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抄錄聯合報新聞眼 /遊走憲政紅線 恐危及司法獨立
2020/07/07 08:41:54瀏覽449|回應1|推薦17
*

新聞眼 /遊走憲政紅線 恐危及司法獨立

https://udn.com/news/story/6656/4683488

2020-07-07 01:18 聯合報 / 本報記者陳熙文

蔡英文總統今年三月接見公民司改團體時,臨時將司法院前秘書長、大法官呂太郎叫到現場說明內容。不論是否如外傳有「喝斥」等情節,總統一句話就把大法官叫來,暴露的問題,已不可等閒視之。

雖然司法院秘書長林輝煌新手上任,對過去業務未能掌握,總統要求前任到場釐清,並不為過,但呂太郎畢竟已由總統府提名擔任大法官,中間分際,必須拿捏清楚。

也許,蔡總統接見民間團體,刻意在大雨中,把呂太郎叫來,是為了凸顯她對民團的重視,也在民間代表前彰顯總統的威信;又或者,為了立即獲得解答,貪圖一時的方便,才輕忽了界線,竟要求堂堂一位大法官,隨傳隨到。

無論原因為何,中華民國是一個五權分立的民主國家,總統的權力再大、支持度再高,也不得干涉、指揮司法,跨越憲法賦予的權力範疇。哪怕總統其實立意良善,單純希望把事情做好,但就算內心可擋住權力誘惑,言行仍要懂得避嫌。

蔡政府別忘了,前總統馬英九當年以調解「院際糾紛」為由,要求時任檢察總長黃世銘至官邸報告,即被質疑有濫權違憲之嫌,政爭案亦成為馬政府永遠的汙點。

不論蔡總統是否當真在會中動怒,大聲喝斥呂太郎,單單她口頭要求大法官到場,呂太郎便乖乖聽話的出席,整件事已遊走在憲政分際的紅線上,危及司法的中立和獨立性。

或許有人認為做實事的政府,不必擔心,但是作為一個法治、而非人治的國家,總統除了潔身自愛,更要維繫住權力之間的制衡。就算是一點點的懷疑,都可能擊潰國家得來不易的制度,以及人民對於體制的信任。

*

總統府、司法院澄清「總統沒喝斥大法官」

https://udn.com/news/story/6656/4683485

2020-07-07 01:22 聯合報 / 記者丘采薇、蔡佩芳/台北報導

前大法官許玉秀投書媒體爆料,指蔡英文總統於三月接見司改倡議團體時,當著在場公民團體的面,嚴厲地把大法官呂太郎喝斥一頓。總統府發言人丁允恭昨天表示,蔡總統不會介入司法,所謂「責罵」、「喝斥」大法官,更是憑空指控,要表達高度遺憾。

昨天列席立院黨團協商的司法院秘書長林輝煌說,許玉秀文中提到蔡總統當著公民團體的面喝斥呂太郎,不是事實,他要鄭重澄清。因為他自己在去年十月才就任司法院秘書長,當天討論到關於鑑定法制,過去協商多由呂太郎主持,呂太郎比較了解過程,才商請呂太郎來說明。

民進黨立院黨團總召柯建銘表示,蔡總統是捍衛國家司法制度的人,對於重大司改變革,難道不能關心與了解過程?對重大制度改變,難道不聞不問不語嗎?「這不是介入個案。」

丁允恭說,許玉秀所稱今年三月廿七日總統與司改倡議團體見面,實際上是蔡總統應「民間監督落實司改國是會議決議聯盟」等團體,就司法改革相關政策議題進行溝通,無涉個案,許玉秀並未出席。

丁允恭說,基於有部分團體成員提及與司法院的溝通問題,為求釐清事實,並促使司法院與倡議團體能充分溝通,蔡總統邀請前後兩任秘書長前來,以暢順後續政府與民間的改革協力;現場對話是公共政策的討論溝通,蔡總統關心司法院、民團溝通狀況,無關司法個案,也無關大法官權責,也未有會議裁示。

*

總統喝斥大法官? 王薇君:她「訓誡」官員要貼近民意

https://udn.com/news/story/6656/4682442

2020-07-06 17:58 聯合報 / 記者王宏舜/台北即時報導

兒童權益促進協會理事長王薇君(右五)表示,總統蔡英文的確「訓誡」司法官員,目的是要他們貼近民意,她認為蔡有心司改。圖/王薇君提供

前大法官許玉秀投書「風傳媒」,指總統蔡英文3月接見民間監督落實司改國是會議決議聯盟時,「很嚴厲地把呂太郎(大法官、前司法院秘書長)喝斥一頓。」,引發議論,司法院和總統府今都發聲明澄清內容絕非事實。許玉秀當天並不在場,而在場的兒童權益促進協會理事長王薇君表示,「喝斥」一詞或許不妥,但蔡的確有「訓誡」,意思是要司法院和法務部傾聽民眾的聲音。

司改國是會議總結會議下個月即將滿3周年,當時王薇君還曾拿出一張印著「總統 司改玩真的嗎?」的大布條,請蔡英文在上頭簽名。王薇君表示,因國民參與審判究竟要採取參審制或陪審制的力量在拔河,有些司改委員認為司改是假的,但她3月27日時進入官邸,了解了蔡英文對司改團體和機關的距離,認為「總統是認真的」,上周末陪審團舉辦晚會,她才披露這段故事。

