對這些原因,以盡量不妨礙己方正常體制運作為主要考量,並隨著彼此間及整個國際關係的改變,在憲法和政策上去做相應的調整。回顧我們的憲法史,其實大致都還符合這樣的原則。臨時條款五度制修,在「主權範圍內主張完整統治權」的前提下,才有所謂「戡亂」、「光復」可言。反映的是在冷戰大環境下的兩岸關係,不要忘了我們一直到民國六十年都還能代表全中國坐在聯合國安理會。大中國統治權的主張當然妨礙了中央機關的民主運作,但至遲到了五十八年後也已從地方選舉逐步往中央民意機關開放。等到國際關係解凍,兩岸政策升溫,民主化才真的放開大步,時間拖得確實比較久,可憲法總算知道有所變。

民國八十年,國民黨通過國代選舉取得單獨修憲優勢時,並沒有採納還留戀「法統」的黨內大老所提「大陸代表」主張,增修條文對新國家狀態的表述,除了以主權範圍內的大陸地區和人民不再為中華民國政府統治權所及外,並明示兩岸體制的對立,憲法對自由民主憲政秩序的堅持,已排除改變體制尋求統一的可能性,這也比較能理解為什麼文本讀不出中華民國政府有追求統一的憲法義務(只用「國家統一前」來描述分裂現狀)。這個參考西德基本法建構的「統治權不盡涵蓋主權」狀態,使得台灣源於歷史的民主化障礙完全清除,自由民主體制運作空間,已與任何民主國家無殊,至於主權不等於統治權的形式「不正常」,剛好是兩岸交流正常化的定海神針。用大白話來說,對岸政府與人民基於歷史願意這樣被吃豆腐,何樂不為?

但如果再更深一層看兩岸呈現的正常與不正常,就會發現驚人的語義弔詭。簡單說,就是當我們在國家狀態的表述上保留一定溫度,使兩岸間好感上升而自然交流時,體制的差異性反而更能凸顯,走向比較正面的競爭。一旦我們開始往切斷歷史臍帶方向推動所謂正常化以後,因兩岸形同陌路而在各方面陷入對抗,體制的差異性反而快速縮小:在出版法早成為歷史的今天,地方政府竟還像警總一樣查禁大陸兒童繪本「等爸爸回家」,更不要說,以新聞手法和內容不當理由,強制衛星電台從有線電視下架。我們的新聞變成內宣外宣工具,和對岸也慢慢有了八分像。這些都是無可爭辯的事實。

事情已經非常清楚。我們的國家狀態一點都不會因為切斷、隔離而更正常化,剛好相反,這些自以為正常化的作法必然打破兩岸和國際的均衡,當軍機開始滿天飛,各種民主體制的倒行逆施也一個個上場。現在居然還有人要上綱到修憲來把這種不正常變成日常,我們就看這一代國民黨的菁英怎麼說、怎麼做吧。

(作者為政治大學講座教授)
( 知識學習檔案分享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cotttso2003&aid=154545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