包括民間司改會、台灣大學法醫學研究所、兒童權益促進協會、人權公約施行間督聯盟等團體代表10人,27日下午和司法院秘書長林輝煌、法務部長蔡清祥受邀到總統官邸,蔡英文以中間人的角色來了解雙方的歧見。王薇君當時面對蔡英文而坐,因林輝煌對刑事訴訟法關於鑑定的修法過程不了解,因此總統府徵詢呂太郎,請他前來說明。

王薇君還原,當天大家見面時都很客氣,但自己是大砲性格,當著總統的面抱怨「你們都太客氣了,他們(指官員)都不聯絡的」,總統驚訝「真的嗎?」,因此才找來之前負責司法院業務的呂太郎。王表示,當還跟蔡英文說「我一直相信妳,對妳很有信心,但信心快被磨光了」,並舉犯罪被害人保護的架構未臻完善為例,希望法務部加快腳步。

那天下午下雨,呂太郎進入官邸後就坐在律師尤伯祥旁邊、王薇君的前方。王薇君說,蔡英文告訴官員「法律人不要有法律人的傲慢」,像總統府也常接到民眾的陳情,都會轉交給相關單位處理;原本預計1小時的拜訪,最後花了2小時40分鐘,其中40分鐘還是蔡英文在告誡官員要「回應人民」。

蔡英文表示,自己以前也當過官員,常被質詢,但很少被難倒,但有人曾告訴她「講贏不見得是對的」,要「貼近人民的聲音」,以此例和司法官員分享。王薇君說,看到總統這樣訓誡政府官員,他們還反而覺得「尷尬」,而蔡英文也對台大醫學院法醫學科暨研究所教授李俊億提議的浮屍、棄屍斷層等鑑定肯定,認為這應該是最容易、要去做的。

王薇君說,不少立委對司改國是會議委員「沒有民意基礎」而有微詞,但他們花了那麼多的時間開會、努力,原因還不是因為「立法怠惰」,對她而言,感受到蔡英文總統「真的很有心」,4日才會說出這件事。

至於外界批評總統是否該「找大法官來問」,王薇君表示呂太郎之前負責法案,後手又不清楚狀況,「不找呂要找誰?」,希望批評的人不要鑽牛角尖。司法院表示,許多大法官也常參與、主持演講,不可能、也沒必要將引領當代法律思潮的法學家「關在象牙塔」。
( 知識學習檔案分享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cotttso2003&aid=141856239

 回應文章

快樂水兵甲狗狗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重磅快評】總統召見大法官 見證五權分立成一權獨大
2020/07/08 08:53
【重磅快評】總統召見大法官 見證五權分立成一權獨大

https://udn.com/news/story/11091/4684211

2020-07-07 13:41 聯合報 / 主筆室

前大法官許玉秀投書,揭露在今年三月間,蔡英文總統在接見公民團體時,把她提名任命的大法官呂太郎找來,甚至「當面喝斥」。對此總統府僅否認「喝斥」,承認有找呂太郎到府一事。而總統府的理由,是呂太郎過去擔任司法院秘書長,這是他過去的業務範圍,所以請他說明。

這種是放在任何一個民主法治國家,都是醜聞。無論任何理由,都不能合理化總統「召見」大法官這種亂憲亂政的行為。司法院大法官的憲定義務,是要「獨立行使職權」、「超出黨派之外」;而審議總統、副總統彈劾案,則是大法官的憲定職權之一。蔡總統的做法,首先就紊亂了憲政體制,把大法官的尊嚴踩在腳底下;而呂太郎竟然也「心甘情願」的被踩在腳底下,唾面自乾。此事件的另一個主角、司法院秘書長林輝煌則幫總統府圍事,說這是「戲劇性說法」、「誤傳」,司法權的自我作賤,莫此為甚。

總統府說找呂太郎到府,是因為他過去的職務。只能說,用這樣的理由搪塞,不是總統府連藉口都懶得想,就是總統把這種醜聞當成理所當然。司法院從院長、副院長到大法官們,哪一個過去沒有其他職務?若只因為他過去職務就可以任意召見,哪個大法官是總統不能召見的?總統府顯是把司法院當自家廚房,把大法官當奴僕,把人民都當成笨蛋了。

而對這起事件,民進黨主導的立法院是怎麼看的?最代表民進黨立委意見的總召柯建銘說,「難道總統不能關心司法制度嗎?」民眾記憶猶新的是,柯建銘曾為了自己的司法關說案,怒指前總統馬英九介入司法,甚至纏訟多年。除了公報私仇,柯建銘從司法關說到為蔡總統召見大法官說項,豈還有一絲一毫國會最大黨黨鞭該有的樣子?

而與此幾乎同一時間,監察委員蔡崇義、高涌誠在調查段宜康、林滄敏「曲棍球案」的承審檢察官時,各種未持中立態度、一心為政黨當打手的醜陋行徑曝光。而這兩人也被蔡總統提名「續任」監察委員。這等爭議,已經不下於院長被提名人陳菊。這樣的監察院,可還能令人信服?

從呂太郎到柯建銘,再到蔡崇義與高涌誠,應該監督行政權的司法、立法、監察權顯然不但失去了監督制衡作用,更成為行政權、總統權一權獨大的幫兇。總統恣意提名、酬庸能貫徹自己意志、遂行政黨之私者,被提名者則投桃報李,甘為鷹犬;立院多數黨、執政黨為政黨利益,沒有是非。所謂的五權分立,不過剩下空殼罷了。